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登天

    镜的倒戈,

    只为更好的映证你的存在;

    花的堕落,

    只为使那景色更加妖艳;

    水的私语,

    只为陈述那不争的事实;

    月的低鸣,

    只为成就你那不朽的传说...

    ——镜花水月

    “蓝...蓝染队长...”朽木露琪亚惊恐的说道。(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

    “奇了...不可能听不懂吧...别再问我第二遍喔...真是个失礼的家伙...我说把朽木露琪亚放下后离开...”蓝染惣右介说道:“旅祸的少年啊...”

    “南之心脏,北之瞳,西之指尖,东之脚趾...随风而聚集,驱雨而散去!缚道之五十八——掴趾追雀!”虎彻清音在地上笔画道:“找到了...是...是双殛...”

    “...我知道了,请尽快搜索并确认所有队长副队长的位置并转告他们...我们知道的有关蓝染惣右介的一切以及他的行踪...再把这些也转告给那些旅祸们...”卯之花烈转说道。

    “我知道了...”虎彻清音说道。

    “...那就拜托你了...我现在要去救番谷队长和雏森副队长了...”卯之花烈拔出刀走向倒地昏迷的番谷冬狮郎说道。

    “黑白之网二十二之桥梁,六十六之冠带,足迹、远雷、尖峰、回地、夜伏、云海、苍蓝队列,将太园绘满并直冲天际吧!缚道之七十七——天空罗!”虎彻清音接着笔画咏唱道:“捕捉...成功...护庭十三队的各位队长副队长,副队长代理的各位,以及诸位旅祸们...听得到声音吗?这是来自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以及本人虎彻清音的紧急传信...再来要告诉各位的...句句属实...”

    “...怎么...可能...蓝染他...”浮竹十四郎难以置信道。

    “...那么,该怎么办呢,山老头?”京乐水说道:“似乎不是我们应该继续下去的时间了...”

    “银...他居然...”松本乱菊朝双殛赶去道。

    “怎么会...不是说好...不对雏森怎么样的吗?”吉良井鹤颓废的瘫坐在地说道。

    “四十六室...居然全灭了?”场铁左卫门吃惊道。

    “骗人的吧...队长...他背叛了?”桧佐木修兵从病上挣扎起道。

    “...东仙...”狛村左阵摸着还有些头疼的脑袋抓起刀走出病房说道。

    “切...”更木剑八看着自己包裹成粽子样的躯道。

    “阿剑别伤心嘛...很快就可以自由行动了啊...”草鹿八千流欢快的跳来跳去说道。

    “...您听到了吗...涅茧利大人...”涅音梦询问道。

    “我当然有听到!”涅茧利从药池里站起说道。

    “您要怎么做呢?”涅音梦问道。

    “...哼...我对这种事...可没有兴趣呢...”涅茧利用毛巾擦说道。

    “...果然...是你...啊...”小次郎向双殛之丘赶去道:“蓝染!”

    “算了...看你似乎也没有放手的意愿...”蓝染惣右介拔出刀说道:“手腕留下来退下吧!”

    “你...”黑崎一护看着自己右手被砍中连忙后侧道。

    “哎呀呀...我劝你不要太过呈强喔...旅祸的少年...想要踏过蚂蚁而不摧毁它,力道是很难拿捏的...”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你我向来无仇无怨...没必要为了这种事而白白丢了命...”

    “我是不可能放手的!”黑崎一护说道。

    “...一护...”朽木露琪亚说道。

    “闭嘴!”黑崎一护拔出斩月朝蓝染惣右介砍道:“月牙天冲!”

    “哦,直冲天际吗?很狂妄的名字啊...”蓝染惣右介横刀挡道:“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吧...这种程度的伤害...连拖延时间都办不到...”

    “我不知道啦!”黑崎一护举刀砍向蓝染惣右介说道。

    “真是令人伤脑筋的孩子!”蓝染惣右介空手接住斩月,右手重重的砍向黑崎一护的右肩说道。

    “...可恶...”黑崎一护说道。

    “我最后再说一遍...把朽木露琪亚放下,然后离开!”蓝染惣右介说道。

    “请...等一下...蓝染队长...快放我下来...一护...”朽木露琪亚挣扎道。

    “我...拒绝...”黑崎一护脸色坚毅道:“我应该有说过让你闭嘴的吧...露琪亚...我才不会放手的呢!”

    “这样啊...真是遗憾...”蓝染惣右介惋惜出刀道。

    “卍解——天锁斩月!”黑崎一护举着斩月说道。

    “哟...这就你的卍解吗,旅祸的少年?”蓝染惣右介略感兴趣的收回刀说道。

    “是的...!”黑崎一护持刀砍去道。

    “哎呀...砍得太浅了么?”蓝染惣右介伸出手指挡住天锁斩月,一刀斩向黑崎一护的右手说道:“本来还打算把你的右手留下来呢...”

