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觉醒的右手 第254章 《试剑大会》第五集(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试剑大会》第五集(中)

    试剑大会,比武场地。(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

    陈林接过公证人扔出的一块紫铜令牌,心知就算下面一人胜战自己,也能有一块紫铜令牌再来一次,安心下来,神也显得很轻松。

    公证人:“铁掌门陈林,守擂成功一次,请下一位打擂者上台。”

    一位老者(萧一山),缓缓跳上擂台。

    陈林打量来者,见他是一名年纪在六十左右的老者,瘦如槁木,同样在打量着他。萧一山双眼半眯,目光森冷。陈林觉得此人一定是个险之徒,不好对付,脸上神色有些难看。二人相对而立,只隔二丈,隐隐可以察觉到双方目光中的敌意。

    萧一山扔出一块紫铜令牌。公证人接过比对。

    萧一山:“萧一山,无门无派。”

    公证人点头,做出手势,示意二人可以开始。

    萧一山:“年轮人,手下留啊。”

    陈林:“萧前辈取笑我了。”

    萧一山不置可否地一笑。陈林从两个袖口各是抽取一道符咒。萧一山伸手一招,一件漆黑的骨爪武器自台下一处飞入他的手心。陈林打出一道符咒,化成火箭,破空去。萧一山骨爪劈断火箭。

    只见陈林右手一点,一道符咒定在了他前一尺处。他人同时往后跃起,就在空中,陈林袖口出三个巴掌大的黑色金属圆球,在擂台上滚动,形成一个每边长约五尺的正三角形,正对符咒。

    陈林拉开距离,使得二人之间的距离相隔三丈。萧一山进攻,但因没有意料到前方的一道符咒已经化出一道无形的结界,大意之下,他被向后弹退几步。

    擂台上的三个黑色金属圆球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绽放开来,里面的机关,呈管状,三指粗,是为黑色,迅速上升,达到了一丈的高度才停止。只见黑球内生长出的金属黑管有很多树叶状的小洞,分布均匀,仿佛金属黑管睁开的一双双空洞的眼睛。

    萧一山微惊,催运灵力,灌入骨爪。漆黑骨爪光华大盛,仿佛一片半透明的黑色幕布盖住了方圆一丈内的地方,但萧一山的形,清晰可见。

    陈林神平静,手捏法诀,忽然一引。只见他前方的三根金属黑管,迅速转动,数百支银针,状如雨点,密如雨幕,齐刷刷撞击前方的一块像是幕布似的东西。

    萧一山用力一甩。只见他手中的骨爪,突然离手,拉动后面的黑色光华,仿佛是一道黑影拉动了一块半透明的黑色幕布,激而去。

    符咒被骨爪撞裂。结界消失。只见骨爪依次点过擂台上面立起的三根金属黑管,最后向陈林去。依照骨爪运动造成的光影效果,可以看见,三根金属黑管与陈林恰似四个点,而骨爪是极速连接这四点的黑色光线,在擂台上面划出一个歪斜的“Z”。

    金属黑管碎裂。陈林心知对方实力不弱自己,面色微变,右手法诀,在骨爪临面的前一刻,划出一个太极的大致图案。

    轰隆一声,擂台上面因为两股力量的正面交锋。骨爪回弹。陈林被爆炸力伤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人同时向后震退一丈。

    台下。孙道明、赵远修露出担心的神

    台上。萧一山手持骨爪,发起攻击。陈林陷入被动状态,只能躲闪,无法躲闪,只能防御。

    台下。齐小新:“(纳闷)这家伙也会道术和机关术?真是巧了。”

    冷冰冰:“你不会说,这人你也认识吧?”

    齐小新:“这家伙我不确定,我但认识一个同样会道术和机关术的贵族公子。”

    冷冰冰:“哦?你这么家伙还认识贵族公子?”

    齐小新点点头,似在一边思索一边说,目光始终在观察台上的陈林。

    齐小新:“嗯,我认识的那个贵族公子是仙幻大陆天机城城主之子,公孙皓。(突然想到)对了,他们二人的术法风格很相似,实力也差不多。以公孙皓的实力,对付台上那个萧一山,确实很棘手。”

    冷冰冰:“那这么说,台上那位陈林真是你的贵族公子朋友了?”

