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节 恶魔!

    忍受着巨大痛苦赵炎看完这惊人的一幕,赵炎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他额头上的青筋开始根根凸起!‘萧竹……萧竹的心里也有个恶魔啊……每个人心里都有……而他……却也太悲惨了……’赵炎痛苦的闭上了眼眸,对自己伙伴了解的越深,对心灵的负荷就越大!

    有时候,知道别人的秘密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反而因此会背负上沉重的枷锁!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赵炎就从不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不想让伙伴们承受太过沉重的压力!快乐与人分享,则能让人快乐,痛苦与人分享,不过是多一份痛苦而已……

    想起初与萧竹见面时,萧竹自嘲的笑称自己是一个杀父杀母的不祥之人,自己当时并没有把它当一回事,死亡监牢里的罪名多得去了,杀父杀母?可能吗???

    正常的人类永远无法理解,人世间最黑暗的地方拥有怎样的法则!

    只要你到了那里,白的就是黑的,黑的更是黑的,没有罪又怎么样?无辜又如何?这种人难道赵炎还见得少么?萧竹只不过是一个悲剧,沙黄也是一个悲剧……

    人间就是由一个个悲剧串联起来的大悲剧……

    青娘三人此时在昏迷中定是无法抵挡血池发出的那股迷幻诡异的气息才会将内心深处最痛最绝望的一幕展示出来!

    这个该死的地方,竟将一个人心中最痛最难受的伤疤揭了下来,如果此时三人清醒着,一定会难受得痛不生!没有人在被人剥去心中最痛伤疤的时候不会鲜血淋漓、不会悲痛绝!伤痛,永远隐藏在人类心底的最深处,只是偶尔碰及时,才会想起去**一**伤口,让时间去抚平这一切,让时间去让伤口结痂,但是,伤口永远是伤口,它是不会消失的,在某一天忽然被别人撕裂时,又会令你痛不生!

    而此刻,这个该死的鬼地方竟然活生生的碰到了昏迷中三人心中最痛的伤口!

    这是一种极其残忍、极其没有人**的行为!!!

    这是一种挑衅!!!

    赵炎双眸开始绽放着血腥的气息,嘴角挂出一丝冷酷无比的笑容——不管是什么鬼东西正在伤害他的伙伴,它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死!!!

    他双足闪电般轻点着,快步上前疾冲,正要上前去将三人放下来时,没等到他冲到血池旁,向上纵跃,一道犀利的剑芒从天而降!像流星般向赵炎**来!

    赵炎飞快的在地下翻滚,这道剑芒没入地面的血之中消失不见,当他抬起头来看这个发出偷袭的人时,一个黑衣黑发男子施施然一脸悠闲的从骨架上走了出来!他对着赵炎缓缓笑道:“知道么?你的伙伴内心深处的确很精彩,一个枉称侠义,却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一个年少无知,不识人心险恶,让妇人玩弄于鼓掌之上,这两个人在死亡监牢中的经历却更加精彩!真是令人赞叹……居然一个负责清理粪便,一个当人家的兔儿爷,你的伙伴还真是有趣呐。”黑衣黑发男子的语气气森森,他从一旁缓缓走到了血池顶上骨架的中央,正面的对着赵炎!

    这个男子的脸色十分苍白,他长得十分俊美,比起赵炎更是尤胜三分!但微微翘起的嘴角带着一股浓浓的邪气,眼眸中绽放着一股莫名的**光芒,他的表很古怪,此时见到赵炎似是在嘲笑?在讥讽?在恶毒的算计?

    赵炎一见到这个人上带的气息心中一沉!

    这个人上散发出的血腥与疯狂远胜过他所见过的任何人,这个男子虽然还没开口,但是那种歇斯底里的暴虐、凶残气息却像一个明显的标志物一样在他周浮动,这种原本只能凭感觉才能察觉的气息现在竟有若实质,成了一道淡淡的轻雾在他边环绕!

    这个男子杀过多少人才能造成这样的恐怖效果?他上挟带着无尽的怨恨与杀戮,就算跳进大海也洗不清上的血腥味!

    憎恨,狂暴,嗜血,仿佛是地底走出带着无尽毁灭**的魔神,正咬牙狞笑的看着自己!这种感觉令人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感!

    这种**感强烈的程度却是连魔巢蛛皇都被他比了下去!(电脑小说站  http://www.16kxs.com)

    魔巢蛛皇可是远古时代就杀戮无数的冷血**,但是它的气息却远远不及赵炎上方这个黑发男人,这个男人只是抬着眼眸看着别人就会让人心胆俱裂,更不用说叫他动手了……

    赵炎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青娘等人落到了这样冰冷**的手里却没事,这个人一定就是在等着自己了,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这个男人就一直在找自己,现在他找到了!而且也得赵炎不得不战!也就是他,剥去了萧竹三人心中的伤疤!

