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节 威胁

    阿此时昏迷不醒的被吊在了石门上一动也不动,石门下却有十来个人正站在门口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们!

    唯一的生路——那座巨大的石门却仅仅破开一个仅容一个人通过的缝隙!而四名盾战士、六个剑客、三名拳师和二个特殊职业者正严阵以待,对他们虎视耽耽!

    这些人以这种方式堵在这个险要的地方想干什么不问可知……

    赵炎的的眼眸出酷厉的光芒,他的心猛然剧烈跳动!

    想要冲破眼前这些人组合几乎等于不可能!更何况阿还在他们手里!

    他们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了……

    而眼前这些人……

    这些人他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

    不认识的人却隐隐露出一股强势的气息,这种强者的气息令人一目了然!很显然,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眼前这些熟悉他的敌人们是绝对不会冒一起同归于尽的风险!

    至于他认识的人……

    大山……力王……力狂……木头……陈思汉……

    赵炎的目光一一在他们上扫过,除了死去的胡一刀和昏迷的阿,他们在宝塔空间就约好的盟友全在这里!

    本该是同生共死的伙伴离奇失踪,而且还忽然间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眼前这种形还用得着说什么吗?

    不用了……

    心中掠过无穷杀机的赵炎看向他们的眼神冷得如同万年寒冰!如果能用眼神**人的话,他们早就死了无数次!

    他们看过来的眼神却流露出一股冷到骨子里的漠然!

    一个人一旦背叛朋友,他就会比原来那个朋友的敌人还恨他,他更想要这个朋友去死!

    因为,他一看见被自己背叛的人,就会想起自己不光彩的举动,只有杀了这个人,他的内心就会得到安宁!有时候,你的恩人反而比你的仇人更让你痛恨!

    这就是人……可怜而又可悲的人……

    赵炎并不意外这几个人的背叛,他意外的是阿,这个曾经是他们队长、自己伙伴的女人此刻被当作人质说明了什么?

    说明阿并没有选择背叛!这个原本精明无比的女人在如此恶劣的形下依然宁死不屈!她本该从善如流的倒向背叛者那一边才对!

    这是为什么???

    赵炎的眼眸变得无比深遂,因为他很快明白了这个吊在石门上的可怜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背叛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叛者往往抓住了你的死**!一击之下令你永不翻!赵炎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脑海闪过无数个应变的念头,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些人把握的时机实在太好了……

    好得他们无法反抗、无法拒绝眼前这些人提出的任何条件!纵然千防万防,赵炎却不能防备这个要命的时刻加上这些要命的人!

    七星队所有人与那伙人相互观望之下久久默默无语,像一块块石头伫立在石门前。

    许久,只有胖子陈思汉迟疑了一下缓缓的道:“赵炎队长……我们只想要你上的一件东西……如果你答应,我们就会放你们进去!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陈思汉,这个在三国死里逃生的歌唱家此时似乎成了一滴润滑油,想化解双方之间那种冰冷与刻骨的敌意!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赵炎的目光像两根尖锐的针一下子刺到了陈思汉的上!这种有若实质的可怕目光令他浑像有无数虫子在爬一样的不自在!这种可怕的目光仿佛穿透了他的灵魂,看透了他怯懦可笑的本质,一下子令陈思汉的脑海一片空白,连自己想说什么都忘了!

    这个背叛者竟然还有脸在这里说话?

    赵炎后众人愤怒的目光几乎要将陈思汉撕碎!后的怪物就要追上来了,而这群背叛者却堵住了他们唯一的生路!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愤怒的呢?

    众人愤怒的目光中,陈思汉无语的低下了头,背叛,有时候需要很大的勇气,很明显,陈思汉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叛逆者……

    背叛,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没有几个人会引以为荣……

    这时,陈思汉后忽然走出几个人来!

    引他们进入噬人蚁群的邪气男子古笑,在火神中测试赵炎实力的剑客仇痕,旁还有他们的几个伙伴!当他们走来来的时候,陈思汉等人就像卑微低的奴仆见到了国王驾临,低头谦恭的让出一条路。

    ‘他们的举动很像一条驯服无比的狗,从一个傲慢的探索者变成哈叭狗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想活下去!而且他们把宝押到了恶魔上而不是赵炎上,宝塔空间就是这样现实到残酷——如果你的伙伴不能让你感觉安全,那么被抛弃就如同家常便饭一样随处可见……’赵炎冷漠的目光一一在这些人上扫过!

    熟人……都是熟人!真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仇人!!!

    他们此时被盟友背叛,朋友变成了敌人,后九只可怕到极点的怪物堵住后路,前方无路可走……

    赵炎等人忽然陷入了绝境!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境!

    赵炎的面色沉得像沙漠世界头顶上的天空,几乎要降下万道雷霆!但是,空有满腔怒火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赵炎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那就是他们要向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们低头——除非他们想死,否则就只有按照他们说的做!

