第六卷 觉醒的右手 第313章 萧丽昏迷的原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杀了他,将他千刀万剐。。。”

    公孙皓一惊,手上用力。萧丽的话立时被疼痛强行打断,面露痛苦神色,轻轻痛呼一声,似是强忍痛疼,然后只是愤愤地瞪向客房的地板。

    “公孙皓,住手。”齐小新紧张道。

    公孙皓满意笑笑,掐住萧丽脖颈的左手松了一分。“怎么样,想好准备要答应我的条件了吗?”

    齐小新咬了咬牙,正色道:“就算你以萧丽的安全做为交换条件,我放你离开这里,但你刚才也听见了,那人已经去报信,八大门派和你的师叔伯可能就会赶到,如果得知你做出这种事,你纵然跑到无界,也是难逃惩戒。”

    “我为什么要逃?”

    齐小新呆了一呆。

    “我为什么要逃?”公孙皓眸子的狠神色令人胆寒,“只要离开这里,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也就解脱了。”

    齐小新想起天机城受数万妖孽围城的事,不为公孙皓的言行感到可悲。“只要你放开她,我就放你离开。”他终于妥协,目光无力垂落地板。

    公孙皓审视他一眼,“把剑扔了。”

    显然是料想不到公孙皓会如此一说,齐小新微一错愕,疑惑地看向公孙皓,却被公孙皓以一种不容置疑的目光给瞪了回来。受制于人,齐小新无奈丢弃了手中长剑。一柄长约七尺的黑剑,在夜色下,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滑向前方。

    公孙皓的目光立时被宛若一颗黑色流星般的长剑吸引,渐渐显出狂之色。梦寐以求的九天龙鸣剑,不曾想过的魔龙双影剑,只消片刻,他便可据为己有。这段时间,父亲忧心忡忡的话语,母亲以泪洗面的样子,时刻压在他的双肩,是一种责任,更是折磨,无时无刻折磨着他。如果能够摆脱这一切,即是解脱。渴望已久的解脱,即在眼前。

    只消片刻。

    片刻过后,黑剑近在眼前。公孙皓大为兴喜,伸手去接。而在这时,犹如阳光般耀眼的光华突然闪现。只一眨眼,齐小新那张满是怒色的脸已然出现在滑向他的黑剑下方。公孙皓如梦初醒,错愕之下,右手长剑面临了一个选择。

    挥剑退敌,已经是来不及了。长剑一转,割破美人喉咙,拼个鱼死网破自然是最后的选择。但,那一瞬间,真要取那个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的命,公孙皓愣住了。

    关键的一瞬间,齐小新一手抓住上方的黑剑,一手锁住公孙皓的右手腕,齐齐用力。公孙皓手上生疼,恍然回神,方要挣脱,一柄黑剑无声落下,刺中了他的右臂。

    鲜血如泉奔涌。

    一击得手,齐小新本以为事已分胜负。不料,黑剑刺穿公孙皓的右臂,喷涌而出的鲜血只在瞬间消失,诡异的寒冰气息纷至沓来。一股怪力,隐藏在寒冰气息当中,轻松将他齐小新撞飞。

    “砰!”

    齐小新背靠木墙,滑了下来,人勉强站立后,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低头一看,地板上殷红的鲜血竟是夹带了点点蓝色液体,犹如落在血中的冰晶,却不融化,闪烁微弱的光亮,十分的怪异。体各处也是在同时感应有点点寒气像虫蚁般攀爬,每过一处,如中冰箭,刺痛而又冻人。

    而在一边,公孙皓颤抖的右手握着一柄黑剑,手臂也被一柄同样漆黑的长剑刺入,直接贯穿,猩红鲜血顺着剑尖,像雨后渴望冲向大地的雨珠,一滴一滴,毫无眷恋地滑向地面。

    公孙皓的子也在微微颤抖。那一张沾染血渍的俊脸,神色痛苦之极。右手也是终于忍受不住剧烈的疼痛,松开了手,丢弃了只会加重伤痛程度,也是无法提起的重量。但他左手始终不敢松懈一分。因为他很担心受伤的齐小新是否只是假象,方才的一幕是否又会重演,所以左手的筹码永远是他逃生的希望。

    “你敢伤我?”公孙皓左手发力,咬牙道,“你竟然敢伤我。”

    “啊。。。”萧丽难忍疼痛,惨叫一声,而雪白的脖颈已然有点点鲜血自公孙皓的指甲溢出。

    借助自散发的金色光华,齐小新注意到了这一幕,心中焦急,不顾伤痛,往前行了一步,似是用力过猛,子一颤,又是喷将出一口夹带蓝色冰晶的血液。

    “不要伤她!”他抹去嘴边的红色液体,站直体,用一种关切而又恳求的目光看着公孙皓。

    “他中了我的玄寒咒,伤得不轻,而且带毒,暂时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威胁,但也不要因此大意。”黑衣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是故意的,对吧。”公孙皓心中道,“本来我可以防下他那一击,可是右手突然不能动了,是你故意让我受他一剑,对吧。”

    “不那么做的话,他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受伤。”黑衣人从容道,“如果你想继续拖下去,等到八大门派的掌门来了,事可就没有这么好解决了。”

