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逃避死亡

    你该不会以为鬼道就没有所谓的死亡?

    真是滑稽的令人发笑,

    人会死亡,

    鸟兽会死亡,

    草木会死亡,

    就连死神也会死亡,

    而在那所有死亡之前,

    皆存在老化...

    如果人造之物有所谓的死亡存在,

    那么死神的造物同样也具备死亡,

    这世上或许有能够施展千年之上的鬼道,

    但绝对不可能拥有施展永远的鬼道,

    对于尔等蝼蚁而言,

    所谓的永恒,

    只不过是为了逃避死亡的妄语罢了...

    ——拜勒岗·鲁伊森帮

    “能拜托你件事吗...佐佐木队长?”番谷冬狮郎询问道。

    “...什么事?”小次郎问道。

    “这家伙可以交给你处理吗?”番谷冬狮郎瞄了瞄不远处的蓝染请求道:“我想跟...蓝染战斗...”

    “可是我也是为了找蓝染解决下往昔的恩怨才从虚圈赶来的呢...”小次郎摆了摆手说道。

    “...说...说得也对...是我太急切了...”番谷冬狮郎歉意的说道。

    “不必如此...既然你这么希望与蓝染交手...”小次郎主动朝着赫丽贝尔砍道:“那么这里就让我来吧...”

    “谢谢...”番谷冬狮郎朝着蓝染赶去道。

    “原来你才是正主啊...我都快等的不耐烦了...”赫丽贝尔一边招架一边讽刺道。

    “...啊...那还真巧呢...”小次郎持刀自下而上挑起道:“我也是早就等得厌倦了...”

    --------------------------------------------------------------

    “...好久不见了...碎蜂小姐...”有昭田钵玄站在大前田的旁边打着招呼说道。

    “你...你认识他吗...队长?”大前田急切的问道:“这个长的极其怪异的大叔究竟是谁啊?莫非队长你...”

    “不知道...没见过的男人...”碎蜂一拳打飞大前田矢口否认道。

    “我也在想您会不会这样的回答呢...因为您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们不是善类了...”有昭田钵玄解释道。

    “真无趣...你究竟是什么人有或者拥有什么能力对于掌握衰老的我而言...无关紧要...”拜勒岗傲慢的说道:“来吧...就让你风化成那堆堆白骨吧...”

    “缚道之七十九——四柱钉精...”有昭田钵玄指着拜勒岗说道:“我是因为有看见你的能力...所以才决定到这里来的...不论那是何种力量,只要不与你接触...根本就不足为惧...”

    “原来如此...你该不会以为鬼道就没有所谓的死亡?”拜勒岗施展死亡气息将关住自己的柱子逐渐腐蚀掉说道:“真是滑稽的令人发笑...人会死亡、鸟兽会死亡、草木会死亡、就连死神也会死亡,而在那所有死亡之前,皆存在老化...如果人造之物有所谓的死亡存在,那么死神的造物同样也具备死亡。这世上或许有能够施展千年之上的鬼道,但绝对不可能拥有施展永远的鬼道。对于尔等蝼蚁而言,所谓的永恒,只不过是为了逃避死亡的妄语罢了...”

    “怎么...可能...?”有昭田钵玄吃惊道。

    “好了...就让你们带着那般绝望,化为白骨吧...”拜勒岗从被腐朽掉的鬼道里走出来说道。

    “军相八寸断无退却之理...青之门、白之门、黑之门、红之门相互相互咬合后没入海中...”有昭田钵玄吟唱道。

    “居然用上了后续吟唱鬼道...好个机灵的家伙...但是...来不及了...”拜勒岗朝着有昭田钵玄冲过去说道。

    “...龙尾的城门!”有昭田钵玄在自己面前竖起城门说道。

    “...哼...好个了不起的杂耍...”拜勒岗看着挡在自己面前那耸入天际的城门说道。

    “碎蜂小姐...我...我需要你的帮助...”有昭田钵玄请求道:“麻烦您用卍解来帮助我吧...”

    “...他居然连我卍解的事都告诉你了?...真是个令人不悦的男人...”碎蜂嘀咕道。

    “我可以理解您不想跟与蒲原先生息息相关的我们打交道...但是您应该能够明白的吧...现在不是一个能让你去在意那些小事的时候了...”有昭田钵玄催促道。

    “可是...”碎蜂少女般的嗤咛道。

    “...我明白了...那么就让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有昭田钵玄询问道。

    “真是无聊...使出如何夸张的技巧也仅仅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吗?”拜勒岗嚣张的说道:“就让我将它腐朽掉吧...”

    “...虎咬的城门...龟铠的城门...凤翼的城门——秘技...四兽塞门!”有昭田钵玄继续吟唱道。

    “哈哈哈...你真的打算光凭这种杂耍就能封住我吗?”拜勒岗傲慢的说道:“这可真是太可笑了...这果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啊...不对,对掌管衰老的我使出拖延时间的战术完全就像对神吐痰般的可笑...不过,能使出这等宏伟的杂耍,老夫还是得对你另眼看待了...”

