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转折

    虽然不认为人很美丽,

    但却觉得花儿很漂亮,

    其实人的样子会像花一样,

    只不过是在遭到砍杀而倒下的时候,

    所以当生命殆尽,

    血似鲜花般的喷薄而出,

    瞳眸中神采逐渐涣散,

    两片唇白自红色幻化成青,

    那一刻,

    美便绽放到了极致...

    ——绫濑川弓亲

    “什么嘛...这么晚了,还这么吵...看起来似乎很可怕的样子...哪里的不良少年在这附近聚会啊...”浅野启吾抱怨道:“切,瑞慧那家伙真是的,饮料不会自己去买吗?...好讨厌喔,而且最近这一带又特别吓人...最近老是看见类似幽灵的东西...虽然说我是不太相信的...但是真的好讨厌...”

    “嘿呵...嘿呵...”顶着爆炸头的车谷愁眉苦脸的跑过来说道。手机轻松阅读:wαр.⑴⑹kxs.Com整理

    “哟,这不是经常跟怪兽打架的爆叔么?(爆炸头的大叔)”浅野启吾说道:“晚安啊,爆叔...这么晚还要出来拍戏啊,真敬业!”

    “...啊,现在很危险耶,小鬼...还是赶紧离开这吧!”车谷善之助头也不回的说道:“对了,我怎么跟人类说话了...大概是搞糊涂了吧...”

    “什么嘛...说些完全听不懂的话...反而害得人家更寂寞了...”浅野启吾招了招手说道:“...话说回来,那个大叔出演的节目我好像还没在电视上看过呢...是有线电视台么?”

    “...砰!”浅野启吾面前的墙壁突然倒塌掉。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浅野启吾吃惊道。

    “啊?”头破血流的斑目一角看着吓倒在地的浅野启吾说道。

    “你你你你...你是中午在学校碰过面的那个人...”浅野启吾惊吓道:“为什么你会在深夜里满是血...还手拿本刀啊!”

    “哦,你是中午那个...”斑目一角分神的思考道。

    “在战斗中分神,哈哈哈哈...所谓的死神也不过就是这样的程度嘛!”艾多拉德一拳击飞斑目一角说道。

    “什...什么数绳...数绳...是指死神吗?”浅野启吾一头雾水的说道:“这些人在说些什么啊...还有...”

    “喂,小鬼...”斑目一角晃了晃脑袋说道。

    “咦...是在跟我说话吗?”浅野启吾吃惊道。

    “我有个不错的想法...想不想加入呢?”斑目一角对着浅野启吾说道。

    “这个...一般来说...还是得视况而定吧?”浅野启吾支支吾吾道。

    “其实我们今晚没有地方落脚...然后你现在极其倒霉的卷入了这场战斗中,并且快被干掉了!”斑目一角说道。

    “不对吧...这种形怎么看都像是你快被干掉的样子啊?”浅野启吾辩解道。

    “就在此时,我把你从那家伙的魔爪中拯救出来...所以让我们暂住在你家里没问题吧?”斑目一角指者艾多拉德提议道。

    “咦...我们...”浅野启吾不解的说道。

    “咦个啊...我是在问你好还是不好?”斑目一角揪起浅野启吾的衣领说道。

    “好...好...没问题...”浅野启吾妥协道。

    “很好,”斑目一角放下浅野启吾转对着艾多拉德说道:“喂,大个子...看你这么久都没出手似乎有道德的...你叫什么?”

    “喔?我吗?”艾多拉德得意的说道:“破面NO13...不,还是算了...反正再来就是要干掉的家伙,告诉你名字想必也没什么意义对吧?”

    “...这样啊...看来你也是个不懂规矩的人啊!”斑目一角神略微鄙视道:“向你要杀掉的对手报上自己的名号,是传授我战斗方式的家伙一再强调的规矩。因为已经确定会死在战场上的家伙,最起码会想知道杀死自己的是谁。”

    “喔?是吗...”艾多拉德吃惊道。

    “我是更木队第三席斑目一角...你不必告诉我名字了...只要牢牢的记住这个名字便好了...”斑目一角拔出刀兴奋道:“因为...这就是...将要杀你的...男人的名字...”

    ********************************************************

    “就只有这点水平吗,你的卍解?”伊尔弗特一刀砍伤阿散井恋次说道:“...真是太可笑了,你这样的废物都能当上副队长...护庭十三番队的整体实力可想而知了...”

    “可恶...”阿散井恋次说道:“这就是破面的实力吗?”

    “搞什么嘛...看起来快输掉的样子啊...”花刈甚太抬起来头看着天空的战斗说道:“果然...店长要出马了吗?小雨,你在干嘛啊,不是叫你去睡觉吗?”

    “危险...”穿着睡衣的䌷屋雨冲向破面说道:“就要排除!”

