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节 中元死亡监牢

    2xxx年,z国中元死亡监牢。

    “1981,出来!”

    这是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年纪大约在二十**岁;如果有人在大街上遇见他,也许会认为他是一个富家公子,因为他长得很斯文,带着一丝书卷气息,他的材修长,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是面容俊秀、嘴唇鲜红,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如果不是手上和脚上各铐着一条沉重而且大得吓人的青色精钢链,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斯文秀气的年青人会成为罪犯,而且是极度重犯!

    两个全副武装、强力壮的监狱警卫不由分说,一起拥上前架起这个被沉重链条限制行动速度的年轻人就向外走去。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在古代被人称为‘中元节’,中元节,祭地官,鬼门大开,任由出入。

    所以中元节还有另外一个叫法,那就是:鬼节!!!

    很多监狱都会选择在这一天处决死刑犯人,做为z国最大的中元监狱也毫不例外!

    七月十五中元节,中元节上鬼门开!

    这一天传说是阎王打开鬼门关让间鬼魂在人间游子,同样也是许多活生生的人变成鬼魂的大好子!

    两个警卫架着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来到了监狱长的专属审讯室内,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像是死了一般任由两个警卫摆布,他一动也不动的像个木偶一般,警卫将年轻人按在椅子上,用椅子上特制的精钢铐将年轻人双手双脚牢牢的锁在生铸在地面上的钢椅上之后,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不将罪犯绑得死死的,就不能让尊贵的监1⑹k小说手机站wap.⑴⑹kxs.CоМ整理狱长大人以犯险——除非警卫们不想活了,否则必定要将所有的漏洞封死!

    万一因为疏忽而让这些极度重犯暴起伤了监狱长,那么,警卫们不仅会让自己失去命,更会让家人也一起陪葬!

    每一个刚进监牢的狱警都听说过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大名,没有人会因为他那斯文的外表而会对他掉以轻心,因为,大意的人全都死了……

    所以,尽管要执行死刑的罪犯们上都带着各式各样的精钢铐具,警卫们还是小心再小心……

    谁也不知道这些将要死去的罪犯们还有什么手段?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警卫们忙碌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发出安全的信号,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在信号发出之后就响了起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走进了这间特制的囚室,也可以称之为‘钢铁牢笼’。

    这个胖子,就是上元死亡监牢的最高领导!如果很多人认为这个看起来蠢蠢的胖子很容易对付的话,那他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能在z国最高级别、最恐怖血腥监牢当监狱长的人会是一个普通角色?所以,把这个胖子当白痴的人都到地狱里去当白痴去了。

    胖子挥了挥手,示意警卫们退出之后,眼神盯着年轻人上的各种锁具看了看,露出了放松了神,如果这样还不能将一个人困得死死的话,那除非他是超人!

    很显然,这个年轻的囚犯不是超人,世界上也不会有超人,所以,胖子监狱长也很放心的与他呆在一起。

    “编号1981,”胖子富态的脸上微笑着拿出一份文件轻轻念道:“原名:赵炎,民族:汉,年龄:二十九,于八年前在一家夜总会寻仇杀死何应强、莫国东等七名z国籍男子,于同年七月十五,持刀潜入何应强等七人家中,杀死七家共三十六人,其中碎尸十人,肢解七人,手段极其凶残、嗜血残忍,被捕入狱后,一审判决死刑,由于洛州无死刑,故改为判刑一百六十年!入狱八年之中,辗转收监洛州高级监狱、下元重刑监狱、上元死囚监牢、中元死亡监牢,服刑之中打死打残狱中服刑人员一百八十八名,其中杀死五十七人,重伤二十六人!

    杀死五十七人中有一半为其碎尸!重伤二十六人终留下不可治愈的残疾!另:此人自重伤五十六次,濒死十三次被医生救回,监牢医院强烈要求该犯人死后遗体由他们研究……”

    胖子念着念着忽然感到冷汗直流,他总觉得屋内寒气森森,他虽然见多识广,也见过不少凶神恶煞的罪犯,但是,像眼前这个斯文年轻人的‘丰功伟绩’却真是生平头一个!胖子略有些慌张的朝着被锁在精钢椅上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发现他还是那样的死气沉沉方才松了一口气。

    上元死亡监牢,是所有囚犯闻之色变的恐怖地狱,但是这个年轻人显然比上元监狱更加恐怖,胖子的脑海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这个年轻人所做的一切……

    也许是有人不愿意让他死得太容易,这个年轻人自从进了监狱,就一直有人打算让他生不如死。

    不过,可惜的是,想让他生不如死的第一个人自己反而生不如死,四肢被活活折断,全大小便失,倒地监狱医院里一辈子都会这样过下去。

    第一次,年轻人自己也是濒死状态,在医院里抢救了三天,又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后来,一次接着一次,总有不怕死的或有某种目地的人向这个年轻人动手,群欧、暗算、无耻卑鄙、谋诡计,层出不穷的使了出来。

    最后……

    最后当然是这个年轻人活了下来,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

    胖子叹了口气,努力除去心头的胡思乱想,按照程序,他还是得把这份资料念完。

    胖子继续念道:“于今年五月份转至中元死亡监牢,此犯人洛州高级监狱伤人加刑一百四十年,下元重刑监狱杀人加刑八十年、上元死囚监牢杀人加刑一百年,共计服刑期为:四百八十年……

    此犯人生如豺狼、毒如蛇蝎,如烈火,只要有一口气都不会忘记报复他的敌人!

