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商人 第十节 两狗互咬(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仝氏达人 书名:风云人生路
    张龙与王姨给林飞带来的消息,让林飞兴奋不得了,赵晴的好奇也不甘落后。

    “王姨,麻烦您,让手下继续跟踪,以最快的时间,得到最可靠的消息。”林飞激动地说道。

    “是,是,是……你小子,怎么这么呢!够狠的!我在想,你会不会哪天也对我这样啊?”王姨笑着说道。

    “王姨,瞧您说的!您这是在损我呢!您就象我亲人一样,怎么可能会象您说的那样!”林飞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王姨给你开玩笑的!我还有事,就不说了!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王姨听到林飞的话,满意地说道。

    “嗯!告诉手下,一定要注意安全!”林飞说道。

    “我替他们谢谢你了!呵呵!有空多来姨这玩!”王姨笑道。

    “一定!”林飞满意地挂上了电话。

    “瞧把你乐的,说说,什么事这么开心哪?”赵晴看林飞挂完电话,赶紧问道。

    “天机不可泻露!”林飞得意地笑着!

    “你说不说?”赵晴扑向林飞,然后挠林飞的痒,但林飞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似的,坐在那里,任由赵晴挠他。

    “你为何不怕痒啊?”赵晴无奈地说道。

    “你似乎不是第一天就知道了!”林飞笑着说道,“好吧!我告诉你!”

    同城一个夜总会的办公室里,三个男人一个女人再商量着什么事

    “树哥!事已经谈好,三天后交易!时间地点到时候再通知。”一个光头说道。

    “好!可以了,你们去忙吧!这次量大,一定要注意安全!到时候,给你们全配上枪支!”林长树吸着他的雪茄说道。

    “谢谢树哥,你就放心吧!那我们就出去做准备了!”光头说道。

    “去吧!”林长树说道。三个男人离开了,留下女人坐在林长树的边,暖昧地相依在一起。

    三天后,志雄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光头龙!”林飞吸着烟平静地叫道。

    “啊?”第一次听林飞如此称呼自己,张龙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短短几秒钟后,张龙立马反应过来,干脆地答道,“是!老大!”

    “怎么了?”林飞奇怪地看着张龙。

    “第一次这么听你称呼,心里有些没反应过来!”张龙说完,立马严肃起来,“老大!有何吩咐!”

    “等下,我会让人给你配几把枪,还有防弹衣,今晚开始行动!之前给你说的,你可记住了?”林飞平静地说道。

    “记住了!放心吧老大!一定完成任务!”张龙认真地说道。

    “注意安全!去准备吧!东西,我会让人送给你们的!”林飞拍了拍张龙的肩膀说道。

    “是!”张龙坚定地说道,然后离开了志雄集团。

    张龙离开后,林飞便站了起来,“晴晴,下班后,你自己回去吧!我去王姨那。”

    “飞哥,你不会也参加吧?”赵晴关心道。

    “我不去,我要在后面指挥!做我的军师。”林飞望向窗外说道。

    “注意体!”赵晴关心道。

    “走了!”林飞说着,便穿上自己的外,然后离开了集团。

    天上人间夜总会办公室里,林飞走到王姨的办公室门前,敲了一下门。

    “进来!”里面传来王姨的声音。

    “王姨!”林飞推门走了进去,然后又将门带上。

    “你来了!东西,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你小子!真够狠的!”王姨看着林飞淡淡地说道。

    “王姨,瞧您说的!我这是为民除害!怎么叫狠呢!”林飞笑着说道,“谢谢您,王姨!”

    “谢我做什么!我只是尽我所力,办我能办的事!”王姨说道。

    “今晚我就在你这呆了,值到事结束再离开。”林飞说道。

    “行!反正我也没有别的事!”王姨按了桌上的电话,“给我送两瓶XO,还有些小点心上来。”

    “是!王总!”秘书接到电话之后,便去安排了。

    “今晚,你就陪姨在这喝上几杯,自从雄哥出国后,我都好久没有喝个痛快了!”王姨笑道,似乎夹杂着些幽伤。

    “王姨,我就奇怪了!”林飞笑道。

    “奇怪什么?”王姨疑问道。

    “我说了,你可别怪我!”林飞说道。

    “说吧!别婆婆妈妈的!”王姨没好气道。

    “您和赵叔那么好,怎么不在一起啊?”林飞说完,看着王姨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便放下心来。

    王姨听了林飞的话,虽然表面没有什么动静,但内心是咯噔一下。

    王姨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林飞的问题。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王姨听到敲门的声音便说道。

    “王总!您的酒!”秘书将酒与点心放端了进来。

    “放在那桌子上吧!”王姨说道。于是,秘书便将酒水点心入在旁边的钢化玻璃桌上,然后离开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林飞主动地拿起一瓶,然后倒进杯子里,再调上点饮料。之后给王姨倒了一杯,于是两人一人一杯,面对面地坐着,品着杯中酒,聊着天。

    林飞的新居,杨晓看着正在看文件的赵晴问道,“怎么你飞哥还没有回来?他还没有下班吗?”