    “...怎么...会...”黑崎一护努力抓紧朽木露琪亚,却不想仍然还是松了手。

    “来吧...站起来吧...朽木露琪亚...”蓝染惣右介走向坐在地上的朽木露琪亚说道。

    “我...还能....放开她!”黑崎一护努力支撑着体站起来说道。

    “...我记得说过很多了次吧...”蓝染惣右介回一刀拦腰向着黑崎一护砍去道。

    “...一护...”朽木露琪亚担心道。

    “哈...哈...哈...”黑崎一护努力挣扎的想站起来说道。

    “真可怜...还有意志啊!”蓝染惣右介说道:“与生命力不相称的实力是很可悲的...但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旅祸的少年...站起来并非光靠意志就可以...基本上按构造而言是不可能的,你现在的体要维持那种状况已经很勉强了,就算你花再多的努力也无济于事...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就乖乖的躺在那休息吧...”

    “...一护...”朽木露琪亚在蓝染惣右介的提携之下,无法站立道。

    “你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旅祸们...”蓝染惣右介微笑着说道。

    “...你说...任务?”黑崎一护抬起头问道。

    “我早知道你们要入侵的事,也清楚你们会出现在哪...所以经常在那布下眼线...你们到了之后就马上降下瀞灵壁...然后让三番队和九番队在内侧把守...并打算让银把你们赶走...”蓝染惣右介说道:“可惜这个计划被我的前任副官给打乱了,但是他的举措恰好给了我不错的时机...一个叛徒带着旅祸入侵...这样的场面在尸魂界只怕有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了...所以说你们的入侵实在是太精彩了,托你们的福,就算一两个队长被杀也不会有什么很大的动...真是方便行动多了...”

    “等...等...”黑崎一护说道:“你说前任副官...是不是佐佐木?”

    “哦,难道他没有告诉你吗?”蓝染惣右介笑着说道:“当年我们可是一起共事了很多年呢!”

    “...难道是...”黑崎一护惶恐道。

    “你那是什么表啊...你们不是他的部下么?”蓝染惣右介说道:“你们不是因为蒲原要求那家伙的命令...才来夺回朽木露琪亚的吗?”

    “...这...究竟是...”黑崎一护疑惑道。

    “原来如此...看来你们都还蒙在鼓里啊...不过也好,都到最后了...稍微让你了解下也无妨...”蓝染惣右介说道:“你知道死神有四种战斗方式吗?分别为——斩术、白打、鬼道、步法...但是不论哪一种都有所谓的强度界限,不论强化哪种能力都会碰到自魂魄的极限,成长也就到此为止...也就是所谓的死神的极限...那么难道没有突破这个界限将所有能力再次强化的方法吗?”

    “是有的...那就是——死神的虚化!”蓝染惣右介继续说道:“死神的虚化,虚的死神化...籍由将这两种相反的存在分解破坏掉,再用这种存在去追求更高的境界...理论上这就是以前就有的一种方法...我本比较重视虚的死神化,成功的制造出几个类似死神的虚的存在...能够完全隐藏自灵压的虚...只要碰到便能使斩魄刀消失的虚...以及与死神融合的虚...但不论哪种都是不配称之为新创造出来的垃圾,除了我以外的也受着无知和伦理的约束...结果谁都没有发现蒲原喜助的天赋...他创造出了超越任何常识可以在瞬间破坏虚与死神界限的物质,物质名为崩玉!那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他应该有所察觉...所以他不断尝试破坏崩玉,但是直到最后他都没能找到破坏崩玉的方法...于是他想了一个极度愚蠢的计划,在崩玉上面施展防护罩,并将它隐藏到其他灵魂深处这个荒唐的想法...听懂了吗?...那时候他选择隐藏的场所就是你...朽木露琪亚!”

    “...你...在说什么...?”黑崎一护说道。

    “当我查明这件事的时候,你早已经在现世里行踪不明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蒲原喜助搞的鬼...”蓝染惣右介说道:“义骸是为了使失去能力的死神恢复而以高浓度的灵子体制作而成,因为如此,尸魂界才可以得知所有义骸的行踪...进入义骸之后的死神会行踪不明,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从很久以前就私自开发过能够彻底隐藏行踪的义骸,所以我就知道这其中会隐藏什么...接着因为我需要更方便的行动,于是我决定派遣自己的副官佐佐木前往现世,这样我就可以为他捏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当你在数月之后被发现时,我立刻就把四十六室抹杀掉...”

    “咦?”朽木露琪亚说道。

    “由于考虑到我那位好副官可能会成功阻止掉这次处刑...于是我决定破解蒲原曾经的研究,好在处刑失败的况使用另外一种方法达到目的...”蓝染惣右介从口袋里掏出药剂捏碎道:“没错,这就是所谓的答案!”

    只见蓝染惣右介用手伸进朽木露琪亚的体内部,抓住一个小小方盒说道:“真让人吃惊...居然是这么小的东西啊!”

