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责骂

    只是执拗地跟随着你的足迹,

    尽管知道终将被抛弃,

    只是执拗地为你付出,

    尽管知道终将被无视,

    只是天真的幻想着幸福,

    尽管知道自己终将被利刃斩落,

    随着那被斩落的发丝,

    逐渐烟消云散。

    不断装作冷漠,

    只是为了能够更加吸引你的注意,

    但为什么当体被切开的时候,

    回忆起你那漠然的表

    内心竟是如此的厌恶,

    答案其实很简单,

    因为那是自己所害怕的真实...

    ——蒂雅·赫丽贝尔

    “阿帕契、米菈、荪荪...”赫丽贝尔察觉到不远处的战斗沉重的说道:“你们真让我失望...”

    “...是因为没有打赢吗?”番谷冬狮郎说道:“幸好佐佐木那家伙赶上了...”

    “是庆幸你们多了个援兵吗?”赫丽贝尔脱掉外指着号码说道:“那家伙的到来...不存在任何意义...”

    “...像你这样的程度...居然才只是三号?”番谷冬狮郎吃惊道。

    “像我这样的程度?”赫丽贝尔轻蔑的说道:“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这就是我的力量底线啊...”

    “卍解——大红莲冰轮丸!”番谷冬狮郎激动的喊道。

    “...苍剑炮...”赫丽贝尔往斩魄刀中的空洞里灌输灵力,然后朝番谷冬狮郎击道。

    “什么?”番谷冬狮郎看着将自己一半的冰翼击落的冲击波吃惊道。

    “...队长的实力才这种程度吗?”赫丽贝尔看着满脸惊恐的番谷说道:“而阿帕契她们居然是被这种角色所击败...让我们作个了结吧...小鬼...征讨他——皇鲛后!”

    “怎么...可能?”番谷冬狮郎看着自己瞬间被斩成两半的躯体吃惊道:“这...种速度...”

    “...你终究是只有这样的水平...”归刃之后的赫丽贝尔藐视的看着被劈成两半的番谷冬狮郎说道:“区区冰之龙...吃了鲨鱼一击,也只有落海的份...”

    “真是冷酷的女人...”小次郎嘴角微翘的说道。

    “...再来,就是你了...”赫丽贝尔将脸转向小次郎说道:“我要替那三个家伙报仇...”

    “虽然我很期待你我之间的战斗...但是你不觉得有些为时过早吗?”小次郎坏笑的说道:“尤其是危险在你后...”

    “...这是...怎么一回事?”赫丽贝尔警觉的转过去,却不想腹部被冰刺所擦伤道。

    “老实说...我没有考虑到你的解放会一瞬间提升那么多的攻击速度与程,但幸好我提前作有准备...”番谷冬狮郎完好无损的说道:“只可惜这样的骗术对同一个人是不能使用两次...说真的,这种技巧不是走投无路的况下,我是根本不打算用的...死神的力量,你可别轻易看走眼了...”

    --------------------------------------------------------------

    “真是的...你完全无法让老夫离开这里一步吗?”拜勒岗看着执意阻挡自己前进的碎蜂二人道。

    “...那还用说吗?”碎蜂坚定的说道。

    “哼...那就让老夫将你们砍成两半再说吧...”拜勒岗从椅子里抽出偌大的斧头说道。

    “...我说...队长...”大前田小声的问道。

    “有什么事?”碎蜂问道。

    “...那个...差不多可以了吧?”大前田请求道。

    “什么差不多可以了?”碎蜂不明真相的问道。

    “你居然还问我是什么...你好狡猾啊,队长...当然是限定解除啊,限定解除...”大前田抱怨的说道:“你应该也积攒了不少灵压才对吧...快快解除将这种糟老头干掉吧...”

    “喔...还有隐藏力量吗?”拜勒岗感兴趣的说道。

    “...那是当然啊...臭老头...等我家队长解放之后,分分秒秒就能干掉你啦...死老鬼!”大前田吹牛道。

    “真是有趣...那就快点让老夫瞧瞧吧!”拜勒岗催促道。

    “不用你说我们也会照做的啦!”大前田兴奋的说道:“对吧...队长...”

    “...办不到...”碎蜂否绝道。

    “什么?”大前田吃惊道。

    “...我们这次的行动...是没有刻印限定灵印的...”碎蜂解释道:“真要谈什么限定解除...我们现在的状态已经是限定解除了...”

    “怎么会...?”大前田难以置信的说道。

    “...说完了吗?”拜勒岗没好气的说道:“搞了半天什么都没等到啊...”

    “别瞧不起人...”碎蜂使出全力朝拜勒岗进攻道。

    “...你还没有搞懂吗?...对于渺小的生命而言,死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拜勒岗一边闪避一边挥舞着斧头说道:“最后...就让你带着那莫名与无助的表去接受死亡吧...腐朽吧——骷髅大帝!”

    “什么...这个姿态...究竟是什么?”碎蜂看着出现在面前那如恶鬼般的骷髅吃惊道。

    “...老夫所掌握的...是衰老...而老夫旁的万物,皆会因衰老而至死方休...”拜勒岗自信的所道。

    “快...快跑...大前田...”碎蜂看着拜勒岗脚下的房屋逐渐消失恐惧的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真好笑...要知道...你也不是啊,队长等级的...”拜勒岗张开双手说道:“死亡...吹息...”

    “不要回头...不要犹豫...只管跑...”碎蜂不断逃窜道。

    “...切...真是滑稽,想不到为死神的你们...居然也会害怕死亡...”拜勒岗看着不断逃窜的碎蜂二人讽刺道。

    “...大前田...”碎蜂狼狈的说道:“你去当饵...”

    “什么?”大前田吃惊的说道。

    “你去当饵稍微支开他一下...我有个计划...”碎蜂下定决心道。

    “...队长你刚刚不是叫我先跑的吗?”大前田抱怨道:“现在又叫我去当饵...很危险耶...”

    “怎么了...你们不跑了吗?”拜勒岗说道:“已经知道逃避是没有结果的吗?”

    “你看你看...对方都这样说了耶...队长...”大前田没好气的说道。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碎蜂拔出刀说道:“要么你去当饵...要么,死在我的刀下...”

    “啊...”大前田愁苦着脸飞快的跑开道:“来追我啊...死老鬼!”

    “...哼...自寻死路的家伙...”拜勒岗追逐着大前田说道。

    --------------------------------------------------------------

    “佐佐木...队长...”吉良伊鹤说道。

    “...什么事?”小次郎收回那双注视着战场的眼神,转过脸问道。

    “雏森...她...似乎有话要对您说...”吉良伊鹤用关切的眼神看着雏森桃说道。

    “...队长...”雏森桃小声的张开嘴说道。

    “我在听...”小次郎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

    “...抱歉...给你...添乱了...”雏森桃歉意的说道。

    “话虽如此,但是我怎么好去责备一名因战斗而负伤的部下呢?”小次郎低下头说道:“你的伤虽然不是很重...但我劝你还是加紧休息为妙...”

    “...谢谢...”雏森桃说道。

    “将结界设置的更强力些...”小次郎吩咐道:“吉良...”

    “好的...佐佐木队长...”吉良伊鹤小声吟唱道。

    “...安心在这待着吧...”小次郎看着雏森桃那张幼稚的脸上充满了担忧说道:“很快...就会结束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