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寻梦 第四十五节 女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仝氏达人 书名:风云人生路
    海里游泳的人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少了。(本书转载1⑹K文学网      www.⑴6kXS.cOМ)这时从水里走上来了男男女女十多个人,就在林飞铺席子地方的旁边也铺了席子,坐在那里聊天。

    “呵呵,真羡慕你们。”一个女人说道。

    “是吗?”林飞笑道。

    “你们还有这样的心,那个应该是你,而另一个沙堆是你的女朋友吧?”女人指着写着飞与洁的沙堆说道。

    “为何这么说呢?”

    “一个写着飞,另一个写着洁。应该就是你,和你女朋友的名字最后一个字了。”

    “差不多了。”

    “你们是住在这里,还是到这面来玩的?”

    “来这里玩的,你们呢?”

    “我们是公司举行的活动,才来玩的。”

    “公司举行的?哇,你们公司还有这样的待遇啊?真好。”王洁听着女人说话,也插上了一句说道。

    “是啊,我们公司经常举行类似的活动,让员工们一起参加,促进人际关系。你们那里没有吗?对了,你们是做什么的?”

    “在电子厂里上班。”王洁说道。

    “哦,应该很轻松吧?看你们玩得那么开心,是星期天放假来玩的吧?”女人说道。

    “可没有那么轻松,有时都累死了。”王洁说道。

    “呵呵,对了,你们有电话吗?介意留下电话号码吗?看我们聊得那么投机。”女人说道。

    “我手机没带。”王洁说道。

    “那你男朋友的手机号码呢?”女人问道,这时一起来的几个人都站了起来,“哦,我们人要走了。”

    “你们这么早就走了?怎么明天还要上班吗?”林飞说道。

    “明天我们还要去听课,所以要早点回去休息。”女人回道。

    “你们是做什么的啊?还要听课?”

    “我们是销售化妆品‘黛安利’品牌的,你听过吗?”女人说道。

    “没听过。”王洁一副不明白的表

    “我们公司在全国都有代理,在美国上市公司,产品世界都有。”女人说的是头头是道。

    林飞听着女人所说的内容,突然想到自己当初被朋友骗去搞传销的景,“是不是在你们那里叫直销,就是以子母弹爆炸方式一级一级代理下去?”

    “嗯?你知道?”女人奇怪地问道。

    “何止知道,还做过呢,不过那个时候不是‘黛安利’,而是玉兰油。说的好听叫直销,其实就是传销……”林飞还没有把话说完,女人已经坐不住了,赶紧站了起来。

    “天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上课,就先走了,有空再聊。”女人说完便拿着自己的行礼走开了。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王洁奇怪道,“怎么?你也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啊?我当初就是被我朋友骗去的……”林飞把自己传销的前前后后所经历,一直说到自己来深圳的点点滴滴,除了关于赵晴的事,是全部都说给了王洁听。

    “怎么会是这样子,你那朋友也太可恶了,竟然骗自己最信任的人。”王洁愤愤地说道。

    “做那行的,就是专门骗那些相信她的人,不相信她的人,她是不骗的。所以在那里是兄弟姐妹相互骗,子女骗父母,父母骗子女。在那里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教师,有工人,有大学生,有当过兵的,有的是医生。”林飞说道。

    “听你说他们有的人进去了就不愿意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知道吗?哪种人最容易被骗吗?”

    “哪种人??”

    “那些把钱看得很重,看重权利,对事求成心切,又想一夜爆富,对现状非常不满,遇到挫折,受到打击的人,最容易被骗。”林飞说道,突然感觉有些冷。

    “那是他们傻,干嘛要让人家骗呢!”王洁也感到一丝冷。

    “不是他们傻,其实有的人,非常的聪明,只是他们被一些东西给迷惑了,他们的学说让你看到希望,前不久流行的***,你知道不?起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多人去信奉,经历了伟销,我才明白。当你渴望一些东西,特别在精神上,而他们的学说正好满足你的需求,从而让你去深信不疑。”

    “那你怎么就出来了呢?”

    “不是都给你说了吗?我这个人啊,比较固执,自己认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除非我自己要去改变,所以他们的学说对我来说没用啊。你冷不冷啊?”

    “是有点冷。”

    “那我去租个帐篷吧,不然这样坐到天亮,虽然是浪漫点,但是我想会让我们把人民币送往医院的。”

    “嗯。好吧。”

    林飞站了起来,正好有一个人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嘴哟呵着,要出租帐篷。

    “喂,老兄,帐篷怎么出租啊?”

