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骗人的吧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感。(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

    ――蓝染?右介

    “怎么...会这样...”番谷冬狮郎看着面前的惨状说道:“...中央四十六室...全灭...”

    “...队长...终于找到你了...”松本乱菊赶过来说道:“不是...吧...怎么会?”

    “我不是叫你照顾雏森的吗?”番谷冬狮郎回头问道。

    “...可是我赶回去的时候...医务所的已经说雏森被...”松本乱菊歉意的说道:“市丸...带走了...”

    “什么?”番谷冬狮郎惊恐道。

    “...抱歉...队长...”松本乱菊说道。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还是先解决当前的问题吧...”番谷冬狮郎看着满地的尸体说道:“可恶...”

    “血迹已经干枯...变黑并且龟裂了...”松本乱菊摸了摸地上的血液道。

    “也就说他们死亡时间不是一两天了...”番谷冬狮郎分析道。

    “...故弄玄虚吗?”松本乱菊推测道。

    “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番谷队长...”站在另外一头的吉良井鹤突然出现说道。

    “...吉良?”番谷冬狮郎吃惊道:“难道是你...是你干的吗?”

    “...怎么会...吉良...”松本乱菊难以置信道。

    “站住...”番谷冬狮郎看着逃跑的吉良井鹤说的道:“快追...松本!”

    “是!”松本乱菊说道。

    “你给我站住...回答我的问题!”番谷冬狮郎挡在吉良井鹤面前说道:“杀了四十六室的人是你吗?”

    “不是...”吉良井鹤停下脚步说道:“我只是比诸位早一点过来而已...里面有人开了锁让我进入地下议事厅...”

    “你说有人替你开了锁...到底是谁?”番谷冬狮郎问道。

    “那还用问吗?”吉良井鹤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四十六室啊!”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番谷冬狮郎拔出刀说道。

    “可是...这样好吗?”吉良井鹤说道:“与其跟我战斗...倒不如花点心思去找下雏森吧...”

    “你在说什么?”番谷冬狮郎愤怒的说道:“你跟市丸果然是一伙的...对吗?”“我不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她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吉良井鹤愁苦的说道。

    ********************************************************

    “这里是...清净塔居林,四十六室的居住区域...”雏森看着四周说道:“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市丸队长...”

    “你来过这里吗?”市丸银笑眯眯的问道:“雏森?”

    “...那个...这里不是完全足的区域吗...”雏森桃小心翼翼的跟在市丸银后面说道:“连看都没敢看呢!”

    “有个想见你的人...”市丸银说道。

    “...想见...我吗?”雏森桃说道。

    “是啊...看...他就在你的后面啊...”市丸银扭过头说道。

    “...蓝...蓝染...队长...”雏森转过吃惊道。

    “好久不见了,雏森。”蓝染?右介温和的说道。

    “...真的是...蓝染队长吗?”雏森桃难以置信道:“你不应该死了吗?”

    “...我没事,”蓝染?右介说道:“如你所见的我还活着。”

    “...蓝...蓝染队长...真的是你吗?”雏森扑过去说道:“蓝染队长...我...蓝染队长...”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雏森...”蓝染?右介微笑着抱住雏森安慰道:“...你稍稍瘦了些呢...”

    “呜...呜...呜...”雏森桃在蓝染?右介的怀抱里哭了起来。

    “真的很对不起...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蓝染?右介说道:“也只希望你能明白...我有自己必须要做的事...因此必须藏于此...也因此必须...”

    “算了...已经没关系了...队长能够活下...我已经非常...”雏森桃幸福的说道。

    “谢谢你...雏森...有你这样的部下真是...谢谢,雏森...”蓝染?右介一刀刺穿雏森的体说道:“永别了...”

    “...骗人...”雏森桃难以置信的看着被刺穿的伤口倒地说道。

    “走吧,银...”蓝染?右介转说道:“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呢。”

    “是,蓝染队长。”市丸银笑眯眯的跟上去说道。

    ********************************************************

    “松本...这里交给你没问题吧...”番谷冬狮郎连忙赶回去说道。

    “请便...”松本乱菊说道。

    “现在赶过去...来得及吗?”吉良井鹤说道。

    “...怎么,不打算逃跑了吗?”松本乱菊问道。

    “我的任务就是...将你留在这里...”吉良井鹤拔出刀说道。

    “任务,谁指派的任务?”松本乱菊问道。

    “我没有回答你的必要...”吉良井鹤说道。

    “有必要,”松本乱菊坚持道。

    “没有,”吉良井鹤握紧刀说道。

    “你最近很奇怪...我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松本乱菊说道。

    “你太强人所难了...我的意思是说对于将死之人没有回答的必要...”吉良井鹤说道:“抬头吧――佗助!”