    “那个结界...并不是用来将你封住的...”有昭田钵玄解释道。

    “什么...?”拜勒岗不解的问道。

    “...你刚才对碎蜂小姐的卍解使用了衰老的力量...让她的卍解在距离你非常遥远的地方就产生了爆炸...”有昭田钵玄温和的说道:“假设那一击用在让你无法躲避的地方...而且是连衰老力量都无法赶上的地方...会怎么样呢?在这种条件下接受那样的攻击,你觉得如何?”

    “...你...们...?”拜勒岗无语道。

    “...再发誓一次...你会将蒲原喜助从明天开始关进你的结界一个月...”碎蜂重新卍解道。

    “我发誓...”有昭田钵玄毫不犹豫的说道。

    “很好...雀蜂雷公鞭...发!”碎蜂吃力的朝着四兽塞门里发道。

    “...你没事吧...队长?”大前田看着形恍惚的碎蜂担心道。

    “居然能将四兽塞门炸出裂缝...真是难以想像的伤害力...”有昭田钵玄感慨道:“还好吗...碎蜂小姐?”

    “原本雀蜂雷公鞭的极限发时间是三天一次...但今天就让我用了两次...”碎蜂咬着牙说道:“这笔帐...我可要你好好的还我...”

    “如你所愿...”有昭田钵玄保证道:“什么?”

    “...不饶你们...绝对不饶恕你们...”拜勒岗从爆炸的中心残缺的走出来说道。

    “...怎...怎么可能?”有昭田钵玄震惊道。

    “居然让老夫受如此程度的重伤...绝对不饶恕你们这群蝼蚁...”拜勒岗傲慢的叫嚣道:“老夫要你们化为尘埃去忏悔自己对抗大帝的罪恶之举!”

    “怎么会...在那里近的地方中了雀蜂雷公鞭居然还能活下来...莫非他是不死之吗?”碎蜂惊恐的说道。

    “缚道之八十一...断空!”有昭田钵玄带上面具说道。

    “别再天真了...你这玩杂耍的家伙...居然敢在老夫面前模仿虚?...也不想想面对的究竟是谁?”拜勒岗冲到有昭田钵玄的面前将那断空腐蚀掉说道:“老夫可是大帝拜勒岗·鲁伊森帮陛下...是虚圈的神啊!”

    “有昭田钵玄!”碎蜂看着断空被腐蚀无济于事的有昭田钵玄关心道。

    “哈哈哈...渺小、渺小...实在是太渺小了...”拜勒岗傲慢的说道:“这时间万物在我那绝对的能力面前...都是渺小的令人发笑...只有接受拥有这绝对并唯一的力量的我去支配,才能拥有生存的机会...世上不存在所谓的平等,在老夫看来...尔等如蝼蚁般的生命根本无法与如神明般的我一样高贵...”

    “你还真是喜欢念叨自己的优越...”有昭田钵玄捂着断臂处说道。

    “...臭小子...你的右手是怎么回事?”拜勒岗看着有昭田钵玄失去了右手好奇的问道。

    “为了表示我对神明的敬意...送给你了...”有昭田钵玄解释道。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拜勒岗不解的说道。

    “看...发生了...”有昭田钵玄指着拜勒岗的体内说道。

    “这是...什么?”拜勒岗吃惊道。

    “你刚才不是说你的力量是绝对并且唯一的吗?”有昭田钵玄说道。

    “你这家伙...居然在鬼道里做了手脚...将被腐蚀的右手传送到我的腹腔之中?”拜勒岗看着腹腔逐渐被腐蚀掉说道。

    “在我看来...如果你的力量是唯一并且绝对的话,你本或许也无法敌过这股力量...”有昭田钵玄分析道:“当然...这只是我垂死般的豪赌罢了...但值得庆幸的是...我赌赢了...”

    “可恶...区区蝼蚁...绝对不饶过你们...”拜勒岗看着自己逐渐被腐蚀叫嚣道。

    “...在尸魂界里...是不存在除死神以外的神...所以对我们而言,大概无法理解你的思想...”有昭田钵玄慈悲的看着拜勒岗被自己的力量腐蚀殆尽道:“还请原谅我等如此不敬之心...虚圈的神呐...”

    “可恶...你们这群蝼蚁...我一定要...一定要亲自动手...亲自去了结你的命...”拜勒岗朝着不远处的蓝染瞥了一眼说道:“蓝染惣右介...”

    “其实我一直觉得他的能力有些不可思议...接触到他的力量都会以衰老的姿态腐蚀殆尽...”有昭田钵玄看着化为尘埃的拜勒岗感慨道:“那么拥有骸骨姿态的他究竟是如何躲避此等劫数呢?...于是我猜想他可能在自己体表面布下了某种忌,某种可以阻止伤及自己的忌...那么,假设我将他自己那唯一而又绝对的力量用非正常的手法传送到他的体内会如何呢?...现在看来...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他也只不过是个惧怕衰老而逃避死亡的渺小生命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