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王座之争

    拥有相同力量的人,

    为了使出比对方更强的力量,

    为了成为王者所需要的东西,

    就是不顾一切的追求战斗,

    追求力量,

    毫不留的摧毁敌人,

    将其碎尸万段般的对战斗抱有的绝对的渴望,

    也就是我们体最深处,

    被刻印在事物最原始的根本之上,

    那透彻无比的杀戮反映啊

    ——白一护

    “钵这里也要有结界”平子真子看着四周类似修炼场的地方说道

    “咦这里也要吗?”有昭田钵玄不解的问道。(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

    “不咦喔大叔就算再怎么咦也一点都不可”平子真子挖着鼻孔说道:“另外再把一护的五体都封印起来吧!”

    “好好的”有昭田钵玄尴尬的说道:“铁砂之壁、僧形之塔、灼铁荧荧、因其坚决终至无声——缚道七十五:五柱铁贯!”

    “似乎开始了”川罗武看着被五根石柱贯穿挣扎的黑崎一护说道。

    “好戏开演了”六车拳西略感兴趣的说道。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凤桥楼十郎不忍的说道。

    “耐心等下你就不会说不忍了罗兹”平子真子看着被结界笼罩的黑崎一护说道。

    黑崎一护的内心世界——

    “哟好久不见啊王!”白一护看着沉默不语的黑崎一护说道:“怎么啦你似乎脸色不太好呢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斩月大叔他在哪里”黑崎一护环顾着四周问道。

    “好笑”白一护坏笑的说道。

    “你这家伙不知道吧?”黑崎一护拔出背后的斩月说道。

    “你所说的斩月是在说你手上拿的还是我这把呢?”白一护也拔出斩月说道。

    “白色的斩月?”黑崎一护吃惊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斩魄刀说道。

    “你问我斩月在哪里?”白一护诡异的提刀砍向黑崎一护说道:“就让我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我就是斩月啊!”

    “你这家伙”黑崎一护招架道:“把斩月大叔藏哪去了?”

    “还要我重复多少遍呢?”白一护连续的劈砍着黑崎一护说道:“我就是斩月啊!”

    “这个灵压”凤桥楼十郎吃惊道。

    “啊果然没让我失望”平子真子笑着说道。

    “喂喂是不是把他的斩魄刀藏起来比较好呢?”久南白建议道。

    “没用的啦那样做只会扩大暴走的范围罢了”川罗武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把这里打开,钵!”矢胴丸莉莎看着已经挣脱五柱铁贯的黑崎一护体说道:“反正今天是我的值勤就让我去会会他!”

    “好的”有昭田钵玄结出手印说道。

    “不要被干掉咯”平子真子提醒道。

    “如果你不希望我死的话”矢胴丸莉莎拔出刀丢掉刀鞘走进结界说道:“我是矢胴丸莉莎请多多指教”

    “你这家伙到底把斩月大叔藏哪去了啊?”黑崎一护反击道。

    “你真的好烦耶要我回答多少遍啊?”白一护挥出月牙天冲说道:“我就是斩月啊!”

    “我不相信”黑崎一护固执的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清不清楚这件事但我本来就跟斩月是一体的”白一护抗着斩月看着黑崎一护说道:“我和斩月都是你的灵力延伸换句话我本来就是斩月的一部分喔共用一具体的主从关系,要是产生变化的话姿态也会发生转变喔只要我的力量越强,那么支配权就越转移到我上而我呢,只要你越想获得斩月的力量,我就越能支配你的灵魂!”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假设我在这里把你打倒了斩月大叔又会回到我的灵力中心对吧?”黑崎一护意志坚定的说道。

    “你打败我?”白一护轻蔑的说道:“不可能的”

    “是么?”黑崎一护握紧斩月说道:“到底能不能打败还是等你看过这个之后再”

    “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啊我都说了你是不可能赢的了啦!”白一护也摆出同样的姿势说道。

    “卍——”黑崎一护大声叫道。

    “——解”白一护也跟着叫道。

    “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卍解的?”黑崎一护欺砍向白一护说道。

    “那还用问吗?”白一护提着白色的天锁斩月挡住道:“当然是跟你同一时间咯一护”

    “你这家伙!”黑崎一护转换角度砍道。

    “我别抖个不停啊一护!”白一护轻易的招架住说道:“痛痛快快的跟我打上一场”

    “吵死啦!”黑崎一护空中翻转了躯叫道:“月牙天冲”

    “切”白一护轻描淡写的用左手弹开欺说道:“月牙天冲!”

    “怎么可能”黑崎一护看着自己被击中的腹部说道。

    “我应该说过一护你只是个窝囊废啊!”白一护开心的看着刀尖滴血说道:“你难道忘记了吗?月牙天冲是我的招式喔你只不过是一个有样学样还学的很差劲的废物罢了”

    “什么?”黑崎一护吃惊看着白一护抓住自己的天锁斩月说道。

    “放弃一护!”白一护捏碎天锁斩月说道:“你没办法驾驭这种力量的”

    “斩月他”黑崎一护看着自己手中逐渐消失的斩月说道。

    “他才不是斩月呢!”白一护举起手中的天锁斩月说道:“我有说过太多遍了我才是斩月喔!”

    “你这家伙!”黑崎一护楞在那里说道。

    “你依旧是个脑筋迟钝到让人恼火的家伙啊!”白一护用手掐着黑崎一护的脖子说道:“武器都没了,还有心思在那发呆”

    “呼呼”黑崎一护挣脱的呼吸道。

    “我问你一护王与坐骑的差别是什么?”白一护玩耍着手中的天锁斩月说道。

    “你在说什么”黑崎一护不解的抬起头问道。

    “我不是在问你人与马或者是两只脚与四只脚这种幼稚的谜语喔”白一护说道:“要是有两个不论是姿态、能力亦或者是力量都完全一样的家伙我是问你要成为王来支配战役还是成为坐骑为王增加战力呢?”

