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缓兵之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雷天泽有些不屑地笑了笑:“对付你这样自傲的家伙,不用他出手,我们俩个就足够了。(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

    “好……好,好,如此更好。”苏先生眼中有了笑意,透着轻蔑的意味,“不过,对付你们俩个,不用这个废物帮忙,我一人足已。”

    雷天泽看向风语,眼中带有疑惑之色。风语向雷天泽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仿佛是在说:没问题。

    “那么……”雷天泽得知风语无事,信心也足,向他微微点头,然后望向苏先生,大声道,“就请暗月谷的高手赐教吧,我倒想看看暗月谷有什么样的高招,能让你这么目中无人。”

    “哼……”苏先生冷冷哼了一声,握棒的手不微微用力,“今天,除了主人指名点姓要带走的两位姑娘,其余人,休息活着走出初夜海滩。”

    话毕,苏先生将破天棍横在前,口中开始开合不止。

    霎时,狂风从四面八方忽然席卷而来,吹得众人发丝凌乱,衣袖鼓鼓,扑扑作响。

    雷天泽知道破天棍的厉害,更是知道是苏先生此刻在施展术法,如果不将一切危险扼杀在初始之时,如果等他施法成功,恐怕自己与风语联手,胜他的机率不会很大。

    当下,雷天泽满脸肃然之色,只见他向阿洛使了一个眼神,似是对阿洛交待了什么。然后雷天泽目视苏先生,手提图腾武器,微微轻抬,双足豁然发力,一柔一刚的两下动作之后,人便宛若一支利箭往前急速去。而一直紧随在雷天泽边的阿洛,也是丝毫不慢他半分,紧紧跟飞在雷天泽的右肩上面。

    远远看去,只是一道黑影,一道红影同时向了苏先生。

    这时,苏先生右手平放,破天棒悬在右掌上方,慢慢旋转起来。而前方即将近面门的雷天泽以及阿洛,苏先生视若空气,全然不顾。只是将掐诀的左手往破天棒一指,一道青色光芒从他指尖出,正中破天棒漆黑如墨的棒

    青色光芒中破天棒之时,正是雷天泽近苏先生面门之时。

    就在这时,雷天泽满脸肃穆的神瞬间瓦解,犹如饿狼遇食,瞬间变得狰狞起来。而雷天泽前面的苏先生,目光始终停留在破天棒上面,却是瞧也不瞧雷天泽一眼。

    只见苏先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破天棒漆黑的棒上面插满的百十根一寸银针,原本像一层水流淌在银针外部的青色光华,徒然渗入银针内部。

    银针瞬间由一寸长成三寸长。

    雷天泽的注意力早就放在破天棒上面,此刻看见破天棒的变化,瞳孔豁然放大了些许,显然是吃了一惊。

    就在同时,只听“嗞”的一声,同时雷天泽前青光一闪,竟是撞上一层无形的结界。

    结界异常柔软,雷天泽强大的冲击力在撞上结界的瞬间竟是被化去了大半,然后无形的结界,借力返力,以超过雷天泽所发之力的二倍力量将雷天泽与阿洛弹向了两处地方。

    “没错,我是自大,所以你可能猜测我在施法的时候不会在周围设下防御结界。”苏先生望向三丈开外刚刚停稳子的雷天泽,有些得意地笑道,“不过,自大不是愚蠢,我不会愚蠢到在面对一个凡力境界第八层的高手时,不做任何的防备。”

    苏先生冷冷地注视雷天泽:“我说的对吗?羔利人。”

    “阁下好眼力。”雷天泽微微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平定下来。想想也是,自己的外貌,穿着打扮,以及浓重的异国口音,还有比较有代表的武器。如此种种,即便不向外人道明份,外人也是可以猜到自己是“羔利人”。

    “不过,凡力境界第八层的高手,羔利境内,没有几个,想不到的是……”苏先生没有把话接下去,有意无意地用一种挑衅的眼神扫向雷天泽。

    “想不到的是什么?”雷天泽感觉到对方有意要将话说完,只是故意吊起自己的胃口,所以立时很识趣地问道。

    “想不到的是,你这样的高手,羔利王族竟然没有重用你,任你在境外逍遥。”苏先生语气冷,显然没有对雷天泽表示惋惜的意思。

    “我自由,要怎样生活是我的事,与羔利王族无关。更何况我们羔利敬奉自由之神,即便是王族,也无权干涉臣民的选择,是去是留,全由个人做主。”雷天泽猜测不出苏先生接下来要表达的意思,不过对方说起羔利王族的不是,雷天泽为羔利王族成员,觉得羔利王族的声誉不容玷污,无论如何都应该为它辩解。所以,他顺着苏先生的话,把话题接了下去。

