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觉醒的右手 第310章 死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隐约感觉客房内有一股肃杀之意。

    微弱月光只是在房内铺开一层淡淡的轻纱,照出公孙皓一张显得极为严肃的俊脸。相比较他,齐小新微微低下的头却在此时缓缓抬起,眼眸中的杀气像一支利箭,直直进公孙皓的内心。公孙皓怔了一瞬,随即变得有些慌张。本来只是一时气话,真要惹怒了齐小新,动起手来,他很清楚,他并不是齐小新的对手。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了。”齐小新的目光锁定了公孙皓,狠声道。

    “这小子为了一个女人而不认兄弟谊,你还有所顾及吗?他不仁,你何必义气用事。”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公孙皓目光一冷,心道:“可我不是他的对手,这点……”

    话未说完,一道金光迎面向公孙皓砸来。仓惶之间,公孙皓右手本能凝了一道灵力,化作青光,与前三尺处的金光拼了一招。光线黯淡的客房,有了片刻的明亮。明亮的金青双色光华之中,对招的二人,一人目光凶狠却又隐隐透着些许不愿,一个神惊讶而又显得有些慌张。而在近处,一个上只是用一件衣物随意遮掩了**的女子,用一种哀怨的眼神注意着这一切。但过一瞬,她扭头向内,似是不愿再看这准备拼杀的二人一眼。

    “既然你已经出手了,那就怪不得我了。”公孙皓沉声道。

    齐小新鄙夷地扫了公孙皓一眼,冷冷一笑。

    “你在担心打不过他,对吧。”公孙皓内心深处,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出了他的担忧。

    “一年前我就打不过他了。”公孙皓心中不甘道。

    “既然你有能耐,就接我的招吧。”齐小新吼了一句,人便化作一道金影,瞬间移至公孙皓的前,随即就是一个金灿灿的老虎头向他轰了过去。

    迅捷的法,猛劲的拳头,第二招突然袭来。

    公孙皓微微吃惊却不慌乱,脚下青光突现,人似流星,瞬间划出一道弧线,再见人时,齐小新的虎啸拳落空,公孙皓出现在他的后,手中夹了一道符咒,迅捷无声地随指刺向齐小新的后背。

    背后传来一股异常的灵力波动。顿时,齐小新回一掌,一道金光仿佛向外散开的一道月牙儿退公孙皓。同时,齐小新体一震,一道符咒脱体落下,却在落地前发生了爆炸。

    “轰。。。”

    突如其来的响声,搅扰了大堂内客人的雅兴。不少客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天福客栈的二楼,随意张望,显然是不知道方才的声音出自二楼哪一间客房。

    天福客栈的小二提了一壶水,呆呆立在柜台旁边。在他边,掌柜当先反应过来,把手中算盘往柜台一拍,“砰”的一声大响惊醒了吓得出神的小二。

    “竟然有人敢在八大门派的地盘捣乱,你还不快去叫八大门派的长老过来!”

    小二应了一句,慌忙向外跑去,但又发现手中提了一壶水,行动不便,又是反将水壶放上柜台,慌忙去了。掌柜瞪了壶嘴冒出气的铜壶一眼,拍着柜台向二楼处叫屈道:“哎哟喂,大爷,小的小本买卖,赔不起啊……你们可千万手下留点啊。。。”

    但掌柜显然不知他唤作大爷的两位客人,此刻正在二楼客房内展开一场拼杀。激战的双方,虽然可能出于某种原因,有所保留实力,但凌厉的劲气已经将房内的桌椅通通撕裂,满屋狼藉。唯独靠墙边的一张睡安然无恙,唯独睡上的一个女子无动于衷,仿佛它与她永远不会卷入这场战争中一般,但她却是引发这场战争的主要原因。

    激战的二人,若论实力,自然是齐小新胜出。正是因为如此,念在旧,齐小新只使出能够制服加以严惩公孙皓的实力。但很奇异,实力输他不止一筹的公孙皓,面对手下留的齐小新,竟然毫发未伤地档下了一轮轮的进攻。

    齐小新皱了皱眉,提升了一层力量。瞬间,灿耀的金光将这罩在夜色中的客房拉回白昼。金光耀眼,公孙皓的双眼半眯,闪过一丝神,绝不是怯敌时的惊恐,而是毅然决然的冰冷。

    而在这时,齐小新双掌齐拍,忽然合十,喝道:“裂天式。”

    满目金光,仿佛经由流星划过,在“咣咣咣”的响声中随意裂开一道道缝隙。公孙皓立在仿佛一面裂开的金色镜子下,体上空的金色镜子每裂开一道缝隙,他的体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怪力突然袭来,撼动着他。大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头顶宛若金色镜子一般的光华,已然崩裂,一道金色强光无声炸天,大大小小的碎片便纷至沓来。

