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激斗

    不要因斩杀敌人而迷惘,

    不要为了断敌人而踌躇,

    决定踏进战场的人,

    怎么还能保留那孩童般的天真呢?

    化厉鬼吧,

    带上那如恶鬼般的险,

    化恶鬼吧,

    带上那如厉鬼般的坚韧,

    不要再抱有一丝仁慈,

    不要再拥有一点人

    注定染上鲜血的道路,

    怎么可能会因你的纯真而圣洁?

    ——多鲁多尼·亚历山卓戴尔·索卡奇欧

    “怎么啦...小鬼?”多鲁多尼再次踹飞黑崎一护说道:“空有一灵压却不发挥出来...太没意思了...赶快给我卍解啊...小鬼...”

    “我才不咧...”黑崎一护继续冲过砍道。

    “你到底听不听的懂话啊...我这是为你好啊...小鬼...”多鲁多尼一边闪躲一边教育道:“你再这样下去只会浪费时间...快点用全力吧...”

    “...都说了我不想啊...”黑崎一护固执道。

    “为什么?”多鲁多尼不明白的问道。

    “...十刃的落选者,也就是不是十刃对吧?”黑崎一护说道:“我才没有功夫对你这种角色用尽全力呢...”

    “原来如此...不过...”多鲁多尼拔出刀说道:“你这话也太把我们...看扁了吧...旋转吧——暴风男爵...”

    “什么?”黑崎一护吃惊道。

    “...你在做什么啊,小鬼...战斗的时候随意发呆是会送命的啊...”多鲁多尼刺穿黑崎一护的左肩说道。

    “可恶...”黑崎一护捂住不断渗出血液的肩膀说道。

    “我不清楚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小鬼...但是我只能说你要是再不快点卍解的话,是会死的...”多鲁多尼欺上前踹飞黑崎一护说道:“对我这样的对手还打算保留实力...你的想法就像孩童般的天真啊...下次我可不会用脚踢了...”

    “既然你那么想看到...”黑崎一护神懊恼的说道:“卍解——天锁斩月!”

    “...这种灵压...确实有等待的价值...”多鲁多尼满意的说道。

    “我曾经太无知了...不论是碰上什么样的对手都使出全力应战...这在教我战斗的人眼里一文不值...”黑崎一护握住斩月站在妮露前说道:“我明明空有比他强大的灵压,为什么却无法达到他的高度...所以我就决定在以后的战斗中约束自己...可惜...”

    “为了战斗而约束自己,这对战士而言是种磨练...那个教你的人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啊!”多鲁多尼赞许道。

    “...可惜不适合我...”黑崎一护一刀砍向多鲁多尼说道。

    “...速度很快...孩子...但是你应该有更强大的力量才对...”多鲁多尼招架道:“我可是知道的...那种名为虚化的东西...你的战斗记录早已经全数送往我们这了...所以我想看看...想用生命去体念一下那种近乎毁灭的力量...”

    “我拒绝...”黑崎一护轻描淡写的接下多鲁多尼的反击说道:“我没有义务在这里用上那个...”

    “原来如此...了不起的想法...但是,为了能够体念到那种感觉...我可是会不择手段的...”多鲁多尼朝着妮露偷袭道。

    “混蛋!”黑崎一护急忙抱住妮露说道。

    “有什么好生气的?”多鲁多尼张开双臂说道:“你我本是敌人...即使我的手段低略,你也不应该只顾着生气啊...来吧...快快的给我最强一击...”

    “你难道不清楚激怒我的后果吗?”黑崎一护恼怒的问道。

    “当然知道啊...我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和你战斗的啊...”多鲁多尼嚣张的说道。

    “既然你那么想要求死...那我就成全你...”黑崎一护将妮露放在地上说道:“不好意思...你只有一瞬间能够体会那种力量...”

