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啼 第九章 怒雷(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九十 书名:帝武
    冷月如霜。(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Com.文.学网)

    豆大的冷汗,沿着略显削瘦的脸颊,一滴滴地滑落。庄意体微微颤抖着,扶着树干,慢慢地往一旁移去。

    庄帆以猫戏老鼠的心态,一步步,慢慢地向庄意接近。两者之间,保持着十来米的距离。

    看着他的脸色,因为惊恐,而变得苍白如纸;看着他的体,因为死亡的威胁,而瑟瑟发抖。庄帆心里感到无比的满足。

    “庄海岳,以前,你不是处处要压我一头吗?现在,我要让你从此绝后。”庄帆的脸上,因扭曲的恨意,而变得有些疯狂。

    他因为兴奋,而变得干燥的嘴唇,森冷的杀意,透体而出。时间不多,戏耍到这里,就足够了。

    就在此时,一直往后退却的庄意,却倏地停了下来。脸上的惊恐,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神色。

    嘴唇中,绷出几个字眼,“自作孽,不可活。”

    庄帆“桀桀”一笑,冷声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去死……”

    话未说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脚下涌来,体内庞大无伦的真气,在这股力量下,如同一层薄薄的纸片,一冲即溃。

    体,似乎被抛飞而出,庄帆的意识变得模糊了起来,视线,最后定格在,那张令他感到无比憎恨的脸上。此时,那张脸上,尽是嘲讽的笑容。

    “为什么?”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到死,他也想不明白,庄意是用什么手段,杀掉他的。他可是上品武师,距离先天,仅差一步,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武徒杀死。

    漫天的烟尘,随着这声爆炸,扬了起来。让视线,变得模糊。

    “咳,咳。”

    眼看着先前还杀意凛然的庄帆,被直接炸飞,心俱疲的庄意,再也坚持不住,腿一软,一股坐到地上。轻轻咳嗽了两声。

    “好险。”庄意抹了一把冷汗,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过于惊心动魄。让他至今还心有余悸。

    谁能想到,庄帆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

    若非他足够沉着,表面上,假装惊恐,一点点地将庄帆引向本来为血玉狐布下的陷阱。一举将之炸死,只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他能将实力高他两个境界,六个品阶的庄帆,这名具有上品武师实力的大高手,出奇不意地杀死。多亏了刚刚制作完成的“怒雷”。

    玄天诀附录上记载,天材地宝榜第一千零一十五的血玉草的根,以玄晶融合炼制,可制成奇器。能自行吸收天地能量,再以心念激发,可出无坚不摧的气芒,其威力,相当于血玉狐全力一击。

    在炼制过程中,可按主人心意,任意形成各种形状。但一旦成器,便即定型。

    庄意别出心裁,将它炼制成扁平的饼状物。就算被人看见,也很少有人能想到,它居然是一件威力奇大的武器。

    他是灵光一动,想起了前世的地雷。这种隐蔽极高,让人非常头疼的武器。

    在这个世界,只怕没有人会想到,攻击,会来自地下吧。

    怒雷平时藏在庄意体内,布雷时,只需从脚底透出,将之埋入地底,神不知,鬼不觉。等敌人走到布雷的位置,再以心念触发。任谁,也得着了道。

    果然,第一次使用,就将庄帆这名大敌,送上西天。

    否则,以庄意的实力,即便有玄晶之助。想要拥有杀死庄帆的实力,也不知要几年时间。

    可怜庄帆已然一半只脚踏上先天,以他四十一岁的年纪,可谓是前途无量,却一时大意,稀里糊涂地死在庄意手上。可谓憋屈到了极点。

    “此地不宜久留。”

    庄意略微歇息了一会,感觉上回复了一丝力气,便挣扎着站了起来。

    庄帆既已追来,说明庄家的其余人也不会太远,必须在他们到来之前,离开这个地方。

    蹒跚地走了过去,只见怒雷爆炸的地方,地上有一个直径约一米的大坑,怒雷斜插在坑底。

    他跳下去,将怒雷捡起。只见上面的红色已经褪尽,变成了白色透明。他知道,是因为里面的能量在这次爆炸中,消耗一空。只有等它慢慢吸收能量,自行回复。

    将它收到体内,庄意有些艰难地从坑底爬出来,一眼,便望到三四米外,庄帆残缺不全的体。

    庄帆的整个下肢,腰以下,完全被炸成了稀烂,只剩下半截的体。焦黑的内脏,散落了一地。

    庄意看着他的脸,庄帆双眼睁得大大地,那双鸷的眼睛,如今已经变成了灰白。

    缓缓转过,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里蕴酿开来,似是快意,似是恶心,很多种感觉混杂在一起,极为复杂。

    这是他第一次,亲手杀死一个人。

    “他该死。”

    庄意走出几步,默念着,将心里的那股复杂的绪,挥散。

    还有一个麻烦。

    恢复正常的他,霎时想起了旁边,还有一只生死未卜的血玉狐。心里不由一惊,向那边望去,不见有丝毫的动静。

    一抹杀意,在眼中闪过。庄意提起刀,正想冲过去将它了结。

    忽然,他形一顿,耳朵轻轻一动,隐约中,东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声响。

    “庄家的人追上来了。”

    庄意心里一惊,知道已经失去了杀它的最好机会,当即,毫不犹豫地转便走。

    走出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只红色的盒子,打开盖,将里面的血玉草取出,往后扔去。

    然后,便钻入前方的草丛,消失得无影无踪。

    约几分钟后,一道影,从树顶上过来,落在这片狼藉的空地上。

    “是这里了。”

    他一声欢呼,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随后,便听到无数声的应和。

    “这只畜牲,连三位长老都被打伤,我得小心一点。”

    最先抵达的那人,全警惕到了极点,环视一下四周,忽然,他的眼神一滞,看到了躺在地上,只剩下半截体的庄帆。

    他惊恐地叫道,“庄,庄帆被它杀了。”

    “什么?帆儿——”

    话音刚落,一个悲痛绝的声音,如炸雷般,从远处响了起来。凄怆的声音,在山间久久回

    PS:还是差一千票,这个星期是追不上了,下个礼拜,一定要上分类推荐榜。拜托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帝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