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逃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烈焰白玉 书名:逆天魔法
    “哼,莱伯特,你真卑鄙。”

    一道圣光一闪,一头白发狂舞的巴西特城圣光神大主教琼斯,怒容满面的站在山洞里,一幢强大的圣光能量团,在头顶发出强烈的轰鸣,震动四方,如同恐怖的光波,圈圈向正在扭曲的空虚空。

    整个空间一阵强烈的扭曲,现出一个黑光缭绕的巨大漩涡,黑袍魔法师莱伯特面色沉的在旋涡之中现出来。

    这位带队的魔法师莱伯特,竟然就是刚才和琼斯大战的魔法强者。

    莱伯特一脸的狞笑,死死的盯着琼斯道:“嘿嘿,琼斯,我不攻击你,幻形吞金兽和星芒魔纹寒金,就是你的了。”

    琼斯嘿嘿的冷笑道:“莱伯特,你没有发现还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吗?咱两位再狂斗下去,就会便宜了别人,不如咱两人联手?”

    莱伯特脸色一阵的变幻,一声冷哼道;“还是各凭真本事吧,谁抢到就是谁的?”

    说话间,莱伯特化作一道黑光,冲进幻形吞金兽消失的山洞。

    琼斯一声狂笑道:“莱伯特,好,谁抢到,就是谁的。”

    琼斯的体瞬间发出强烈的圣光,道道咒语赞歌在口中快速的流出,整个形一下化作千万道白色流光,扑向所有的洞口。

    琼斯要用圣光搜索幻形吞金兽的行踪。

    所有的白色流光,都奔向一个幽深的洞口,然后死死的锁定一团魔力强大的金芒。

    “星芒魔纹寒金,太好了,今天自己一定要得到它。”

    琼斯形一晃,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飞的强大神识,监控着琼斯和莱伯特的行踪,然后化作一张巨网,快速的追踪幻形吞金兽。

    琼斯和莱伯特的圣光和黑暗魔力虽然没有碰到幻形吞金兽的体,但强大的威压,竟然是它受到严重的内伤。

    唐飞形如电,随着自己的神识路线,一边快速的扑向幻形吞金兽,一边在琼斯和莱伯特两位魔法强者前面的必经之路,布置一座又一座的道家的迷幻回行阵。

    这种回形阵虽然没有任何攻击力,但里面如同鬼打墙一般的回字形迷幻道路,让对手一直向前狂奔,永无止境。

    当你发觉中了**阵的时候,你已经狂奔了一段时间。

    唐飞布下这种不易被对手发现的阵法,就是给自己争取时间,找到幻形吞金兽,取到星芒魔纹寒金。

    唐飞的神识看着琼斯和莱伯特,在迷幻阵里如同电芒一般,向前飞驰,不由得哈哈大笑,转直奔幻形吞金兽的藏之地。

    此时的幻形吞金兽,正蜷缩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巢之中,狂喘不止,嘴角隐隐的现出道道血迹。

    严重的伤势,使他的功力几乎消散,原来透明的体,渐渐的现露出来。

    这只恐怖的魔兽,全雪白晶莹剔透,前长满数十只蓝汪汪的毒爪,如同千臂魔猿一般,额头上的一排小眼睛,现在暗淡无光。

    时间紧迫,唐飞形如电,瞬间出现在幻形吞金兽的面前。

    幻形吞金兽一见自己的对手,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声咆哮,就想攻击,但严重的伤势,让它的速度降低。

    唐飞一声大喝:“定”。

    道家的定术,瞬间把幻形吞金兽的形虽似的定住。

    唐飞手掌一翻,一颗香气四溢的药丸,弹入幻形吞金兽的嘴里。唐飞一拍它的后背,药丸滑进胃里,瞬间融化。

    药丸刚一进胃,股股强劲的药力,快速的修复这它内脏的裂纹,全的剧痛,渐渐的消失,一种极其舒畅的感觉,慢慢的散布在它的每一寸肌肤。

    本来极其暴戾冷酷的一排小眼睛,渐渐的散去冷酷的寒芒,露出一丝亮光。

    唐飞轻轻的道:“你现在有伤,外面的两位魔法强者不会放过你的,你进入我的紫晶法牌空间吧,里面的灵气极足,你可以在里面疗伤修炼,里面还有别的朋友。”

    幻形吞金兽的眼里,渐渐的露出一丝的温顺,向着唐飞连连点头。

    一道紫芒把幻形吞魂兽连同星芒魔纹寒金,还有它窝里的各种宝光闪烁的金属,收进紫晶法牌。

    “哼”。

    一声冰冷的冷哼,在虚空只中传来。

    一个恐怖的巨大漩涡,在山洞的上方一闪,猛然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现出一扇金碧辉煌的黄金圣门,一位一金黄色法袍的白发老者,手持一根白金法杖,和一位金发锦袍的年轻男子,一步跨出黄金圣门。

    冰莱尔和泰科斯竟然凭空出现。

    一股强横无比的滔天威压,重如山岳,让唐飞感到强烈的窒息。

    泰科斯?那锦袍青年竟然是被自己抢去紫晶法牌、银芒战甲的格兰帝国的王子泰科斯。

    唐飞看着那位白发老者,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是一位魔力强大的魔法强者。

    三位魔法强者了。

    泰科斯一脸的狞笑,看着唐飞道:“小子,献出星芒魔纹寒金,饶你不死。”

    唐飞心里一动,看来,泰科斯没有认出自己。

    在巴西特城之外的湖面,唐飞当时的容貌是金发碧眼,现在可是黑发黑眼,泰科斯当然不会认出唐飞,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眼前之人,就是他最大的仇人。

    唐飞不露声色,露出一脸疑惑的神道:“请问,阁下是谁?什么星芒魔纹寒金,我不是道你在说什么?”

