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交换对手

    “啊啊...”黑崎一护突然被某种冲力撞倒在地道:“...你不要紧吧...井上...”

    “...没事...”井上织姬灰头灰脑的说道。

    “刚刚是怎么样...怎么突然有股那么强的灵压啊...”黑崎一护拍了拍上的泥土说道:“咦...那是...剑八...白哉?”

    “怎么如此狼狈...黑崎一护?”朽木白哉面瘫般的问道。

    “...咦...?”黑崎一护吃惊道。

    “咦...咦个啊...佐佐木那家伙呢?”更木剑八问道:“他没跟你在一块吗?”

    “小次郎他...他在跟十刃交战啊...”黑崎一护担心的回答道:“我们得过去帮他...”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朽木白哉冷淡的说道:“你认为尸魂界的队长需要一介代理死神的帮助?...不要说笑了,黑崎一护...既然井上织姬已经被搭救,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还是早早消失到别处,或是去现世吧!”

    “我当然会去现世的啊,但是在那之前我得帮小次郎搞定那个大家伙啊...而且也不是说我想回去就能回去的啊...”黑崎一护抱怨道:“没有待在现世的蒲原先生帮助,我怎么可能打开黑腔啊...”

    “真是的...总是提及那个令人不悦的名字...”涅茧利没好气的走过来说道。

    “...涅...茧利...”黑崎一护转过脸吃惊道。

    “没有加任何称谓啊...明明就只是半个死神,居然如此的对本人无礼...”涅茧利没好气的说道:“也罢,反正只要你不会像称呼其他人那般直呼我的名谓...我就暂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真是宽容...是因为那台推车的缘故吗?”朽木白哉看着涅茧利后的大家伙说道。

    “正是如此...其实我现在的心非常之好,因为我得到了贵重的战利品...而且还借助战利品的场所将黑腔结构完全分析透彻...”涅茧利得意的说道。

    “分析...黑腔?”黑崎一护吃惊道。

    “没错,而且不存在任何失误...时间也是半永久的,我仿佛能看到那个家伙脸上充满着懊恼...这叫我如何心不好?”涅茧利自我满足的说道:“所以对失礼的对话也能完全无视掉了...”

    “什么叫作无礼啊...”黑崎一护没好气的说道。

    “快准备一下,音无...要把这个代理死神送往现世了...”涅茧利假装没有听见的说道。

    “...好的...茧利大人...”涅音无卸下推车的器材说道。

    “等一下,我还没有...”黑崎一护抱怨道。

    “...实验对象别这样嘴巴不停的动来动去...这只是个实验,而你...是实验体一号...所以你既没有选择权,也没有否定权...”涅茧利坚定的说道。

    “实验?”黑崎一护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必担心...”卯之花烈一行人出现在不远处说道:“我们一起回去吧...”

    “...卯之花小姐...?”黑崎一护吃惊道:“露琪亚...恋次...石田...茶渡?”

    “想不到你居然会带头自愿成为实验体?”涅茧利讽刺的说道:“真是个怪异的好啊...”

    “...哎呀...这是因为我相信你喔...没问题的,这个实验一定会成功的...”卯之花烈微笑的说道:“特地到虚圈使用破面资料分析的科学家,如果失败了...想必会被蒲原喜助当成笑柄讥笑一番吧...”

    “...你可要想清楚喔...所谓的分析完毕...也就代表着我中途可以私自关闭黑腔...”涅茧利威胁道。

    “那真厉害...勇音...”卯之花烈说道。

    “...在...”虎彻勇音应声道。

    “你就留在这里辅佐涅队长他们吧...”卯之花烈吩咐道:“那么...就让我们动吧...黑崎先生...”

    “可是...等一等...卯之花小姐...那个叫牙密的家伙很强耶...”黑崎一护说道:“当然,我知道小次郎他很强...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先留下来帮助他比较好点啊...”

    “少妄自尊大了...黑崎一护...以护庭十三番队队长的手而言,没人需要你出手相助...”朽木白哉说道:“既然卯之花队长这样安排,你只要照做就行了...”

    “白哉...可是...”黑崎一护带着一丝顾虑道。

    “...没关系的...”卯之花烈带头走进黑腔说道:“如果连三位队长联手都无法击败那个牙密,想必以黑崎先生也必然不行...”

    “切,嘴巴真毒...”更木剑八没好气的朝着小次郎战斗的地方跑去道。

    “...量力而行...”朽木白哉影消失道:“露琪亚...”

    “我会的...大哥...”朽木露琪亚踏进黑腔说道。

    --------------------------------------------------------------

    “可恶...好痛...饶不了你...”牙密看着血流如柱的断臂处叫骂道:“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把本大爷的手给砍断...绝对要撕了你,臭虫子...”

    “...吵死了...”小次郎放倒牙密说道:“你这耐打的家伙...”