    “什么意思?”黑崎一护问道。

    “答案只有一个能!”白一护一刀捅进黑崎一护体说道:“拥有相同力量的人,为了使出比对方更强的力量,为了成为王者所需要的东西,就是不顾一切的追求战斗,追求力量,毫不留的摧毁敌人,将其碎尸万段般的对战斗抱有的绝对的渴望,也就是我们体最深处,被刻印在事物最原始的根本之上,那透彻无比的杀戮反映啊这种本能恰恰是你缺少的你总是依靠着理去战斗,依靠理去思考如何打倒敌人但是要是刀还裹在鞘里,如何能杀得了人要是连手中的剑都无法握紧,如何能砍得到人所以你才比我弱啊,一护!”

    “你”黑崎一护看着被贯穿的体说道。

    “我可受不了这样喔一护斩月那家伙是怎么想的,我不管可是对于比自己还弱的王,要我背着他四处奔走被人砍,我可受不了要是你比我弱的话,那么就摧毁你然后我将成王!”白一护握紧斩月说道。

    本能?

    力量?

    剑?

    渴望战斗?

    绝对不交出剑

    ——黑崎一护昏迷道。

    “你终于来了啊一护”小次郎站在山顶上抬头看天道:“我等你很久了”

    “什么地方这里是”黑崎一护疑惑的睁开眼说道:“是你”

    “终于到这来了啊一护”小次郎转看着黑崎一护说道。

    “小次郎?”黑崎一护吃惊道:“为什么你会在这个地方话说回来这是什么地方?”

    “你认为呢?”小次郎指着天空说道:“还有我可不是小次郎喔!”

    “你在说什么啊?”黑崎一护跳起叫道:“我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呢?”

    “这个问题不需要我在说了”小次郎拿出刀丢向黑崎一护说道:“拿着”

    “什么?”黑崎一护看着手中的浅打说道:“给我这个做什么?”

    “战斗啊”小次郎瞬到黑崎一护背手砍道。

    “你在做什么啊?”黑崎一护矮翻滚了几圈说道:“我没有理由跟你打啊再”

    “战斗需要理由?”小次郎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喔当拔出刀之后,战斗就是没有理由的喔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你在说什么啊”黑崎一护疑惑的问道。

    “我看的出你渴望力量一护我看得出你是个天生为战斗的而生的”小次郎挥舞着浅打说道:“为什么你总是害怕呢害怕自己的力量?”

    “什么?”黑崎一护问道。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吗人若是心存畏忌,便无法再举起剑,人若是心存羁绊,便无法再拔出剑,人若是心存愧疚,便无法再拿起剑,人若是心存悔恨,便无法再挥动剑,少年啊,如果你不能贯彻自己的信念,那么你将永远无法握紧手中的剑!”小次郎一刀刺中黑崎一护说道:“既然有着自己的目标为什么不去努力实现呢为什么要害怕战斗呢战就是为你我而生的啊为了得到力量,必须得战为了砍倒对方,必须得战为了夺过敌人的剑,必须得战不管是在你的前方,还是背后一护了结属于你的战斗”

    “什么?”白一护看着被捅穿的黑崎一护突然醒来说道。

    “结束了”黑崎一护意志坚定冲向白一护说道。

    “可恶”白一护看着自己被砍中的地方逐渐变黑道:“看来你这小子也还留下了一点叫作追求战斗本能啊”

    “再见!”黑崎一护神严肃的看着逐渐消散的白一护说道。

    “真没办法来我还是被打倒了啊”白一护耸了耸肩说道:“就暂时认同你这个王不过我可要警告你喔我和你总有一个始终是王和坐骑的只要你露出了一丝软弱我就会不牺一切代价把你干掉并把你的脑袋给踩碎!”

    “你没有机会了”黑崎一护沉重的说道。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你最好保证自己有能力完全支配我的力量喔”灰飞烟灭的白一护说道:“当我下次再出现的时候可没这么好打发喔!”

    “刚刚真是麻烦了你”斩月大叔叹着气说道。

    “哪里的话我只是尽了点作为房客的责任罢了”小次郎悠闲的坐在草地说道:“倒是委屈你了背着这样的王到处跑”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白一护没好气的说道:“谁叫天都不帮我啊”

    “这就是所谓命运的东西啊”小次郎抓起浅打说道:“有没有兴趣来上一场?”

    “正好刚刚没有尽兴呢!”白一护朝起武器说道。

    “你们”斩月大叔无奈的说道:“别太过激了被会发现的”

    “喔?你居然会担心这个我还以为你只是害怕这里下雨呢!”小次郎一遍调侃着斩月大叔一遍招架着白一护说道:“有点退步喔白一护!”

    “切才没有咧!”白一护加重手上的力度说道。

    “钵把结界收起来了”平子真子看着瘫倒在地的黑崎一护说道。

    “草莓不要紧吧?”久南白担忧的问道。

    “嘘”有昭田钵玄作出手势道。

    “感觉如何呢一护”平子真子走到黑崎一护旁说道。

    “啊啊还不赖”黑崎一护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样啊好好感受一生一次的喔!”平子真子笑着说道。

    “嗯”黑崎一护看着手中的天锁斩月,努力握紧道:“抱歉啊我不会再松开手了”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