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主仆

    如果提问能够解决问题,

    老子老早之前就去问了,

    如果劝说能起到作用,

    老子更早之前就那么做了,

    反正哪个都没任何意义,

    放任怒火引领我的肢体,

    享受自由的心态维系我的生活,

    体会着嗜杀给予我的整个视界,

    老子就是这副德地活着,

    你他妈要是明白了,

    就快给老子滚吧!

    为了破坏而生的我们,

    哪有什么相互依附的必要

    更别提什么为了生存,

    而寻求庇护这样了不起的理由,

    完全让人**不起兴趣。

    如果感是必要的话,

    那有六分就够了,

    如果说你认同我的话,

    那就随你的便吧!

    反正哪个都没意义,

    这跟老子完全没有关系。

    饱涨的绪贯穿我的肢体,

    疯狂的格支撑着我的脚步,

    死死攥着执念的感觉告诉我,

    什么才是真的世界

    ——葛力姆乔

    “怎么样啊世里一护的虚化维持状况?”平子真子刷着牙问道。

    “还用得着问吗完全不行的家伙高记录也才10秒多点童子鸡”猿柿世里打着饱嗝说道:“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的秃子!”

    “妈的”黑崎一护在一旁洗着碗说道。

    “会不会是没有才能啊”矢胴丸莉莎打着哈欠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近早放弃比较好”

    “少罗嗦!”黑崎一护没好气的说道:“没有参加到修行里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我有参加的啊白痴!”矢胴丸莉莎说道:“你难道忘记了我昨天偷偷借你的三本**小说吗?”

    “我才没有借呢!”黑崎一护脸红的辩解道:“你不要把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

    “别那么害羞嘛!”川罗武摆了摆手说道:“像我两天就找她借一次”

    “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黑崎一护连忙说道。

    “我更是一天看两次的喔!”矢胴丸莉莎得意的说道。

    “的知道错了”黑崎一护把碗放齐道:“请你们放过我色胚女”

    “我不是色胚只是兴致勃勃罢了!”矢胴丸莉莎狡辩道。

    “世人就将那种家伙称之为色胚”六车拳西接过毛巾说道。

    “什么嘛你明明自己不也是很有兴趣的吗?”矢胴丸莉莎说道。

    “话可不能乱说啊!”六车拳西打好水开始洗脸道。

    “拳西大色鬼拳西大色鬼”久南白嘟囔道。

    “白你这家伙”六车拳西恼火道。

    “好啦都准备一下时候不早了”平子真子拍了拍手说道:“再不睡觉的话,吵给隔壁的邻居就不好了喔!”

    “喂,你个秃子我们这怎么可能有邻居啊!”猿柿世里没好气的说道。

    “那只是好像应该是个比喻”凤桥楼十郎礼貌的说道。

    “你的幽默细胞还得加强啊真子要不要我借你几本刚出的漫画?”川罗武问道。

    “我认为有必要借点杂志给他增长见识了”矢胴丸莉莎扶了扶眼镜道。

    “切,懒得理你们”平子真子挖着鼻孔说道。

    “都过了这么,佐佐木那家伙怎么还不来?”松本乱菊没好气的说道:“难道是携款私逃了?”

    “我怎么听出了一股酸刻味?”绫濑川弓亲停下折磨手上的藤孔雀问道。

    “很明显是在后悔为什么去买东西的不是她自己”番谷冬狮郎看着自己的冰轮丸说道。

    “队长你”松本乱菊抱怨道。

    “那是什么?”绫濑川弓亲抬头吃惊道:“破面怎么会不管怎么这也来的太突然吧?”

    “确实是有点唐突但是好像没有留给我们空闲的时间呐”番谷冬狮郎抬头说道。

    “喔这下还真找到了个好地方”牙密看着下面四人说道:“下面好像有几个灵压蛮高的我们就先从这下手吧!”

    “你在说什么啊那不正是六号先生描述的尸魂界的援军么?”鲁比刻薄的说道:“喔不对,是前六号先生才对”

    “我想杀的家伙不在里面啊”葛力姆乔离开道。

    “喂等等葛力姆乔”牙密叫道。

    “别管他啦那家伙反正都已经被排出十刃了”鲁比刻薄的看着葛力姆乔的背影说道:“单凭独臂的他想必什么也办不到”

    “切,我想宰的家伙也不在这里啊”牙密说道:“真是晦气”

    “你说你想杀的家伙是那个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的女人么?”鲁比刻薄的讽刺道。

    “差不多喂要上咯”牙密对着后发呆的汪达怀斯说道:“你准备傻楞到什么时候啊”

    “啊呜”汪达怀斯眼睛瞄到别处说道。

    “切原来是个弱智啊”牙密没好气的说道。

    “我是十番队队长番谷冬狮郎”番谷冬狮郎突然朝牙密砍道。

    “这真是太巧了啊”牙密拔出刀招架道:“我是破面第十号牙密”

    “第十号?”番谷冬狮郎问道:“莫非你就是十刃中的一员?”

