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浮现

    不想让你发现我,

    凌乱的脚步,

    努力跟上你的速度;

    不愿意独自感受,

    那幸福背后掩藏的辛苦;

    不希望你察觉到,

    那怨恨之下所埋葬的渴求...

    ——碎蜂

    “七绪...不要做出那么辛酸的表...”京乐水难过道:“看得连我都悲哀了...”

    “...辛酸...我哪有啊...”伊势七绪努力板正脸说道。(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

    “什么...发生什么了?”大前田吃惊道。

    “...矛...被火包裹住了...”虎彻勇音惊讶道:“...它的...形状在改变...”

    “...真是令人吃惊的...”京乐水感慨道。

    “毁鸟王...双殛之矛的真面目...就是殛刑的最终执行者...”山本元柳斋严肃的说道:“当它贯穿罪人之后,殛刑完结!”

    “再见了...各位...”朽木露琪亚闭上已经被泪水充盈的双眼,绝望的说道。

    “就已经放弃了吗?”小次郎站在双殛之架上,低头看着朽木露琪亚说道。

    “...佐...”朽木露琪亚吃惊的睁开眼说道。

    “你...瘦了...”小次郎看着正在积蓄力量的毁鸟王说道。

    “为什么...”朽木露琪亚问道。

    “...怎么可能...是他阻止了吗?”碎蜂抬起头看着上面发生的一切说道:“那号称相当于百万把斩魄刀的破坏力...居然被一把浅打给...那家伙...”

    “他...是谁啊...”虎彻勇音吃惊道。

    “哟...佐佐木还真赶得及时啊...”京乐水抬了抬斗笠说道。

    “他就是那个...你的...酒友吗...”伊势七绪惊讶道。

    “我等了你很久了...毁鸟王...”小次郎说道:“亏我让它积蓄了那么久...”

    “住...住手啊...佐佐木...你...你不可能...”朽木露琪亚叫道。

    “那...是什么啊...”大前田说道。

    “浮...浮竹队长...”朽木露琪亚吃惊道。

    “那不是...清音吗?”虎彻勇音抬头看着上面接二连三出现的人物道。

    “哟...这位帅哥...让小弟等了不少时间呢...”京乐水飞上去帮助道。

    “京乐队长...”虎彻勇音吃惊道。

    “抱歉...解放花了点时间...”浮竹十四郎把盾牌横在佐佐木小次郎面前说道:“...但是...这样就足够了...很抱歉...露琪亚...让你久等了...”

    “快去阻止他们!”碎蜂吩咐道。

    “咦...要我去吗?”大前田胆怯道:“可是...那里有...几位队长耶...”

    “他们要破坏双殛啊!”碎蜂恼火道。

    “呜...”毁鸟王在浮竹与京乐的合力之下...被破坏掉了...

    “你...你要做什么?”朽木露琪亚慌张的问道。

    “还用说吗?”小次郎拔出刀说道:“当然是把你弄下来啊!”

    “住手...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应该很清楚这也是双殛的一部分啊...”朽木露琪亚劝阻道。

    “嘴巴闭好...看清楚了...”小次郎一刀劈向架子说道:“可别太过吃惊喔!”

    “佐...佐佐木...前辈...”朽木露琪亚说道。

    “居然把双殛的支架给砍断了...”虎彻勇音惶恐道。

    “...这个...小鬼...”山本元柳斋终于不再镇定的说道。

    “我问你...你打算怎么逃走呢...佐佐木...”朽木露琪亚没好气的说道:“事演变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啊...”

    “...接你的人来了...”小次郎说道。

    “你这家伙...”黑崎一护突然出现道:“我...果然来晚了么?”

    “还不晚...”小次郎把朽木露琪亚扔向黑崎一护说道:“接好了...一护...”

