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试探

    纵然悲伤的无法去想念,

    内心也要重复去编织欺骗自己的谎言,

    和你独处的那些画面仿佛就在昨天,

    每当宁静的夜晚总是夹杂着不安,

    明明仿佛就在边,

    却什么都抓不到,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每当看你微笑我就会原谅你的一切,

    不过越是你越是害怕你又会忽然不见,

    想要抬头看着天空,

    却发现太阳是如此的耀眼,

    酒醉到麻木还是不停的思念,

    多么渴望你和我能回到从前,

    回想那天把心交给你,

    这份心直到现在也不曾改变,

    明知道我会寂寞,

    但你却总是假装从未看见,

    真是个淘气的家伙。

    多么渴望与你再次相见,

    好延迟猫与狐狸的恋...

    ——松本乱菊

    “在交手之前,我想提个要求...”京乐水说道。

    “...什么要求?”史塔克歪着头问道。

    “能不能...让你边的小女孩离开这里呢?”京乐水请求道。

    “为什么?”史塔克追问道。

    “...因为...要是那个小女孩在的话...我大概就无法全力以赴了,你不也是吗?”京乐水解释道。

    “你在说什么啊...”莉莉妮特不服气的说道。

    “...安静点...莉莉妮特...”史塔克撇了撇嘴说道:“既然你们无法全力以赴...没关系...我也不会认真的啦...”

    “...这话...什么意思?”浮竹十四郎不解的问道。

    “哎呀,就是那个意思啦...我对这种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史塔克懒散的说道:“我说...能不能让我们摆出有在战斗的样子...然后等其他同伴将这场闹剧结束呢?”

    “你怎么能...?”浮竹十四郎吃惊道。

    “虽然我在内心很认同你这个建议...可是,没办法啊...好像没有办法就这样混过去了喔...”京乐水耸了耸肩说道:“最起码...这一次不行...”

    “...是吗?...真是...有够麻烦的...”史塔克跟着拔出刀抱怨道。

    --------------------------------------------------------------

    “这三个家伙就让我来应付吧...队长...”松本乱菊看着四周出现的敌人说道:“还请队长去对付最后面那个十刃...”

    “你应付的来么?”番谷冬狮郎担心道。

    “...没问题...”松本乱菊保证道。

    “知道了...那就交给你了...”番谷冬狮郎瞬步闪出包围圈道。

    “怎么能让你随便得逞啊...小鬼!”阿帕契不爽的追逐道。

    “...等等...别冲动啊...”米菈挡在阿帕契的面前叫道。

    “...你没看见那个小鬼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朝着赫丽贝尔大人刀刃相向吗?”阿帕契暴躁的说道。

    “所以我才叫你等一下再说啊!”米菈说道:“阿帕契...”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那小鬼再如何对待赫丽贝尔大人我们都不必出手吗?”阿帕契不服气的说道。

    “笨蛋,你不会用眼睛去看吗?”米菈说道:“没看见赫丽贝尔大人已经拔刀了吗?...那个小鬼注定只会迎来死亡...”

    “...也对,话说回来...”阿帕契转过脸看着松本乱菊说道:“这个女人好像说了什么...交给我之类的大话啊...”

    “真让人吃惊...没想到你的听力意外的好呢...”松本乱菊讽刺道:“我还以为你除了相貌跟材很糟糕以外,听力也让人担忧呢...”

    “可恶...你在说什么?”阿帕契恼火道。

    “没看见她在挑衅你吗?”米菈没好气的说道:“别对她这种小伎俩太过恼火了啊...麻烦死了...”

    “哟...那位母猩猩懂事的嘛...”松本乱菊继续挖苦道:“原来是我小瞧你了...”

    “你在说什么?”米菈火大的叫道:“你说谁是母猩猩啊...你这头牛!”

    “拜托你们两个别这样大吵大闹的好不好?”荪荪刻薄的说道:“还没有交手就已经自乱了阵脚...虽然我承认你们的智商之低是件没办法改变的事,但是能不能别给我添麻烦呢?”

