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新的敌人

    我等の世界に意味など无く

    そこに生きる我等にも意味など无い

    22卷卷首语无意味な我等は世界を想う

    そこに意味は无いと知ることにすら

    意味などないというのに

    在我们的世界中,

    什么都没有意义,

    生存于这个世界的我们同样不含意义,

    无意义的我们不断思索这个世界,

    甚至连知晓此处没有意义都没有任何意义...

    ——乌鲁奇奥拉·西法

    “...一护哥...我可以进来吗?”夏梨敲了敲问道。1⑹  k    小  说  wàp.1⑹κxs.c0m文字版首发

    “...夏梨?”黑崎一护看着不请自入的妹妹说道。

    “我希望你...告诉我一些事...”夏梨询问道。

    “什么?”黑崎一护不解的说道。

    “...一护哥究竟在烦恼什么呢?”夏梨问道。

    “你在说什么啊...用不着你来心啦...”黑崎一护坐起说道。

    “...我已经...已经知道了你...”夏梨说道:“一护哥...你为什么会背着那么大的刀?”

    “刀...什么刀?”黑崎一护装傻道。

    “我看到一护哥你...杀那些...怪物...”夏梨说道。

    “...什么啊...怎么可能...你在说些什么傻话啊...”黑崎一护干笑道:“难道是电动游戏玩太多了?”

    “不要再装傻了...很久以前我就看得到了...”夏梨说道:“...虽然一开始我并知道那是什么...”

    ********************************************************

    技术开发局——通信技术研究科——灵波计量实践中心:

    “啊啊啊啊...今天怎么又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真是无聊透了...”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头说道。

    “好累啊...监视的时候要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话...果然是种折磨啊!”一个体形臃肿的胖子说道。

    “喂,小林啊...我不是说你啊,别只顾自己一个人吃点心啊...”矮个子的怪胎踢了踢正在吃点心的小林说道。

    “就是嘛,连杯茶都不知道倒的呆子...真是完全不懂礼貌呢...”老头附合道。

    “很...很抱歉!”小林说道:“我马上就去...”

    “...有反应了...大家快进行修正!”胖子看着不断闪烁的屏幕说道。

    “喔,状况如何啊...各位?”科长阿近推开门问道。

    “你来的正好啊,阿近...有好戏看了喔!”老头说道。

    ********************************************************

    “怎么了?”某位路人问道。

    “...咦...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耶!”另外一名路人看着不远处从天而降的物体说道。

    “什么...这个灵压是?”黑崎一护突然抬头说道。

    “你要去哪里啊...一护哥?”夏梨拉扯着黑崎一护的衣角说道。

    “抱歉...”黑崎一护抓起头的牌子往自己上一拍,死神化的自己从窗外离开道。

    “禀报...这是来自十二番队的紧急报告...在空座町的东部出现破面的反应...数量为两句...从灵压...浓度...稳定来看...我们认为那已经是发育完全的!”里庭队队员说道。

    “老夫知道了...”山本元柳斋说道:“去把...这个消息也分享给其他队长吧!”

    “是...”里庭队队员说道。

    ********************************************************

    “真是抱歉了啊...空鹤!”小次郎歉意的说道。

    “...没什么...”志波空鹤看着刚刚离开的里庭队队员说道:“始终还是被你跑掉了...”

    “喂喂...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小次郎摆了摆手说道:“这是很严重的事耶!”

    “还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更严重?”志波岩鹫问道。

    “说得好,岩鹫!”志波空鹤说道。

    “可是...我还是新上任呢...如果被同事们说闲话的话...”小次郎迟疑道:“总队长那里不大好交差啊!”

    “算了,我们走吧,岩鹫...”志波空鹤转离开道。

    “好吧,”小次郎连忙追上去说道:“那么多队长...想必少我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样才对!”志波空鹤一手搂住小次郎一手搂住志波岩鹫说道。

    “...注意礼节啊,空鹤...”小次郎抽而出提醒道:“完全没有半点贵族风范呢!”

