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节 还家

    你的话也说完了,我们也该上路了。”谈馁条件的赵炎迈开脚步,向坡下走去,一旁脸上闪过喜色的阿连忙跟在他后面,赵炎将众人召集了起来,开始向荆州城进发,有了沙**的占卜,马文鹭的行踪虽然无法确定,但是却一定在这一带,也许只会到赵云来新野时她才会出现,这可能是剧的设定,赵炎当下也没多想,他这段时间的主要目的就是练习马术!

    长阪之战若不能精通马术,只能等死,所以,左梦、萧竹、沙**三人让着买了几匹劣马在平原上驰骋,骑马看似很帅,但其实苦不堪言,普通人的大腿在马背上被磨擦了一会儿之后就破皮了,大腿火辣辣的痛,而且,骑马的痛苦还不仅仅如此,长期在马上的人下地之后走的都是罗圈腿!

    而且骑马看起来简单,其实非常复杂!怎样在一匹高速运动中的马上杀敌?

    这就是一个高难度的技能!人马如一,这是除了从小长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才能做得到的事

    马上和马下根本是两回事,一个人不练习马术,即使会骑马也只是骑在马背上的士兵,而不是‘骑兵’!

    显然,赵炎要自己的手下们做骑兵,而不是骑在马背上的兵!

    被人轻轻一碰就从马上掉下来还怎么打仗?

    所以,旅游假期结束了,他们的恶梦就开始了……

    赵炎严厉的要求和魔鬼般的训练让三人吡牙咧嘴、痛苦不堪,连睡觉都要求他们睡在马上,但三人都不敢出声反对,因为他们明白,赵炎这是为了让他们多一分活命的希望!乱军之中掉下马来,就可以宣告死亡!

    如果可以活下去,现在苦一点又算什么呢?

    赵炎自己也同样是这样训练的,赵云只教了他马术,训练还得靠他自己,一旁的阿等人也掏出金银买马,荆州一带没有良马,有的只是劣马,而且大部分是用来拉车的,所以,一干探索者全都骑上劣马开始了痛并快乐着的旅程。

    萧竹还算好些,机灵的他学习马术苦头虽然吃了不少,但是也熟练了不少,最惨的是老者沙**,一副老骨头都快颠散架了,看见马匹腿就直打哆嗦……

    不过,他们练出来的效果也很明显,至少不会在马匹奔跑时掉下马来,勉强可以算是‘骑马的兵’了。

    李青娘这个小妮子在赵炎明确表示要送她走之后,痛哭了一场,但是随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赵炎边,她心灵手巧,相貌虽然不是上等,但也清秀可人,做起饭菜也是一等一的好,缝补衣物更是拿手好戏,令赵炎苦笑不已的是,李青娘竟为他做了好几件衣裳,这些衣服他根本用不上,进入任务世界,他们上的衣服自动变成这个时代的平民装束,当了兵之后就换了普通铠甲。

    现在李青娘的一番好意却让赵炎wwW.l6Kx  s.cоМ苦恼不已,这个小妮子用了好几天的工夫缝制了整整三衣服,当她红着眼睛,手上全是针眼站在赵炎面前叫他试衣时,赵炎仿佛觉得自己真成了三国时候的人,而此时自己的妻子正温柔贤淑的拿着缝制的新衣给自己的郎君更换,这种怪异的形既温馨又特别……

    一旁的左梦萧竹等人看得是一抽一抽的,他们不敢笑出声来,更不敢在精神连接中取笑自己的大哥,但又觉得一向冷酷的大哥此时一副窘样实在太好笑了,所以只能蹩在肚子闷笑,至于赵炎头顶的雷达,更是抱着雪白肚皮在头发从中打滚……

    几天后,赵炎到达沙**占卜过的村庄,这就是李家村,这是一个平静的小村庄,充满着祥和的气息,村庄面积并不大,但却处在荆州的要道上,所以这里人来人往,十分闹,李青娘的堂兄会在哪呢?

    赵炎站在村口,后两百来人站成了笔直的队伍,李青娘黯然神伤的站在他边,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赵炎轻轻拍了拍李青娘的肩膀笑道:“好了,青娘乖,到了你兄长家中之后,可以听话,如今兵荒马乱世道太过凶险,大哥今后有空会来看你的。”看见小妮子黯然神伤,赵炎也只好放下冰冷的表开始哄哄小妮子。

    李青娘眼眸露出希望的光芒,抬起小脸道:“大哥,你可不要骗我!”

    看着小妮子一副期待的神赵炎心中苦笑,但还是认真的道:“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岂能不算数?”