    齐小新:“元清教的孙道明和赵远修也来了,那陈林又会流星步,间接证明了他在元清教的地位……应该很有可能就是公孙皓了。但是,公孙皓为什么要来参加试剑大会?难道他对剑圣之位也感兴趣?他又为什么化为陈林?成了铁掌门的人?”

    冷冰冰:“(不以为然)你不也是化名改姓,成了龙三,成了万剑门的弟子,然后来参加这试剑大会吗?”

    齐小新讪讪一笑:“机缘巧合。”

    冷冰冰:“他也是机缘巧合。”

    齐小新:“……”

    台上。陈林连连闪躲,但也吃了骨爪几记伤害,挂在嘴角的血丝已经多了几条。他的呼吸有些急促,面色略显惨白,目中满是恨意。

    萧一山右手持爪,施展一记“恶鬼出”。只见右手所持骨爪,爪端赫然化出一张绿色的恶鬼脸庞,狰狞可怖,张开大口,尖啸不止,仿佛一堵一丈见方的绿色光墙,缓缓撞向陈林。

    陈林想要避开恶鬼脸庞,但他发现恶鬼脸庞四周有劲风急涌而来,如刀般锋利,他刚踏出一步,右手已经裂开一道细细的伤口。陈林面色巨变,无奈之下,只有正对恶鬼脸庞,右手掐诀,画出一道太极图案,取出一道符咒,加持上去。

    恶鬼脸庞张开的大嘴一合,吞进加持了符咒的太极图案。

    轰然一声,恶鬼脸庞自内炸开。强大的冲撞向依然在一瞬间对陈林造成了伤害。萧一山认为胜负已成定局,脸上露出冷的笑容,欣赏陈林受创的狼狈样子。陈林右手紧抓前衣物,吐出一口鲜血。

    台下。孙道明、赵远修面色大变。

    赵远修:“三师兄,他有危险了。”

    孙道明:“这孩子一定是有所顾忌,不然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台上。陈林用袖子抹了一把下巴上的血迹。

    萧一山:“还能站直,嗯,不错……待老夫一招收了你的小命。”

    陈林:“(笑)是吗?”

    萧一山:“(一愣)哼,嘴硬的鸭子。”

    萧一山手舞骨爪,步伐如点水面,形犹如轻风,向前去。陈林子浮空而起,悬在空中。

    台下众人发出一阵惊呼。

    台上。萧一山一惊,手上发力,骨爪倏然击出一道黑光。只见那黑光击在陈林子前方一尺处,青光一闪,竟被一层无形的结界阻拦。

    陈林口中念念有词。萧一山频频攻击。黑色光华每击中陈林前的结界一次,陈林的子随即微微一震,面色也在这一次次的攻击下,变得十分的难看。

    台下。孙道明、赵远修的面色更为难看,但不久后又变为略显惊喜的神

    孙道明:“(激动)他这是要施展……”

    孙道明后面的似乎卡在喉咙,脱不了口,只会睁着一双满是激动之色的眼睛,注视悬在空中的陈林。赵远修看着空中的陈林,陷入沉思。

    台上。陈林在头顶双掌合十,缓缓打开,像是孔雀开屏一般不断分离出各色气剑,但那气剑因为陈林的境界原因,不能化为实质,接近透明状态。

    陈林:“开剑式。”

    萧一山数次进攻,在结界周围已经形成一道气场的况下,不能撼动结界一下。

    台下。群众睁圆双目,仰望天空。

    齐小新深深看了陈林一眼,露出惊异的神

    齐小新:“(似在自语)公孙皓好像不会这么一招!他是公孙皓吗?”

    胖墩:“(忧虑)那小子施展的是元清教的诛神剑诀。”

    齐小新面色微变,惊愕不语。

    台上。陈林双手手心上面,悬浮十几柄名色气剑,像是一道由各色气剑组成的虹桥。萧一山不知陈林施展的术法是为何术,但他感应到术法散发的灵力波动足够强大,心中惶恐,动作接近疯狂的状态,疯狂地进攻。

    陈林面露痛苦之色。只见他右手掐诀,但因控制不住力量,右手微颤,左手握住右腕,维持右手的平稳。

    萧一山咆哮一声,击出一道粗大的黑光。结界处产生爆炸。

    陈林子一震,右手法诀一引,周的各色气剑合成一柄青色大剑,有如实质,悬在头顶。只见他法诀一指,头顶青色大剑,向法诀指引的方向倏然去。

    萧一山面露绝望神色。

    萧一山:“不……”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