    黑衣人说中了公孙皓的软肋,倒不是因为八大门派的掌门,而是可能闻讯赶来的师伯师叔。

    “既然你心疼她的话就乖乖退到一边,这样对你我她都好。”因为失血过多,公孙皓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齐小新并没有退开的意思。他正色道:“公孙皓,做下如此恶行,你是逃不掉的,还是快些放了萧丽,我也好向你的师叔伯求,从轻发落。”

    听到“求”二字,公孙皓心中有了片刻的犹豫。

    “他这是在使缓兵之计,不要上当。”黑衣人及时提醒道。

    公孙皓恍然醒悟,厉声道:“少说废话,快给我退到一边,不要档我去路,如果你敢出手拦我,你会知道什么叫‘香消玉损’。”

    “公孙皓。。。”

    “退开。”公孙皓厉声打断道。

    齐小新心下犹豫。公孙皓左手用力一紧,指甲处便是落下几缕断断续续的鲜血。而在这时,萧丽闭了闭眼,仿佛生生将痛苦吞下去般。瞧她一副强忍痛苦的样子,齐小新心如刀绞,口正中的一击,疼痛徒然加重,迫得他连忙用手按住口,忍受千年寒冰袭般的寒冷与锋利冰片剐割般的痛苦。

    “听见没有,给我退开。”公孙皓犹如一头濒死前拼命反抗的野兽般怒吼道,擒住萧丽脖颈的左手也随同体在微微颤抖。

    齐小新目中异色一闪,无奈退向一边。步伐很慢,目光锁定公孙皓,目不转睛,仿佛再是退后一步公孙皓便会逃离视线一般小心谨慎。

    公孙皓通向房门的道路,已无一物阻拦。因为房中的桌椅圆凳早已被二人的力量破坏,支离破碎,地面狼藉不堪。齐小新已经退到墙边,虽然神显然是十分不甘,但有筹码在手,他也不好胡来。

    方一动脚,公孙皓脚尖碰到了那柄自他手中掉落的黑剑。这柄黑剑,虽然不明它的份,但根据原是魔神座下二神将之一的风轻扬分析,齐小新手中黑剑,极有可能,或者本就是九天龙鸣剑,从而间接推测他手中的黑剑是为魔龙双影剑。

    魔龙双影剑,自古便是魔剑,象征邪恶,且是无上邪恶集于一。它的主人即是七世好人也难逃被它腐蚀心智的厄运。所以,公孙皓对风轻扬的猜测,表面不说,其实内心一直耿耿于怀。然而,公孙皓对风轻扬的猜测,并不报以百分百的信任,心有疑惑,在黑衣人提出将两柄剑齐齐收入囊中后,他便下定决心带走这两柄剑回到天机城,再行研究。

    当下这种况,右手受伤,无力承受黑剑百斤的重量,左手需要控制萧丽,已经分无术,思忖片刻,公孙皓只好对萧丽道:“把它检起来。”

    萧丽怔了一下,道:“你自己使的下三烂手段难道你自己也不明白吗?”

    公孙皓警惕齐小新的举动。“你什么意思。”

    萧丽感觉到公孙皓的气息在耳后喷吐,心生厌恶,把头扭向一边,道:“我中了你的下三烂招术,已经没有能够拿起一把剑的力气了。”

    “这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公孙皓,黑衣人应该知道答案。

    黑衣人解释道:“在你玩的尽兴的时候,本来她要醒了,我只是耍了一点小手段,让她多睡了一下,而且暂时化出了她的力气,好让她像一头绵羊躺在你的怀里。”

    公孙皓心中一急,道:“我右手已经受伤,左手暂时没有办法去检圣剑,这可怎么办是好?”

    黑衣人和声宽慰道:“你放心,我对她使的不是药物,而是咒术,我只要施术减轻一下效果就行了。”

    公孙皓用近似命令的口吻道:“那你还不快办。”

    黑衣人极为不悦地叹了口气。“小小年纪,不懂敬老,不过这种时候我也不必和你计较,看在你天资还算聪慧的份上,我再教你一个可以全而退的办法吧。”

    这时,公孙皓的脸摩擦着萧丽细腻的脸部皮肤。萧丽厌恶地皱眉,咬了咬牙,似乎是下意识地挣脱公孙皓的扰,但很快她愣住了。

    “怎么样,现在有力气吧。”公孙皓手上加力,将萧丽重新控制住。

    萧丽扭头瞪了公孙皓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既然都有力气瞪眼了,那应该也有力气去拿剑了吧。”公孙皓突然呵道,“还不快检起来。”

    说罢,公孙皓用力一掐。萧丽顿时难忍疼痛,轻轻痛呼了一声。无论齐小新是否会履行诺言,亲手杀了公孙皓已是她此刻最大心愿。但很无奈,现在受制于人,若想如愿,必须先活下去,无奈之下只好照公孙皓的吩咐做了。

    便是这样,萧丽一手握剑,公孙皓一手擒住萧丽,威胁一旁的齐小新,往房门小心走去。走到门边,齐小新大为紧张,匆忙追了一步,道:“公孙皓,快放了她。”

    公孙皓肃然道:“我数三声,你就退后三步,三步之后,我就放了她。”

    齐小新应道:“好。”

    公孙皓嘴上弯起一抹险的笑容。他把脸贴近萧丽的耳畔,轻声道:“三声之后,你把剑递给我,你就能和他双宿双飞了。”

    这一句话,犹如银针穿心而过,萧丽只感心痛不已。正是因为这一句话,萧丽亲手诛杀公孙皓的念头即是在这种不容失败的况下也是变得格外强烈。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