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欢迎回来

    就算,

    心在动摇——但舞不凌乱,

    刀锋,

    也绝不会被撼动...

    ——朽木露琪亚

    “你...你在干什么啊?”黑崎一护摸着平白无故被打的脸说道。(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

    “...你那个无精打采的脸是什么意思啊?”朽木露琪亚一巴掌扇飞黑崎一护道。

    “...你...你在...”黑崎一护撞翻几个凳子倒地道。

    “跟我来!”朽木露琪亚拖着黑崎一护离开教室道。

    “等...等等,你...你要带我去哪里啊?”黑崎一护挣扎道。

    “...果然演变成这样了呢!”松本乱菊感慨道。

    “真是个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家伙!”阿散井恋次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呢...任谁看到那种哭丧的表都会不爽的啦...”斑目一角评论道。

    “会吗?”绫濑川弓亲臭美道:“可是我怎么觉得沮丧的表也是一种美呢?”

    “你那是什么品位啊?”阿散井恋次大咧咧道:“完全无法想法...”

    “...你果然是个粗俗的人,连眉毛都那么的难看...”绫濑川弓亲自恋道。

    “你在说什么?”阿散井恋次不满道:“...我可是看在一角的份上才...”

    “干我事啊!”斑目一角打断道。

    “我说你们啊,稍微给我安静一点啊!”番谷冬狮郎指责道:“你们打算让所有人都来围观吗?”

    “他们是黑崎的什么人啊?”黑崎一护的某位同学说道。

    “...看起似乎是很危险的人呐...黑崎果然是不良少年啊...”黑崎一护的隔壁班的某位学生说道。

    “说的也是啊,看他那头颜色鲜艳的发色就知道啦...对了,那边似乎还有个小学生呢...不用上课的么?”路人甲出声道。

    “别去在意,冬狮郎!”阿散井恋次拉住满脸怒意的番谷冬狮郎说道。

    “...居然还有红头发,那么多纹...”某个声音响起道。

    “不过只是人类的胡言乱语啦...”斑目一角说道:“我们走吧!”

    “那个秃头好搞笑喔!”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说道。

    “喂,刚刚说我秃头的人速度站出来...”斑目一角拔出木刀说道:“我要...”

    “别去计较比较好喔,毕竟只是人类的胡言乱语罢了...”阿散井恋次劝道。

    “罗嗦!我要把他们都砍成两半!”斑目一角大声叫道。

    “用木刀?”松本乱菊好奇的问道。

    “也算我一个吧!”绫濑川弓亲兴致勃勃道。

    “...谁来代替我的职务啊...”番谷冬狮郎看着被斑目一角吓的到处乱跑的人类抱怨道:“这些家伙...”

    ********************************************************

    “不许抱怨喔,队长...”雏森桃指着桌上一大堆新的档案说道。

    “我...放弃了,”小次郎懒洋洋的趴在队长位置上说道:“为什么档案总是这么多呢?”

    “...因为队长你太懒了...”雏森桃插着腰说道:“总是无所事事的乱逛...”

    “喂...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也是为了熟悉地形嘛!”小次郎随手翻了翻说道。

    “你又在骗我了...”雏森桃眼眶湿润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要...”

    “好了,好了...”小次郎安慰道:“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会找个好点的借口!”

    “...蓝染...队长他...”雏森桃喃喃自语道:“从来没有因为档案的事而抱怨过...”

    “他是他嘛!”小次郎抓起毛笔开始在档案上龙风凤舞道:“我是我啊!”

    “...可是...”雏森桃捏着衣角说道:“我...是真的...真的好想他啊...”

    “什么?”小次郎吃惊的勾错一笔道:“算了,就这样...反正也没人会说的...”

    “蓝染队长...他总是温柔的对待部下...每次看到他的笑容...还有声音...蓝染队长的一切洗涤了我的心灵...”雏森桃泣不成声道:“我...总是觉得自己...能在蓝染队长做事...真是太幸福了...”

    “是么?”小次郎走到雏森桃面前说道:“原来蓝染对你的影响如此之深啊...”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队长?”雏森桃抬起哭丧的脸望着小次郎说道。

    “说吧,”小次郎脸色平静的说道,心中略微一沉。

    “...佐佐木队长你将来...会跟蓝染队长他战斗吗...?”雏森桃哀弱的问道。

    “大概会吧,毕竟那是个大场面呢!”小次郎看着窗外的乌云说道。

    “...拜托队长你...救救蓝染队长...!”雏森桃抓紧小次郎的前襟说道。

    “为什么?”小次郎低头看着渐消瘦的雏森桃问道。

    “...虽然,蓝染队长是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我认为...我认为他一定是有着不得不去做的理由...”雏森桃揪着小次郎的衣襟抬头说道:“蓝染队长他一定是市丸银强迫...或者是什么...”

    “好了,我知道了...”小次郎指着雏森桃说道:“缚道之一塞!”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雏森桃看着自己被无形的绳索捆住道:“放开我,佐佐木队长!”

    “...好好睡一下吧!”小次郎突然散发出自的灵压把雏森桃吓晕道:“难为你了...”

    “好强烈的灵压啊,佐佐木君...”京乐水站在窗户外面夸张的说道:“...可把我吓得半死...”

    “别胡扯了,”小次郎抱起昏迷的雏森桃说道:“...这个笑话可不好笑...”