    这个男人自然就是——恶魔!

    雷达扫描:

    探索者:恶魔体力值:1500精神值:1000技能:???

    ???

    那个男人凝眸看了赵炎许久,忽然用柔的嗓音淡淡的道:“你知道么?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男子的话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相见时说的话,但语气中却充满无尽的怨毒与憎恨!令人一听就汗毛直竖,就好像一股极冷的风吹进了脖子里!

    赵炎冷冷的笑了,他的脸上浮起一丝戏谑的残酷笑容,他一见到这个男人就知道他是谁了,这是他的一个老熟人,一个曾经差点被他虐杀的男人!他改名叫恶魔,难怪自己一直认不出他!现在见到了真人,自然就很熟悉了!

    熟人……竟然真的是熟人……

    赵炎像是带着真诚的微笑淡淡道:“你知道么?我还清晰的记着你被我折断手脚后屎尿齐流、倒地哀嚎的形,那时你还是仅仅二十岁吧?真是一个美丽的年纪啊!我真想看看,你和你的父亲一起在我面前嚎哭的惨叫形,那真是一种巨大的享受啊!”赵炎的笑容中同样充满着暴虐和嗜血!眼眸中闪烁着冷冷的光!

    赵炎提起过去,恶魔眼中忽然变得赤红!低低的吼叫道:“如果不是你杀了我的父亲!我怎么会去找你报仇?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恶魔嘶吼的时候状态有若疯狂,话语中挟带无比的怨恨与歇斯底里!

    赵炎不屑的摇了摇头道:“像你和你父亲那样的走狗,应该去换你的主人去报仇!如果不是你那主人叫你父亲来杀我,又怎么会死在我的手下?世界上的狗就是这样,它咬别人是理所应当,别人反击杀了它就是罪孽深重!像你这样的狗,就算再杀上千条万条,我也一点都不会手软!”这个世上有许多人只许自己伤害别人,而别人一伤害他时,他就会认为全世界都对不起他!赵炎对待这种人,一向就是将他上能感觉痛的伤口都通通再捅一遍!让他痛得彻底,让他知道他没资格对别人抱怨什么……

    赵炎像刀一样锋利的话却令恶魔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是么?对……我是狗……是风公子的狗……可是你呢?你不也像狗一样被人打得半死……你的全家……包括你的女友……朋友……亲戚……同事……同学……所有与你有关系的人都在你面前一一**杀至死!你才是最可怜的人……”恶魔说到这里站在骨架上抬起双手仰天长笑,语气极其得意,他笑了数声之后带着戏谑的表淡淡的道:“说起惨……谁更惨……?……嗯???”

    恶魔提起‘风公子’这三个字时,赵炎的眼角开始暴裂!血液缓缓的从他脸颊旁流过,他的躯开始不断的颤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赵炎猛的向天喷出一口白气,带着血红的眼睛道:“你只是一条狗……一条被主人抛弃的狗……我与他的事,将来会有一个了断!而现在……我会把你这条恶狗再一次打得屎尿齐流!然后再去找你的主人,让他好好的享受享受一下人间的‘至乐’!”赵炎尽量平息自己血管中沸腾的血液,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以最冷静的语气去说话,但是他的眼前却忍不住闪过一幕幕往事!

    那最凄惨、最悲哀、最可怖的一幕又开始在他脑海中重演!这种感觉令他几乎要马上崩溃!

    父亲、母亲、女友、同学、朋友……无数人死不瞑目惨叫着在他面前晃动,大声的叫他去报仇!!!

    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牙齿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嘴唇,他几乎快将自己的嘴唇咬了下来!

    正当赵炎愤怒得难以自,正在尽力压抑自己时,他头顶上的恶魔却带着怜悯的口气轻叹道:“你知道么?为了想知道你在牢中怎么也死不掉的秘密,我的主人一直不肯让你轻易死去,他吩咐许多人去杀你,却从不肯让别人把你真的杀了,多少死刑犯人死去了,但你一直却活着,不过你活着却不如死了强!每一天,都会有人来侍候你,让你一刻也没有安宁的子过!可是,奇怪的是,你却能活得下来,这真是一个奇迹啊!所以,我的主人后来让别人去经历你的一切,结果他就发现了一个秘密!”

    恶魔说起这些时却忽然语带感慨,像是正在追忆着无限往事,他的语气却更多的流露出一种古怪的味道!

    赵炎本来恶狠狠的盯着他,此时却忽然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道:“哈哈哈哈!!!原来最惨的人是你!你那变态的主人让你这条狗也去走我走过的道路……你的主人真是一个畜牲,一个早就该呆在无间地狱里的畜牲!你这杂种竟然连自己全家人都杀光了,而且还是虐杀……哈哈哈哈!你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杂种!”

    赵炎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杀机,他望向恶魔的眼神就像两柄寒光闪闪的利刃!仿佛要刺穿恶魔的躯!