    碎裂的光华如雨般落下,每一处传来刀刃切割般的疼痛。

    除了金色,入目处也有红色。那是鲜血的颜色。

    “齐小新……”似是被红色激怒的公牛,公孙皓双手紧紧握拳,做出进攻的姿势的同时,狠狠咆哮了一句。

    咆哮很快被金色光华传出的碎裂声响吞没。

    齐小新立在金光所不能照的范围外,静静看着他认为曾经熟悉的一个影,倒了下去。夜色罩住了他的脸,看不见漆黑的背后是悲伤抑或轻松。

    “结束了吗?”齐小新听似自言自语的喃喃声。

    金光消近,声响止息,这间原本布置雅致的客房在沉默来临时变得如此狼藉。地上散落桌椅的断肢,沾着血迹,散发一股淡淡,齐小新闻来却想呕吐的血腥气味。

    公孙皓这一回确实为他的愚蠢行为流了很多的血。

    “满意了吗?”齐小新看着几步外的尸体,眼神显得有些迷茫。

    引发这场战争的主角——萧丽,她只是扭过头去,用一种淡漠的眼神打量边的一名女子的脸。但她依然熟睡,房中的血雨腥风,全然与她无关。萧丽突然很羡慕边这个熟睡的女子,并不是因为她同是在一张上,却没**,而是她雷打不动的酣睡功夫。

    如果她也一直不曾醒来,如果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哪怕噩梦,如果。。。

    太多的如果造就了太多的伤痛,太多的伤痛搜刮着她最后的自尊。不经意间,或者只是在一次眨眼后,不争气的水珠又自她的眼眼眶逃窜出来,一颗一颗,在她脸颊划出一道一道铭记今羞耻的痕迹,打湿了她乌黑的发。再过刹那,泪痕也失去了温度,留给她满面的冰凉,与这夜色同样冻人的冰凉。

    齐小新并没有察觉这个女子的变化,因为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具可能已经在慢慢转向冰凉的尸体。思忖再三,他最终向前行了七步,来到昔边。既然是昔好友,如今毙命异乡,又是命丧他手,安葬事宜,自然是要他负起责任。

    刚探出手,齐小新已经感觉到公孙皓的尸体散发出来的淡淡冰凉感觉。齐小新怔了一下,瞬间过后,以往的记忆片断竟一幕幕重现脑海。他的手因此僵住,定格为一个抚摸的动作。只是他的手未曾触及抚摸的对象。

    而他似乎是要抚摸的对象,此刻趴在地面,头扭向睡相对的一侧,嘴里流出的鲜血已然在他下晕开一大片的红艳。只是夜色罩着公孙皓,齐小新看不出他那一双本来亮若星辰的眼,死亡最后一刻凝固在其中的是极度的怨恨抑或解脱后的淡漠。

    但渐渐的,齐小新感觉到掌下的那份冰凉如此冻人。陷入回忆的他,恍惚间感觉到了诡异,回过神来,一双沾了血渍的白玉大手悄无声息地擒住了他的两只小腿,一股寒气仿佛绽放的夏莲,大得足以包裹齐小新的体,突然自那一双白玉大手散发开来,瞬间将擒住的人冻成冰雕。

    寒气化冰的脆响打断了萧丽兀自伤感流泪。回过头来,发现公孙皓一张俊秀的脸,早已血迹斑斑,此刻的他,立在一尊冰雕面前,颇为凄惨的笑着,但过片刻,那笑容变得很是得意,只是他有些站立不稳的体诠释着他的得意,得来不易。

    只是一眼,萧丽已经看出事有变故。心中极为恼怒的她,顾不得体受控,手掌拍击面,要跳将而起,一掌劈死已经半条命丢进棺材的公孙皓。

    公孙皓双眼瞪圆,满目惊慌。但萧丽一运灵力,像薄雾一般缠裹她体的酥软感觉,突然变得异常沉重,仿佛千万根长刺同时扎进了她的体,又沉又痛。只是微微起,萧丽重新摔回面。

    见此形,公孙皓悬起的心终于放下,脸上还很配合地露出险而又得意的笑容。

    “你……”萧丽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卑鄙,无耻,你这个混蛋。”

    公孙皓勉强维持着脸上那份极显得意的笑容,一边欣赏萧丽既恼怒又无奈的神,一边道:“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太笨,太软弱了。”

    萧丽呆了一呆,突然微笑道:“我想,他并没有你想像中那般弱。”

    公孙皓大为吃惊,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慌忙看向侧那尊冰雕。便在这时,那尊散发淡淡蓝色寒气的冰雕,迅速裂开几道缝隙,金色光华破冰而出,瞬间将这锢主人的寒冰撕裂。

    “轰隆”一声,公孙皓来不及反应,随同脸上的那份惊愕被爆炸的力量震开五六步的距离,跌倒在地。

    屋内仿佛下起冰雹,但也只是片刻的光景,在这过后,齐小新立在冰雕消失的地点,愤怒地注视已经惊慌无言的公孙皓。而在他的手中,那柄可能是九天龙鸣剑抑或魔龙双影剑的黑剑,经由他手中的金光照,漆黑如炭的刀刃边缘竟也有一层金色游走开来,仿佛一把开刃的魔剑。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