    “喂,我可是很真诚的耶!”京乐水挡在小次郎的面前说道:“...不过你这么做似乎太粗暴了...男人对女人就应该温柔点嘛...尤其对方还是个小女孩!”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主动献呢??”小次郎玩味的问道:“后悔了?”

    “这个...一起去喝酒吗?”京乐水脸色微红的问道:“还是说你打算把这姑娘送回房先?”

    “这样的况...我想只能拜托卯之花队长了...”小次郎叹了叹气说道。

    “似乎...也只能如此了...”京乐水压了压帽檐说道:“不好办了呢,佐佐木队长!”

    “浮竹那边查出结果了么...京乐队长?”小次郎好奇的问道。

    “...略有眉目...”京乐水压低声音说道:“等下喝酒的时候再谈吧...”

    “借机钓人胃口么?”小次郎看着面前的四番队队舍说道:“...你似乎成功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搞得我有很多小花招似的...”京乐水无赖道。

    “你不是么?”小次郎走进屋说道:“...打算等我?”

    “...是啊,我就在外面等你吧...”京乐水摆了摆手说道。

    “...害怕了?”小次郎挖苦道。

    “才没有呢!”京乐水连忙说道。

    “那为什么不跟上呢?”小次郎刺激道。

    “我...我只是...”京乐水看着来人结巴道。

    “两位队长光临寒舍,有失远迎啊!”卯之花烈微笑着说道:“把她送到第三疗养所去吧,勇音!”

    “好的,队长!”虎彻勇音接过雏森桃说道。

    “那么,就先告辞了!”小次郎恭敬的说道:“雏森她就拜托您了,卯之花前辈!”“用不着那么客气啊,佐佐木队长...”卯之花烈微笑着说道:“不准备进来坐坐么,两位!”

    “...那真是麻烦你了,卯之花队长...”京乐水客的说道。

    “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等的职责啊!”卯之花烈喝了口茶说道:“两位是否也来点茶水呢?”

    “我不反对,就是不知京乐队长是何想法...”小次郎果断坐下道。

    “...我有拒绝的权利么?”京乐水看着卯之花烈的笑容跟着坐下道。

    “去为两位队长泡茶,勇音...”卯之花烈看着刚刚回屋的虎彻勇音说道。

    “好的,”虎彻勇音又折离屋道。

    “...多么听话的副官啊...着实让人羡慕的很...”小次郎感慨道。

    “...莫非佐佐木队长对自己的副官有所不满么?”卯之花烈询问道。

    “没...没有...”小次郎连忙说道:“只是...算了,不说了...”

    “还是我家七绪好...”京乐水小声嘀咕道。

    “你在说什么,京乐队长?”卯之花烈问道。

    “没...没什么...”京乐水说道:“啊,茶来了...”

    “是啊,茶来了...”卯之花烈注视着小次郎说道。

    ********************************************************

    “喂,露琪亚...你到底要带我到哪里去啊?”黑崎一护任由朽木露琪亚拖拽道。

    “吵死了,快给我闭嘴!”朽木露琪亚看着手机说道:“就快到了...”

    “虚?”黑崎一护吃惊道。

    “是啊,快给我上啊!”朽木露琪亚用散魂手把黑崎一护死神化道。

    “啊啊...好痛!”黑崎一护(死神化)摸了摸自己被磕到的头说道。

    “喔喔...”虚冲向黑崎一护(死神化)说道。

    “...你在做什么啊!”朽木露琪亚看着连滚带爬的黑崎一护(死神化)说道:“快给我战斗啊,你还不至于被这种小角色给干掉吧!”

    “你很烦耶...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要拔刀...”黑崎一护(死神化)刚准备拔刀,却感觉自己体内的虚破体而出道。

    “怎么啦,不敢拔刀吗?”朽木露琪亚叫道:“我可是很清楚呢...自从你被破面打败之后,就再也没有死神化过了...你在畏惧什么?...茶渡被打倒了,井上也被打倒了...那又如何...你是那种会因为这点挫折而败退的男人吗?”

    “...罗嗦!”黑崎一护(魂)努力躲闪道。

    “失败很恐怖吗?...无法保护同伴很恐怖吗?...还是说你体内的虚很恐怖!要是害怕失败的话只要变强就好了,要是担心无法保护同伴的话,只要发誓一定要变强并守护他们就好,要是畏惧体内的虚的话,只要变强到足以击溃他就好了,就算你不相信其他人,只要膛如此的呐喊着就好了,我心目中的你...就是这样的男人啊...”朽木露琪亚义正声词道。

    “切...真是罗嗦啊...你!”黑崎一护拔刀砍死虚,微笑着说道。

    ********************************************************

    “...井上...”朽木露琪亚拖着黑崎一护跑到阳台上说道。

    “放手啊,我都说自己会走的嘛!”黑崎一护挣扎道:“拉拉扯扯...别人会说闲话的耶!”

    “朽...朽木同学?”井上织姬吃惊道。

    “好久不见啊...”朽木露琪亚说道。

    “你到现世来了啊,什么时候的事呢?”井上织姬好奇的问道。

    “那个先不谈了...喂...准备好没?”朽木露琪亚踢了踢喘着粗气的黑崎一护说道。

    “黑崎君?”井上织姬不解的问道。

    “...井上...我...”黑崎一护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他实在是太弱了!”朽木露琪亚强压着黑崎一护鞠躬道。

    “我...我会变强的...”黑崎一护抬起头来承诺道:“下次变强以后...我发誓...会保护好你的!”

    “谢谢你...黑崎君...”井上织姬开心的说道:“谢谢你...朽木君...欢迎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