    “我是流魂街的花火师...不是尸魂界的贵族!”志波空鹤果断的说道。

    “但是你还姓志波啊...即便是被世人抛弃了...”小次郎喃喃自语道:“自己也不能把它遗忘啊!”“大哥哥为什么总是说些听不懂的话啊!”志波岩鹫不解的问道。

    “...你以后就会懂了...”小次郎微笑着说道:“不过也好...毕竟...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啊!”

    “...总是那样的...以前是...现在也是...”志波空鹤回忆道:“你呀...果然还是没有变...”

    “...未必呢...”小次郎凝视远方道:“起码我的心...已经不再逃避了...”

    ********************************************************

    “说起来虽然还有面具的时候来过几次,但现世依旧是个无聊的地方啊...”牙密没好气的说道:“灵力薄弱到让人呼吸困难咧!”

    “别抱怨了,我应该有说一个人来就可以的吧...”乌鲁奇奥拉说道:“想跟来的可是你自己喔...牙密!”

    “对不起!”牙密说道:“他们在这看什么啊?”

    “是陨石吗?”路人甲出声道。

    “什么都没有嘛!”路人乙连忙说道。

    “那掉下来的是什么...”路人丁说道:“靠近一点没关心吧?”

    “这些家伙都在干什么啊...”牙密张开嘴说道:“再这样,我可要吸咯!”

    “啊啊啊啊啊”许多被吸离的魂魄叫道。

    “呸!真难吃...”牙密连忙摸了摸胃说道。

    “那当然...”乌鲁奇奥拉没好气的说道:“那种薄弱的魂魄怎么可能会好吃呢?”

    “还不都是因为他们不停的盯着人家看...人家害羞了嘛!”牙密狡辩道。

    “那些人看不到你的模样...所以请别找那种蹩脚的借口来掩饰你的行为!”乌鲁奇奥拉说道。

    “...我们这次是来做什么的?”牙密转移话题问道。

    “杀人!”乌鲁奇奥拉说道。

    “杀几个呢?”牙密问道。

    “一个人...其他的完全没有必要...”乌鲁奇奥拉说道。

    “这么说...在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小虫子里...只有一个值得出手啊...”牙密说道。

    “...可是我听说在现世具有战斗水平的不超过三个人...”乌鲁奇奥拉说道:“其他都是垃圾,很容易找的!”

    “啊,你们是什么东西啊?”牙密看着赶过来的一男一女说道。

    “垃圾而已,”乌鲁奇奥拉说道。

    “是么?”牙密一巴掌拍飞茶渡说道:“那我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茶渡君!”井上织姬看着像断线风筝般的茶渡泰虎担心道。

    “乌鲁奇奥拉...这个女人...也是垃圾吗?”牙密慢慢接近井上织姬道。

    “啊啊...是垃圾...”乌鲁奇奥拉没有兴趣的说道。

    “这样啊,”牙密伸出一根手指捅向井上织姬道。

    “三天结盾!”井上织姬连忙说道。

    “...搞什么嘛...这个家伙?”牙密看着自己被一面三角形盾牌挡住道。

    “双天归盾...”井上织姬对着血模糊的茶渡说道。

    “搞啥?”牙密吃惊道:“还管治疗的?话说回来这家伙的生命力真顽强啊...以人类而言...这都没死!”

    “...真是奇怪的人类呢...这个女人...”乌鲁奇奥拉说道。

    “孤天斩盾...我拒绝!”井上织姬对着发呆的牙密说道。

    “这是什么啊?”牙密看着手掌心里的椿鬼,捏碎道:“苍蝇吗?”

    “...怎么会...椿鬼君...”井上织姬一边难过一边惊恐道。

    “该怎么办呢,乌鲁奇奥拉?”牙密问道:“那个奇怪的女人似乎会用古怪的法术啊...要不要我把她的四肢拧下来送给蓝染先生做研究呢?”

    “用不着...杀了她吧!”乌鲁奇奥拉说道。

    “这样啊!”牙密伸出手掌朝井上织姬拍道。

    “黑崎君?”井上织姬看着挡在自己前,用刀抵住牙密手掌的人说道。

    “你是什么人啊?”牙密吃惊道。

    “...抱歉...我来晚了...”黑崎一护转过头看着面带泪痕的井上织姬说道。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黑崎君...要是我再强一点话...”井上织际眼泪满框的说道。

    “...不要道歉了...井上...不用担心...”黑崎一护斗志激昂的说道:“等我们把他们打倒之后...就没事了...卍解——天锁斩月!”

