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觉醒的右手 第306章 男人间的决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夜晚,往生之门附近。

    夜空晴朗,明月高悬,繁星点点,抚下一片皎洁银光。而在下方,往生之门散发的耀眼金光冲天而起,直直将那宛若银河边直倾而下的银光了回去,为了夜空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两名男子,一人戴金色面罩,一人戴银色面罩,脚踏一片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雾气浮在半空。而这两人,他们的目光投向了罩在耀眼金光中的往生之门。

    由于面罩只遮掩了脸部中间的面貌,此刻看去,脸戴银色面罩的男子眼中有了担忧的神色。

    金面人看了一眼银面人,微微一笑,道:“你在担心什么?”

    银面人沉默了片刻,迷茫道:“过了今夜,黎明是否真会来临?”

    金面人微笑道:“魔神已现,剑圣已出,世界的平衡制度已经形成,天下即将太平。”

    “难道不也同时意味着另外一场纷争可能开始吗?”银面人扭头看向金面人,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问道。

    金面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他沉默了许多,突然再次露出微笑,仰望星空。

    “谁知道呢。”他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道。

    星空下,一家名为天福的客栈。

    客栈大堂内,客人依旧很多,只是走了少许。

    公孙皓担忧地望向门外。就在不久之前,齐小新与那自称是萧丽未婚夫的肖恩正起争执。肖恩认为齐小新是第三者,破坏了他与萧丽的感。齐小新抛出短剑定亲的事,并且道出此事的时间,肖恩大为震惊。但肖恩早已对齐小新生了恨意,不好好修理一番,他心中的怒气恐怕难以消除。

    二人争执之下,决定用实力说话。所以,齐小新接受了肖恩的挑战。但这更像一场赌博。因为二人约定,谁若输了,今后不许再见萧丽。

    公孙皓对着敞开的客栈大门,叹了口气,回头看看桌上,引起这次事的女主角萧丽正趴在桌上熟睡,全然不知道外面不远处有两个男人为她可能正在展开一场决斗。睡得正熟的人,还有冷冰冰与风语。公孙皓答应齐小新送他们回房休息,不许观战。

    无奈摇了摇头,公孙皓架起醉醺醺的师兄风语往二楼的客房去了。

    一张桌子,原本五人,此时只剩两位美人趴在桌上熟睡不醒,若不是公众地方,难免有正义人士,又是人多碍事,恐怕早已有人对这两位睡美人起了歹心。走上前去,扶她二人离开,假装与这两位睡美人相熟,关心几句,再行将她们扶走,恐怕有人会感到疑惑,但没有人会出来制止。

    而在这时,萧丽边临近的一张桌子,有一位披黑色斗篷的男子似乎已经起了色心。他险的目光在萧丽与冷冰冰的上逗留了片刻,收回目光,抿了口酒,放下酒杯,嘴角随即浮现一个笑容。那是一种邪异的笑容,让人猜不出它的用意,但却明白这个笑容的主人绝计是起了歹心,抑或色心。

    这人起,如果是要出门,右移一步,径直往前走去便是,如果是要上楼,右移一步,转向后走去便是。但他却特意绕过萧丽与冷冰冰所在一桌,返回到楼梯处,上楼去了。

    然而,却是没有人注意,他经过萧丽与冷冰冰边时,宽长的袖口轻轻晃了晃,似乎是因为体走动而带起手臂的摆动而起。但在袖口中,悄悄甩出一片淡蓝色的,像冰晶状的碎片,兵分两路,相继贴上萧丽与冷冰冰的后背,只一眨眼,淡蓝色的碎片便没入她们的体,消失无踪。

    离开之前,这人嘴角浮现了一个对于某件事或者某项结果而感到极为满意笑容。

    神秘的斗篷男子上了二楼。不久之后,公孙皓下了二楼,来到大堂的一张桌子前,扶起萧丽、冷冰冰二人,往二楼去了。以材观测,公孙皓城主之子,平大鱼大,却是子单瘦,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扶起萧丽、冷冰冰二人,着实费了不少力气。然而,左拥右抱这种美事,虽然费点力气,但也是种享受。

    不论黑纱蒙面的冷冰冰,但看萧丽,再是清秀脱俗美若仙子,凡人可望而不可及,然而,公孙皓醉眼欣赏,也是会萌生一种幻想——仙子沐浴,气雾缭绕,莹白修长的手臂,轻轻拨弄飘了几片红色花瓣的水面,酥欺霜胜雪,却是清晰可见。

    公孙皓停在二楼的走道,盯着右手环抱住的萧丽,得意笑道:“两年前你不让我碰你,现在你没有办法逃了吧?”

