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节 阿斗!!!

    院外血流成河,但是这座寂静的小院在战火纷飞时像是没受到一点感染,院外无数的死尸和喊杀声似乎与它一点关系也没有,寂静的小院里静得连脚步声都清晰异常,赵炎领头走进小院之时,发现地上却有一行明显的血迹,像是一个受伤的人从这里走过,赵炎一看便心中一喜!肯定是糜夫人!她中了枪伤以后不能行走,所以躲避在这座小院里,地上的鲜血就证明了这一点!

    这时候不宜太多人进入小园,否则糜夫人一旦误会大群曹兵杀至而投井的话,那一切就完了!

    赵炎略作思索便向石头等一干探索者道:“你们在这里警戒,发现有曹兵前来就格杀勿论!我去找阿斗!”

    石头漠然的点了点头!赵炎心中十分满意,石头这样的老战士才是真正不用多说的好战友,往往不须多废唇舌解释他就能明白自己该做的事

    当下石头带着众探索者在园门口警戒顺便休息,众人虽在放松状态中却依然神严峻,以防曹兵突然赶来措手不及,赵炎带着左梦萧竹两人连忙推开院落中的园门,小园空幽寂静,举目一览无遗,他们马上看见远处一口枯井处正无力的坐着一位华衣彩裙的雍容女子!这名女子怀中似是抱着一件东西!

    这名女子便是三国有名的糜夫人!她怀中必定是此次任务的关键——阿斗了!

    糜夫人名环,是徐州有名的富商糜竺、糜芳的妹妹,刘备为了得到徐州士族的支持,便娶了糜竺的妹妹为妻,所以才能在徐州立足,可没想到曹**根本不想让他有立足之地,富庶的徐州转眼就失去了,可怜的糜夫人做了**婚姻的牺牲品之时又失去了价值……

    以大耳贼的心**,跟他祖宗刘邦是一个德**,危急时老婆孩子都可以扔掉,这位美丽温柔的糜夫人可算是遇人不淑了。

    赵炎一边感叹,一边走上前去,那糜夫人是三国有名的美人,现在虽然容颜憔悴苍白,但是却难掩秀色,古典美气质在她的上很自然的流露,想必平时她也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既漂亮又贤慧!此刻她腿上中枪,正艰难的倚靠井旁喘息。

    那糜夫人见几十个士兵打扮的人走进院子,她急忙抱着阿斗惊恐的向井边靠去,一边玉面含霜口中发出低低的喝叱:“你等是何人手下兵卒?速速报上名来!”糜夫人虽惊恐但却依然正气凛然,只要这些士兵敢无礼,她就会马上跳入古井,一死了之,之所以不跳进去,是因为她怀中还抱着阿斗!!!

    自古烈女不畏死!若来的是曹兵,糜夫人宁可跳井而亡也绝不受辱!

    糜夫人的刚烈也令赵炎心中叹服,他立刻上前单膝跪地恭声道:“夫人,某乃常山赵子龙部下!名唤赵炎,此物乃是刘使君赐予赵云将军之信物,若夫人不信,可以一观便知。”赵炎随即从怀中拿出汉古玉佩递了过去。

    那糜夫人此时才注意到赵炎等人的衣甲与曹兵不同,分明是刘备手下兵士的衣甲!她脸上现出喜色,接过玉佩一看便明白过来,当下颤声问道:“子龙将军何在?”赵云本来肩负保护刘备家小的重任,若是赵云来了糜夫人就有望了!

    见糜夫人一脸希翼之色,赵炎凛然道:“半夜在乱军之中失了二位夫人与阿斗公子,子龙将军羞愧死,无颜面对刘使君,某等苦苦劝说之下子龙将军弃绝念,这才分兵两路前来寻找夫人,我等誓言,不寻回夫人与阿斗公子誓不回还!适才我等侥幸杀透重围、血染衣甲遍寻数处方才寻得夫人,此刻夫人无恙子龙将军必定心安。”赵炎对这位糜夫人好生相敬,所以便将前后来龙去脉一一相告。

    提起所受苦楚,糜夫人当下梨花带雨,伤心落泪道:“呜……呜呜……可怜了我的孩儿!都是为娘的不幸,连累了我的孩儿……”糜夫人抱着怀中的阿斗,想起一路的苦楚当真泪如雨下,痛断肝肠,子之心,溢于言表,她一介弱女子在无数凶残如狼的曹兵中逃到此处已经费尽心力,此刻见到自己夫君手下军士再也抑制不住悲伤,当下哭得十分凄惨,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糜夫人哭泣许久才凝目望向赵炎请求道:“望将军可怜他父亲半生飘零,却只有这点骨……将军若能将阿斗带回交给他父亲,妾就死而无憾了!”糜夫人此时受重伤,万难突出重围,当下便要将阿斗交予赵炎带走!

    大耳贼真是不要脸,只顾着自己逃命!像大耳贼那般无无义的人又怎么令赵炎为他卖命?如果不是任务所限他才不会可怜他只剩阿斗这个骨血!

