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啼 第五章 实力至上(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九十 书名:帝武
    快要走出内庄的时候,庄意却忽然想到,“很长时间没回家了,不如回去看看。(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

    他指的家,自然是以前在内庄的家。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对那里,自然很有感

    从内庄中搬出,已经整整一个月,其间,一直潜心修练,没有回来看过。现在刚好经过附近,便动了归思。

    回家的路,是走得极熟的,三拐两拐之间,住了五六年的那间宅子,便已经在望了。

    “咦?”

    离家还有近百米时,庄意目光一凝。

    只见家门大开,一群七八个小工,一齐挑着一张大桌子,正走进门内。

    眼中怒意一闪,庄意脚下不由加快了几步,向他们大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被他一喝,几个小工顿时停在了门口,望着盛怒的庄意,一个个都不知所措。

    庄意知道,这些小工都是从双浦镇雇佣而来,并非庄家之人,肯定并不知,倒也没迁怒他们,耐着子问道,“是谁让你们,把桌子搬到这间房子?”

    几名小工你望我,我望你,最后将桌子一放,其中一人跑进房内,不一会,拉着一位较为年长的男人走出来。

    庄意眉头一跳,一群陌生人在他家里进进出出,让他极度不悦。

    “这位少爷,小的张德,听候您的吩咐。”那位年长的人恭敬地行了一个礼。这里是庄家的内庄,能在这里出现的人,都是庄家的重要人物,即使眼前的人,只是一位少年。

    “这是怎么回事?”庄意指着那张横在门前的桌子,冷冷地问道。

    “少爷,这是庄介本大爷,在本店里买的,让小的们给送过来。”张德哈着腰答道。

    “庄介本,果然是他。”

    一丝冷芒,在庄意眼中闪过。让正在察言观色的张德,心中一寒。不由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有没有跟你说,这里是谁的家?”庄意淡淡地问道。

    张德心中叫苦,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少爷,与那位谱很大的庄介本大爷,有些水火不容的意味。他们两个神仙打架,自己夹在中间,可不好做人。只是苦笑道,“他没说。”

    “嗯。”

    庄意不再多说,挥了挥手,道,“你们走吧。”

    “可是……”张德脸上的笑容更苦了。

    庄意却不再理他,向隔壁屋走去。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小工,和同样不知所措的张德。

    “张头,怎么办?”一名小工凑前去问道。

    “怎么办?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们还是离得远远地吧。”张德摇摇头,说完领着手下的小工,急忙离开了。

    庄意走到隔壁房屋,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吱吖一下开了。

    “谁啊?”一个材高大,相貌粗犷的男人,走了出来,看见门外的庄意,拧起了眉头。

    “大叔。借你家斧子一用。”庄意彬彬有礼地说道。

    “是小意啊。”粗犷男人似乎这时才记起眼前之人,上下打量了他两眼,扔下一句,“你等等。”便返回了屋内。

    庄意素知他的格,也不以为忤。

    此人名叫庄立岐,庄家伐木队的小队长,与庄意虽是邻居,却交往很浅,不过点头之交。

    不一会,庄立岐拎着一把大斧头出来,递给庄意,“一会用完,搁门口就行。”

    “行。”庄意轻松的接过,在手里掂了掂,脸上颇为满意。

    见他这样轻松地接过斧头,庄立岐眼中异色一闪。

    伐木队的斧头都是特制的,专门用来砍伐硬如金铁的赤砂木,他虽然特意挑了一把最小的,但也有三四十斤重。没想到庄意人小,力气倒不小。

    提着斧头,庄意面无表地回到自己家门口。将斧头高高举起,对准那张新卖的八仙桌,狠狠地劈下。

    “喀喇”一声,在锋利无匹的爷刃下,硬木制成的桌子,如同纸片般,在中间被劈出一个大洞。

    “好斧。”

    庄意心中大赞。

    举起斧子,斩瓜切菜般,三两下将整张桌子劈成了一根根木柴。

    举步走进屋内,只见院内,堆着满满当当的各类家俬,桌子,茶几,椅子,长凳,,梳妆台……应有尽有。

    庄意冷哼一声,“庄介本,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的新居了?”

    走过去,举起斧头,将一张椅子破成两片。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住手!”

    一声厉喝,陡地在门口响起,原来是庄介本,在路上遇到那些小工,得到消息后忽忽忙忙地赶过来,一看之下,不由目眦裂。

    门口处,散着一地的木块,上面的红漆犹新。正是他订制的加大八仙桌。

    这张桌子,整整花了他三十两银子,用上好的硬木,请最好的师傅,打制而成。昨天才刚刚上好漆。就这样没了。

    再看院内,庄意举着一把大得让人眩目的大斧,用力劈下,将一张茶几,削掉了一半。

    那“喀喇”一声响,让他的心都差点碎了,“庄意,你敢!”

    心疼之极的庄介本,发了疯一般,向庄意扑去。

    “嗖”的一下。

    武者的本能,让庄介本形一顿,他只觉得额头一凉,随后一丝刺痛感,从额头上传来,下意识地用手一摸,一股温粘稠的液体,放到眼前一看,鲜红得耀眼。

    庄介本遍体生寒,只要刚才他停得再慢那么一点,整个脑袋,就会像那张茶几一样,被削掉一层。

    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的庄介本,脸色苍白,又惊又怒,哆嗦着嘴唇,“你……你……”

    庄意平举着斧子,冷然道,“刚才,只是一个警告,你再敢踏进半步,下次,就不是流几滴血这么简单。”

    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庄介本只气得浑发抖,不但为自己差点被杀,更为庄意眼中那深深的不屑。

    “放肆,你个小野种。”

    庄介本狂吼一声,全真气运起,一双手掌,瞬间变得赤红。如排山倒海,向庄意印去。

    “赤火掌”

    什么族规,什么惩罚,在这一刻都被他抛到了脑后,被怒火烧尽了理智的他,只想将眼前这个野种杀掉。

    庄意眼中闪过一丝森冷的杀机,双手握住斧头木柄,右脚后撤。隐藏在体内的两枚玄晶,瞬间化为真气,涌入气海中,真气,瞬间提升了一倍。

    庄意的真气,在这一刻,达到了上品武徒的境界。高举巨斧,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意,向下劈去。

    长拳威力最强的一式——“气吞万里”,这一刻被他融入了斧招之内。

    “哼,看我趋于大成的赤火掌,将这斧头化成铁水。”

    锋刃直劈而来,庄介本却不闪不避,赤红得发亮的双掌,向斧头迎去。

    血光一闪。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云霄。

    PS:我错了,前段时间,因为一些事,心里郁抑,而且将这种绪,带入了小说中,才会造成前面那么压抑。在这里,向各位读者说声抱歉。

    今天开始,一定改正过来。庄介本,是庄意爆发的开始。

    希望大家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请投票给45,告诉45,你们还是支持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帝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