    恶魔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道:“知道么?一个人最难面对的就是自己,最难面对的就是过去!当我全家被我虐杀时,我时刻处于疯狂和极度的愤怒之中,那时,我才感觉到了力量!一种由怨恨、痛苦、绝望、杀戮产生的力量!这种力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负面绪竟然能激发人类的潜力,从而使人类产生进化,这个秘密便是从你上发现,从我上印证的,我的主人虽然命令我杀了我全家,但是他却给了我强大的力量,所以……我应该感谢他……对么?”

    恶魔说起自己全家被杀时,脸上竟然浮起满足的笑容,这种诡异的笑容无比怪异,似是在悔恨?在欢喜?

    赵炎被恶魔挑起往事的记忆,心中如刀割般剧痛,他咬紧了嘴唇,开始真正面对起自己的过去,往事虽然不堪回首,但是恶魔却说得很对,一个人最难面对的是自己,最难面对的是过去!真正的勇敢不是上刀山下火海,而且勇于面对自己、面对过去……

    去面对家人的死亡?

    去面对亲人**杀?

    去面对失去一切,失去至的痛苦?还是去面对自己在黑暗监牢里所经历过的一切?

    只有面对,才会有勇气去解决痛苦……

    当赵炎沉默良久才缓缓抬起头来,他的眼眸依然血红一片,但是语气却变得平静而冷酷:“你和你的主人都该下地狱,像你这样的人也敢自称进化?你错了,负面的绪能让你强大,却也能让你沉沦,你只不过是一个杀人工具而已!你还有自己么?你只不过是一只禽兽而已,连人类都算不上……”

    赵炎平静的话语却让恶魔哑然失笑:“自己?我难道不是我自己么?杀人有什么不好?想杀谁就杀谁,没人能够阻拦我……包括你在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个世界不正是一个巨大的动物园么?”恶魔不急不徐的缓缓回应着赵炎的话语,但是他的眼眸望着赵炎时却露出了一丝狂人的光芒!

    赵炎摇了摇头,此时的恶魔状态不正是杨弃仇当所说的‘入魔’吗?他的力量是变得极强了,但是却失去了自我,永远沉沦在杀戮的快感当中,再也找不回自己了,赵炎也差点变成这样,幸好杨弃仇以大义缓解了他的杀心,随后的伙伴和青娘在某种程度上找回了他的感!

    否则,他此时一定也跟恶魔一模一样!沉醉于无边的杀戮而不自知!

    他从魔渐渐变**,而恶魔却从人渐渐变成了魔!

    赵炎叹息道:“过去固然很难面对,但我终究要面对,一个人终归要而对真实的自己,面对凄惨的过去,杀人的是刀而不是心,我想你永远不会明白了!勇者的真谛原来就在这里……”

    赵炎的叹息声中,隐隐带着一丝悲悯之意,他终于开始面对自己,面对曾有的经历,面对就是正视自己,仇固然要报,但心却不能沉浸在仇恨当中,否则就会永远沉沦在苦海无法自拔!

    每个人一生都有许多不想记起或不愿记起的事,每个人也有许多不能说出口或不敢去想的念头,然而这些东西却会一直存在在你的脑海当中,你越畏惧,它却一直会像一个鬼魂般魂不散,你越将它藏得深,在无人之时它就会冷不丁跳出来!一个真正洒脱的人应该是一个能真正面对自己不愉快的人,也是真正清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人!

    大千红尘,**横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才是真正的自我,仇恨也罢、过去也罢、暗也罢,只有真正勇敢去面对,才能战胜它,克胜它,完成它!

    勇者,勇敢的心,而不是所谓的杀人或做一些出格的事

    勇敢的心也只能不断在无数经历中去煅炼而来,所谓的勇士,不正是漠视生死,一无所惧的么?

    赵炎的额头上闪现出一道淡淡的光芒,这种光芒像是一道清凉的气息传入他的脑海!他此时忽然得到了讯息的提示:

    你领悟了勇的真谛,勇之真谛有千万,领悟其中之一便为

    真。

    勇于面对自己就是真正勇敢的一种?赵炎没有惊也没有喜,面对自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世界上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做得到?就算是他也不过是在恶魔的**下才始领悟到这一点而已!勇敢的去面对自己,接下来就勇敢的去解决这条咬人的恶狗吧!!!

    赵炎抬头向骨架上的恶魔轻轻的道:“来吧!恶魔,就让我彻底的让你平静吧!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赵炎的战意忽然间像火焰般剧烈燃烧起来!

    恶魔轻轻摇了摇头带着惋惜的神叹息道:“真可惜,我原本以为你会和我是同一类人,还打算帮你一把!现在看来,你要让我失望了……像我这样的绝顶强者,世间是很难再出第二个!”

    恶魔看了看青娘与萧竹等人,眼眸中露出了杀机!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之镇妖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