    “你似乎很清楚嘛!”牙密兴奋的说道:“看来你曾经跟个口风很松的家伙干了一场啊”

    “你也是十刃吗?”绫濑川弓亲担心的问道。

    “没错名字叫鲁比阶级是六”鲁比自信道。

    “啊呜”汪达怀斯蹲坐在一边嬉闹道。

    “这家伙真的能砍他吗?”松本乱菊看着汪达怀斯说道:“完全下不了手啊”

    “快放手啊你们!”黑崎一护挣扎道。

    “不是说了你不行吗”六车拳西施加力道说道:“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正是因为以你现在的状态不能够取胜所以才会从尸魂界派出援军的啊!”川罗武劝说道。

    “可是我也是为了这一刻而不断修行的啊”黑崎一护回头叫道:“你们不让我去是什么意思啊?”

    “让他走!”平子真子扳开拳西的双手说道。

    “喂,你在想什么啊,真子!”六车拳西不满道:“你知不知道这种等级的敌人不是靠十几秒就能结束的啊!”

    “不会有事的”平子真子保证道:“但愿”

    “但愿是什么意思啊,你明明自己心里都没有底啊,你个秃子!”猿柿世里踹飞平子真子道:“要是一护他有什么闪失,我上哪找那么好的沙包啊,秃子!”

    “沙包?”有昭田钵玄尴尬道。

    “可怜的一护,原来是个顶替真子的存在啊”川罗武感慨道:“真幸福”

    “是可悲!”六车拳西没好气的说道。

    “你好啊女人!”乌鲁奇奥拉突然出现在井上织姬的面前说道:“你今天没在同伴的边真是对我太有益了明明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如果被无聊的人所打搅的话,那么谈话的兴致也会消磨不少吧!”

    “你是”井上织姬吃惊道:“有话跟我说?”

    “我确实有话跟你女人”乌鲁奇奥拉打量着四周说道:“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没有闲杂的人来打搅想必我做任何事都不会被发现吧?”

    “你你想干什么?”井上织姬害怕的问道。

    “跟我走女人你只能回答好要是回答了这句以外的话,我就杀了你”乌鲁奇奥拉威胁道:“不只是你还有你的同伴你所关心的一切”

    “什么”井上织姬吃惊道。

    “什么都不别问,什么都不你已经丧失了权利”乌鲁奇奥拉继续说道:“你要搞清楚现状掌控权在我手中,如果你想失去一切那么就尝试逃跑再说一遍,这是命令而非交易蓝染大人看中了你的力量,而我则背负着带你回去的使命,仅此而已!”

    “怎么可能?”井上织姬惊恐的问道。

    “最后一句跟我走女人!”乌鲁奇奥拉转说道:“不许犹豫不许质疑不许说话!”

    “我不是过不行吗?”阿散井恋次制止茶渡说道:“你的体力消耗太大啦!”

    “可可是”茶渡说道。

    “说得也对呢阿散井先生的思路不错”蒲原喜助拔出刀离开道:“不过阿散井先生也消耗了太多体力所以还请两位暂且在这休息相反的,我会出面的!”

    “喜助”夜一吃惊道。

    “喂,店长是不是脑子被驴踢到了?”花刈甚太分析道:“怎么突然从不断逃避的人一下变得首当其冲了他不是讨厌战斗么?”

    “他只是讨厌无可必要的战斗啦还有,你在这里随便说你家店长的坏话可不好喔!”夜一教育道。

    “没错”䌷屋雨附和道。

    “哟我在到处找你呢死神!”葛力姆乔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影说道。

    “那明明是我的台词才对啊!”黑崎一护摆好架势说道:“就让你当初没有干掉我是件多么愚蠢的事吧!”

    “又是卍解啊”葛力姆乔轻蔑的说道:“你难道忘了吗你那破卍解根本就没有让产生想出手的**!”

    “你还真是健忘啊前的那条伤疤不正是我造成的吗?”黑崎一护说道:“我有件事想在开打之前问你手臂怎么了?”

    “我丢掉了”葛力姆乔简短的说道:“只是杀你而已,一只手跟两只手没有什么多大分别”

    “是吗那就不需要我手下留了吧?”黑崎一护说道。

    “随你的便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葛力姆乔讽刺道:“就使尽全力吧!”