    “吉良...你...”松本乱菊吃惊道。

    “你也许...还不知道呢...”吉良井鹤说道:“我的斩魄刀的能力...”

    “我是不知道的呢...”松本乱菊说道:“但是你这么说似乎像有人清楚样的...我记得你从来不喜欢谈论这些事物啊!”

    “没有那回事呢...不过,好吧...就让乱菊你也体会下吧!”吉良井鹤一刀砍向松本乱菊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松本乱菊招架道。

    “不错的反应啊...不过,刚才你被砍中几下了呢?”吉良井鹤说道。

    “什么?”松本乱菊看着自己的斩魄刀突然变得沉甸甸的。

    “被砍中的东西会翻倍的增重...再砍中就再翻一倍...被砍中的人一定会因为承受不了那个重量而跪倒在地,孤寂的抬起头...”吉良井鹤解释道:“故曰――佗助!你现在用刀承受了佗助的七次攻击...那刀原本的重量是0.84kg,乘以七倍的话就是102.4kg。并不是能够握着战斗的重量啊!”

    “那又怎么样?”松本乱菊双手吃力的举起斩魄刀说道:“既然无法握着战斗的话...那么不握着..不就行么?”

    “什么?”吉良井鹤吃惊道。

    “低吟吧――灰猫!”松本乱菊说道。

    ********************************************************

    “雏森!”番谷冬狮郎努力赶过去叫道。

    “哟...番谷君...”蓝染?右介打了声招呼道。

    “...蓝...染...”番谷冬狮郎惊讶道:“...市...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蓝染吗?”

    “那当然...就如你亲眼所见的那样是我本人呀!”蓝染?右介微笑着说道:“话说回来...你比我所预料的还要早赶过来呢,番谷队长!”

    “真是抱歉...看来井鹤的拖延战术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啊!”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番谷冬狮郎不解的问道。

    “有什么疑问吗?”蓝染?右介说道:“不过是讨论战术罢了。将敌人的战力分散不是战术的基本要则之一吗?”

    “你说...敌人?”番谷冬狮郎问道:“雏森在哪里?”

    “在哪里呢...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蓝染?右介侧了侧说道。

    “你这家伙...雏...森...”番谷冬狮郎瞥见蓝染?右介后倒地不起的雏森桃说道。

    “真是可惜...还是被你看到了呢...”蓝染?右介笑着说道:“万分抱歉...我没有想要吓到你的意思,最起码我应该毁尸灭迹的才对...”

    “蓝染...市丸...”番谷冬狮郎看着已经生死不明的雏森桃问道:“你们从何时开始是一伙的?”

    “从一开始就是了啊...”蓝染?右介回答道。

    “比你装死还要早吗?”番谷冬狮郎问道:“...蓝染...”

    “你的反应还真是慢啊...”蓝染?右介说道:“我不是说了从一开始就是吗?就让我认真的告诉你吧...从我当上队长以来,我就从来没打算让他以外的人来当我的副官...”

    “那么...你从以前到现在...雏森...还有佐佐木...”番谷冬狮郎暴怒道:“你一直都在骗每个人吧!”

    “我没有打算骗任何一个人...只是他们都不了解真实的我...”蓝染?右介陈述道:“或许佐佐木心有察觉吧...但是那有如何?”

    “你说...不了解...”番谷冬狮郎说道:“你应该知道她很憧憬你吧...蓝染...因为憧憬你所以加入护庭十三队...因为憧憬你所以不断的想成为你的副官...”

    “我知道啊...正是因为她憧憬我...所以才好驾驭啊...不是么?”蓝染?右介说道:“所以我才想尽办法来使她成为我的副官啊!”

    “什么?”番谷冬狮郎吃惊道。

    “有件事你最好记住...番谷君...”蓝染?右介微笑着说道:“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一种感啊!”

    “?解――大红莲冰轮丸!”番谷冬狮郎拔出刀说道:“我要宰了你...蓝染!”

    “我劝你说话别太虚张声势了...”蓝染?右介轻轻一刀放倒番谷冬狮郎说道:“这样只会显露出你的软弱喔!”

    “...骗人...的吧...”番谷冬狮郎鲜血四溅倒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