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罪人

    昨事今非忘无尽,

    生死相隔两茫茫,

    解愁畅,

    度思量,

    人生如梦,

    倚笑乘风凉...

    ——佐佐木小次郎

    “放...放我下来,一护...”朽木露琪亚在黑崎一护的怀中挣扎道:“...佐...佐佐木前辈...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那么多队长啊...”

    “真是的...你好吵耶,你这家伙!”黑崎一护没有放慢脚步抱怨道:“我们可是在逃跑啊...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啊...那边好像有声音!”隔壁一条街上的巡逻死神出声道。(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

    “你看吧...现在被发现了...”黑崎一护赶紧拐进另外一条街道里。

    “这显然都是你的错...”朽木露琪亚说道。

    “...笨蛋...你又在乱想些什么啊...”黑崎一护说道:“我说过会来救你的,不是吗?”

    “可是...”朽木露琪亚低声说道:“为了我...这个罪人...”

    “别自寻烦恼了好不好...并没有把你想得那么坏啊...别总是一味的自责,别总是希望自己背负一切...你承受不了这么多的...难道依靠我不行吗?...慢慢的成长,慢慢的独立...我就是为了这个才不断变强的啊...”黑崎一护说道:“...相信我们吧...露琪亚!”

    “对不起...一护...”朽木露琪亚歉意道。

    “傻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黑崎一护说道:“你又没有对不起我们...”

    “...谢谢...”朽木露琪亚抱紧黑崎一护说道。

    “...笨蛋,用不着为这个而道歉啊...”黑崎一护温柔的说道。

    ********************************************************

    “......到底有什么企图,你们!”山本元柳斋说道:“打算不用斩魄刀来跟老夫战斗吗?”

    “...事到如今,不打也恐怕不行了...对吧...山老头...”京乐水抬了抬斗笠说道。

    “闭嘴你们!老夫应该说过很多次了吧——怠忽正义之人,老夫是不会宽恕的。”山本元柳斋重重的说道。

    “要贯彻自己的正义,这也是你教我们的啊,老爷子。”京乐水说道。

    “为了那样,即便是全力以赴也无愧于心,也是您...老师...”浮竹十四郎说道。

    “不要开玩笑了!”山本元柳斋固执的说道:“这世上不存在必须无视世界的正义而贯彻自己的正义!”

    “这样的话...世界的正义又究竟是什么?”浮竹十四郎反问道:“元柳斋老师?”

    “...你们还真是不听话...老夫不是说过了吗...问答到此结束...”山本元柳斋脱掉上衣露出满是伤痕的一说道:“...来吧...世间万象皆化作尘土——流刃若火!”

    “又看到了...这种姿态...”京乐水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了,你们还不快点解放斩魄刀么?”山本元柳斋说道:“连抵抗都不尝试就化为灰烬,老夫可不认为这就叫作有胆识。”

    “...真是没办法了...动手吧,浮竹!”京乐水无奈道。

    “啊啊...流波皆化为吾盾,雷光皆化为吾刃——双鱼理!”浮竹十四郎手持两把斩魄刀说道。

    “花风乱,花神啼,天风乱,天魔嗤——花天狂骨!”京乐水抽出另外一把斩魄刀说道。

    “双鱼理和花天狂骨...至今在尸魂界只有这两组成双成对的斩魄刀...”山本元柳斋说道:“真可谓是叹为观止!还是没有变啊...”

    “多谢夸奖...”京乐水说道。

    “已经...做好心理的准备吗?”山本元柳斋问道。

    “随时随地的!”浮竹十四郎说道。

    ********************************************************

    “...真是不错的风景呢...虽然季节不对,但是在这个时候能看到冰也是不错的...”蓝染惣右介看着四处散乱的冰块说道:“好了,景色已经欣赏完了。该走了,银!”

    “你...果然在这里,蓝染队长...”卯之花烈神色沉重的走进来说道:“不,已经不能称呼你为队长了...大逆不道的罪人...蓝染惣右介!”