    经心理专家评定,

    此犯人最终评价:魔鬼!

    最高法院最终命令:于本年七月十五立即执行死刑!”

    一个普通的犯人竟然加刑到四百多年?这还是历史上的第一人!胖子越念越觉得脖子凉嗖嗖的,不过还好,他终于念完了。

    赵炎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听着胖子用略有些颤动的声音念着自己过往的丰功伟绩,只有听到‘立即执行死刑’这几个字的时候,方才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胖子。

    冷冽如刀一般的目光像一柄发着寒光的屠刀在胖子躯上来回巡视着,如同盯着一头待宰的肥猪!这种眼光就像是一个精神病院里的疯子,看起来很清流澈,但是又像是在闪着某种神秘的光芒!

    年轻人幽幽的目光让胖子冷不住打了个寒噤,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底冒出,让他有一种想立刻夺门而出的念头,杀一个人就罪犯,杀一百人就是屠夫!疯子!!!面对屠夫手中锋利的钢刀,相信没人会不怕!而且这个年轻人的目光如此的可怕!简直像一只饿狼一般!

    “你很怕我是吗?”赵炎幽幽的目光盯着胖子看了一会,忽然淡淡的说道,他的声音像是冰雪在飞舞,极轻极轻,却又冰冷彻骨。

    一向在手下面前威风凛凛的监狱长大人此时却温柔的像绵羊,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忽然他又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个被绑得死死的囚犯如此屈服,这实在太没有面子了……

    监狱长大人脸色一变正想发作,却听到那个被称为极度嗜血、连最高法院都评价为魔鬼的男人说了一句:“不用怕,我快死了,放心,我不想杀你。”赵炎的话语淡得如同一杯白开水。

    监狱长大人刚鼓起的勇气就像阳光中的水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编号1981,我想你该知道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活不了了,我想在你临死前满足你一点要求。”胖子‘忠厚’的脸上堆出笑容,尽可能放低音量,以免刺激到眼前这个魔鬼。

    “我知道,今天晚上九点,我就会被执行死刑!”赵炎抬起了头,他的眼眸依旧清澈如溪水,脸上并没有常人面临死亡时的恐惧,相反,他年轻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本冷漠如岩石的线条忽然变得柔和起来,连一旁心生恐惧的胖子都觉得,这个魔鬼此时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害怕和讨厌,相反,此时的赵炎让人感觉像是一个大男孩,而且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

    胖子连忙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有病!

    这个杀人如杀猪,伤人就像拔草一般的恶魔怎么会跟生活中那些普通小伙子相比较?自己真的是昏了头了……

    胖子努力镇定了下来,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富有同心,缓缓说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或者说可以预先给你的亲人或朋友留下遗书,这些我们都可以帮你做到。”

    “不必了,除了我自己,我再也没有任何亲人了。”赵炎的目光一黯,体轻轻颤抖了一下,苍白的脸庞上微微扭曲,眼中划过一丝痛楚,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简短的一句话却让胖子心中一寒,一个人不可能一个亲人也没有,即使孤儿也会有朋友,他害怕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个年轻人之所以大开杀戒、手段凶残,毫无人,是因为他的亲人、朋友全死在了那些仇人的手里!而且是一个不留!换句话说——他被人诛了九族……

    九族……,多可怕的字眼,在封建时代也没有多少人有这么悲惨的遭遇!更何况是在这个自称文明的时代!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胖子暗暗又骂了自己一句:有病!

    “咳……咳……,”胖子轻轻的咳了几声:“编号1981,这一次的死刑会很特别,监狱要求你签下一份协议,所以,每个犯人可以在许的范围内提一些要求。”

    特别的死刑?赵炎疑惑的看了看胖子,却发现胖子的脸上也是一脸茫然,想必这位监狱长大人也不知

    “这次一起上路的兄弟有多少个?”赵炎想了想问了一个最简单的话题。

    胖子这次最爽快的回答道:“三千八百六十二名!”