    “啊啊啊啊啊啊”朽木露琪亚看着自己毫无阻力的冲向黑崎一护叫道。

    “你这个笨蛋...要是万一我没接住...掉下去了怎么办啊...”黑崎一护抱住朽木露琪亚翻了几个跟头抱怨道。

    “那是你的问题...”小次郎跳下双殛说道:“带她走!不要再乱发呆了,现在这可是你的工作喔,死都不能放手呢!”

    “...一...一护...”朽木露琪亚在黑崎一护的怀里说道。

    “你们这全傻子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啊...副队长都过去啊!”碎蜂咆哮道。

    “...去吧...”卯之花烈闭上眼说道。

    “这可不行呢...”小次郎瞬步到三人的面前说道:“此路不通!”

    “居然挡路?”大前田说道。

    “奔驰吧——冻云!”虎彻勇音拔出刀说道。

    “刺穿他——严灵丸!”雀部长次郎抽出刀说道。

    “打烂他——五形头!”大前田希千代挥舞着刀说道。

    “我不是说过不行吗?”小次郎说道:“缚道之八十一——断空!”

    “舍弃咏唱的缚道...”虎彻勇音昏倒前的最后一句话。

    “勇音!”虎彻清音跑向自己的姐姐那说道。

    “等等...清音...那个是旅祸耶...”小椿仙太郎叫道。

    “连我也不认识了?”小次郎笑着说道:“还真是太失礼了...”

    “...你是...海燕的哥哥?”小椿仙太郎回忆道。

    “这么做可不好喔...碎蜂!”小次郎横刀在碎蜂的面前说道,救下了昏迷的虎彻勇音。

    “大逆不道的罪人!”碎蜂说道。

    “不要动!”山本元柳斋挡在浮竹十四郎的面前说道。

    “元柳斋大人...”浮竹十四郎说道。

    “私自劫走犯人的不过是一介被免职的副队长...杀了他就可以了...”山本元柳斋说道:“剩下的就是放手去抓人。可是,老夫不能原谅的是你们做了为队长不能做的事!尤其是水...”

    “你以为自己能够逃得掉吗?”京乐水提着浮竹十四郎向远方跑去道。

    “...水...”山本元柳斋睁开双眼说道。

    “放开我啊,京乐!”浮竹十四郎挣扎道:“我的部下还在那里啊!”

    “冷静...在这种地方打架可是会害死人的...”京乐水道:“而且...你要对佐佐木有点信心嘛!”

    “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违背了十三番的宗旨...是不可饶恕的背叛!”碎蜂对着小次郎说道:“你也一样,叛徒!不过请放心...为了不出现更加可耻的事...我决定把你们都...”

    “好大的口气啊...小辈!”小次郎说道。

    “这家伙,就由我来调教吧!”夜一突然出现抱住碎蜂跑开了。

    “呜...放手...你是何人?”碎蜂挣扎道。

    “哎呀...不要大惊小怪嘛...”夜一把脸贴上碎蜂说道:“你还真是一点都沉不住气啊!”

    “你是...夜一!”碎蜂惊恐道。

    “很久不见了呢...碎蜂!”夜一抱住碎蜂冲进森林道。

    ********************************************************

    “啊,该走的都走了...你是不是也该出来呢,朽木?”小次郎回过头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屡次帮助那小子?”朽木白哉现道。

    “我还正打算问你呢...”小次郎转过说道:“为什么对自己的妹妹如此绝?”

    “...没有价值的问题...那个答案就算说给你听...也不可能会懂的...”朽木白哉拔出刀说道:“我说过会来双倍奉还的,佐佐木小次郎!”

    “一样的道理啊...不过我可认为你没那个本事!”小次郎拔出刀说道。

    ********************************************************

    “...唔...醒来了吗,勇音?”卯之花烈关心道。

    “卯之花烈队长...我...”虎彻勇音抬起头激动的说道。

    “冷静点,勇音...你受的冲击虽然最少...但也还是最好不要乱动为妙。”卯之花烈制止道:“下去吧,雫唼。”

    “您有没有受伤?”一干四番队的队员看着着陆的雫唼说道:“卯之花队长、虎彻副队长!”

