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决裂

    你说我残酷?

    那对已经成为虚的灵魂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他们不过只是一群死后渔猎其他灵魂的存在罢了,

    而我不过是赋予他们存在的意义,

    这样,何来残酷之有?

    在我看来,

    毫无愧疚的将那灵魂打至粉碎的你,

    才是真正的残酷呢...

    ——蓝染惣右介

    许久不曾放晴的天空仿佛突然被人打开了窗一样,伴随着温馨的阳光,绝大多数人都打算好好在户外享受那久违的温暖...就连不喜晒太阳的蓝染惣右介,此刻也被小次郎强拉到五番队队舍后院空地上小酣。

    “好久都没有这样舒坦过了呢...”小次郎躺在草地上看着放晴的天空懒散的说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小次郎...”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你很喜欢抬头看天喔...”

    “原来队长有注意到啊...”小次郎收回目光说道:“其实呢...我一直向往燕子的生活呢...”

    “哦...为什么?”蓝染惣右介好奇的问道。

    “...无拘无束啊...”小次郎微笑的说道:“那不是很美妙吗?”

    “真符合你的格呢...”蓝染惣右介问道:“你认为天空是什么颜色的?”

    “...那还用说吗?”小次郎立刻的说道:“当然是蓝色的啊...”

    “不对喔...天空呢,其实是无色的...我们之所以会看见蓝色,是因为自己的眼睛被天空欺骗了而已...”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

    “是吗?...你果然比我懂得耶,队长...”小次郎恍然大悟的说道。

    “...只是因为人们常常忽略这些事罢了...”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眼所看见的背叛并不可,真正可怕的是那无法察觉到背叛...”

    “你想说什么...队长?”小次郎转过脸问道。

    “...我要你查的东西,都查清楚了吗?”蓝染惣右介问道。

    “真搞不懂你为什么需要那些垃圾?”小次郎不满的说道:“那个叫市丸的小鬼有什么值得你去拉拢...蓝染队长?”

    “你没有看见,并不代表他没有...”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不要随便小看任何人喔...”

    “...那么东仙呢?”小次郎询问道:“那个满口正义的疯子?”

    “要...确实在某些方面让我失望,但是不能否认他的价值...”蓝染惣右介摊了摊手说道。

    “老实说...你的所作所为有些让我失望喔,蓝染队长...”小次郎抱怨道:“是谁为了你而在虚圈呆了整整五十年?又是谁为了你而放弃那垂手可得的队长之职?”

    “我没有低估你的能力...小次郎...”蓝染惣右介歉意的说道:“不要轻易下定结论,那不是你我应该做的事...”

    “你把一切事都太想当然了...说不定...说不定我打算退出呢!”小次郎赌气道。

    “...那你不会不了解这对我们的计划是件多大的损失...”蓝染惣右介沉重的说道。

    “纠正一下...是你自己的计划喔...蓝染队长...”小次郎没好气的说道:“我可是对崩玉什么的提不起任何兴趣,这只是你一厢愿的想法罢了...”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吗...小次郎?”蓝染惣右介温和的问道。

    “...真搞不清楚你为什么需要我的答案,你自己难道还不了解自己一手提拔出的人?”小次郎拉扯着脸说道。

    “银...他...是个很有趣的家伙,相信我...”蓝染惣右介看着小次郎一脸鄙视的表说道:“比你要差那么一点...”

    “有趣?...明明是陋习甚多的贼...”小次郎从臂章下抽出小字片读道:“市丸银...作为天才少年而加入护庭十三队,与十番队副队长松本乱菊是旧识,前不久与六番队队长朽木白哉同时继任队长。流魂街出...酷干柿子,以及制作大量的柿子饼分发给他人品尝...虽然大多数柿子都是六番队队舍偷摘的,但是自己也曾经尝试在三番队栽培,可惜无一存活...后面不需要我继续读了吧?”

    “不...不必了...”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你这些...想必是在大回灵书廊抄下来的吧...”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呢...蓝染队长...”小次郎看着那逐渐被烧尽的纸片说道。

    “...你的鬼道有进步了...小次郎...”蓝染惣右介赞许道。

    “可是比起队长而言,完全不够看呢...”小次郎歪着头说道:“我想去喝点东西了...队长...”