    “50块一晚上,可以用到明天早上七点钟。”

    “50?也太贵了吧?”

    “不贵,在我们看管的区域里,包半夜没有人进去偷东西,如果在外面,可以,但是不包会有人偷东西。在外面的话,就少点,40块。”那个人说道。

    “这都快一点钟了,还有四个多小时就天亮了。少点,要不行就算了,坐到天亮,看出。”

    “现在还好,再冷会,天会更冷,海边就这样子。租个帐篷,多舒服。”

    “你那太贵了。”

    “你想多少?”

    “你看都只有四个小时了,你闲着也是闲着,反正你的价格太贵了。”

    “那就20吧。”

    “要是十五就行。”

    “好,十五。明天早上七点钟,我来收帐篷。”那个出租帐篷的人收了钱说道。

    林飞把帐篷拉到王洁的边,“丫头,今晚,咱们就在这里露营吧,你先等一下,我把这账篷固定好。”

    林飞挖了些沙子,把帐篷四周盖住,这样不会被风吹动,又在帐篷离海水的一面,挖了一个深深的沟,在帐篷边又堆起了一段沙堆。这下才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沙子说道,“丫头,外面冷,进来吧。”

    “你干嘛又挖坑又堆沙啊?”王洁不明白林飞的做法。

    “这个吗?天机不可泻露。”林飞把随带的包与一个装了两双鞋子的袋子放进帐篷里面,人也跟着进去了。

    “什么天机不可泻露?”王洁说着,也跟着进了帐篷。

    林飞边把帐篷的拉链拉上,边说道,“天机,当然不能说啦!”

    “把包放在头下枕着吧?”王洁看着林飞睡在席子上,而头底下没有任何东西说道。

    “好主意,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林飞接过王洁递过来的包,放在了头底下。

    “林飞,在海里游泳,安全吗?我看电视里,有鲨鱼。”王洁天真地说道。

    “呵呵,你没有看到,在海面上有很多飘浮的球吗?那下面就是网,一直通到海底,那就是防鲨网。还有,你不是看到我能在那么大的风浪中,把那个女孩子救了出来,你想想,你在我边,能不安全吗?”林飞笑道。

    “谁知道,你在我溺水的时候,会不会只顾自己的跑开了。”王洁也跟着躺下说道。

    “你看我像吗?一个陌生人我都能救,更何况你。”林飞说道。

    “我怎么了?”

    “都躺在我边,也算是同共枕了吧,你说我能不救吗?”林飞说道。

    “知道说不过你。”

    “那就不说喽,呵呵,你这个问题,也太天真了。”林飞说道,突然坐了起来。

    “你干嘛?”王洁看着林飞坐了起来说道。

    “明天游泳,我把泳衣换了,这样明天就不用换了,直接下水就是了。正好有这个帐篷,不然没地方换衣服,难不成让我当众换啊?”林飞伸手去拿包,“我的泳裤你放哪了?”

    “你在这里换啊?那我先出去。”王洁把泳裤找到递给了林飞说道。

    “不用,只要你不偷看就行了。这里又那么黑,根本就看不清的,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林飞坏坏地笑道。

    “臭美,谁会偷看你。”王洁把脸转到一边去了。

    “用得着这样吗?你又不是没有看过?好了,不用转过去了。”

    “谁看过你了,你不换了?”

    “换好了,还怎么换?猪。”

    “那么快?”

    “你还要换上几年啊?你不换吗?”

    “在这里?”

    “可以到外面去,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我可舍不得这么个大美女让别人看,要看也我一个人看。”

    “谁说给你看了。把脸转过去,把眼睛闭上。不许偷看。”

    “不要跟我学好不好啊?谁偷看你了,又不是没有看过。”林飞躺在席上,看着王洁换泳衣的背影,看着看着,不尽咽了口口水。

    “有没有偷看?”王洁把衣服叠好,放进包里,拉着林飞的耳朵说道。

    “看你,才懒得看呢,看你还不如看自己。唉,疼啊!”林飞赶紧用手去推掉王洁的手。

    “没感觉……嘿嘿。”

    “要不,我拉你的耳朵度一下。”林飞推掉王洁的手,伸手向王洁抓去。

    林飞在与王洁的打闹间,不知不觉,就碰到王洁那柔软**,越摸,手感越好。

    “往哪里摸呢?”

    “我这就奇怪了。”

    “奇怪什么?”

