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准备

    没错,

    我们被无从选择的无知与恐惧所吞噬,

    反而坠落那些没有被踩中的东西才称为命运的浊流之中。(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

    ——蒲原喜助

    “黑崎这么你就是黑崎一护的”虚缓缓说道。

    “老爸啦!”黑崎一心拣起护符丢给瘫坐在地的黑崎一护(魂)说道:“喂,收好它,魂毕竟这护符可是为了你而特意从商那买的!”

    “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现我不是一护的啊”黑崎一护(魂)看着脏兮兮的护符吃惊道。“很早以前喔”黑崎一心说道。

    “咦”黑崎一护(魂)说道。

    “你难道没发现吗?”黑崎一心说道:“这整个暑假以来,每天三餐都是我送给你吃的啊你还记得吗我可从来没叫过你一声一护喔!”

    “原来如此既然亲人是死神的话那么黑崎一护就是所谓的真血了这样,老总算知道那个傻瓜为什么会死在他的手上了但是那个叫一心的老对你实在是起不了半点兴趣”虚指着黑崎一心说道:“老今夜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就是为我那个愚蠢的弟弟报仇!”

    “你弟弟”黑崎一心说道:“是谁啊?”

    “GrandFire啊那个傻瓜”虚说道:“你为他的父亲想必应该知道黑崎一护的去处吧!”

    “我才不知道他去哪里野了咧而切我家本来就是放任制度”黑崎一心没好气的说道。

    “骗谁啊你不是很黏自己的女儿吗?”黑崎一护(魂)谴责道。

    “游子和夏梨是不一样的与其说不一样,倒不如男女有别更实际点”黑崎一心托着下巴说道。

    “那可真是天壤之别啊!”黑崎一护(魂)说道。

    “虚先生啊”黑崎一心说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就此别过呢?令弟做出的事,已经受到了惩罚不是么?”

    “区区死神居然敢擅自作出决定?”虚显露出真说道:“口气还真是不莫非你把老当成普通的虚了?看好了,这才是老的真实面貌”

    “大大的离谱啊”黑崎一护(魂)惊恐道:“以前的大虚跟它比起来都是小朋友么?”

    “你说大虚?”虚轻蔑的说道:“别把老跟那种炮灰相提并论吾等是破面!”

    “摘除面具想要获得死神力量的虚”黑崎一心抬着头说道:“我说的对吗虚先生?”

    “意外的你还博学的嘛”虚从后拔出巨大的斩魄刀说道:“不过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赢不了这把刀的!”

    “好好大的斩魄刀”黑崎一护(魂)恐惧的说道。

    “没错斩魄刀的巨大就代表灵压的强大凭你那种小树枝样的斩魄刀是赢不了老的”虚自信道。

    “来你也只是个略懂皮毛的笨蛋啊”黑崎一心把手放在刀柄上说道:“要不要过个招看看呢,虚先生?”

    “居然敢说老是个笨蛋你还真是狂妄的很啊鬼!”虚一刀砍下说道。

    “我就从基本的知识告诉你虚先生”黑崎一心轻描淡写的收刀归鞘道:“队长级的死神部都有控制过斩魄刀的大小尺寸喔不然的话就会变成随便哪个人都挥舞着像大楼那样高的刀来战斗了记住对手的强弱可不是单靠刀的大小就能分辨的出的”

    “怎么可能”被砍成两半的虚难以置信道。

    “要跟我谈论死神你还嫩了点鬼!”黑崎一心说道。

    “一刀搞定”黑崎一护(魂)吓坐在地道。

    “相当出色的表演啊”蒲原喜助走过来说道。

    “你来了啊”黑崎一心说道:“蒲原”

    “有没有想我呢一心先生”蒲原喜助扶正帽子说道。

    “才没有呢”黑崎一心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到你的手没有退步我就放心了”蒲原喜助说道。

    “搞什么嘛!”黑崎一心不满道:“突然之间说些一本正经的话太不像你了”

    “没有办法啊要是因为灵压减弱而怪罪到我头上来的话我可受不了呢”蒲原喜助展开扇子说道。

    “啊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用担心啦就算变弱了也不会怪你的啦何况这就是我的真实实力了”黑崎一心说道。

    “如何呢?”蒲原喜助问道:“阔别数年之久的死神体?”

    “马马虎虎啦!”黑崎一心敷衍道。

    “你的心豁然开朗了吗?”蒲原喜助问道。

    “马马虎虎啦如果真要说的话我从来都没有恨过它我没有恨过那种虚”黑崎一心自责道:“无论是哥哥还是弟弟如果真的要提起我在这么多年里唯一无法释怀的事就是在那一夜自己无法救真咲的那种无力感”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呢跟令子很像啊”蒲原喜助合上扇子说道。

    “才不像咧”黑崎一心没好气的说道:“谁会像他那种白痴啊!”