    看着被堵在石门口的众人神色复杂,古笑邪邪的笑了,他的笑容里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傲慢:“想不到你们还没死,竟然还能来到这里,知道么?我一直很想念你们……”

    古笑脸上没有十分得意的神色,相反他的语气像是一个老朋友见到多年未见的熟人一般亲切,他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长发,动作柔得像一个古代的淑女显得是那么的优雅和从容:“知道么,你们来得太晚了,魔陵纵凶险无比,但是对我们探索者来说不算绝难,能来到四层的队伍整整有三十支啊!如果不是我们在这堵路,你们早就被宝塔空间抹杀了!所以……不要认为我是在威胁你们,我想你们应该对我说一声谢谢!”

    古笑充满调侃和漫不经心的语气令赵炎忽然间露出了一个令人心寒的笑容:“你是不是还要说,我更应该谢谢你的主人或者是你这个聪明绝顶的杰出人物?”

    古笑耸耸肩露出真诚的神色摇摇头道:“不……其实我倒觉得你应该谢谢我边的这些手下——你曾经的战友们!”古笑悠闲的背起双手在那些人面前来回走了一圈,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道:“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现实到连我这种老实人都不能不按照规则办事。”

    赵炎仿佛没有听到古笑淡淡的讥讽,他的目光如刀锋般在石门前扫过,当他看到仇痕时,仇痕在一旁耸了耸肩膀对他微笑道:“不关我事,我只是听命行事,上回我差点让你害死,这次就算扯平了。”

    仇痕随即看见赵炎边的兰斯,向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上回他与赵炎分别后本以为安全了,没想到被兰斯打得滚尿流,差点没团灭,最后仅剩二个人逃过一劫,仇痕这次把赵炎与兰斯恨到了骨子里!这次能把赵炎堵在这里,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种感觉令一向谨慎的仇痕也不住在心中涌起一丝得意!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生的命运总是这么奇妙,不是么?仇痕虽然很不喜欢威胁别人,但是能让自己痛恨的人像条狗一样乞命,这实在令人心愉悦……

    赵炎斜着头淡淡的道:“你们都听命于恶魔……把灵魂卖给了魔鬼……魔鬼可不就是我么?”赵炎的语气平淡得不带一丝火气,但是所有人都明显得感觉到了一座火山正在不断的沸腾!这种怒意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即使不用言语也一样可以表达!

    古笑可不用担心赵炎会回愤怒而爆发什么奇迹,他神自然的摇了摇头叹道:“你本来是魔鬼,但你忽然又变成了人,现在你的实力大不如前,最好的办法还是按我说的做,我想,你是个聪明人,你们没机会翻了。”

    众多强大的探索者守着一个仅仅不到半米的石门,就算他们站着不动让赵炎杀至少也需要几分钟!而古笑只要几秒钟就可以将石门关上,想要再一次启动魔法阵打开石门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办到的事,在九个怪物的围堵下,赵炎有这么长的时间么?

    只怕石门一关,赵炎等人的生路就断了!所以,古笑笑得很自然,很放松,或许赵炎可以在瞬间制住一两个人充当人质,但是古笑又岂是那种会在乎别人生死的人么?只要有一个人逃进石门内,赵炎所带的人就会死无葬之地!这个险,赵炎绝不敢去冒个险,古笑也认为他不敢!

    有时候你的敌人比你的朋友更加的了解你——果然,赵炎挑了挑眉毛叹了口气道:“恶魔还是想要那五枚戒指?”将自己到了绝境又不动手,这种况如果赵炎还想不明白的话,那他就不用再混下去了!

    看赵炎认清现实的样子,古笑等人都略有些轻松的点了点头,开始说出恶魔的要求,恶魔的要求非常简单,要赵炎交出五枚戒指,他会向宝塔使者发誓放过赵炎等人,并帮他们完成任务!

    他们就是恶魔的走狗,可是此时却占了上风!以势压人,令别人不得不屈服!这就是最佳的办法。

    不交,则全军覆没,交出戒指,谁能保证恶魔和这些手下们会真的放过他们?

    赵炎心中闪过一片复杂的感觉,交出戒指将会造就一个强大的魔神,以后没人可以制他了,不交,现在就等于要团灭!

    也许自己可以不怕死,但是能代表可以牺牲自己的伙伴、盟友么?

    事关系到整个小队的生死,一向不受威胁的赵炎也开始迟疑了起来……

    众人也在迟疑之中,但是此时的时间却不容他们有足够的考虑时间!

    也许过不了几分钟,先前那九个强悍到令人发指的怪物就要冲过来了!