    “等一下,小雨...可恶!”花刈甚太阻止道。

    “...那么,也该结束了...死神!”伊尔弗特对着阿散井恋次重重的砍道。

    “危险...排除!”䌷屋雨飞到伊尔弗特的后,一脚踢飞道。

    “可恶...你是什么东西啊!”伊尔弗特躲避不急,满脸是血的问道。

    “危险...你很危险...对大家都是危险...危险就是敌人...”䌷屋雨单手掐着伊尔弗特说道:“敌人就该消灭!”

    “怎么回事,那个小鬼是?”阿散井恋次吃惊道。

    “可恶的小鬼...居然胆敢瞧不起我...”伊尔弗特挣脱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撞碎吧——苍角王子!”

    “...小雨!”花刈甚太看着被解放后的伊尔弗特的角刺穿的䌷屋雨说道,提着狼牙棒冲了过去:“你这混蛋!”

    “切,苍蝇吗?”伊尔弗特头一顶说道。

    “...快跑...小鬼...”阿散井恋次冒着左肩被刺穿的危险从伊尔弗特的角上救下甚太二人道。

    “哦,可是...你...”花刈甚太抱着䌷屋雨担心道。

    “很伟大嘛,死神...”伊尔弗特赞许道:“但是你难道天真的认为以那种实力可以战胜我的苍角王子吗?”

    “切,斩魄刀的解放吗?”阿散井恋次说道。

    “最后,就让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吧...”伊尔弗特冲向阿散井恋次说道:“破面第十五号——伊尔弗特·古兰兹!”

    “真是抱歉呢...破面先生...不知道你可不可以陪我玩一下呢?”一个穿着睡衣懒散的男人站在伊尔弗特的后说道。

    “...你是?”伊尔弗特吃惊道。

    “我吗...只是下面小店的老板而已啦!”蒲原喜助展开扇子说道。

    “蒲原先生...”阿散井恋次说道。

    “啊,阿散井先生还是先退下吧...辛苦你了...”蒲原喜助摆了摆手说道。

    “...那么,就拜托了...”阿散井恋次疲惫的说道。

    “呵,你就打算这么的离开吗...死神?”伊尔弗特不满冲向阿散井恋次道。

    “...不是说好我来陪你么...破面先生?”蒲原喜助用手杖挡住伊尔弗特的角说道。

    “你是...什么家伙啊?”伊尔弗特使劲撞去道。

    “真是没礼貌的家伙呢...”蒲原喜助一刀砍断伊尔弗特的角说道:“打伤人家店员...撞伤我家客人...这都是不好的行为喔...”

    “你...”伊尔弗特看着自己被砍断的角愤怒的说道。

    “...咦...砍的太浅了?”蒲原喜助假装吃惊的站在伊尔弗特的头上挥下刀刃说道:“再见了...破面先生...”

    “店长...小雨她...”花刈甚太看着怀里生死不明的䌷屋雨说道。

    “真是抱歉呐...甚太...”蒲原喜助压了压帽檐走过来说道:“快抱进屋进行救治吧...你...也一起来吧...阿散井先生...”

    ********************************************************

    “伊尔弗特已经被干掉了吗?...不...那不可能...”萧隆看着奄奄一息的番谷冬狮郎说道:“绝对不可能...”

    “还...没结束呢...”番谷冬狮郎支持着自己遍体鳞伤的体说道。

    “...喔...还能站起来啊...”萧隆略微吃惊道:“你的勇气跟年龄很不相配呢!”

    “队长...限制解除了!”松本乱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道。

    “...你背后就剩半片叶子了...放弃吧...小孩子队长!”萧隆说道。

    “限制解除!”番谷冬狮郎语气沉重的说道。

    “限制解除?...那是怎么回事?”萧隆吃惊的看着番谷冬狮郎说道。

    “我们护十三番队队长、副队长...为了不给现世带来不必要的影响...一般都会在来之前于体某处印下属于自己队里的徽章...所以灵压就被极端的限制住了...”番谷冬狮郎看着重新出现的12片新叶子斗志激昂的说道:“而那个限制率...是百分之八十...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实力...是刚才的五倍!”********************************************************

    “太慢了吧...你们刚刚到这里的速度不是很快吗?”松本乱菊信心恢复的说道:“那叫什么技巧?”

    “是叫响转!”纳奇姆瞬到松本乱菊后砍道。

    “喔...我们这边呢...”松本乱菊瞬到纳奇姆的后砍道:“叫瞬步!”

