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初啼 第一章 初战(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九十 书名:帝武
    接下来出场的,同是两位年近二十的青年,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两位成年人。(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与方才庄意和庄强的年轻,形成强烈的对比。

    两人一动手,与方才的形,完全不同。同是九品武技,在两人手上使出,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庄意眼睛为之一亮,暗道,“这两人的真气,只与我相当,但武技,远在我之上。我对上他们,即使动用八品武技‘石破’,时机把握得不好,只怕也会步庄强的后尘。胜算在三四成之间。”

    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眼睛却一霎不霎地看着台上,生怕漏过每一个动作。

    台上两人,使的都是九品武技长拳,同一武技,在两人手上使来,却是完全迥异的两种风格。

    形瘦高那人,招式如绵绵水,一式连一式,迢迢不绝。另一个高壮青年,双手却是大开大阖,拳风到处,隐有风雷之声。

    那自己呢,自己使出的长拳,又是什么风格?庄意暗暗想着。

    两人实力相若,一交上手,便是棋逢敌手。你来我往,上面的人打得酣畅淋漓,下面的观众看得目眩神驰。

    庄意忘记了一切,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擂台上的两人,将两人的招式,与自己平时的体会,一一印证。偶有所得,便是不胜喜悦。

    庄苍云和几位长老,在底下站了一会后,就离开了。这种程度的比试,根本无法让他们提起兴趣。

    二十岁的中品武徒,后,如没有极大的机缘,成就有限。

    真气,才是武者的根本。一名武徒,即使将九品武技练得再出神入化,想要战胜一名武者,也是极为渺茫。

    真气修练到了高深的境界,才能修习更加高阶的武技。

    所以,像庄意、庄强这样,年纪轻轻,就表现出极高修练天赋的族人,才值得他们关注。

    台上的两人一直斗到五六十招,最后,还是瘦高青年技胜一筹,生生将刚猛的对累垮,获得了胜利。

    这个结果,不出庄意预料,他眼中异彩连闪,自语道,“那壮硕青年一味猛攻,却不知道刚不可久的道理,两人实力相若,谁真气先耗尽,谁就会败北。”

    裁判长老宣布了瘦高青年获得胜利,随后,念到了下一对比试的人的名字。

    庄意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擂台,观看各种不同风格的比试,让他受益颇丰。

    等中品武徒实力的族人们都比完,庄意才站起来,四下望望,才发觉人群已经散了许多。十个擂台,八个是空的,只剩下两个还在比试。

    走近看了一会,两个擂台上的人,实力都只在下品武徒。

    他并不觉得奇怪,下品武徒位于武道金字塔的底端,人数从来都是最多的。庄家也不例外。

    虽然比试的双方,实力都比自己低一个层次,庄意依旧看得很入神。

    “同样是武徒,相差一个品阶,实力的差距却不可道以里计。下品武徒中,能掌握九品武技的,是少之又少。若是正面对决,我一个人,便能轻松击败三名下品武徒。”

    回家的路上,庄意一边走,一边想着。

    “却不知上品武徒,会强到什么地步?我对上了,使出全部实力,又有几成胜算?”

    想着想着,庄意上的血液,都不由有些沸腾起来,“比试的规则,获得小组优胜者,便能与上品武徒的胜利者切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要再胜六场。”庄意的脸上,涌起强烈的战意。

    “还有庄启真,你千万不要败得太快。”

    一抹仇恨,在他眼中闪过。

    第二天,庄意依旧被安排队在第一场,他的对手,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修练的是土系功法,九品武技破石拳。

    破石拳,招式不多,讲究的是以力破巧,一力降十会。

    这样,同样修练土系功法的两个少年,在擂台上上演了一场硬碰硬的对轰。

    最后,真气更加浑厚的庄意,在第九拳,将对手直接轰出了擂台,获得胜利。

    当他走下擂台,周围的人望向他的目光,便有些敬畏。

    如果说昨天他的胜利,还可以说是运气。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硬桥硬马击败敌人,没有一丝虚假。

    比试完结后,庄意没有留下来观看后面的比试,而是向隔壁的擂台走去。

    “咦?”

    庄意惊咦一声,奇道,“怎么会这么多人?”

    只见隔壁的擂台下,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再望向其它的擂台,人数也远少于这里。

    他不和人凑闹,正要走到另一个人少一些的擂台,忽然,他脸上一动,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收回跨出的脚步。向人多的擂台走去。

    凭借着形优势,庄意轻易地挤到最前面,一眼看到台上的倩影,心道果然。

    台上,正是被称为庄家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庄小月。而她的对手,则是一个年近二十的英俊青年。

    两人正在对峙着。

    看着穿着浅绿色武士服的庄小月,庄意的心神有些惚恍,一些记忆,在脑海中苏醒。

    对于庄小月,他一直有一份愧疚。

    在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段时间,失去了所有亲人,朋友,人的他,心极为暴燥,对于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憎恨。

    在那段时间,一直陪着他的,除了月娘和明胧外,还有就是庄小月。

    面对脾气变得无比暴燥的他,年仅六岁的庄小月,如何能够忍受,无数次被气得哭泣而跑,但是第二天,倔强的她,又会来陪他。

    这份耐心,在一个六岁的小女孩上,尤为难能可贵。

    庄意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眼神,变得有些黯淡。

    最终,这位可的小女孩,还是被他气走了。

    “我永远都不要见到你。”

    想起那天她悲痛绝的话语,庄意心里的愧疚感,更加深了。他是一个成年人,居然对一个小女孩,说出那么过份的话。

    他一直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只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

    PS:今天事多,更新晚了,晚上还有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帝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