    “切,就被搞定了啊...”更木剑八跑到小次郎旁抱怨道。

    “...现在才来...怎么可能还能吃到?”小次郎收刀归鞘道。

    “喂,朽木白哉...这家伙看似不行啦...接下来的就交给你吧...”更木剑八大声嚷嚷道。

    “...我不理解你的意思...”朽木白哉站在小次郎后说道。

    “你是白痴喔...这家伙都还剩一口气了,我怎么好意思去下手...”更木剑八说道:“接下来的致命一击就留给你吧,反正我们都已经了...”

    “...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打算让我来替这个家伙收拾残局吗?”朽木白哉冷漠的说道:“搞清楚你们的立场...我没有义务替这家伙打扫战场...”

    “没办法啊,我们都已经来了...如果不做出点表示似乎不太像话啊...”更木剑八耸了耸肩说道:“可惜给弱小的家伙致命一击不符合我的格啊...”

    “我拒绝...下最后一刀这种卑鄙的事最适合你这种野蛮的家伙去干了...”朽木白哉吐槽道。

    “都别争了...那家伙活得还好好的呢...”小次郎打断道。

    “那你做啥把刀收起来啊...”更木剑八没好气的说道。

    “...我可不是像一护那样可以时刻保持始解的变态...”小次郎坏笑道:“再者,既然有免费的打手,我又何必要去那般拼命啊...”

    “真是让人不爽的家伙啊...”更木剑八看着再次爬起来的牙密说道。

    “...不论你是做何打算,反正这只是代表你的实力不够罢了...”朽木白哉吐槽小次郎说道:“你就站在一边睁大眼睛看吧...这家伙真正的死亡...”

    “可恶啊,你们这群虫子...”牙密再次变大道。

    “...又变大了,这家伙里面是充气的么?”小次郎站在一边悠闲的说道。

    “...你们很好...真的是让我火大到极点了啊...”牙密愤怒的吼道:“我的归刃叫作愤兽,愤怒就是我的力量来缘...来吧...让我更火大点,这样...你们只会死得更加凄惨...”

    “我说...你们两个真的不需要帮忙吗?”小次郎询问道。

    “用不着...”朽木白哉丢下斩魄刀说道:“卍解——千本樱景严...”

    “...你就乖乖在一边呆着吧...不然要是被我不小心砍成八块了...”更木剑八兴奋的说道:“可别怪我喔!”

    “那正好...”小次郎转离开道:“我可以去现世解决下私人恩怨了...”

    --------------------------------------------------------------

    “...来了个令人不爽的家伙呢...”涅茧利坐在高台上看着远处的人影抱怨道。

    “坐在那么高的地方说别人的坏话,你还真是相当的另类呢...”小次郎抬起头说道:“上面的风景如何啊?”

    “...美不胜收...”涅茧利简短的说道。

    “你不好奇吗?”小次郎问道。

    “...什么?”涅茧利不解的问道。

    “好奇我是怎么过来的啊,要知道那边还有个巨大的怪物呢...”小次郎说道。

    “不必你再三强调了,佐佐木队长...”涅茧利讽刺的说道:“那两个家伙肯定是被你卷进了战斗之中...为一介队长,居然放弃自己的对手而选择依靠别人,是因为自实力的差距么?”

    “...那倒不是...只是...”小次郎看着黑腔说道:“我有比那个怪物更迫切需要干掉的家伙在现世啊...如果不能亲自过去,想必此生都有所遗憾吧...”

    “...原来如此...好个有趣的家伙...”涅茧利疯狂的说道:“我在想...如果现在把你关在黑腔里是不是会很有趣呢?”

    “你可以尝试一下...”小次郎丝毫不介意的说道:“对了,黑腔的路已经打通了...你为何还留在这里啊,涅茧利?是害怕那边的战斗么?”

    “害怕?”涅茧利怪异的说道:“别说笑了,我只是觉得虚圈这里有比较多的实验素材罢了...理由就是那么简单...反正只要现世的战斗一结束,黑腔就会自动打开,然后我就可以从容的过去将那些变成尸体的人们...一具一具的调查一番,所以...你可别轻易死掉喔,不然...我会把你好好的装进瓶子里封存起来的...”

    “...真让人诧异的想法...”小次郎微笑的说道。

    “诧异?...我问你,到底怎么个诧异法啊?”涅茧利追问道。

    “你那种语气让人感觉到...仿佛尸魂界会获得胜利那般...”小次郎看了看那虚假的天空说道:“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怎么能让我不感到诧异啊...”

    “...切...我收回刚刚的话,你依旧是个令人不悦的家伙...”涅茧利尴尬的说道:“真不愧是被蒲原教出来的...”

    “被蒲原教出来的?”小次郎踏出黑腔说道:“你这话完全错误喔...那家伙没教过我任何东西,我保证...”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