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啼 第五章 实力至上(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九十 书名:帝武
    大厅内,死一般的寂静。(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

    庄苍云及几位长老,俱都沉默着。

    下面坐在蒲团上的庄致远五人,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今天发生的事,对他们的冲击太大了。一时之间,都无法消化。

    良久,庄苍云才面无表地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吧。记住,今天的事,不准向任何人说起,违者,族规处置。”

    五人这才如蒙大赦,纷纷站起来,仓促施了一礼,逃一般离开这个让他们喘不过气来的地方。

    “庄意那个小……他不会说谎吧?”终于,四长老也忍受不住这个让人窒息的气氛,开口了。他本想说“混蛋”二字,但最后还是硬生生收住,用他来替代。

    庄苍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一直奇怪,海岳的资质如此优秀,四十岁之前,晋升先天没有任何问题。娶一个梅家的女人,也不算高攀。为何梅家却依然要反悔,硬生生拆散他们?”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丝懊悔,在庄苍云眼中闪过。若他早知道庄意母亲的真正份,这些年来,又怎么会如此对待他?以至于造成今这样的结局。

    只是后悔也无济于事。在一刻,他忽然明白,在他接下梅元中手上那张休书开始,他们与庄意,就有了一条无法修补的裂痕。

    只希望,庄意能念在其祖其父的份上,别记恨庄家。

    “我,终究是在庄家长大的,你们对我不仁,但我不能对庄家不义。”

    想起他临走前留下的话,庄苍云默默地想道,希望他说得出,做得到……

    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是隐隐有一丝隐忧。

    “以梅芷芳的份,当年为何梅家会同意她与海岳的婚事?”一直没有说话的五长老,忽然喃喃地说道。

    这个疑问,同时也是在场所有人所想的。两人的份,实在是天差地别,照常理,根本不可能结合在一起。如若是私奔,那倒还能理解,但这桩婚事,是梅家亲自承认的。

    或许,这个问题,惟有当事者,与梅家的高层,才能回答。

    就在他们想着,怎么适应庄意的“新”份的时候。庄意本人,则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轻松。

    成功取到《凌云步》,又摆脱了庄家的麻烦,让他觉得极为畅快。

    “以前这些人,丝毫瞧我不起。但知到我在梅家的份,态度便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前倨后恭,虽让人觉得不耻,却道出这个世界的根本法则——强者为尊。”

    “以前我不屑使用梅家的名头,但现在看来,这样的做法太缺变通。如今我实力弱小,无法自保,正需要一把保护伞。我虽厌恶梅家,但借它名头一用,又有何妨?”

    想通这一点,庄意便念头通达,再无一丝顾虑。

    此时,他正好穿过一个小树林,忽然,他脸色一动,脚步略微一缓。侧着头,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隐隐约约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月……妹,你……是……回家……”

    庄致远?小月?

    庄意脸上微微一动,脚步停了下来,听得庄致远的声音越来越近,来不及细想,形一闪之间,隐到了旁边的一棵树后。

    “小月……”

    刚刚躲好,就听见了两个脚步声快速地由远及近,忽然,前面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后面的也跟着停下。就距离庄意不到十米。

    “庄致远,请不要再跟着我。”

    庄小月的声音响了起来,悦耳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小月妹妹,你我两家世交,何必这么生份?”对于她的冷淡,庄致远丝毫不以为意,语气依旧

    “庄致远,请你自重。”庄小月的声音,迅速冷了下来。就连十米之外的庄意,都感到那股寒意,“小月妹妹,不是你能叫的。”

    说完,便即离去。轻盈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庄致远终究没有追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庄致远似乎用拳头在树干上发泄心中的怒意。

    “庄小月”

    庄意听着外面蕴含着浓浓怒意的声音,眉头不由一皱。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从树后走了出来,望着他消失的方向。

    “这庄致远,与他父亲一般,外表亲和大度,其实内里虚伪,表里不一。”摇摇头,庄意提起速度,向庄小月消失的方向追去。

    听着后有人追来,庄小月脸上,因为怒气而泛起一丝绯红,她陡地停下,转迎向来人。

    “我说过,别再跟着我……”

    冰冷的声音,戛然而止,看见来人,庄小月俏丽的脸上,现出惊愕的神色。

    庄意的脚步,霎然停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那个,小月,真巧啊。”

    庄小月脸色有些苍白,牙齿咬着上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游移不定的目光,显示她内心的仓惶。

    “我……”话到嘴边,却顿住了。庄意的体才十三岁,其实心理年龄已经接近三十,要他开口向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道歉,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对不起。”

    庄意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一说完,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以前的事,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没有回应,庄小月只是站在那里,恍若未觉。

    庄意略微有些失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即转

    道歉,他已经带到了,至于对方原不原谅他,这是对方的事。

    走出十来步,庄小月怯怯的声音,在后响了起来,“刚才……不是说你,我以为是那个讨厌的人。”

    庄意微微一愣,才回意过来,她说的是那句冰冷的呵斥。转过去,就看见庄小月已经化为一道淡绿色的背影,远去了。

    摇了摇头,“这小妮子。”

    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回家的路走去。

    PS:推本书,《绝脉高手》书号:1434015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花开,拈花微笑。

    叶落,摘叶沉吟。

    用还算发人深省的文字,讲述一个不那么波澜壮阔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帝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