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两年后的怪梦(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寂寞如歌v 书名:红尘仙缘录
    两年后,夏天,也就是萧丽离开后的第三年。(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Com.文.学网)

    这一年,齐小新差不多快满十九周岁了。

    这天晚饭过后,不吃和尚没有带齐小新去往山中打坐修炼,而是将他回到住处。

    至于目的,齐小新不得而知。

    屋外,天黑了。

    不吃和尚点亮了屋内的一盏萤灯。登时,皎洁如同月光的萤灯光辉浸满整间屋子。

    自从夜间开始在野外修炼以来,齐小新这是第一次在夜晚的时候看见萤灯,更是感觉它的光辉原来竟是这般温暖、亲切。

    不吃和尚看出了齐小新的心思,心中不免对这个徒弟有了几分歉意,眼神当中更是有片刻的时间流露出疼惜的目光。

    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毫无根基,生命属又是普通,在这两年当中,常常将他当做入门已久的弟子,安排各种艰苦的修行,而他,只是默默忍受着这一切。更是要让他在三年内超越自己,恐怕很难,除非有天相助。

    “坐吧。”不吃和尚用眼神指指摆放萤灯的八仙桌,“我有话和你说。”

    齐小新有话要说,但是犹豫了一瞬,又是将话吞回肚中,旋即坐上了八仙桌旁边的一个圆凳上面,低着头等待师父的训谕。

    两年的辛苦修行,齐小新的话渐渐少了,也渐渐学会了沉默是金。

    不吃和尚联想到昔闹、有点荒唐、有点小坏的齐小新,不摇头叹息。

    片刻,不吃和尚才开口说道:“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罢。”

    “是。”齐小新顿了一下,轻声说道,“还有五天。”

    不吃和尚望向了齐小新的影子。两年前,他的影子是那么瘦小,两年后竟然依然如此。

    “今天晚上不用修炼了,你就在屋里睡吧。”

    齐小新刚一抬头又低了下去,仿佛是不愿让不吃和尚看见他的眼神。

    “是。”他轻声应道。

    不吃和尚的眉头慢慢挤在了一起:“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齐小新把头低得更深一些,又忽然抬起,碰上了不吃和尚慈祥的目光:“为什么?”

    不吃和尚淡淡地道:“你明天就随公孙皓一起去元清教吧。”

    齐小新吃了一惊,把眉头一皱,道:“为什么?”

    不吃和尚微微一笑,道:“做师父的,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不过,我在元清教留了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

    齐小新低下头去,道:“取了就回来,还是……”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立即问道,“去多久?”

    不吃和尚侧过去,道:“或许是几天吧。”

    “徒弟总有一天会离开师父的。”不吃和尚突然这么说道,“你现在应该离开我了,去外面独自历练一番。”

    齐小新握了一下拳头,把目光抛向不吃和尚的背影:“那师父呢,师父去哪。”

    不吃和尚习惯地摸摸光秃秃的脑袋,微笑道:“我要回雷云寺了。”他侧过来,望着齐小新,正色道,“不可贪玩,多做逗留,取完礼物就来雷云寺找我,毕竟那里才是你的门派。”

    “是。”齐小新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微笑。

    ………

    萤灯熄了,不吃和尚离去了。

    齐小新从上爬起,盘腿坐好,心中温习起不吃和尚传授的一门佛教心经。

    两年的修行,齐小新已经养成了在夜间炼气化力的习惯。

    然而今天与往不同。

    今天,他没有坐在岩石之上,经受瀑布水流的冲击,没有感受到晚间冷风的吹拂,体自然应该是不会感受到那种冰火加的折磨。

    但是,到了后半夜,那种冰冷的寒气又一次袭来。自从去了瀑布下面修炼不吃和尚传授给他的一门心经,这种冰冷的感觉会时不时的突然从头顶直灌而下,浸满全

    不过,每一次齐小新会有一种错觉:是同样冰冷的瀑布水救了我。

    齐小新也想不明白,是瀑布出了问题,还是那门心经出了问题。

    至于那门心经,不吃和尚从未对他说起过这门心经的字名,更不用提出自哪位大佛之手。

    只是告诉他,这是一门更为高深的炼气化力的心经,能够帮助他的灵力不断提升层次。并且交待他,每必须温习一遍心经。

    这时,齐小新已经感觉到刺骨的寒气已经包裹了上半,嘴唇、双目已经不能微微开合,然而呼吸却是正常。只不过,每一次吸入的空气同样冰凉寒冷,仿佛整个人置在漫天雪地当中,周只有无尽的冰雪寒风。

    而这一次,寒气的源头竟是他的右手。齐小新已经没有时间考虑原因。他当下心中运起心经,催发灵力游走上,试图以心经纯阳之气化解上半的寒气。

    不过,还未及化气,寒气竟以奇异无比的速度漫遍全上下。

    登时,“咚”的一声轻响,齐小新竟似一尊冰雕的佛像般盘腿倒在上,全僵硬,吐纳着如同月光般清亮可见的寒气。

    然而,思维清晰,视线清楚,不似被寒气冻成了冰人。

    按照以往的经验,寒气一般只会在上逗留一个时辰。所以齐小新咬紧牙关,忍耐下去。

    但是,这次例外。齐小新忘了,这不是在瀑布下面,不是在不吃和尚的保护之下,一切都不能按照以往的经验判断。

    不过这次,倒也出奇。过了一个时辰,寒气似乎正在退散,僵硬的体已得到缓解。

    忽地,一股漆黑如墨,同夜色化为一体的气体,悄然从齐小新下如同溪流般游走。

    皎洁的月光,透过一扇特殊的窗户,洒在八仙桌上。

    寒气溘然消失。

    齐小新怔怔地望着前方的八仙桌出神。他忽然觉得:累了,如果能够睡觉,即便是盘着双腿、侧着体睡觉,也是一件美事。

    片刻,齐小新又感一阵寒意袭来。而这一次,是来自内心恐惧产生的寒意。

    只见眼前的八仙桌上,这时竟爬上一块如同黑色粗布般的物体,大小有一张一尺见方的八仙桌一半大。而黑布中间,略微隆起,仿佛底下遮掩了一件圆形物体。

    齐小新记得,桌上只有一盏萤灯,此刻它正摆在黑布的旁边。

    便在这时,黑布中央开始高高隆起。起初以为底下只有一件圆形物体的想法瞬间破灭。

    透窗而进的光柱下,那块黑布中间扭曲变形,仿佛一张五官模糊的人脸紧贴黑布,在挣扎着突破黑布的束缚。

    渐渐的,八仙桌上似乎站了一个用黑布掩的人。

    是男是女,根据模糊的体轮廓却是分不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红尘仙缘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