    “您好,卯之花队长。”蓝染惣右介笑着说道:“我正在想您也差不多该来找我了!话说回来,您是如何立刻就知道我在此处的呢?”

    “无论有任何理由都不能踏足的地方,瀞灵廷就只有清净塔居林这一处...佐佐木也曾试探过中央四十六室,却发现被高等的结解所阻...”卯之花烈说道:“你制作出那么精巧的死体人偶之后,如果想要藏的话,只有这里是瀞灵廷内最安全最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哦...原来佐佐木君和您有过接触了啊...什么时候的事?”蓝染惣右介问道:“是您救了受伤的他吧!”

    “...只是略施薄手罢了...”卯之花烈说道。

    “真可惜,虽然你们的推断很正确...但是第一,我不是为了藏才到这里的;第二,这个可不是什么死体人偶啊!”蓝染惣右介提着一副自己的尸体说道。

    “什...什么时候...?”虎彻清音吃惊道。

    “什么时候?我一直都握在手里的啊,只是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让你们看见罢了...”蓝染惣右介说道。

    “什么意思?”虎彻清音不解道。

    “马上让你们了解...解放咯!”蓝染惣右介笑着说道:“碎裂吧——镜花水月!”

    “什么?”卯之花烈皱着眉头看见死体人偶变成斩魄刀说道。

    “镜花水月所拥有的能力是完全催眠。”蓝染惣右介解说道。

    “...不会吧,镜花水月不是流水系的刀吗?以雾和水流的反使敌人自相残杀,这不是你曾经说过的吗?”虎彻清音问道:“集合我们所有副队长,然后在我们眼前演示一遍...”

    “...原来如此...那个...是催眠的仪式吧!”卯之花烈恍然大悟道。

    “回答正确!”蓝染惣右介微笑着说道:“完全催眠是让敌方误认全部的五感包括:姿、形、质量、感触以及味道,也就是说蚂蚁会看成大象...臭水会看成清泉都是有可能的...而那个发动的条件就是让敌人看见镜花水月解放的瞬间...一次也好,看到的人将瞬间陷入完全催眠...之后每次解放镜花水月都将成为完全催眠的对象...”

    “一次也好...看到...”卯之花烈惊讶道。

    “好像被发现了呢...”蓝染惣右介说道:“也就是从一开始...东仙要就是我的部下!”

    “东...东仙队长...”朽木露琪亚看着阻挡在黑崎一护的人说道。

    “什...什么这是?”黑崎一护抱着朽木露琪亚看着被白带包围旋转着。

    “...咳...咳...到底发生了什么?”黑崎一护拔出斩月说道:“什么...这里不是处刑台吗?怎么又回来了?”

    “最后称赞您一下,虽然说为了检查摸了半天...在完全催眠的况仍然能感觉到我的尸体有所怪异,真是值得敬佩...卯之花队长!”蓝染惣右介看着自己和市丸银也被白带包围着旋转道:“再见了,不过,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碰到了!”

    “等一下!”虎彻清音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二人说道。

    “欢迎啊,旅祸的少年...把朽木放下退到一边去吧!”蓝染惣右介站在双殛之丘上对着黑崎一护说道,后站着满绷带的东仙要以及笑眯眯的市丸银。

    ********************************************************

    “原来如此...是因为回到尸魂界的原因吗?”朽木白哉说道:“你还真是从容不迫啊!”

    “不断的试探我的实力,这样行吗?”小次郎笑着说道:“你不是要双倍奉还的吗?”

    “好无聊的挑衅...不要以为比我年长几岁就可以如此嚣张...”朽木白哉举着刀说道:“我会让你见识到...即使是年长百年都无法超越的差距...散落吧——千本樱!”

    “太慢了,”小次郎一刀砍中朽木白哉的左侧说道。

    “刚才那是什么速度?”朽木白哉左臂牵拉着滴血道:“是你的新招式吗?”