    “什么?”纳奇姆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后背被拉出一道大口子。

    “低吟吧——灰猫!”松本乱菊握着刀说道。

    ********************************************************

    “你怎么搞的啊?...为什么不用斩魄刀...难不成挂在你腰间的是装饰品不成?”斑目一角一边砍向艾多拉德一边说道。

    “我们破面本就是刀刃无法贯穿的钢皮...对付你那种刀剑...空手就可以了...”艾多拉德自信的招架道。

    “这样喔...那就走着瞧吧!”斑目一角加重力道说道。

    “切...居然跟死神一样拔出斩魄刀...真是耻辱...”艾多拉德拔出刀格挡道。

    “不要这么说嘛...因为我马上就会你解放的!”斑目一角兴致勃勃的说道。

    “什...什么嘛...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啊?”浅野启吾瘫坐在地疑惑的说道。

    “...你刚刚难道没听他说吗?”绫濑川弓亲站在浅野启吾的边说道:“他就是更木队第三席斑目一角啊...他可是在尸魂界最强战斗队中的...第二强的男人啊...”

    “啊,你也是白天那个...”浅野启吾吃惊道:“可是,你就这样看着...不帮他好吗?你应该是他的同伴吧?”

    “...你为什么不懂呢?”绫濑川弓亲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说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一角很开心啊...好久没能和这么强的家伙战斗...对于我们这种人而言...并非是不能出手帮他,而是绝对不能插手战斗...”

    “我不懂你的意思啊...什么很快乐...什么不能插手...”浅野启吾固执的说道:“同伴之间不正是要互相帮助吗...你就这样看着...万一他有什么闪失那该怎么办呢?”

    “那也肯定是他自己...心甘愿的...”绫濑川弓亲脸色平静的说道。

    “我反正是不懂啦...”浅野启吾顽固的说道:“他这样下去真的会死的耶...如果他战败之后你会怎么做呢?”

    “那种事...等他死过之后再说吧!”绫濑川弓亲转过脸诡异的说道:“看...一角多么的兴奋啊...”

    “觉醒吧——火山兽!”艾多拉德喊道。

    “...那是什么东西啊?”斑目一角吃惊道。

    “这可不是随便的东西啊...这是我们破面的解放!”艾多拉德自信道:“我记得你的规矩...我是破面第十三号...艾多拉德·里欧尼斯!”

    “太让我兴奋了...伸长吧——鬼灯丸!”斑目一角开心的说道。

    “兴奋?”艾多拉德挥拳击飞斑目一角说道:“我看你还是没有搞明白啊...解放斩魄刀之后吾等破面的实力都是以数倍提升的啊!”

    “这种基本常识用不着你个破面来教我啊!”斑目一角提着鬼灯丸再次冲向艾多拉德说道。

    “...该结束了...死神!”艾多拉德用偌大的拳头压向斑目一角说道:“对战士来说...有时放弃也是一种美!”

    “真可惜...”斑目一角鲜血淋漓的用躯抵住艾多拉德的拳头说道。

    “...啊...没想不到你居然还能站起来...真让人吃惊啊...”艾多拉德收回拳头说道。

    “没办法...现在大家都打的正火着...想必应该不会注意到我这吧...”斑目一角漏*点的说道:“啊啊...我本来是没打算在这种地方用的...你...给我看仔细...然后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喔!...”

    “这...这是什么?”浅野启吾突然被冲力撞飞几步道。

    “...这样啊...你还是决定用了吗?”绫濑川弓亲憧憬道。

    “这...你在说什么?”艾多拉德吃惊道。

    “卍解——龙纹鬼灯丸!”斑目一角说道。

    “还不赖嘛...死神...”艾多拉德称赞道。

    “...客话就免了吧...毕竟我还没有拿出值得...你称赞的实力啊...”斑目一角提着龙纹鬼灯丸砍向艾多拉德说道:“到底厉不厉害...还是等你挂了...再说吧!”

    “怎么...可能?”艾多拉德看着自己被擦伤的右手说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斑目一角出刀砍断艾多拉德的左手说道。

    “...怎么...”艾多拉德惊恐看着自己的断手说道:“威力越来越大?”“哟...你好像发现了啊...”斑目一角不断挥舞着龙纹鬼灯丸说道:“它跟我不一样...是个慢郎中...就算好不容易把它卍解了,它也不打算发挥实力...所以我只好不断的挥动来把它叫醒啦...当这家伙醒来的时候,龙的雕纹会逐渐被染红...当整条龙都变成红色之时候,龙纹鬼灯丸的破坏力将会发挥至最大!”

    “是么?”艾多拉德一副听天由命的表说道。

    “要上咯!”斑目一角提着完全形态的龙纹鬼灯丸冲过去说道。

    “来吧...”艾多拉德迎上前说道。

    “切...”斑目一角站在地上看着恢复断成几节的鬼灯丸说道。

    “...斑目...一角吗?”被砍成两半的艾多拉德说道:“幸好有问过他的名字!”

    “...果然...我就在想你应该还活着呢...一角...”绫濑川弓亲走过来看着朝自己上涂药膏的斑目一角说道。

    “那还用说吗?”斑目一角得意的说道:“我今天的运气...可是好的很咧!”

    “太棒了...”绫濑川弓亲附合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