    “臭荪荪...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啊!”阿帕契指责道。

    “...我可不介意先干掉你喔...你这帮敌人说话的毒妇...”米菈不爽的骂道。

    “真是有趣的想法呢...正好...我也觉得有必要先干掉你们才算是个好的计划...”荪荪刻薄的说道。

    “...真是一群值得玩弄的家伙啊...”松本乱菊感慨道。

    “看来我们非把你干掉不可了...牛...”米菈转移话题说道。

    “不错的态度...不过现在才露出这样的表未免有些迟疑了吧...”松本乱菊说道:“要知道,我已经离开你们的包围圈了啊...”

    “少瞧不起人啊...你以为只是离开了包围圈就能摆脱我们吗?”阿帕契不爽的冲过来说道。

    “...别做傻事...”荪荪拉住阿帕契说道。

    “你在干社呢们啊?”阿帕契烦躁的回过头说道。

    “没看见她在不停的挑衅么?”荪荪分析道:“肯定有什么谋啊...你这无脑的家伙...”

    “你在说什么?”阿帕契极度不爽的说道。

    “...现在才发觉么?”松本乱菊拔出刀说道:“低鸣吧——灰猫!”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你将像沙子一样的东西将我们包围有什么作用?”阿帕契伸手去抓道。

    “...有没有用是要看结果的...”松本乱菊斩下手中的刀柄说道。

    “什么?”阿帕契看着自己的手臂被凭空割伤道。

    “...阿帕契...你没事吧?”米菈关心道。

    “贸然去触摸不明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傻的家伙啊...”荪荪挖苦道。

    “将刀化为砂粒...只要朝着被尘埃所触及的地方轻轻挥下刀柄...就能顺利的攻击到你们...”松本乱菊好心的提醒道:“你们就将边漫天的砂粒当成我手中的刀吧...”]

    “你不觉得自己有些天真了吗?”荪荪三人不爽的说道:“只是一些砂粒而已...虚闪...”

    “...好强力的反击啊...”松本乱菊连忙闪避道。

    “你难道认为只靠那些灰就能干掉我们...?”米菈挑衅的问道。

    “...你们才是太天真了...”松本乱菊重新指挥着砂粒将三人包围道:“既然是灰尘...怎么可能会被击中啊...无处可逃了...诸位...”

    “什么?”阿帕契吃惊道。

    “要小心喔...这告诉旋转的砂粒...可是比刀刃更易伤人的...”松本乱菊挥舞着手中的斩魄刀说道。

    --------------------------------------------------------------

    “这样好吗?”吉欧看着不远处被痛揍的大前田说道:“你的副官都快挂掉了...”

    “无妨...反正他只是个好吃懒做而又只关心老家生意的蠢材...”碎蜂冷淡的说道:“让他偶尔经历些挫折说不定能够成为一次不错的教训...”

    “什么嘛...你还真是个冷淡的上司呢...”吉欧朝着碎蜂攻击道。

    “那是因为我向来不喜欢队员之间私交太深...为了磨练和考验,上司与部下的关系原本就应该是反目成仇的...”碎蜂闪避道。

    “是吗?”吉欧伸出右脚踢道:“好个另类的方法...”

    “...破绽百出啊...破面...”碎蜂抓住吉欧的右脚朝地面摔去道:“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可恶...这是什么?”吉欧看着被锁住的体挣扎道。

    “到此为止了...破面...连打听你名字的时间都没有呢...真是可惜...”碎蜂拔出刀说道:“尽敌螫杀——雀蜂!”

    “那是什么刀啊...”吉欧感觉好笑的说道。

    “...听你的语气似乎觉得它很可笑的样子...放心吧...很快就结束了...”碎蜂朝着吉欧的口刺道。

    “...畜...生...”吉欧突然惊恐的叫道。

    “很可惜...虽然没有见识到你的归刃,但想必也就是那种程度吧...”碎蜂看着被二次击杀所秒掉的吉欧收刀归鞘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