    李青娘嗯了一声,低下头去,看起来像是心好多了,当下,在李青娘的带领下,赵炎带着左梦、萧竹两人向村中走去,其余的人就在村外等候。

    李家村中,东南的角落里,一个小小的院子出现在赵炎的眼前,这个村庄在古代就像个市集,唯有这座院子在角落里显得特别清静,住在这个村中的大多都是农民或商人,但是这座庭院却像是一个书香宅第,门口竟然还有两只小石狮,遍植绿树的庭院再加上格调高雅的布局让这个三进院落显得清幽高雅、品味非凡。

    没想到李青娘的亲人居然还是书香门第,一旁的萧竹走进门找人通报过后,不一会儿便出来一个素服苍老的老妇人,她显然就是青娘的婶母了,李青娘此时也扑了上去,两人相拥在一起,痛哭失声,亲人久别重逢的形看得一旁赵炎心生感慨,青娘这个麻烦算是解决了,现在他可不想要什么奖励,只想甩手走人就算了。

    小妮子虽然温柔体贴,但是也是缠人得紧……

    哭了一会儿那老妇人回过神来郑重向赵炎下拜道:“将军大恩,救出我家青娘,冒险取回我家大哥、嫂嫂尸首还为他们买地建坟,将军的大恩大德老妇人没齿难忘!”老夫人此时神色郑重,对赵炎千恩万谢不已。

    赵炎连忙将这老人扶了起来:“老人家千万不可如此多礼,我与青娘如同兄妹一般,此乃份内之事,何来恩德之说?如今将青娘送到此处也算了了我心头之事,在下还有要事在,就此作别!”

    既然将麻烦的小妮子送到了家,也该是他们离开的时候了,赵炎当断则断,绝不拖延。

    那老人家愕然道:“将军乃我家之恩人,若与青娘同兄妹为何不入内休息片刻?”老人家一看赵炎要走,真有些急了。

    赵炎当即微笑道:“老夫人勿怪,我有军令在,不能停留,待他有闲暇再来探望您老与青娘。”赵炎此时一脸斯文,举止温文有礼,谈吐不俗,看起来不像是冷血屠夫,倒像个古代秀才!

    看到大哥一副秀才模样,左梦萧竹两人脸孔扭曲,体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看样子忍得实在辛苦!

    赵炎狠狠瞪了他们俩一眼,随即拱手对老妇人说道:“老夫人,后会有期,青娘,保重,大哥一定来看你。”

    看到赵炎要走,青娘又红了眼圈当下依依不舍的道:“大哥,刀枪无眼,你可千万要小心!”说完眼泪像珍珠般落下。

    见赵炎执意要走,老夫人无奈,只得点头道:“施恩不望报,将军真义士也!望今后常来做客,以报将军恩德于万一。”

    老夫人挽着青娘,两人目送赵炎三人离去。

    当下赵炎急忙领着两人走出老远,出了村外左梦两人这时再也忍不住,仰天爆笑不已!

    赵炎冷声道:“好笑么?”此时虽然送走了青娘,但是多相处,小妮子的影却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影子,此时心中正略有些酸楚,看见两个活宝取笑,不由得有些怒意!

    左梦两人立即收声,脸孔涨得通红,表十分怪异。

    萧竹嚅嚅的道:“大哥,我们不是有心要笑你,实在是看你说话酸溜溜的样子实在好笑,再加上青娘她那副痴样了……”

    赵炎回首望去,一个苗条的影正痴痴的站在村口向这边眺望,那个影如风中细柳,迎风徐徐飞扬,那不是青娘还会有谁?

    赵炎心中叹息一声,当下他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相送,但青娘的影却伫立在风中,像石雕一般凝立不动……

    赵炎默然无语的带着两人与阿等人会合在一处,当下赵炎回复绪,开口便道:“有马的人,骑马狂奔五十里!无马的随后跟上!天黑前寻找一块扎营的地方!”

    这句话一出,左梦、沙**等人脸色一惨,‘魔鬼’又要折腾他们了,当下垂头丧气的领命行事,赵炎在后冷喝道:“垂头丧气的干什么?要不要我抽你们两马鞭?还不快点?”赵炎的神色忽又变得冰冷无比,青娘一走,他的魔鬼本色又露了出来,此时发作,众人无不胆寒!

    众人连忙做出精神十足的样子,骑上马飞快的向远方奔去!赵炎头顶上的雷达此时忽然开口道:“一群*瓜!”

    吹来的风中隐隐传来沙**的怒骂:“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好好的惹队长生气干什么?竟然敢笑话他?可怜我老人家这把老骨头……真是城门失火、殃及鱼池呀……”

    萧竹弱弱的道:“不关我事呀……都是左梦那小子……”

    左梦:“猪……你不也在爆笑嘛……做人要厚道哇……”

    听得三人哀怨不已的拉扯着向前疾奔,赵炎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再次回首望了望村中青娘站立的方向,忽然跃马扬鞭而去!

    李家村口,青娘俏立风中望着赵炎远去的影口中呐呐的道:“大哥……你一定要回来……”

    赵炎的影很快消失在远方,但青娘的影却在村口伫立了许久许久……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之镇妖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