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无心之殇

    我等众人,

    出生之始便注定了死亡,

    结局往往,

    在开始之前便已存在。

    活着这种事,

    如果仅仅是为了不断获取的话,

    那么我们最后获得的正是结局。

    结局最终浮现的,

    正是所谓的死亡,

    我们本不需要知道这些,

    无法超越死亡的凡人,

    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乌鲁奇奥拉

    “...不要露出那样的表啊...”黑崎一护一边招架着葛力姆乔的攻击一边安慰道:“妮露...”

    “战斗中分心,你也太嚣张了吧...”葛力姆乔砍伤黑崎一护的后背说道:“如果你不希望自己就此挂掉的话...就给我认真的去打...击败我...”

    “...黑崎君...”井上织姬关心道。

    “你那是什么表啊...看来你到现在都没有一丝战斗的觉悟...没用的家伙...”葛力姆乔没好气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黑崎一护闪躲道。

    “我问你啊黑崎...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虚圈的?”葛力姆乔说道。

    “这种事还需要回答吗?”黑崎一护欺反击道:“当然是为了营救井上啊...”

    “...那在你看见她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任何打算逃走的念头呢?”葛力姆乔侧挥砍道:“是因为那家伙的到来让你安心了...还是因为她外表看起来没有受到伤害呢?”

    “我不懂你的意思...”黑崎一护疑惑的问道。

    “...你说你是为了救那个女人才来虚圈的,对吧?”葛力姆乔疯狂的叫嚣道:“不对喔...你来虚圈是为了战斗...因为你早已看清那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你是死神,我是虚...落败的那一方就要被赶尽杀绝...这是早在千年以前就定下的规矩啊...除此之外,还需要任何理由吗?...来吧...来打败我吧...到最后还能站着的人,才能活着回去...就是这个道理啊!”

    “才不是咧...”黑崎一护反驳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和佐佐木他是怎么回事啊?”

    “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家伙的名讳...”葛力姆乔脸色沉的释放虚闪道。

    “...那就证明给我看啊...葛力姆乔...”黑崎一护带上面具说道:“你说了那么多废话就是想看到这个,对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很好...这一刻让我等得实在是太久了...”葛力姆乔兴奋的张开爪子说道:“吱嘎作响吧——豹王...”

    --------------------------------------------------------------

    “...你懂了吗?”小次郎看着伤痕累累的乌尔奇奥拉说道:“不论你们破面再进化的与死神相似...你我之间力量的差距依旧是天壤之别...虚想得到死神的力量,而形成的斩魄刀固然很稳当...但虚始终只是虚...”

    “是在嘲笑我等吗?”乌尔奇奥拉看了看被折断的双翼说道:“用你那把伪浅打?...所谓的死神...也不过如此?”

    “你很高傲...”小次郎低头看着乌尔奇奥拉说道:“大概是我见过虚里最高傲的一只吧...难道你没看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吗?...还是说,你指望用手中那脆弱的灵子枪对我进行反击?”

    “那又如何?”乌尔奇奥拉从容的说道:“就因为你比我更加优越,我就要放弃吗?...没有见过绝望的人是不会了解的...看吧...这才是我真实的姿态...”

    “出乎意料之外的东西...”小次郎看着再次变形的乌尔奇奥拉说道:“你的伤居然全好了?”

    “...刀剑解放的第二形态...在十刃之中只有我才能进行二段归刃...”乌鲁奇奥拉自豪的说道:“你应该庆幸...这副模样,连蓝染大人都没见识过呢...”

    “既然这样...”小次郎神端庄的抚摸着斩魄刀说道:“听——燕子在哭泣呢...燕返!”

    “...终于拿出真本事了?”乌尔奇奥拉朝着小次郎攻击道。

    “真本事?”小次郎轻轻的挥下手中的刀刃说道:“看来你还是什么都没有弄明白啊...”

    “...什么?”乌尔奇奥拉看着自己的翅膀凭空被砍中说道。

    “你应该不是愚笨之人的...乌尔奇奥拉...”小次郎惋惜的说道:“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醒悟呢?...看你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我真是无法理解你为何还能向我刀剑相向...是为了蓝染?...拜托了,那家伙早就不在了,你完全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离开...我保证不会阻拦...”

    “...我并不是为了蓝染大人而与你战斗的...”乌尔奇奥拉控制着手中的雷霆之枪朝小次郎去道:“而是因为你我之间非分出胜负不可啊...”

    “真是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小次郎挥手弹开道。

    “...你以为仅仅是这点行为就能使我动摇吗?”乌尔奇奥拉握住雷霆之抢朝逐渐靠近的小次郎刺过去说道。

    “不论是死神的技能也好...虚的招式也罢...终归不过是灵压的运用...”小次郎直接徒手将雷霆之枪掰断道:“只要我的灵压比你强...胜利的天平就不可能倾向于你...”