    “不是,我说过了...”小次郎说道:“如果你仅仅打算用那慢的要死的始解来和我战斗...那么你的右手只怕也保不住了...”

    “既然你那么强烈的期盼我的卍解,那么就用你那双眼好好的铭记于心吧!别担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在那之前,你将从我面前化为尘埃...”朽木白哉把千本樱放下说道,随真刀渐渐陷入地底,无数把威严的斩魄刀浮现出来,粉碎成细小的刀片:“卍解——千本樱景严!”

    “还真是异常美丽呢!”小次郎看着从无数个方向冲向自己的刀片说道。

    “天真...”朽木白哉看着小次郎不断闪躲说道:“...千本樱的精髓就是籍由近数亿把刀刃作出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你的速度确实让人称赞...但是...光靠...”

    “切...果然还是有点难度啊...”小次郎看着自己半边子被刀片刮伤的地方说道:“说得也是啊,连斩魄刀都不解放就和卍解打,似乎太小瞧你了...白哉...”

    “...注意你的用词...叛徒...”朽木白哉训斥道:“我的名字岂是容许你直呼的...”

    “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小次郎说道:“你结婚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住嘴!”朽木白哉恼怒的说道。

    “你知道吗?”小次郎提着刀说道:“你其实已经输了。”

    “...你在说什么?”朽木白哉说道。

    “听燕子在哭泣呢——燕返!”小次郎抚摩着刀说道,只见浅打瞬间伸长为野太刀的样式。

    “这就是你的始解吗?”朽木白哉指挥着千本樱说道:“你以为比其他人的刀长了几尺就能赢得了吗?”

    “可不能这样喔...你看!”小次郎轻轻挥动了燕返作出一次出刀的姿态,朽木白哉的右肩顿时血流如柱。

    “...这...是什么?”朽木白哉连忙捂住伤口说道。

    “只要被燕返砍中过...哪怕一次也好...以后再次解放都会成为它的攻击对象...也就是,只要被它砍中过一刀...那么实际上就已经宣告了对手的死亡...”小次郎对着天空刺出一刀说道:“看,你又流血了...”

    “...可恶...”朽木白哉看着自己腹部凭空出现的伤口说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离死亡有多么近呢?”小次郎说道:“只要我愿意,你现在就会在十刀之内停止呼吸!但是我不会那样做...你是露琪亚的大哥...我会怜惜你的...”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呢?”朽木白哉怒道:“想用你那从容的表现来践踏吾等的尊严吗?...骄傲可是会落败的啊...”

    “啊,忘记告诉你一声...”小次郎瞬间紧靠在朽木白哉的右肩轻声说道:“我现在的速度...可是刚才的五倍喔!”

    “...你会后悔的...”朽木白哉后侧了几步握紧千本樱说道:“...奇迹只会发生一次...我会在你用那无聊的能力杀掉我之前...干掉你!”

    “哦,很浓烈的杀意嘛!”小次郎轻松的躲避着千本樱的夹攻道。

    “不要太扯高气昂了!”朽木白哉说道:“只要亲自用手来纵...速度将提升3倍!”

    “是吗?已经发觉自己跟不上了对吗?”小次郎围绕着朽木白哉出刀说道:“我其实还能更快点呢!”

    ********************************************************

    “...这...这是灵压啊...随着越来越接近顶端...这种压迫感...”石田雨龙说道。

    “朽木...队长...在战斗...”阿散井恋次吃惊道。

    “我知道...另外一个人的灵压肯定就是佐佐木君...第一次感觉到他释放了这么巨大的灵压呢...”井上织姬说:“果然以前是为了照顾我们...”

    “...哇...啊啊啊...”茶渡突然被一股冲击力击退了几步道。

    “怎...怎么了?”井上织姬问道。

    “我看还是稍微离远一点吧...要是呆在这里的话,搞不好...连我们也会...”石田雨龙建议道。

    “谢谢你...石田君...但是,对不起...我想...呆在这里...”井上织姬说道:“我们一路过来能帮上的实在太少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待...”

    “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