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剑踪沓然 第二章 破阵(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九十 书名:帝武
    ******

    注意到庄意脸上的表越来越诡异,秦槿玉怎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登时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造化诀’仅有一份。1⑹  k    小  说  wàp.1⑹κxs.c0m文字版首发(}师祖留下一份,被我师傅所得。他实力大成后,以下降一个品阶为代价,刻录出一份,就是我所学的这一份。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再刻录出一份。”

    庄意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脸上不由得浮现出遗憾的神色。毫无遗问,不完全的“造化诀”,正是仙品功法。

    仙品功法,早已经脱离了凡间的范畴。一成熟的仙品功法,是无法用语言完全描述出来。任何语言,只是传递知识的载体,在传递的过程中,都会有所失真。更何况,仙品功法中,涉及到对天地间的至理的感悟,用语言,根本无法描绘其中万一。

    仙品功法,只能用一种灵玉为媒介,以包含了这种功法的神念作为记录。让学习者,直接从那道神念中感悟。最大限度地将知识,直接传递到学习者的脑中。

    每一仙品功法,只能供一人使用。学完后,那道神念就会消亡。

    记录仙品功法,有极为苛刻的要求。首先,那人将这功法练至大成境界。其次,刻录仙品功法,还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往往会造成实力大损。越是高品阶的功法,所需要的代价,也就越高。

    就像秦槿玉所说,刻录“造化诀”,让她的师傅,付出下降一个品阶的巨大代价。不完整的“造化诀”已经是如此,那完整的“造化诀”,又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如此大的代价,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甘愿付出。刻录仙品功法,每个人都是慎知又慎,除了那些寿元已到,又自知突破无望的人,绝少有人会这么做。

    这也是为什么,仙品功法会如此稀缺。先天以上的强者,会如此稀少的原因。

    “你能在小小的年纪,拥有上品武师的实力,都是因为‘造化诀’吧。风不凡不惜与你们秦家翻脸,以鄙卑的手段对付你,也是因为‘造化诀吧。”

    庄意老气横秋的语气,配合那还显得很稚嫩的外表,多少显得有些不协调,不过,这些都被秦槿玉自动忽略了,从这点来说,她相当地识时务。

    “没错。还请师弟不要向外宣扬。”

    庄意点点头,感叹道,“好一‘造化诀’。”顿了一下,又问道,“三大功法的其它两呢?”

    秦槿玉低着头,整理了一下思绪,手下意识地掠了掠云鬓。这不经意的动作,释放出一股女人特有的风,让庄意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艳。

    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对于男人的这种眼神,都极为敏感。秦槿玉的手微微一僵,不露痕迹地收了回来,道,“三大功法中的地诀,又称‘地皇诀’,据说练到至高境界,能够逆转阳,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大神通。”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脸上流露出愤恨之色,“不过,‘地皇诀’在几千年前,就被叛徒盗走,青一门内早已经失传。盗走‘地皇诀’的叛徒,就是雨泓谷的创派祖师。”

    “雨泓谷。”这是庄意第三次听到这个名字,心中的震撼,以这次为最。“地皇诀”既与“造化诀”齐名,绝不会差到哪里去。那拥有完整“地皇诀”传承的雨泓谷,该强大到什么程度?

    短暂的失神过后,庄意又问道,“那剩下的,应该是天诀了吧。”不知为何,他想起了玄晶内的“玄天诀”。

    “天诀。”秦槿玉喃喃地重复了一次,才苦笑道,“祖师的手扎上,只提到了门中曾有过这么一天诀,描述却很少。”

    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她慢慢地道,“天诀,似乎从它诞生那天起,便消失了。师祖既没提到它完整的名字,也没有说它到底如何的神妙,就没说谁曾经修练成功过。一切,都是一个谜。天诀,仿佛只存在于传说中。”

    庄意略微有些失望,他本来想确认一下,自己修练的“玄天诀”,是不是青一门的天诀。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功效。现在看来,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随即他便释然,“玄天诀”是青一门的“天诀”也好,不是也好,对他又有什么影响?

    今天的收获,已经出乎他的意料,心中的许多疑团,都已经解开。只等后,再到七峰山一趟,加以确认。看与他的猜测,是否相符。

    “师弟,对你的问题,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只求你一件事,‘造化诀’之事,别对任何人提起。”秦槿玉低声道。

    “师姐请放心,损人不利己的事,我是不会做的。”美女柔声相求,庄意也不介意做个人。只是他向来习惯不将话说死,留有几分余地。

    他心中也隐隐猜到,秦槿玉之所以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一来,说明她自己的价值,二来,将一个把柄塞他到手中,降低他的恐惧心理,以降低他撕票的可能。

    人的心理非常微妙,当一个人握有另一个人的把柄时,通常会有一种胜券在握的错觉。从而降低了与对方敌对的恐惧心理。

    果然是非常高明的手段。这一翻话,换做任何人,只怕也舍不得杀她了。

    “我们,做个约定如何。”秦槿玉脸色渐渐发紧,眼中充满了焦虑,“只要,只要师弟能谨守诺言,不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后,我定将一份‘造化诀’送上。”

    “师姐好算计。”庄意似笑非笑地道,这才是她脱的最后一个砝码吧,“造化诀”的惑,确实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

    秦槿玉正色道,“若师弟不放心,你我立下血誓,那又如何。”

    “好。”庄意大喝一声,“师姐一介女流,都有这样的豪气,我若不答应,倒让你小看了。我同意。”

    明知道这是秦槿玉死中求活的计策,他依然毫不犹豫的答应。因为这个结果,对他是最有利的。

    PS:第二章,求票。

    六|九|中|文|/

重要声明:小说《帝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