    “他下班了,去王姨那有些事!就让我先回来了!”赵晴说道,她并没有把所有事都告诉杨晓,她知道,要是告诉杨晓的话,杨晓会很担心的。

    “哦!那你看吧!我做饭去了!”杨晓说道。

    “嗯!我要看文件,不好意思,不能帮你了!”赵晴笑道。

    “小妮子!看你的文件吧!”杨晓笑骂着离开了书房,然后向厨房走去。

    时间再点滴地流逝着,在这样的夜里,并非林飞一个不安。夜很平静,没有一丝的宣闹。然而有关外一个方原十几里都没有人的海边,却是发生了惊天动地般地枪战。然而这样的场面,除了现场的人,无人知晓。

    林飞看了一遍又一遍手表,酒一点一点地品,烟是一支跟着一支。

    “王姨!您还不回去睡吗?都两点了!”林飞再次看了表说道。

    “回去跟不回去一个样,回去一个人,还不如在这呢,在这还有你陪我喝酒。”王姨笑着说道。

    正在这时,王姨的电话响了,“喂!干得不错!有没有人员受伤?行!叫刘医生过去!好的!”

    “怎么样?王姨?”林飞已经听出了王姨的电话中内容,便焦急地问道。

    “放心吧!事已经办成!你小子真够幸运的,我的人伤了两个,你的人竟然一个都没伤!”王姨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林飞本还想说点什么,但些时上的手机已经响了,于是接了起来,“喂!结果如何?”

    “老大!已经办好!我们已经回到了住处,没有一点损伤,只是货只抢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有抢到手。”张龙有些伤感地说道。

    “没有损伤就好,一半可以了,有没有按我的吩咐去办?”林飞问道。

    “已经办好了!”张龙说道。

    “辛苦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给你帐上打点钱,给兄弟们分分,代我谢过他们。”林飞说道。

    “这是应该的!谢谢老大!”张龙兴奋地说道,因为林飞并没有怪罪他。

    “天不早了,王姨,我也该回去了,明天有好戏看了!”林飞站了起来,喝完杯中最后的一点酒。

    “好吧!我也该回去了!你小子……”王姨本还想说点什么,但此时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什么?你确定?妈的!敢动老子的东西,他活得不耐烦了!”此时,在城市的另一角,林长树气得满头都是爆筋。

    “老大!怎么办?”此时林长树的手下,已经是心惊胆跳的了,货丢了一半,那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我知道了!安抚一下兄弟!”林长树挂完电话,坐回椅子上,为自己点上一支烟,“妈的,敢抢我的货!哼!”

    这一夜,林长树是一夜都没有睡,整个房间都迷漫着香烟的味道。

    天刚刚亮,一夜的**,让李标此时还睡在上,怀中搂着个绝色美人。然而就在他睡在美梦中,外面传来宣闹的声音。

    “妈的!谁这么大胆,敢吵老子的美梦!”李标被吵闹声吵醒。此时的李标,恨不得将外面的人,碎尸万段。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老板!老板!”

    “妈的,叫什么叫!想死啊?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吗?”李标气愤地骂道。

    “不是的,老板!树哥带了一群人来了!我们拦也拦不住!”门外人说道。

    “姓林的?他来干嘛?”李标说着,便开始了穿衣服。

    “姓李的,你他妈的给我下来!竟敢动老子的东西!”林长树站在客厅里大声地骂道。

    “你发什么疯!你他妈的说清楚,谁动你的东西了?”李标从楼下走了下来,听到林长树的骂声,顿时火不从一处来。

    “你别给我装了,你做了什么事!你还问我?”林长树看到李标那面孔,再想想自己那半批货,就恨不得将李标五马分尸了不可。

    “你脑子有问题?我做了什么?妈的,老子玩女人,也要告诉你?”李标气愤道。

    就在这时,李标的手下,也冲进了客厅,突然间,上百平方的客厅,此时站满了青一色的男人,个个是面红耳赤。

    “你动了我的货!你他妈的还不诚任,我看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老子不是柿子,谁想捏就能捏的!兄弟们,给我动手搜!”林长树气得不得了,一声令下,只见那些手下,立马开始搜查活动。

    “给我住手,我看他妈的,谁敢动老子的东西!”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此时林长树不在自己的同意下,要搜自己的家,这气李标怎么能够咽下去。而在林长树手下要动手的时候,李标的手下已经阻挡在前,并都拿出手枪指着对方。

    林长树的手下,看对方都拿出了手枪,自己也不甘,统统拿出手枪,两方人马就这样地对峙着。

    “姓李的,你他妈的有种,老子会让你为自己所做的事后悔的!”林长树见此,气愤至极,“兄弟们,我们走!”

    在这样的况下,如果双方发生火拼,自己也要受牵连!林长树做了明志的选择,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标也并不敢让手下开枪,如果真的动起火来,自己将会变成筛子,必定自己是站在中间的。

    林长树走了,留下李标等人,李标看着手下发起火来,“谁他妈的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标哥!听说昨天晚上,姓林的货被抢了。”李标的一个手下头目凑到李标的耳边说道。

    “其他人都下去吧!你!跟我到书房来!”李标说道。

    在李标的一声吩咐,手下该留下的留下了,不该留下的,统统离开了客厅。

重要声明:小说《风云人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