    “去吧...记得早点回来...”蓝染惣右介微笑的说道:“明天还要去真央学院视察呢...”

    “...又是...找寻棋子吗?”小次郎转离开道。

    “你知道的...想要成为赢家...如果没有足够的筹码,那是会很难玩的...”蓝染惣右介镜片闪着异常的光芒道。

    --------------------------------------------------------------

    我的一生可以说是并不顺心,

    但是我从不去如此的记恨某人,

    直到那天——

    如果有什么我觉得无法挽救的话,

    那就是对海燕的愧疚与无力...

    强作冷漠的斩杀那该死的东西,

    并不能为自己带来任何救赎。

    所以我懦弱的选择了记恨,

    将仇恨转加到其他人上,

    是将自己从那悔恨之地拉出来的最好方法...

    “为什么?”小次郎站在海燕死的地方问道,地上的某些血迹还未擦干,虽然尸体已经被搬走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小次郎...”蓝染惣右介开口道:“我也不清楚你为什么把我叫到这里来...对于海燕的死,我很抱歉...”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小次郎冷冷的说道:“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

    “...我知道,海燕他是你很重要的亲人...我清楚你们之间的羁绊,但是...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蓝染惣右介歉意的安慰道。

    “你还打算演到什么时候?”小次郎恼火的问道:“不要再用你蹩脚的演技来欺骗我了...蓝染...”

    “...听着,我知道失去海燕对你是件无法弥补的伤痛...”蓝染惣右介难过的说道:“我希望...我希望我能...”

    “你的跟班呢?”小次郎问道:“东仙和市丸是不是也隐藏在某处?看着我如小丑般的笑话?”

    “...他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蓝染惣右介说道:“没人会看你的笑话,也不会有人拿你当小丑...”

    “真是说的相当中听呢...”小次郎没好气的说道:“我不相信一个虚会在毫无警觉的况入侵尸魂界...除非有人在内部施展帮助...”

    “那么你认为是谁呢?”蓝染惣右介玩味般的问道。

    “...你我都心知度明...”小次郎结束话题拔出刀说道:“这把浅打跟了我五十年...”

    “看的出来...”蓝染惣右介看到那把有些年头的浅打说道:“想必它也经历了很多事呢...”

    “...不错...”小次郎将手中的浅打折断道:“但是我不需要它了...”

    “就这么将自己的刀舍弃吗?”蓝染惣右介问道。

    “...那不是属于我的刀...”小次郎将断了刃的浅打从新归鞘道:“你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残酷...蓝染...”

    “你说我残酷?...那对已经成为虚的灵魂来说根本没有意义,他们不过只是一群死后渔猎其他灵魂的存在罢了...”蓝染惣右介收回掩饰道:“而我不过是赋予他们存在的意义...这样,何来残酷之有?在我看来,毫无愧疚的将那灵魂打至粉碎的你,才是真正的残酷呢...”

    “无所谓了...”小次郎离开道:“终有一天...你会因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蓝染...”

    “那我万分期待那天的带来...”蓝染惣右介玩味的说道。

    “哎呀呀...好冷血呢...蓝染队长...”市丸银从影里走出来说道。

    “你都听到了啊...银?”蓝染惣右介回头微笑的问道。

    “...抱歉...是我逾越了...”东仙要出声道。

    “没关系,只是...可惜了一枚棋子...”蓝染惣右介平淡的说道。

    “...蓝染队长不害怕他将我们供出去吗?”市丸银笑眯眯的问道。

    “不必担心...小次郎不是那样的人...”蓝染惣右介眼神冷的说道:“再说...即便他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呢?”

    “说得也是呢...”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其实啊...要是他就这么说出去的话...事可能会变得有趣很多耶...”

    “...就让我杀掉他吧...”东仙要请求道。

    “不...没有关系...”蓝染惣右介阻止道。

    “可是...”东仙要坚持道。

    “...要...我都已经说了...没关系了啊...”蓝染惣右介说道。

    “请...请原谅我如此逾越的想法...”东仙要单脚跪地求饶道。

    “起来吧...我们该回去了...”蓝染惣右介看了看地上凌乱的血迹说道:“不必惊慌、不必冲动...诸位就当作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那样吧!”

    “...真像你的作风呢...蓝染大人...”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说起来...我也悲伤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