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节 夜(一)

    绿洲小城中,满地的尸体已经被胡一刀等几个战士收拾干净,但是空气中那种浓重的血腥味却挥之不散,这里虽然绿草如荫、繁花遍地,却依然带着一丝莫名的哀伤气息,除了十三个探索者,原本是一个平静小城的这里一个人也看不到。

    杀戮和血腥,从来不是用任何东西能粉饰掩盖的,但是杀人如麻的探索者们尸山血海都走过来了,又怎么会在乎这三百多个人的死亡?上一次三国世界长阪一战,死亡的人数就有数万!比起三国世界,这只是小儿科而已!

    也只有青娘这样心肠柔软的女孩才会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愤怒和哀伤,其它人早就司空见惯了,即使青娘在愤怒之余却也明白,这件事并不能怪赵炎,要怪就只能怪那冥冥之中的命运之手!是命运让他们不得不接受残酷的选择,而镇妖塔中决定他们命运的人自然就是使者了!

    赵炎此时心中没有愤怒,也没有哀伤,早在死亡监牢时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从不要去乞求命运的怜悯,一切只能靠自己!

    与其愤怒的大声咒骂命运不公,不如自己奋力闯出一条路,只有破除命运的摆布,才有可能做自己真正的主人!

    我命由已不由天?

    哼哼……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为后盾的前题下,这只不过是一句既无知又幼稚的大话而已!不管是地球上的现代社会还是镇妖塔中的任务世界,谁又能逃得过生老病死?谁又能逃脱命运的掌控?谁的悲欢离合能够随心所

    人类,只不过在无能为力的时候开始自我麻醉而已!

    赵炎默默的伫立在一棵迎风摇摆的树下,他的眼眸闪着思索的光芒,这次屠杀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此刻他却没有时间去思考杀那么多无辜的人到底该不该?前方的命运未卜吉凶,做为队长他只能默默承受着全队生死存亡的压力!在他思考的时候,后的探索者们各司其职的开始清理起小城中的一切,原本横七竖八的尸体和鲜血经过清理全都消失不见,老人、女人、男人、小孩,这些曾经活生生的生命来得时候悄无声息,消失时同样悄无声息,在同一片天空下争夺生存的权利,往往是强者生,弱者死,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也是所有生命共同遵守的法则!

    沉思中的赵炎开始为今后自己这一队的命运担心,眼前看起来虽然一切顺利,但是他的心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感!这种不安的感觉究竟来源于什么不得而知,但是这种不安的感觉却非常强烈!赵炎开始仔细思索着前方可能出现的况,十三个探索者在大沙漠世界实在算不了什么,一个不小心,他们就会像这个绿洲中的居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绿洲的夜晚来得很快,青娘、花语、阿三女自觉的开始了忙碌,她们开始准备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将宝塔世界中带来的食物略微烹饪,一顿丰盛的晚餐便出现所有人的面前,女人在厨艺方面的天赋其实并不比男人要高多少,但是远古时代以体力区分强弱,所以男人承担了狩猎和寻找食物的责任,体力较弱的女人就承担了烹饪食物管理住所的责任,这种最古老的分工直到数千年后的现代社会依然未变。

    三女准备好了食物,一众探索者欢笑着走入这座小城中最宽敞的住所,能在沙漠中行走数天之后早就厌倦了沙漠中的风尘,此时能有一个栖之所,他们全都喜上眉稍,心开朗了许多,赵炎最后一个缓缓走入小屋,他的脸色很不好,似乎隐隐在担忧着什么。

    敏感的青娘解开心结后对赵炎的一举一动依旧无比关注,此时见赵炎神默然,心中忐忑不安的走到赵炎面前仰起小脸低声道:“大哥,你……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赵炎冲她温然一笑,清亮的眸子闪过一丝暖色,随即摇了摇头道:“傻丫头,大哥生你的气干什么?别太多心了。”

    小妮子心中一宽,小手握着赵炎宽大的手掌便往餐桌走来,三女的厨艺虽然算不上绝佳,但是宝塔世界带出来的食材却是一等一的好,餐桌上依然琳琅满目,五彩缤纷的各式菜肴依然令人食大增!

    一桌菜在众人齐心协力下被消灭一空,晚餐结束后,赵炎忽然抬起头对阿道:“晚上你们住的地方不要离我们太远,最好就在隔壁!”

    阿心中一凛,急忙问道:“怎么?有什么危险么?”