    “你自己才是最大的白痴吧!”黑崎一护(魂)嘀咕道。

    “到令子你有注意到吗?”蒲原喜助严肃的说道。

    “啊啊”黑崎一心看着远方说道:“就如你所预料的那样他们还是跟一护见面了假面军团使用术企图得到虚力量的死神集团根据地以及其目的都不明确呢非常棘手”

    “企图吗可是既然他们已经开始跟令子接触就证明”蒲原喜助脸色变幻的说道。

    “是啊那票人也是在为某个战斗做准备呢就像你我一样”黑崎一心似乎没注意这点细节说道:“相信他们也有感觉到关于破面一伙的急速变化”

    “那么刚才那个倒霉蛋果然是破面对吧?”蒲原喜助看着逐渐消散的虚尸体道。

    “是啊!可是那跟至今所见的仿破面相比之下完成度根本就是另外一种东西”黑崎一心说道:“数百年来未曾有任何变化的仿破面等级一下子大幅度提升,成长到了此等高度你还真是干了件非常愚蠢的事呢蒲原!”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重要的是蓝染那家伙正打算借助崩玉的力量来创造出真正的破面”蒲原喜助毫不脸红道。

    “不过尽管等级突飞猛进可是那从灵压的浑浊程度就知道那个破面还是属于未完成”黑崎一心说道:“恐怕是想实验下这种垃圾能战斗到什么程度虽然现在才到达这种程度但是崩玉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那家伙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带着真正的破面出现了该怎么办呢,蒲原?”

    “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蒲原喜助压了压帽檐说道。

    “你当年也是这样说的”黑崎一心没好气的说道。

    “放心不管事演变的如何不论是谁都会采取行动的假面军团我们还有尸魂界”蒲原喜助一锤定音道:“任何人都不会对此事放任下去的,相信我!”

    “切我才不信你咧!”黑崎一心踢了踢黑崎一护(魂)说道:“走咯再不回去的,会露馅的魂!”

    “好好的”黑崎一护(魂)跌跌撞撞的爬起道。

    “哦,对了想必你应该知道什么该什么不能”黑崎一心托着下巴说道。

    “知知道”黑崎一护(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

    “那么就此别过一心先生!”蒲原喜助看着黑崎二人离开的影说道:“路上小心喔!”

    “用不着你商!”黑崎一心摆了摆手说道。

    “提醒一句令子离这不远了喔”蒲原喜助挥了挥扇子说道。

    “还不快点跑魂!”黑崎一心提着黑崎一护(魂)狂奔道。

    “真是有趣的一家人”夜一站在蒲原喜助说道。

    “咦你什么时候来的?”蒲原喜助假装吃惊道。

    “你别说自己不知道啊店长”握菱铁斋挑明道:“表装的不够像喔”

    “想不到铁斋先生也在啊难道店里的生意不用照看了吗?”蒲原喜助继续装作不满道。

    “不是你吩咐的吗店长”握菱铁斋取下眼镜擦了擦说道:“口是心非是会失去女人缘的啊”

    “什么万年单男居然跟我这个圣来谈论女人这是我听过最荒唐的事了”蒲原喜助假装惊讶道:“铁斋先生莫非有意中人了?”

    “你什么时候是圣了店长?”花刈甚太大咧咧的走过来问道。

    “小雨是不是也在啊!”蒲原喜助展开扇子窃笑的问道。

    “在在的”䌷屋雨怯生生的从铁斋后出声道。

    “既然大家都在那么今天晚上就好好放纵一下”蒲原喜助用扇子掩着嘴笑道:“话好久没这样一起出门了啊!”

    “是很久了”夜一回忆道。

    “以上就是这次会议的内容了诸位听懂了么?”山本元柳斋杵着拐杖说道:“老夫可不希望再重复一遍”

    “知道了”众队长齐声道。

    “好了散会”山本元柳斋率先走出去道。

    “山爷搞什么嘛”京乐水压了压帽檐说道:“突然这么严肃起来搞得我都笑不出来了”

    “这种况你还笑得出来?”狛村左阵刻板的说道:“难道京乐队长没有危机感吗?”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更木剑八不假思索道:“你还真不是个合格的战士啊空有野兽的躯,却没有野兽的心”

    “似乎更木队长很向往野兽嘛”涅利茧讽刺道:“连野兽之道这么精通啊”

    “老子说话,最好别插嘴,涅!”更木剑八挑衅道:“还是说你想体验下老子的野兽之道?”

    “真是无聊”碎蜂冷眼走过说道。

    “这会还开得真久呢!”小次郎看着天边鱼肚白说道:“我得好好的去补上一觉了抱歉失陪了”

    “啊起来我也要回去睡了”京乐水打着哈欠说道:“想必七绪已经为我铺好吧?”

    “请等下,佐佐木队长!”番谷冬狮郎叫住小次郎道。

    “有什么事吗,番谷队长?”小次郎微笑的转过问道。

    “我想跟你谈谈”番谷冬狮郎思索字眼道。

    “是关于雏森的事吗?”小次郎略现疲惫的说道:“如果是那件事的话我认为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啊”

    “是么?”番谷冬狮郎皱着眉头说道:“那你好自为之了,佐佐木!”

    “你似乎会错意了,番谷队长”小次郎连忙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番谷冬狮郎追问道。

    “因为我如何再说好话出保证都没有用啊在发生蓝染这种事之后我是这么想的”小次郎解释说道:“毕竟有些时候实际行动要比任何言语保证都更加有力啊”

    “看来我误会你了佐佐木队长”番谷冬狮郎鞠了一躬道:“雏森她就拜托您了,佐佐木前辈!”

    “我只能给你一个承诺”小次郎握紧手中的刀说道:“尽力而为之!”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