    “别瞧不起人...”乌尔奇奥拉伸出右手朝小次郎抓去道。

    “...你明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小次郎擒住乌尔奇奥拉一刀斩下道:“为什么还要放弃选择?”

    “...可恶...真没想到我的最强姿态...在你眼里...只是个笑话...”乌尔奇奥拉倒地说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虽然没有尽兴...但是我想也差不多了...”小次郎看着逐渐变回浅打的斩魄刀说道:“...但愿我没伤到你的内脏...”

    “...你在做什么?”乌尔奇奥拉看着转走的小次郎说道:“快动手...既然已经败在你的手下...如今的我早就不存在意义了...”

    “对你而言或许没有意义...但对于我来说却很有意义啊...”小次郎转过脸说道:“毕竟我一向讨厌悲伤的结局耶...”

    “...杀了我...快动手...死神...”乌尔奇奥拉不满的叫道:“我现在虽然暂时失去行动力...但如果你不打算动手的话,那么我将追杀你到永远...”

    “无所谓...如果你真打算那样做的话...求之不得...”小次郎转过微笑道:“那么...能否告诉我为什么非要选这么悲伤的结局吗...乌尔奇奥拉?”

    “我等众人,出生之始便注定了死亡,结局往往,在开始之前便已存在...活着这种事,如果仅仅是为了不断获取的话,那么我们最后获得的正是结局...结局最终浮现的,正是所谓的死亡...”乌尔奇奥拉忧伤的说道:“我们本不需要知道这些,无法超越死亡的凡人,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这什么跟什么嘛?”小次郎摆了摆手离开道:“安心在这待着吧...我才没兴趣滥杀无辜呢...”

    “...切...”乌尔奇奥拉看着小次郎消失的影说道:“真是个不让人顺心的家伙...”

    “这下顺心了?”突然出现的小次郎瞬间刺穿乌尔奇奥拉的心脏说道。

    “什么?”乌尔奇奥拉吃惊道。

    “...从你的眼神里,我读出了不舍...”小次郎收刀归鞘道:“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想不到...到最后...我依然被你...摆了一道...”乌尔奇奥拉看着被刺穿的口认命道。

    “...可别像个孩童般的天真啊...”小次郎俯视着乌尔奇奥拉说道:“你是虚,我是死神...不论是何种理由,能够活下来的终究只有胜利那一方罢了...”

    “...心...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呢?”乌尔奇奥拉看着逐渐消散的躯说道。

    “...这掌中所拥有的...”小次郎握进拳头离开道:“就是心...”

    --------------------------------------------------------------

    “...看来...似乎是赶上了...”山本元柳斋看着黑腔里浮现的人影说道。

    “...赶上了?”蓝染惣右介踏出黑腔说道:“你到底是以何种依托而说出这样的话呢?...我知道现在在这里的不是空座町...但是这完全对我毫无意义...史塔克、拜勒岗、赫丽贝尔...出来吧...既然空座町被转移到尸魂界去了的话...那我就歼灭你们,再去尸魂界创造王键...”

    “好个狂妄的小鬼...”山本元柳斋眯着眼睛说道。

    “...哇啊啊...他们的灵压都是强的像怪物那般啊...”大前田抱怨道。

    “你要是害怕的话...逃走也无妨...”碎蜂冷冷的说道。

    “这样的况是不是该解决带头的那一个...”场铁左卫门提议道。

    “...不...蓝染的能力十分的特殊...为了能够集中精力而战胜他...最好还是先解决他边的人...”狛村左阵说道。

    “那三个十刃之中,到底谁才是最强的呢?”京乐水压了压斗笠说道:“真伤脑筋...”

    “好难判别啊...毕竟没听蓝染提及过...”浮竹十四郎托着下巴说道。

    “问题在于...没人能够保证我们跟十刃交手的时候,蓝染不出手...”番谷冬狮郎分析道。

    “...说得也对呢...”松本乱菊说道。

    “...各位...暂且退后一点...”山本元柳斋拔出刀说道:“森罗万象皆化为尘土——流刃若火!”

    “快趴下...浮竹...”京乐水猫着腰说道。

    “...我知道...”浮竹十四郎连忙矮着子说道。

    “...火焚城郭...”山本元柳斋收好刀说道:“这样子...蓝染他们就暂时无法从那火焰的高墙之中出来...那么,就让我等慢慢的将他们解决掉吧!”

    “做法真粗暴啊...老师...”浮竹十四郎心有余辜的说道。

    “...我想这或许表示...连山老头的心都很糟糕吧...”京乐水重新压了压斗笠说道。

    --------------------------------------------------------------

    “哎呀呀...好...”市丸银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火焰说道:“总队长还真是太乱来了...该怎么办呢...蓝染队长?...要知道...这样下去我们就无法参加战斗了呀...”

    “无所谓...这只不过代表了...这场战斗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就宣告终结...如此罢了...”蓝染惣右介望着不断跃动的火焰自负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