    “露琪亚!”黑崎一护叫道。

    “喔...不会伤害魂魄本体啊...真是了不起的技术...”蓝染惣右介看着朽木露琪亚上逐渐愈合的洞说道:“但...遗憾的事,你...已经没用了...杀了他,银!”

    “...没办法...杀她——神枪!”市丸银抽出刀说道。

    “真是...相当的冷血啊...”小次郎从蓝染惣右介的左手夺过朽木露琪亚抱住说道:“蓝染副队长!”

    “好久不见啊...佐佐木六席...”蓝染惣右介温和的说道。

    “看到你如此健康的活着,我想平子队长应该会很开心吧...”小次郎说道。

    “抱歉...我刚才没有注意到...蓝染大人...”市丸银收回神枪说道。

    “没有关系...不管扫掉的灰尘是一颗还是两颗,眼也看不出差别的!”蓝染惣右介说道。

    “你比以前自大了,”小次郎说道:“这样很不好...”

    “那么...你的自信从何而来?”蓝染惣右介快速的斩向小次郎说道。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小次郎说道:“想跟我比拼速度吗,蓝染副队长。”

    “你...变强了...”蓝染惣右介看着自己连续落空,稍微失落道。

    “没有啊...我一直都是这个水平...”小次郎说道:“只是没打算让你看到罢了!”

    “需要我动手解决掉吗?”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

    “不必了...我们的客人已经到了...”蓝染惣右介收刀归鞘道:“对于你的成长...我很欣慰,佐佐木六席...毕竟博弈的双方如果没有对等的筹码只怕会失去不少乐趣...”

    “客人?”小次郎看着正向这边走来的三位巨人说道:“你这份礼物还真是分量十足呢,蓝染副队长。”

    “怎么办呢...就算是你...只怕也不能抱着一个人与这三位一起对打吧...”蓝染惣右介笑着说道。

    “交给我们了!”夜一和碎蜂赶过来说道。

    “...这真是...令人怀念的面孔啊...”蓝染惣右介说道。

    “哎呀呀...好有魄力啊...”市丸银笑眯眯的伸出左手说道:“这种况...该怎么办才好呢?”

    “...不要动!”松本乱菊一手抓住市丸银一手持刀说道。

    “...实在是对不起啊...蓝染队长...我的手被抓住了呢...”市丸银说道。

    “到此为止了...蓝染...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数个副队长赶过来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蓝染惣右介镇静自若道。

    “...蓝染...”浮竹十四郎走过来说道。

    “你还真是干了件大事啊...”京乐水压了压帽檐说道。

    “结束了...”夜一放倒最后一个巨人说道。

    “...啊...抱歉了诸位...时间到...”蓝染惣右介笑着说道。

    “怎...怎么可能?”浮竹十四郎抬头看着被撕开的天空下光壁说道。

    “大虚!”碎蜂吃惊道。

    “是基力安吗?”大前田说道:“到底有多少只啊!”

    “...有点可惜呢...要是能让你抓的更久点就好了...再见了,乱菊...”市丸银回头对着松本乱菊深的说道:“对不起!”

    “浮起来了?”场铁左卫门看着被光壁照住的蓝染三人说道。

    “都别动!”山本元柳斋说道。

    “总队长!”场铁左卫门说道。

    “那光叫作反膜,是大虚为了拯救同族所使用的东西...被那光所笼罩到最后,光的内外将会变成不可干涉的绝对领域...有跟大虚战斗过的人都知道吧,从那道光降下的瞬间开始...已经没有办法触碰到蓝染了!”山本元柳斋解说道。

    “东仙!滚下来!”狛村左阵冲天吼道:“老夫不懂,你为何要当死神?不是为了逝去的友人吗?不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你的正义究竟到哪去了呢?”

    “我说过了吧:我想要力量,我想要能实现和平的力量,如果光有正义不够的话,我愿意成为那名为正义的东西。然后将世上所有的邪恶,像驱散云层一样的消去,赌上我所有的正义!”东仙要说道。

    “东仙!”狛村左阵叫道。

    “...居然到了跟大虚联手的地步了...到底是为什么?”浮竹十四郎抬头问道。

    “为了寻求更高的境界!”蓝染惣右介说道。

    “你堕落了吗?”浮竹十四郎问道:“蓝染!”

    “是你太高傲了,浮竹!”蓝染惣右介取下眼镜捏碎道:“并没有人一开始就是站在天上的,不论你或者是我,就连神也一样。但是这天之王座令人难以忍受的空窗期将要结束了,从今天起,我将立于天上!”

    “蓝染...”京乐水脸色沉重道。

    “再见了...诸位死神...再见了,佐佐木六席,有机会的话,替我向平子他们问声好吧...最后,再见了...旅祸的少年,以人类而言,你真的是相当的有趣。”蓝染惣右介消失在那黑洞中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