    “喂喂...这家伙在说卍解?”牙密搔了搔下巴说道:“这家伙...”

    “啊啊...真没想到居然能靠你所挑起的不必要的战斗把这家伙给出来...太好了!”乌鲁奇奥拉说道:“橘黄色的头发加上黑色的卍解...没错,这家伙就是这次要杀的目标!”

    “太棒啦...这就是说我可以省下不少时间...”牙密一拳攻向黑崎一护道。

    “茶渡的伤是你弄的吗?”黑崎一护轻描淡写的挡下这一击道:“你的命...我要了!”

    “哈哈哈哈...”牙密喘着粗气说道。

    “还站的稳脚啊...你果然跟外表一样那么经砍!”黑崎一护起砍道,却不想体内的虚促使...眼神一缩。

    “切,突然一动不动...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对我的羞辱吗?”牙密一脚蹿飞黑崎一护道:“怎么一下子变弱了?”

    “拜托你好好的练下自己的探察能力吧...你没发现那家伙的灵压正在逐渐收缩吗?”乌鲁奇奥拉说道。

    “黑崎君!”井上织姬看着被揍的黑崎一护说道。

    “...别...别过来!”黑崎一护脸色极度痛苦道,但似乎不是因为体被揍的缘故。

    “吵死了...”牙密看着冲向自己的井上织姬,随手一挥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虫子始终是虫子...”

    “...井上!”黑崎一护看着受伤倒地的井上织姬连忙冲上去挡道。

    “结束啦...小鬼!”牙密口吐虚闪道:“你就陪这个女人一起化为尘埃吧!”

    “...哎呀呀...我来晚了...真是抱歉呢...黑崎先生!”蒲原喜助说道。

    “这么近的虚闪也能躲过?”牙密吃惊道:“真是的...找茬的家伙一个一个来...”

    “可不能这么说啊...破面先生!”蒲原喜助说道:“是你们先动手的喔!”

    “算了...既然你们硬要插手...那就表示我先杀你们...也没关系吧!”牙密冲向蒲原喜助说道。

    “贸然冲向敌人...”夜一绊倒牙密说道:“可是会吃亏的!”

    “可恶啊!”牙密摔的七荤八素道。

    “我要去治疗井上了,拿药来...”夜一说道。

    “在我的左边口袋里,”蒲原喜助说道。

    “都给我站住...”牙密再次冲向夜一道:“居然敢...”

    “一点记都不长...”夜一一拳把牙密打倒在地道。

    “夜...夜一...小姐...”井上织姬艰难的说道。

    “啊啊...”夜一抱住受上惨重的井上织姬道。

    “黑...黑崎君...没...没事吧...”井上织姬关心道。

    “他没事,能吃吗?”夜一捏着药丸说道。

    “...能...能...”井上织姬努力张开嘴说道。

    “杀...杀...杀...”牙密血模糊的站起冲向夜一道。

    “真是个不死心的家伙!”夜一准备迎上去说道。

    “...白痴...”乌鲁奇奥拉一脚蹿倒牙密说道。

    “乌...鲁奇...奥拉...”牙密再次倒地道:“你...在干...什么...?”

    “你这笨蛋未免也太冲动了吧?”乌鲁奇奥拉打开黑腔说道:“他们是蒲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以你现在的状态...再怎么下去也赢不了...撤退吧!”

    “...打算逃走了吗?”夜一看着吃下药丸昏迷的井上织姬说道。

    “真是不像话的挑衅呢!”乌鲁奇奥拉拽起牙密说道:“假设你们一边保护那几个垃圾一边跟我们战斗...我想凭你们的智商...不难猜出究竟是哪边更占上风吧?”

    “用不着你帮忙,乌鲁奇奥拉!”牙密跌跌撞撞的走进黑腔道。

    “目前任务到此结束...我会向蓝染先生禀报...您所在意的那个伪死神...”乌鲁奇奥拉踏进黑腔说道:“只不过是个...连剑都无法握紧的废物!”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