    “怎么我的泳衣没你的泳衣布料柔软呢,你那泳衣摸起来真舒服。”

    “哪有,不都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你不信,你摸摸看。”林飞又伸手去摸王洁那柔软的**。

    王洁推开要飞那做坏的手说道,“流氓,摸上隐了?”

    此时王洁的脸已经发烫,和林飞在一起相处,就让她心跳加快,而和林飞这样面对面的,又穿的那么感,虽然曾经也有过类似的肌肤接处,可是没有如今这样气氛那么暖昧。

    “嗯,是很舒服……”林飞轻轻地带点力,一抓一摸再一松,另一支手抱着王洁的腰。

    “不要,林飞,不要这样。唔……”王洁说着说着,突然感觉一张赤且软绵绵的东西印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接着便有一个软绵绵的物体进入自己的嘴里,此物体在她的嘴里不停地搅动着。王洁已经说不出话来,本能地去推开林飞那使坏的手,可是伴随着林飞的抚摸,王洁已经没有一丝力气,感觉浑软绵绵的。

    不知不觉中,王洁已经生疏地回应着林飞,林飞腾出一支手去解那柔软的泳衣绳带,轻而易举地一拉就开了。王洁此时已经沉醉在林飞的怀里,这是他近20年来没有经历过的事,这是一种多么美妙而奇特的事,让她感觉自己像踩在云彩上,软绵绵的。

    突然,王洁脸色全变,从鼻子里发出深沉的低哼声,紧接着狠狠地朝林飞的肩膀咬去,她闭着眼睛,狠狠地咬下去。

    一声低哼声,林飞趴在王洁的上,不动了。看着王洁低泣声,林飞慌了,“丫头,怎么了?”

    王洁在林飞的前,挥起小拳头,狠狠地打着,“还问我怎么了,你做的事,你不知道吗?”

    说完,王洁流下了泪水,而林飞却看不到,只知道她哭了。也许是王洁打累了,不再打了,一把抱住林飞,“你怎么就那么冲动?”

    “对不起,你太人了。”林飞抱着王洁说道。

    “人?那是不是你见到每个漂亮的女孩子都会这样?”王洁推开林飞的手,双目瞪着林飞说道。

    “只有你是这样。”

    “真的?”

    “我对着你的眼睛发誓。”

    “对我着眼睛有什么用。讨厌……”王洁拥在林飞的怀里,心理有一种说不出的感,高兴不是,伤心也不是。

    林飞抱着王洁,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天亮了,该收帐篷了。”林飞还在做着美梦,突然听到有人在外面喊着要收帐篷声音。

    “等一会。”林飞才想起自己是在海边,再看着边的王洁,此时的王洁睁着两支大眼看着林飞。

    “毛病?大早晨这样看我干嘛,差点被你吓死。”

    “不做亏心事,怎么会怕呢?”

    “谁做亏心事了,你吗?”林飞向四周看了看说道。

    “怎么?昨天做的事都不记得了?”王洁面无表地说道。

    “昨天的事?哦,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瞧瞧,被猪咬的……”林飞指着自己肩膀那深深的牙印说道。

    “你才是猪……”王洁笑着说道。

    林飞拉开拉链一看,“哇……”

    “怎么了?”王洁看着林飞的样子,也跟着紧张起来。

    “你看一下就知道了。”林飞说道。

    “哇,那么多的水?”王洁伸头一看,海水已经到了自己的帐篷边上,如果没有林飞晚上堆的沙堆,现在帐篷里已经全都是水了,林飞晚上挖的沙坑,现在已经被海水带来的沙子给全部填满了,只留下一点点的痕迹,似乎在说,昨天你在这里挖过沙坑。

    “有点冷唉,现在是游不了泳了,还是到中午再游吧?”林飞伸出头来,早晨的海边,的确是冷。

    “嗯,那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那也先把衣服给换了再去吧。”

    “哦。”林飞说着,又重新把帐篷的拉链拉上,脱下泳裤,换起衣服。

    “你怎么这样啊?”

    “我怎么了?”

    “当着人家的面换衣服。”

    “怎么?现在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你还在乎啊?你也赶紧换吧,人家都来要帐篷了。”

    林飞穿好衣服,把泳衣又重新放进包里,看着王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你怎么不换啊?”

    “你先出去,我再换。”王洁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林飞说着便走出帐篷,外面的空气就是好,林飞深深地伸了个懒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重要声明:小说《风云人生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