    一想到面对九只比魔巢蛛皇还强横的生物,众人的心里都是拔凉拔凉的……

    古笑说完了要求,随后叹了口气道:“说真的,我不想与你为敌,像你这样的怪物没人敢小看你,我无法保证有十成的把握**你,所以,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别忘了,那九个怪物也许只要几分钟就会到这里,他们有多可怕你还没亲眼见过,但我们却见过了……”

    古笑忽然一敛上的邪气,变得有些真诚起来,个中利弊赵炎不用他解说都明白,赵炎绝不可能一瞬间制住所有人,所以,赵炎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

    所以,他断然道:“好!古笑,我把戒指给你!你让开道路让我们通过!”

    头顶六甲丁神怀中的花语忽然道:“不!不能把戒指给他们!如果恶魔得到了六枚戒指,那么,他的实力就会更可怕!”

    花语神严肃无比,此时眼眸中绽放出坚定的光芒,她望向赵炎的目光透露出一种强烈的恳求之色!这种恳求之色却是她从来也没有流露过的神色!她那美丽的容颜加上绝世的风姿令很多男人都不能拒绝这种恳求。

    但赵炎仍然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我是队长,我要为小队所有成员负责!我决定交给他们!”

    花语眼中神光一闪,微露怒意的道:“赵炎,你将造就一个有史以最可怕的怪物,你明白么?恶魔已经有了一枚贪婪之戒!再得到五枚戒指,六戒齐聚、威力无穷,到时候你拿什么去**这样一个强横无匹的魔神?”

    “我知道……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赵炎叹了口气道:“他人死活我管不着,我只要我的伙伴们活着!其它的事以后再说!!!”

    赵炎虽然在叹气,但是语气却无比坚决!他的眼睛与花语的眼眸激烈碰撞时,充满着霸气和无悔!花语寸步不让的紧盯着赵炎,灿若星辰的目光中隐含的意味似乎连死都不怕!只是这种目光却没能让赵炎心软……

    看着本是一个团队的伙伴起了激烈的争执!两人争吵之时,古笑等人却嘴角含笑的观看着这一幕好戏,见到敌人内讧,这种事怎么能错过?

    而且,不齐心的团队会灭亡得更快!这就是一种铁律!陈思汉等人的背叛已经给了赵炎团队重重一击,此时敌人小队再次分裂的话,那不管这次任务完成如何,赵炎等人是绝无可能再活下去了……

    赵炎与花语两人争执之后,赵炎终于占了上风!原因很简单,花语没有赵炎的威望,赵炎对七星队有着巨大的权威,这一点无可否认!

    更何况,这里没有不想活命,只要可以活下去,谁还在乎那几枚戒指被恶魔所得?

    至于今后恶魔势大难制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能活过这一次任务世界就行了,谁还会去想那几年、几十年之后的事

    所以,左梦、沙黄、萧竹、青娘唯赵炎马首是瞻,艾蜜儿对他深一往!光是一个花语能抗得过小队所有成员么?

    当然不能!

    所以,花语黯然神伤,她前所未有的流露出了失望之色,像是看到了世界末的降临!她不仅伤心的是赵炎拒绝了自己的请求,也许更伤心的是她发现自己半路加入七星队其实根本没有真正成为赵炎等人的伙伴!

    花语轻轻的发出一声叹息,她伏下了自己柔软的躯,似乎不想看到赵炎以物乞命的样子,她伤心绝的样子让古笑等人心中真正放松了下来,这场内斗令他们看得极不过瘾,不过,七星队从此之后想要同心协力只怕难了,因为内斗和失败的影将会笼罩在每个人的心里,对于这样的对手,还有

    什么好怕的?

    赵炎此时异常心狠,对她凄婉的表似乎视而不见,当下上前向古笑道:“我现在就把戒指交给你,但是你们要代表这里的所有人对宝塔使者宣誓,收到戒指后马上让开道路!”

    古笑此时见赵炎屈服,当下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能够将一个倔强的人活生生的服,这感觉实在很美妙,他哈哈笑道:“这个当然!我先把这个女人还给你们!”

    古笑背上青光一闪,一柄飞剑瞬间从他背上出鞘,像一道电光闪过,灵活如指般切割着绑着阿的绳子,这柄飞剑在阿掉落下来时又很快用剑背将她托住,一直送到了赵炎前,飞剑圆转如意,剑锋森寒无比,古笑这一出手,志在震慑赵炎等人最好跟他老实合作,不要想耍什么花样!

    他一出手就让左梦萧竹等人变了脸色!

    飞剑职业者他们不是没见过,三国世界里的飞剑职业者比起古笑来说差得太远了!光是这一手炉火纯青的剑技就足矣让人畏惧无比!

    想想那无孔不入的飞剑,众人的心马上都是一寒!这样的人一时半会之间绝对杀不死!

    恶魔的手下果然没有弱者!

    看到古笑惊人的实力,赵炎却面无表,转头向萧竹示意上前把戒指拿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之镇妖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