    “那就足够了...”多鲁多尼视死如归道。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黑崎一护带上面具冲向多鲁多尼道。

    “这种感觉...哈哈...太棒了...像十刃般的强度...能和这样的敌人战斗...我真的...”多鲁多尼兴奋的狂笑道。。

    “再见了...”黑崎一护去掉面具说道。

    “...什么...”多鲁多尼看着已经被砍中的躯吃惊道。

    “该走了...妮露...”黑崎一护看着一言不发的妮露说道。

    ********************************************************

    “再怎么躲闪也没有用的啊,小鬼...”缇鲁蒂甩着鞭子朝石田雨龙攻去道。

    “你的废话真多耶...”石田雨龙到处闪躲道。

    “...人类男子都是这副德行吗?...逃跑的时候不知道反击...真让人好生无聊...”缇鲁蒂收回鞭子说道。

    “...哟...你好吗?”沛薛接住差点倒地的石田雨龙说道。

    “...啊啊...谢谢...对了...”石田雨龙感激道:“我记得你...你是叫沛薛·卡迪谢...对吗?”

    “...莫非...你喜欢我?”沛薛问道:“为什么呢...我应该没有什么值得人喜欢的地方啊...”

    “喂喂...干嘛突然说出这种恶心人的话?”石田雨龙说道。

    “...居然还有心思聊天...”缇鲁蒂一鞭子抽中石田雨龙说道。

    “可恶...”石田雨龙摸着刚被擦破的额头回出一箭说道。

    “这种可笑的箭支怎么可能伤得了我?”缇鲁蒂轻蔑的抓住灵力箭掰断道。

    “可笑不可笑...要等你死了才知道...”石田雨龙一边闪躲一边不断的拉弓箭道。

    “...真是讨厌...速度跟实力不成正比呢...”缇鲁蒂看着自己没有抽中的鞭子撒道。

    “没办法了...”石田雨龙抽出一把剑说道:“就用这个来解决你吧...破魂之物...灭却师里唯一一样类似刀刃的东西...”

    “真是好笑...你打算用那么短的东西来跟我近吗?”缇鲁蒂不断挥舞着鞭子说道:“我怎么可能会把机会让给你呢?”

    “你的想法很正确...但是...”石田雨龙把破魂之物搭在弓上出道:“你忘记了一件事...灭却师从不使用弓箭以外的武器...进行战斗!不好意思...是我赢了...我很赞同你的那句胜利确实掌握在距离只上...”

    “什...么...”缇鲁蒂看着被贯穿的膛吃惊道。

    “走吧...沛薛...”石田雨龙拣起地上的破魂之物收好说道。

    “...这样好吗?”沛薛担心道:“那家伙并没有死耶...”

    “生命的选择权是掌握在胜者手中...这场战斗是我赢了...让她带着战败的耻辱活下去,或许是种惩罚...”石田雨龙说道:“我已经中她的心脏...我想破面虽然是虚,但体构造应该跟人类相似...假设她并未死去并活下来了...我认为她也不可能有力量前来追逐我们...”

    “...原来如此...”沛薛潇洒的转说道:“那么走吧...一护...让我们去寻找妮露大人吧...”

    “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一护啦...别胡乱认人好不好?”石田雨龙抱怨道。

    ********************************************************

    “你...你是刚才那个...”阿散井恋次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后的咚德恰卡说道:“不要鬼鬼祟祟的跟在别人后面啊...”

    “妮露...妮露...”咚德恰卡奔跑过来说道。

    “妮露什么的关我什么事啊...”阿散井恋次说道:“你肯定是迷路了...对吧?”

    “...咚德恰卡在什么地方啊?”咚德恰卡问道。

    “...果然是迷路了...”阿散井恋次说道:“我就觉得很奇怪,我跟你又不熟,你干嘛跟着我啊?”

    “妮露去追...一护了...”咚德恰卡哭泣道:“如果不快点阻止妮露的话...”

    “吵死啦...如果真是在一护那边...应该很安全才对啊...”阿散井恋次没好气的说道:“不要哭得那夸张啊...”

    “说起来...你为什么一直不停的跑呢?”咚德恰卡转移话题问道。

    “条件反啦...任谁被一张那么恐怖的大脸追赶,都会选择逃跑吧...”阿散井恋次回头说道。

    “先停下来,我有很要紧的事跟你商量啊...”咚德恰卡说道。

    “你先停下来再说吧...”阿散井恋次带着抱怨的语气说道:“再说...你要找妮露的话,应该自己原路返回啊,干嘛还追着我不放?”

    “...你在哪里啊...妮露...”咚德恰卡紧紧着追着阿散井恋次哀怨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