    “看好咯然后深深的记住!”黑崎一护带上面具说道。

    “这个灵压是什么?”葛力姆乔问道。

    “啊啊,我没有空说明”黑崎一护一刀砍中葛力姆乔说道。

    “可恶”葛力姆乔连忙闪避道:“这速度”

    “月牙天冲!”黑崎一护站在葛力姆乔后说道。

    “这就是你的实力吗?”牙密挖苦道:“如果只是拿来降温的话,应该不错”

    “切”番谷冬狮郎皱紧眉头说道。

    “不是早跟你们说了一对一是没有胜算的吗?”鲁比刻薄的说道。

    “罗嗦”绫濑川弓亲看着被刺中的肩膀说道。

    “你什么话都不说啊”鲁比说道:“我可是真的快把他干掉了喔!”

    “我们没有兴趣二对一!”斑目一角简短的说道。

    “什么嘛麻烦死了”鲁比转过头说道:“喂,牙密把你那个小男孩也让给我因为他们拖拖拉拉实在是太无聊了干脆来场四对一的战斗我会解放后当你们的对手喔!”

    “休想!”番谷冬狮郎连忙卍解冲过去道。

    “绞杀吧,茑嬢!”鲁比拔出刀说道。

    “怎么啦?”番谷冬狮郎看着突然迎向自己的触手说道:“解放后的你才这点实力?”

    “还真是大言不惭啊”鲁比刻薄的说道:“虽然我没想到你真的能够防御的住但是如果现在的攻击是刚才的八倍会如何呢?”

    “你什么?”番谷冬狮郎看着八只触手朝自己刺过来吃惊道。

    “队长”松本乱菊看着被击落的番谷冬狮郎担心道。

    “真遗憾啊我早就跟你们说过叫你们一起上啦!”鲁比刻薄的说道:“啊,对不起应该是四对八才对!”

    “抱歉啦我来晚了”蒲原喜助悠闲的走过来说道。

    “你是谁啊?”鲁比轻蔑的问道。

    “啊,你好啊我太晚打招呼了”蒲原喜助压了压帽檐说道:“蒲原喜助是一家叫做蒲原商店的店长可以的话往后请多多指教喔!”

    “啊哈”汪达怀斯偷袭道。

    “嘿这里有个喜欢偷袭的奇怪的家伙啊”蒲原喜助回挥了一刀开汪达怀斯道。

    “切这个菜鸟连一点道德都没有吗?”牙密没好气的说道:“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真受不了,本来我想说打搅我兴致的人都将由我杀掉不过看那家伙跟那个菜鸟玩得那么起劲好”鲁比说道:“我就开始刚才被打断的工”

    “我说你啊似乎很说话呢”松本乱菊说道。

    “那又怎样?”鲁比问道。

    “我呢讨厌喋喋不休的男人了”松本乱菊厌恶道:“好像只能靠一只嘴来证明的家伙实在是可悲的很啊!”

    “你什么?”鲁比刚准备发动攻击,却发现自己的触手被冰封住了。

    “你对曾经攻击过的对手未免也太大意了吧?”番谷冬狮郎挥舞着斩魄刀说道:“难道你没有点战斗常识吗?”

    “你居然还活着?”鲁比吃惊道。

    “冰轮丸是冰雪系最强的刀就算粉碎了,只要有水就能复原”番谷冬狮郎说道:“你给了我太多准备时间了如果说你的武器是八只手那么我的武器就是整个天空的水气!”

    “什”鲁比发现自己体逐渐被冰封住道。

    “千年冰牢!”番谷冬狮郎指挥着无数冰柱封住鲁比说道:“不好意思啊面对冰之力只怕八只手不太够用呢”

    “什么?”牙密吃惊道:“鲁比那家伙就被干掉了?”

    “再这样小看下去,可是会被蓝染大人骂的喔!”蒲原喜助站在牙密后说道。

    “你这家伙”牙密回说道。

    “为什么那个家伙不攻击我了对么?”蒲原喜助说道:“你说是为什么呢?”

    “少瞧不起人了啊死神”牙密冲到蒲原喜助的前挥拳攻道:“明明是我先开口问的啊!”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啊”蒲原喜助把刀架在牙密的脖子上划道:“哎呀,被躲过了呢打算把你整个头给切下来的”

    “你这家伙”牙密摸了摸被划伤的脖子说道。

    “为什么我能够自由的在这攻击你而不被发现呢想知道为什么吗?”蒲原喜助指着在一边发呆的汪达怀斯说道:“我发现他其实是个悲剧的存在不到,也听不到仅仅是靠灵压的脉动去探擦对方的存在真是个可悲的生物”

    “妈的这跟老子没有关系啊!”牙密使劲全力砸向蒲原喜助说道。

    “还真是个搞不清楚状况的人啊刚才那段时间我可把你的攻击频率伤害都分析好了喔!”蒲原喜助用刀抵住拳头说道:“虽然说实战中有一点小小的困难,但我总算还是克服了果然好久不活动的体已经跟不上思维的步伐呢那么,也该在这闹剧之上划个句号了”

    “别小看我死神!”牙密愤怒道。

    “哈哈”葛力姆乔看着鲜血淋漓的体说道:“这股力量似乎不是死神的东西呐你这家伙这段时间到底干了些什么?”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黑崎一护接二连三砍中葛力姆乔说道:“我没空说明啊!”