    “什么?不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多一起执行死刑,到底搞什么名堂?”赵炎眉头一皱,神色带着一丝不解,他并不笨,但也不是那种绝顶的聪明人,不过有谁见过几千人一起被枪毙的壮观场面?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种况不会少见,但执行死刑的地方却不是我们常用的红场,犯人上了囚车之后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死了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也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胖子像是解释一般的说道。

    红场,是中元监狱执行死刑专门定的地方,是所有的死刑犯最后的归宿!赵炎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发觉这里面很是古怪,胖子说这种况并不少见,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犯人并不是被枪毙了!很可能他们被当做试验品或者用于其它的用途!

    想到这里,赵炎死灰一般沉静的心忽然如火山一般沸腾了起来:他不想死!他想要活下去!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相信也不会有人愿意去死!

    被当做试验品固然很危险,但是,起码比被枪毙要好上一点点吧?也许,可以找机会逃跑……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我还不能死!!!

    赵炎黑亮清澈的眼神渐渐涌上了血丝,一种疯狂的气息渐渐从他上弥漫,不过,赵炎回过神来时,像是尽力在克制着自己……

    长久的监牢生活让赵炎学会了忍,他很快的平静了下来,回复清澈的眸子看了看眼前的胖子,忽然笑道:“监狱长大人,我需要几种伤药,内外都要,另外给我找一点结实一点的衣服和高压缩食物,可以吗?如果能把我入狱前朋友送的一本花花公子还给我就更加感激不尽了。”他的话虽然是在说感激,但却一点儿也没有感激的意思。

    但是赵炎这种温和的语气却让胖子有些安心了,但这些要求说起来根本微不足道,他很快点了点头。

    赵炎说了一句:“谢谢。”

    接着他又说道:“你对我很感兴趣,想知道我的仇人是谁吗?”

    他的话极具,让每个有好奇心的人都会忍不住的想听下去。

    但是胖子却摇了摇头道:“我想知道,但我更想活下去……。”胖子的表在这一刻很真诚,真诚的像一个婴儿。

    赵炎默默的笑了,他淡淡的说道:“你很聪明。”

    胖子随即拿出一份文件让赵炎签了名,这是一份自愿协议,也是胖子亲自以犯险来见赵炎这个极度重犯的目地,像这种特殊死刑的犯人一般最后都会尸骨全无,如果犯人不留下遗书或者签了捐赠遗体的协议,那些犯人的家属就会闹事。

    一个两个家属闹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几千几万的家属一起闹事……

    监狱可以为即将死去的犯人们满足一些微不足道的要求,做为交换,犯人们就必须签下这份协议!

    当然,犯人不可能要求拿到枪或刀具,更不可能要求放自己逃跑,所谓的要求也只不过是代交书信和衣服食物之类的。

    以自已死去躯体的代价换来活着时一点小要求,这桩买卖倒也公平。

    不过,没有犯人会在乎,死都死了,还在乎这些干什么?

    胖子飞快的拿着文件走出了钢铁囚室,本来这种事并不需要监狱长大人亲自前来,只不过赵炎‘魔鬼’的称号实在太有名了,过了今天,魔鬼就会烟消云散,好奇心的驱使下,胖子带着冒险精神亲自来审赵炎这个魔鬼。

    当然,这次见面后胖子还是觉得不虚此行,应该说这个魔鬼长得并不青面獠牙,但那种危险的气息却堪比最恐怖的野兽……

    不管监狱长大人在走出囚室之后是冷汗直流还是后怕不已,囚室内的赵炎低下头仔细的推敲着监狱长大人在无意中透露出的信息,敏锐的大脑开始有效的运作。两个重装警卫飞快的走了进来,依旧是钢铁加,赵炎此时的眼中却充满了生机,冷冽如刀的目光也变得复杂多变起来……

    赵炎出了囚室之后就被蒙上了眼睛,他的手上抱着警卫递过来的小背包,里面当然是他要求的东西,他依然带着全重铐坐上了押运车,听着天空中嗡嗡的声音像是直升机在盘旋,而地面上整齐如一的步伐像鼓点一般有力的敲击着地面!即使赵炎被蒙上眼睛,却依旧能感觉到那股隐隐的杀气!

    有过一些军事知识的赵炎知道,那是军队!而且数量不少!!!

    军车压着路面的咔咔声传入他的耳朵里,聪明的他马上明白了自己很难有机会逃脱!

    三千八百多名犯人,用得着出动军队押送么?除非发生战争,否则没有任何人或组织能在一支军队眼皮底下将犯人劫走!!!

    有必要这样大动阵仗么?看来自己想逃跑的希望要落空了……

    赵炎在心里嘀咕着,蒙着眼睛的况下他什么也看不见,过了很久很久,他被人拉下了车,七转八弯之后,像是到了一个地方,不过,他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好像有无数个人在边看着自己,他心中大奇,这又会是哪里?正当他好奇不已的时候鼻子忽然间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脑海便感到晕眩,好像脑袋一下子变得非常的沉重。

    **?赵炎大惊之下昏沉沉的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之镇妖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