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在庄家 第八章 母凭子贵(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九十 书名:帝武
    搬到月娘家里住后,庄家好像忘了有庄意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Com.文.学网)

    庄意知道,只要自己住在这里,即便家族里有人要害他,有月娘这位先天高手在,也能安全无虞。

    决定要在四年后,梅家的大比上获得桂冠,庄意的修练,更加的刻苦。左肩受伤,不能练习武技,但不会影响真气的修练。

    一天三次的打坐,每次都要运行完整的九周天,才肯罢休。

    其余的时间,他都会虚心地向月娘探讨武学,有这么一个大高手在,自然要抓住机会,好好请教。

    五天之后,月娘第三次给庄意上药,纤长的手指在他受伤的部位一摸,便惊咦一声,随即啧啧称奇地道,“咦,小意,你的回复能力真是惊人,才五天时间,骨头便完全长好了。”

    其实在昨天,庄意就感觉肩膀不痛了,只是遵照月娘的吩咐,不敢乱动。此时听她这样说,忙问道,“那我现在可以修练武技了?”

    月娘摇摇头,“还是过两天吧,骨骨刚刚长好,还有些脆弱。不过,你可以做一些恢复的活动,多伸展手臂。一定要记住,如果感到痛楚,一定要马上停下来。”

    “知道了。”庄意喜不自胜,比预料的复原时间,缩短了一半,他自然开心。

    即使好得差不多了,月娘还是用真气帮他按摩了一遍,一边道,“听闻抱玉诀是罕有的土木双系的功法,看来果然不假,定是其中的木属真气,助你自行疗伤,才会恢复得这么快速。”

    闻言,庄意心中微微一动。

    抱玉诀确实是一门奇功,土系之中,蕴含一丝木系属。将人体,比作顽石,而那一点木属,则在石腹生根、发芽。

    随着修练者修为的提高,那点木属,开始成长起来,与土属发生反应。犹如石中生玉。最后石破玉出,蝴蝶化茧,顽石化玉。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虽然木属的真气,确有治伤的奇效。但是,以庄意目前仅中品武徒的实力,那点木属,深藏体内,还尚未发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功效。

    两个月前,他在武阁之内,右臂为庄帆的烈火功所伤,伤势复原的速度,也与常人无异。

    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发生这样大的变化,肯定有着特殊的原因。

    略一思索,庄意便明白过来,这,肯定与玄晶有关。在这两个月内,除了得到玄晶外,其它一切如常。

    两后,庄意的左手,果然能够行动自如。月娘仔细检查过后,宣布他已经完好如初。

    终于可以重新修练武技,庄意非常欣喜。光有强大的真气,是无法赢得梅家大比的,还要有高深的武技。

    功法是用来修练自我之道,而武技,则是败敌杀人之术。两者缺一不可。

    真气修练到一个阶段,便修练相应的武技,与之相匹配。

    庄意还是武徒,修练九品武技,便已足够。越阶修练,往往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到最后,还一无所获。

    当初月娘将八品开技“石破”教给他,只是怕自己遭遇意外,以至他无法学到高品阶的武技,才提前传授给他。想等他达到武者的境界,再开始修习。

    她完全没有想过,他能够练成。

    当庄意伤好后的第二天,她看到庄意站在院子里,施展出第一式“石破”时,心里的震惊,无法言表。

    除了修行的天赋,庄意在修练武技上,居然也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惊才绝艳。

    “月姨,这‘石破’的威力,强则强矣,但是太耗费真气。每使用一次,九成的真气都会消耗殆尽。在战斗中,如果不能一击败敌,那就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庄意抹着额上的汗水,向站在一旁的月娘说道,脸上有些遗憾。却丝毫没有觉,她眼中的那一抹呆滞。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震惊,她解释道,“这‘石破’,本来就不是现在的你,所能掌握的。等你到了武者境界,才能发挥它的真正威力。”

    “原来如此。”庄意闻言,不由释然。盘坐到一旁,恢复消耗的真气。

    看着那张稚嫩的脸庞,月娘的眼神,有些变幻了起来,清冷的脸上,略出略微挣扎的神色。

    良久,脸色才重新回复平静,眼神,也变得平和起来。

    “他是无辜的,我不能害了他。他们太强大了……以小意天赋,后,成就定然不可限量,我岂能这么自私,拉他下水。”

    月娘默默地想着,想到“他们”的时候,眼中,不自闪过一丝恐惧。

    庄意打坐完成,月娘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他完全不知道,她刚才的那翻心里挣扎。

    “小意,你有没有过实战经验?”月娘忽然出声问道。

    庄意一愣,摇了摇头,道,“自从晋升武徒,我就没跟人打过架了。”

    月娘脸上闪过一丝了然,随即肃容道,“小意,你要知道,光是埋头修练,是成不了一个强者的。哪怕你达到了先天境界,如果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未必能打得过一个经百战的武师。”

    “只有在战斗中,才能体悟武学的真谛。”月娘总结道。

    庄意认真地点点头,“月姨,我记住了。”

    迟疑了一下,月娘道,“还有二十多天,便是年祭。到时,庄家会对全族人进行一次考校。那里,是你参加实战的最好时机。”

    庄意怔住了,自从那天,庄苍云在梅家人手中接过休书时,他对庄家那些人的观感,已经恶劣到了极点,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关系。

    现在,月姨却叫他去参加庄家的年祭。这让他如何能够答应?

    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月娘淡淡地道,“强者,讲求心无挂碍。是庄家有负于你,你却不必怕他们。他们负你越多,你就越应该理直气壮,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逃避,只是懦弱的表现。”

    拳头,慢慢松开,庄意的脸色,渐渐松缓下来,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PS:继续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帝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