    “把大家都放出来吧...雫唼!”卯之花烈说道。

    “咳...”雫唼张开嘴吐出几个人道。

    “大家受的伤并不是很重...在雫唼的体内已经恢复了不少,在他们醒来之前带到附近的第十六救护所吧!”卯之花烈收刀归鞘道。

    “是!”一干队员应声道。

    “...好强的灵压...那个就是打昏我的旅祸吗?”虎彻勇音抬头看着双殛之上说道。

    “也是前任五番队副队长...他目前正在和朽木队长战斗...其他队长也在进行着各自的战斗...仅靠我们是无法阻止的...”卯之花烈说道:“跟我来吧...勇音,有个我一直想去的地方!”

    ********************************************************“...原来如此...虽然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但却好像没有什么进步嘛!”碎蜂和夜一拳脚相加道。

    “那个应该是你吧...动作有些僵硬了呢!”夜一使出连环踢腿,碎蜂节节后退道。

    “你还准备得意到什么时候?”碎蜂出拳反攻道。

    “哦,不错的战意嘛!隐秘机动总司令官大人...”夜一玩笑般说道。

    “...你不要搞错了...你还打算骑在我头上什么时候?”碎蜂带着怒意说道:“隐秘机动也好,刑军头领也好...如今这一切都是我的努力换来的,你凭什么指责我?”

    “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啊!”夜一说道。

    “无所谓了...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碎蜂拔出刀说道。

    瞬间两人的周围出现了数个黑衣蒙面的隐秘机动人员,负手而立。

    “这就是...如今的你与我的差别了...你应该知道的吧...刑军军团长拔刀是表明要杀的人和军团长敌对的所有人!”碎蜂得意道:“就算你是前任军团长也一样...对于已经放弃职位的你来说...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夜一!”

    “真是个小瞧人的家伙!”夜一瞬间放倒了所有黑衣人道:“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说过放弃另外一个称呼啊!”

    “...瞬神...夜一...”碎蜂皱起眉头脱掉外说道:“原来如此...那么就用我的手...把你的另外一个名号也拿走吧!”

    ********************************************************

    “...似乎离开得很远呢...”京乐水说道。

    “这里的话...应该不会波及到其他人吧...”浮竹十四郎说道:“上次...可毁掉了不少房子啊...”

    “不能怪我啊...可怜的剑八...现在还在医务所躺着...”京乐水说道:“哟...七绪...”

    “队...队长们速度太快了...”伊势七绪拍拍口喘着气说道。

    “不愧是...”京乐水看着坐在边上的山本总队长说道。

    “很久以前...老夫对于那些敢于逃跑的饿鬼们...都不会放着不管的...”山本元柳斋说道:“来吧...孩子们!”

    “看来...这架是非打不可了...”京乐水叹着气说道。

    “走吧!”山本元柳斋低头看着瘫坐在地的伊势七绪说道:“我对你这种臭未干的连呼吸也要人教的小鬼...可是没有什么耐心啊!”

    “唔...啊...”伊势七绪惊恐的无法呼吸道。

    “没事了...振作点...”京乐水抱住伊势七绪离开道:“果然不该带你来这里...”

    “...不错的瞬步嘛...好像变得一次可以去很多地方样的...”山本元柳斋看着回到原地的京乐水说道。

    “多谢夸奖,”京乐水压了压斗笠说道。

    “老夫曾天真的相信...就算是格脾气不同,只要走的路是一样就没有问题...”山本元柳斋说道:“但是,你们两个的所做所为真让我痛心...”

    “...请听我解释...元柳斋老师...”浮竹十四郎说道。

    “不用再说了...”山本元柳斋拔出刀说道:“再说下去也无任何意义了...拔刀吧!”

    “总是这么固执啊...山老头...”京乐水拔出刀说道。

    “失礼了...老师...”浮竹十四郎也拔出刀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