    说罢,公孙皓用脚踹开了前方的一间客房的大门,扶着萧丽、冷冰冰进房去了。

    走道一角,神秘的斗篷男子从一根木柱后方探出头来,扭头望向公孙皓进入的那间客房,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他笑了笑,推开前的一道门,进了房间。

    这间房间内,原本正对房门摆入的一桌圆桌,此刻已然四分五裂,圆桌残肢凌乱摆在地面。而在圆桌残肢上方,悬浮了一块盆状的冰块。神秘的斗篷男子走到冰块附近,右袖一拂,冰块立时显现了画面。

    画面中,有一双手正抱住熟睡的冷冰冰往睡上放去。安放好她,这一双手又将萧丽安稳地放在上。叹了口气,这双手的主人退了几步,似乎是坐上了凳椅之物,画面的水平度随即放低,能够更好欣赏前方不远处的美人。

    “总算忙完了。”画面中出现公孙皓的声音,“两位美人,你们将就挤一晚吧,我也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不介意我趴在桌上睡一晚吧?正好可以保护两位美人,以免哪个色鬼趁虚而入,对吧。”

    神秘的斗篷男子看见这一幕,哼了一声,道:“果然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回想前面,不难发现,这位神秘的斗篷男子便是那位赠送公孙皓媒介针,无条件助他夺取九天龙鸣剑的神秘黑衣人。因为其中一根媒介针被公孙皓刺入体,神秘的黑衣人由于可以控他的右手,并且以媒介针特殊的作用,公孙皓暂时得到了黑衣人的力量。但公孙皓并不知道,黑衣人因为媒介针的另外一项作用,一直处暗处,观察着这一切。

    至于黑衣人的目的,除了他本人,谁知晓呢?

    这时,黑衣人右手掐诀,默诵了一段咒语。

    离黑衣人所在房间不远处的一间客房。

    公孙皓右手托腮,靠在桌上,本是半醉状态的他,感觉有些疲惫的体有如枯木复苏,本是因为酒力的作用,微的脸竟开始像火烧一般烫人。察觉不妙的他,慌忙起,这一起,公孙皓又是发觉体的度骤然上升,置火炉般感到炎难忍,便是体内的血液也在同时变得滚烫滚烫的,仿佛翻涌的岩浆一般。

    突然之间,他脑中迷糊。但他眼望前方,睡上的女子,白皙的皮肤,欺霜胜雪的秀丽容颜,微微张开的嘴唇,那两瓣月牙儿般的红艳,直直映入眼帘。突然之间,他明白了绪转变的原因。心中一丝微弱的**不知在何时突然被放大了十倍不止。下的一物因为极力囚的**突然得到释放,勃然鼓胀,以一副傲人的姿态直指前方。

    公孙皓迷糊的脑袋也有了清楚的目标。他的目标便是躺在上熟睡不醒的醉美人。突如其来的**使他再也按捺不住,像个醉酒的人般踉跄走到前,眼神贪婪地打量美人前两座高高耸起的山峰。公孙皓不由地喘了几口气。

    但公孙皓仍有最后的一丝冷静。他很清楚,那是男对女体最基本的需要。然而,他想不明白,心中很是微弱的**为什么会突然以如此强烈的势头蛊惑他的体。无论如何,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也懂得。想到这点,他的**之火被仅有的一丝理智浇熄了一点,只是一点,根本不足为提。

    然而这股**之火却在下一刻烧得更为猛烈,直将他最后一丝理智吞没。

    公孙皓盯住萧丽那张、双颊酡红的脸,微微张开的红唇,按捺不住的手在脸上抓了抓,但最终的,他敌不过**焚的感觉,扑上去,一把撕开萧丽的上衣。“刺啦”一声,萧丽上一件法袍裂开,酥半露,因为公孙皓方才生猛的动作,仿佛受惊的猫,微微颤抖了几下。

    像是一只嗅觉灵敏的猫闻到了近在眼前的腥味,如此强烈的味道,直接刺激公孙皓的体。这只嗅到腥味的野猫,似乎已是饥饿已久,一双爪子抓住猎物,又撕又咬,贪婪的目光不时盯向猎物,试图看见猎物因为他的动作而痛不生却又陶醉的神

    但萧丽依旧双目紧闭,手指只是抓了抓上的被褥,嘴唇动了动,然后只是一副不甘微显痛苦的样子,任凭上的野猫又抓又咬。

    公孙皓尝到了味道,却不知足,嘴唇狂野亲抚萧丽的同时,一只爪子伸向萧丽一边的冷冰冰。随即用了一拉,但冷冰冰的衣物并没有发出一声碎裂后的声响。公孙皓狂野的动作停了一下,再是用力。因为用力过度,冷冰冰的体只是随同公孙皓的动作移动了一下,侧躺面向他与萧丽。

    公孙皓喘着粗气,双手一撕,但却无法撕开冷冰冰的一袭刺客装。**焚况下,公孙皓只是微微一惊便放弃了冷冰冰,转手对付下这个可以随心所的乖巧猎物。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