    赵炎摇了摇头道:“我也说不上来,只是心里特别不安!大沙漠世界无处不存在危险,可能是我多心了吧!不过,出于安全起见,我们最好能有人值夜!”

    小心并不会犯大错!大意却可以让你死得很爽快!

    这个道理阿当然明白,她的果断精明不在赵炎之下,当即点点头道:“好,那我们这边七个人每一个小时换一个人值夜,这样休息时间也足够了!”

    赵炎点点头道:“这样最好,我们这边六个人也每一个小时轮值一人好了,我们要在绿洲体息三天再前进,所以三天内都这样安排吧。”

    两个队长的决定其它队员并无异议,他们都是经百战的探索者,不需要太多话语去解释什么,只要是对团队和自己有利的事,不必多说他们都会照做不误!即使此刻他们疲惫不堪,但是一进入战斗状态,他们又会马上变成一个真正嗜血的战士!

    赵炎的预感并没有得到证实,绿洲的这**在平静中渡过,第二天赵炎依然命令团队在绿洲休整,道袍老者依照约定会向北马不停蹄的前进三天!这三天中赵炎只要停留在原地就可以了,三天的路程有了一个极大的缓冲,就算前方有敌人设下陷井,道袍老者一队人遇伏,赵炎这一队也会迅速作出反应,能及时避开陷井!这就是后行的好处了,但是,前行的道袍老者又岂会是一个甘心认输的人?他必定在前方某处给赵炎等人制造一些麻烦!

    而这种麻烦可能是道袍老者亲自前来伏击,也可能是利用某种优势,也可能是利用这个世界的异界高手和人类!

    不管是什么,赵炎都要小心应对,因为,道袍老者跟他一样,是一个永不服输,权力和征服极强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别人的探路卒子?以已度人,赵炎便知道,道袍老者一定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所以,出于小心,赵炎提起了万分的警惕之心,沙**的占卜术牢牢锁定了道袍老者的行踪,前次团战之际,特殊职业者相继出手,唯独沙**的占卜术于战斗无用,所以道袍老者并不知道七星小队还有沙**这样的特殊职业者!

    占卜术显示,道袍老者的行踪依然是在数百里之外,即使用快马奔驰,也需要一天多的路程才能赶到这个绿洲,这结果让赵炎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沙**的占卜术一直锁定道袍老者,他想返偷袭自己就比登天还难!

    在任务世界,就不能不万事小心,这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赵炎可不会因为道袍老者那友善的笑容而麻痹大意!

    第三天夜晚,绿洲小城依然如前两夜一般平静,夜空下的绿色植物们顽强的扎根在沙砾之上,即使是在夜晚,也能闻到花草散发出的清香,经过两天的空气挥发,这里原有的血腥味已经变得很淡,淡得几乎令人忘记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大屠杀!

    赵炎面色冰冷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明天又将要开始艰苦的沙漠之旅,这几天虽然平淡无波,但是赵炎却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将会有多少困难!这次的转职任务是一个优胜劣汰的任务,一万多探索者最后有多少能活下来?恐怕到时还没有一百!

    每一个探索者都是经历了无数生死才走到这一步,有谁会是弱者?

    所以,赵炎绝不会认为自己一定就是那一百个人中的幸运儿,而他的团队同样可以葬于茫茫沙海之中湮灭无闻!

    绿洲外,值夜的左梦正与阿队中的胡一刀聊天打,左梦望着漆黑的夜空感叹的对胡一刀道:“镇妖塔中的生活真是一场梦,有时我常常会想,要是这一切仅仅是我在监牢中睡觉时所做的一个梦……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

    左梦的奇思怪想令胡一刀诧异万分,这个粗豪的汉子睁大了铜铃般的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道:“不会吧?这怎么可能是一场梦?你看,我们会流血,会受伤,会死!这哪是梦中才会出现的一切!这根本就是真实的世界!只是,镇妖塔实在令人难以想象,真不知道这个神秘的世界是怎么来的……。”

    左梦微笑道:“如果我们能活到最后,一定会知道镇妖塔的来龙去脉,我有这种直觉!只不过……想活下去太难了……。”

    想起一路看见和亲手杀死的探索者们,胡一刀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沉声道:“是的,这次的任务真是太难了!我想,我们之中可能只有很少人能活得下来!”

    左梦点点头,镇妖塔中,不管是探索者之间的残杀,还是探索者与任务世界生物之间的残杀,这都是残酷的竞争生存下去的权利,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活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之镇妖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