    “看样子你确实是个极度向往自由的人,活得很潇洒啊。”苏先生垂在腿边的左手,悄然藏到了后,“难怪……”

    “难怪什么……”雷天泽见他又没有把话说下去的意思,有些恼怒,追问道。

    “难怪你还有心来这初夜海滩寻觅美人,一夜**,却不知羔利已经遭遇大难。”苏先生的左手在背后,缓缓挥动,划出各种符号,而表面却用略显讥讽的语气说道。

    雷天泽本就是因为恩师的缘故,逃脱了那场前所未有的灾难。而中原国与羔利国向来是有大批的商人进进出出,羔利亡国一事,怕是不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已通过前往羔利经商的商人口中,传遍中原国上上下下的君臣百姓耳中。

    “羔利发生了什么事?”雷天泽眼神微微着力,将目光在苏先生脸上。

    如今,恐怕仙幻大陆的大部分人已经知晓,羔利境内,无一活人。现在,苏先生误以为雷天泽是生活在羔利境外的羔利人,因此逃过一难。而雷天泽也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从大难中逃脱出来,便干脆装作并不知,把话问了下去。

    “羔利?”苏先生冷地哼哼了两声,用一种近似挑衅的目光打量着雷天泽,“羔利全国上下二十余万人,统统去了极乐世界。”

    往事重提,而且是经由敌方之口说出,亡国的伤心之痛仿若潜伏在雷天泽心底的一片海洋,本就余波未了,如今已是狂风骤起,掀起层层波浪,不时拍打雷天泽的心墙。

    雷天泽子一震,旋即从苏先生脸上收回目光。

    “天泽大叔,对方是有意在拖延时间。”风语扭头看向边的雷天泽,轻声提醒道。

    “我知道。”雷天泽淡淡地回答了风语,然后望向苏先生,脸上霎时露出坚毅之色,“既然我羔利已经不在,二十万人去了天国,我今天就让你去陪他们。”

    苏先生狂笑了两声,道:“你认为有这个可能吗?”

    说罢,苏先生一直藏在背后有所动作的左手,忽地移到前。

    此刻看去,苏先生的左手掐诀,指尖一团巴掌大的青色光芒随着苏先生左手的运动,忽然之间撞入了悬在右手手掌上方的破天棒当中,仿若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长久以来,仙幻大陆的人都说我羔利是个小国,就连中原的一个小小的暗月谷也能轻易灭我羔利。”雷天泽肃然道,“不过,今天我倒要看看,是你暗月谷厉害,还是我羔利厉害。”

    苏先生觉出雷天泽的话,有几分试探的味道。

    “我暗月谷人多地广,自古以为,人才辈出,谷主苏鸿一又是何等的惊世奇才,在他的带领下,暗月谷早已有超过东大陆第一大门派元清教的实力,又岂是你们小小的羔利所能比拟的?”苏先生满脸傲然之色,说话的语气让人听来,也是感觉到他十分自豪。

    但是,雷天泽听了之后,脸上立时流露出了疑惑的神

    暗月谷所在的地理位置特殊,入谷的道路,遍布毒物,而且是很少被外面之人知晓的奇毒。如果没有暗月谷的人前来引路,万一体被毒物的毒气毒液所侵,怕是只有一命呜呼的结局。

    而且,即便是暗月谷的人,也只有苏鸿一的亲信以及亲人知道出入暗月谷的通道所在之处。即便谷中之人侥幸找到通道,同样是会中奇毒,凄惨而亡。所以,谷中之人如果没有苏鸿一的命令,是不敢轻易到外边走动的。

    所以仙幻大陆的大部分人,很少有人见到暗月谷的人。

    不过,雷天泽的师父曾经救治过一名暗月谷的人,而雷天泽也是从师父口中得知了暗月谷的一些况。

    据他所知,暗月谷的人称暗月谷谷主苏鸿一为大王,而不是谷主。并且,在外人面前,暗月谷的人只要提及苏鸿一,无论是否出于恭敬,抑或仇恨,在这三字之前加的称谓一定是大王。

    如果对方真是暗月谷的人,应该不会犯措辞不当的毛病。

    但是,转念一想,对方有破天棍在手,而破天棍对于暗月谷来说,相当于“镇谷”之物。这等重要法宝,苏鸿一又岂会轻易赠人?……难道是苏鸿一本人?

    雷天泽想起师父曾经提过,在封神大会上,暗月谷谷主苏鸿一曾经战胜元清教的癫道人,败于癫道人的师兄清远真人。而雷天泽本人,曾经与癫道人比试过多次,二人均是不相上下。如果对方是苏鸿一,可想而之,雷天泽怕是早已败下阵去。

    然而,之前的口误,当真是千万不该犯的低级错误,而对方却是无意之间犯下了。这令雷天泽心中不升起一个疑问:他真是暗月谷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