    泰科斯黑黑的冷笑道:“不要装算了,我们远远的都看到了,你还是乖乖的交出来吧。”

    不会吧,难道他们有千里眼?不会诈人的吧?

    唐飞面色一冷道:“阁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泰科斯,擒下再说。”

    面色冷的冰莱尔一声冷哼。

    唐飞面色一冷,嘿嘿的冷笑道:“你是谁?难道这个世界没有人讲道理吗?”

    泰科斯狞笑道:“讲道理?道理是掌握在强大拳头里面的,只要你能打过我,才有资格和我讲道理。”

    “圣光约束”。

    泰科斯快速的念起咒语,手中的魔法杖,白光暴涨,周围的圣光魔法元素,剧烈的动

    唐飞知道,自己绝不能和他们耗下去,外面的两位魔法强者,转眼间就会发现自己的**阵,破阵而出,自己还是跑吧。

    想到这里,唐飞一声爆喝,手掌一翻,两颗玄芒缭绕的轰天霹雳雷直接扔向狂念咒语的泰科斯。

    然后,五行凌波步发挥到巅峰,形化作一道残影,飞向后洞。

    泰科斯的圣光咒语还没有念完,两颗能量强大、玄芒闪烁的黑乎乎的东西,被对方抛了过来。

    泰科斯一愣,感觉对方抛过来的东西,没有一丝的魔力,却有着一种磅礴浩的强大能量和一种说不出来的极度危险气息。

    泰科斯一声怪叫,魔法杖一挥,一道耀眼的圣光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轰天霹雳雷。

    “不好”。

    魔法强者冰莱尔一声大叫,虽然他也不认识这两个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但凭着他魔法强者的直觉,对方抛过来的东西,极其的可怕。

    现在一见泰科斯竟然用圣光去轰击它,连忙一把揪住泰科斯,一步跨进自己的黄金圣门。

    但就在这时,轰天霹雳雷爆炸了。

    这种火药和道家符录咒语相结合的恐怖产物,简直就是魔法师的克星。

    “轰……轰”。

    两声震天的巨响,天崩地裂,烈焰冲天。

    强烈的爆炸,把整个山洞彻底炸毁。

    “啊”。

    泰科斯一声惨叫,还没有完全进入黄金圣门的后背,顿时被炸得血横飞,片片尖利的弹片,发出尖利的破空呖啸,撕裂他的魔法护罩,他的后背。

    好恐怖的可怕爆炸。

    山洞里所有的魔法师,都被这强烈的爆炸声惊呆了。

    这种比暴雨梨花针还要霸道的唐门暗器,对泰科斯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冰莱尔看到泰科斯的后背,被这种黑呼呼的东西,炸的血横飞,顿时脸色巨变,一声咆哮,一道治愈魔法咒,罩在泰科斯的后背。

    泰科斯一声大叫:“叔父,我后背里面有东西。”

    冰莱尔连忙停止治愈魔法,连忙掀开泰科斯的后背破碎衣服,顿时到吸了一口冷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爆炸力这么厉害。

    只见泰科斯的后背,几乎被炸烂,十几块尖利的铁片,深深的扎进肌里,有几片竟然伤到脊椎骨。

    冰莱尔顾不上再追唐飞,连忙给泰科斯进行治疗。

    唐飞刚一奔到后洞,正碰到艾琳波特他们。

    “现在趁着两个魔法强者,陷入**阵中,我们快点冲出去。”

    唐飞一把拉住艾琳的小手,形如电,冲向洞口。

    离洞口还有数十米,只见近百位魔法师,死死的守住洞口,严以待阵。外面还有几百位圣光神的魔法师和黑暗神的魔法师。

    唐飞心里一惊,这要是硬闯,对方每人一口唾液,都会淹死自己,怎吗办?

    正在这时,洞内传来强烈的爆炸。

    看来,两位魔法强者,已经发觉自己上当,开始破坏法阵了。

    只要他们破坏掉法阵,自己就没有希望逃掉,速战速决呀。

    唐飞一声冷哼,紫晶法牌一动,成千上万的血芒飞蚁,疯狂的冲了出来,咆哮着扑向魔法师们。

    正在站岗的魔法师们,猛然被一种震天的恐怖咆哮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成千上万的巨大血红大蚂蚁,如同滚滚红云,铺天盖地,挥舞着巨大的獠牙,嗷嗷的叫着,疯狂的扑来。

    靠在里面的几位魔法师,根本没有来的极释放出魔法,瞬间就被血芒飞蚁偷袭成功,整个人刹那间就变成一个巨大的血芒飞蚁团团。

    惨叫声,恐怖的咀嚼声,咆哮声交织在一起,眨眼间,刚刚还在活蹦乱跳的魔法师,顷刻间,只剩下几具惨白的白骨。

    “血芒飞蚁。”

    “天哪,真是血芒飞蚁,快跑呀。”

    洞内所有的魔法师,发出凄厉的惨叫,化作道道狂风,出山洞。

    整个血芒飞蚁群,化作一道血红的龙卷风暴,呼啸着冲出山洞,没来得极逃出的几位魔法师,眨眼间被血芒飞蚁死死的围住,撕的粉碎。

    山洞之外的圣光魔法师和黑暗魔法师,猛然看到血芒飞蚁疯狂的冲了出来,不巨变,肝胆裂。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魔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