    “切”葛力姆乔回一刀招架道。

    “刚结束了葛力姆乔”黑崎一护说道:“月牙”

    “你玩完啦死神!”葛力姆乔看着黑崎一护的面具突然破碎掉说道:“看你刚才的力量使用的没节制怎么面具一卸下就变得连呼吸都困难了啊该结束了死神虽然我也伤得不清,但是结果现在的你,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可恶”黑崎一护躺到地上喘着粗气道。

    “哈”葛力姆乔踹飞黑崎一护说道:“看你挣扎的样子就知道那个面具似乎只要坏过一次就没办法再拿出来了不过应该是因为体受了太大的伤害,亦或者是因为灵力的不稳定,再或者是有着使用次数反正不管是何种乱七八糟的原因那个面具已经出来不了”

    “次舞——白涟!”朽木露琪亚说道。

    “好强的威力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黑崎一护喘着气吃惊道。

    “你好像使用了非常荒唐的力量呢!”朽木露琪亚收起袖白雪准备过去扶起黑崎一护说道:“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啊”

    “罗嗦!”黑崎一护努力站起说道。

    “一护”朽木露琪亚靠近黑崎一护说道。

    “少瞧不起人了啊死神!”葛力姆乔破开冰封抓住朽木露琪亚说道:“只是冰了薄薄的一层,就打算干掉我太天真了”

    “露琪亚!”黑崎一护用斩月支持着躯站立道。

    “放开她!”小次郎把手搭在葛力姆乔的左肩说道。

    “是你?”葛力姆乔吃惊道。

    “同样的话,我不打算再说第二遍”小次郎平淡的说道:“放开她亦或者你连仅有的右手也打算丢掉?”

    “小次郎?”黑崎一护吃惊道。

    “切”葛力姆乔松开手说道:“这样可以了?”

    “你变了变得比以前调皮了”小次郎回忆道。

    “少罗嗦老子老早就想干掉你了!”葛力姆乔持剑冲向小次郎说道。

    “干掉我?”小次郎假装吃惊道:“别说笑了你连让我出刀的能力都没有猫!”

    “你打算支配到我什么时候啊猫猫”葛力姆乔接二连三砍向小次郎说道:“老子说过了,老子是豹子啊!”

    “我也不打算再重复啊”小次郎伸出手指挡住葛力姆乔的刀说道:“在我眼里,你始终是那个跟在我发牢的小猫即便你成为了破面,得到了所谓的力量你的爪子仍然无法伸向我啊!”

    “你知道什么老子就是这副德地活着,你他妈要是明白了,就快给老子滚吧!为了破坏而生的我们,哪有什么相互依附的必要别提什么为了生存,而寻求庇护这样了不起的理由,完全让人**不起兴趣!”葛力姆乔抱怨道。

    “这正是你的可之处啊明明口头上说不要”小次郎笑着说道:“内心却仍旧渴望”

    “你这家伙真是个让人火大的存在”葛力姆乔疯狂的叫道:“就让你见识下老子这么年来的变化嘎吱作响吧!”

    “你又冲动了”小次郎制住葛力姆乔的右手说道:“解放斩魄刀吗回归自己的原来的形态拜托了,你那副吊样我已经看了整整五十年实在无法再让我提点兴趣啊喔接你的人来了”

    “乌鲁奇奥拉”葛力姆乔看着出现在自己后的人说道。

    “任务结束了”乌鲁奇奥拉捏碎某个东西说道:“该回去了”

    “好好养伤喔,小猫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宠物就这么轻易死掉了”小次郎看着的乌鲁奇奥拉说道:“你是叫乌鲁奇奥拉对吗哭泣的人不错的名字呢可否替我向蓝染传达几句话呢?”

    “你想说什么佐佐木先生?”乌鲁奇奥拉警觉的问道。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啊这样就更好办了”小次郎托着下巴说道:“其实我只是想你转告他灰尘的话可是会被弄瞎双眼的喔!”

    “我会转达了”乌鲁奇奥拉带着寓意的说道:“不过很可惜虽然你的实力出乎大家的意料..但是,太阳早已经落入我们的手你们将面临失败”

    “太阳?”小次郎回味道:“太阳啊”

    “什么是太阳啊?”黑崎一护问道:“现在不是晚上吗?”

    “别问我我像是会破解谜底的人吗?”小次郎回到义骸里拣起边上的袋子说道:“我得去给某些人送饮料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你这段时间去哪了一护?”朽木露琪亚关心的问道。

    “那些事以后再”黑崎一护昏倒在地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