    眼前这个刚烈的糜夫人才真的是不让须眉的巾帼女杰,赵炎心中微微叹息,却是不忍见这么一位可敬可佩的女子就此死于非命!

    当下赵炎慨然道:“夫人陷重围,实乃我等之死罪,夫人可请上马,待我等几人前方开路死战,护送夫人突出重围,再去见刘使君!”

    糜夫人断然摇头道:“不可,我乃一弱女子,此时跟随定会连累将军,乱军之中你等若只护我一人万万不能突围,阿斗就重托于将军,妾已受重伤,死何足惜?望将军速速抱阿斗离开,勿要受我所累,如将军能将阿斗带回他父亲边,妾死而无憾矣。”

    赵炎此时心中更对这个深明大义的奇女子敬佩不已!在这种时候还能为别人着想,可谓难能可贵!他心知如果再催下去,只会让历史重演,糜夫人必定投井而亡,留下阿斗让他们带走,但是,知道历史是一回事,亲眼看着一个可敬可佩的奇女子凄惨死去又于心何忍?

    糜夫人弱质女子,腿上中枪后流血过多,此时已经强弩之末,可能撑不了多久就要一命呜呼了……

    电光火石间,赵炎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立即对糜夫人道:“夫人深明大义,炎不敢强求,但夫人且惜有用之,留待他与刘使君重逢,不可一念头求死啊!”赵炎忽然想到这个糜夫人上可能也大有文章可做,说不定会是一个任务的转机!当下他的语气变得更加恭敬!

    糜夫人脸色苍白、神镇静摇头道:“妾深受重伤,必定不久于人世,妾心唯独放不下阿斗!将军不必顾惜妾,速速带阿斗离去,妾死而无憾!快快离去吧,迟恐生变!”糜夫人知道此时外面曹兵无数,在这里呆得太久难保不会有大队曹兵杀至,到时就是赵炎他们也走不了了!

    赵炎正色道:“夫人若信得过赵炎,炎此时有一计可以缓之,可救夫人**命。”

    糜夫人美目圆睁不敢置信的道:“将军有何计可救妾与阿斗?”糜夫人的心中阿斗的地位远远比自己要高得多了!阿斗是刘备唯一的骨血,在三国时代女人算什么?死了再娶就是,而男孩却是可以继承基业的后代,所以,糜夫人一定要先保证阿斗的安全!

    赵炎手掌一指枯井道:“我等将夫人用绳坠入井中,再掩住井口,随后带走阿斗,曹兵料夫人已死,必不前来查看,待我们冲出重围之后告知刘使君,曹兵退却之时再来迎还夫人,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土墙掩盖之下,曹兵一定不会知道枯井之下有人!赵炎这个办法实在很好,这也能令糜夫人接受!

    糜夫人随即脸露喜色点头道:“如此甚好,只是妾受重伤,坐于井底也是命不久已……。”

    赵炎摇头笑道:“夫人不必担忧,某上尚有一起死回生丹,重伤未死者服下三后即可恢复如初!夫人且坐井底等候,我等留下些清水食物,足可渡!”

    赵炎摆出一副忠肝义胆的样子,他的拳拳盛意令糜夫人无法拒绝,况且能起死回生的仙丹何等贵重?能活命谁会不愿意?糜夫人此时哪有拒绝的理由?

    糜夫人忽然坠泪道:“将军真乃仁义之士,将军对妾大恩,妾与阿斗深感之,就依将军所言。”糜夫人随即将阿斗放在地上。

    赵炎喜道:“既如此,可速速行事,迟恐有变,曹军怕是不久即来!”

    糜夫人点点头,将证明份的信物还给了赵炎。赵炎随即叫来萧竹左梦等人,拿出起死回生丹让糜夫人吃下,再将她放入井中,留下些宝塔空间带来的清水食物,赵炎一看井口并没有什么东西掩盖,当下叫萧竹等人合力,把土墙推倒,盖住井口,留下一点缝隙透气,当下两人合力行动迅速之极,很快将一切痕迹抹去,赵炎凑到缝隙处低声叫道:“夫人保重!炎这便去了。”

    此时糜夫人在井底应道:“将军大恩、妾粉难报,将军若有难事,可取玉佩一观!”

    糜夫人的声音消失了,想来服下起死回生丹后就陷入沉睡之中,赵炎带着众人走出数米之后忽然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一旁的萧竹愕然不解的道:“大哥,你怎么把好不容易得到的起死回生丹给了她一颗?这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宝贵丹药啊!”

    赵炎却呆在原地微笑不语,一旁的左梦也有所觉悟,当下眨眨眼睛对萧竹笑道:“大哥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

    赵炎脸色欣喜却低低在精神海里说了一句令萧竹几乎要惊得跳起来的话:“我们这次长阪坡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了……现在就可以**宝塔世界了!”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之镇妖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