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行刑前

    翌上午...

    “哼...哼...哼...哼...”京乐水躺在地上望着天哼歌道。(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

    “啊!队长,原来您在这种地方?请不要睡了,该准备出发了。”伊势七绪板着脸说道。

    “他早就走了...”京乐水说道:“不错的酒量呢...”

    “你是故意的,对吧!”伊势七绪不满的说道。

    “小七绪!我现在有一点点烦恼...你可以让我对你倾诉吗?”京乐水严肃的问道。

    “......怎么突然这么严肃起来?”伊势七绪表缓和的说道。

    “其实啊...我是为了增加气氛,所以就试着把草叼进嘴里,结果...不知道是因为草有毒,还是什么原因。嘴里现在开始麻痹了,只好不停的含唠(烦恼)咯...”京乐水叼了根草说道。

    “快把它丢掉!”伊势七绪抢过草说道。

    “...小七绪...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京乐水又问道。

    “您...为什么要一再问我呢?”伊势七绪把草丢掉道:“就算我再怎么尝试...您不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想法而行动么?”

    “...这下可麻烦了呢,”京乐水压住帽檐站起说道:“照这么说,那就又是我一个人将被山爷责备呢!”

    “啊,有纹白蝶飞进来了耶...”石田雨龙说道:“好可呀...呵呵...尸魂界现在是天么?”

    “真的很可呢...”井上织姬说道:“要是能够追着蝴蝶跑就好了...”

    “...唔...”茶渡应了一声道。

    “不要糊弄我了...追着蝴蝶跑...太幼稚了...”石田雨龙假装镇静道。

    “嘘...”茶渡说道:“你们听...”

    “怎么了,茶渡君?”井上织姬疑问道。

    “...好像...有人来了...”石田雨龙小声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外面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这里是牢房重...”

    “啊...没有了...”石田雨龙说道。

    “几天不见,诸位有没有想我呢?”小次郎一刀劈开牢房大锁道。

    “佐...佐佐木”石田雨龙吃惊道。

    “看到你们没有擅自离开,”小次郎拉开牢门说道:“我很欣慰。”

    “佐佐木君,我就知道...”井上织姬开心道。

    “出来吧,我带你们去见一护。”小次郎笑着说道:“别告诉我,你们对这里产生了感。”

    “真的吗?”井上织姬说道:“你真的知道黑崎他在哪吗?”

    “你说呢?”小次郎说道。

    ********************************************************

    “那么,就这样吧,”阿散井恋次整理下装束说道:“我走了...”

    “...好...”黑崎喘着粗气答道。

    “我说夜一小姐啊,那家伙...真的没问题么?”阿散井恋次问道。

    “...不用担心!”夜一说道。

    “我可是一点都没替他担心呢...你别误会了...我不是想问他会不会死掉之类的问题...”阿散井恋次说道:“我只是有一丝不解...修行都到了这种地步...他真的能在露琪亚行刑之前学会卍解吗?”

    “...天晓得...”夜一随口说道。

    “什么?”阿散井恋惊讶道。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初次双腿立地的事?”夜一开口问道。

    “啊?”阿散井恋次不解说道:“我怎么可能会记得那种事啊!”

    “既然你不记得,那么意味着它并不是在你的主观意识下进行的。”夜一说道:“那么你是如何站起来的呢?所有的人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懂得如何立地,而鸟都懂得如何飞翔,鱼儿也知道该怎么游泳,那就是所谓的本能呀!因为能够从本能上察觉的到,所以万物都毫不犹豫的想要获得这些力量。那家伙一脸毫无迷惑的表,让我联想起了本能...我想那家伙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就是那种力量的使用者...所以我相信他就是能够到达卍解之岸的游客之一啊!”

    “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阿散井恋次向夜一鞠了一躬道:“谢谢你的教诲...夜一大人!”

    “咦...干嘛突然这样?”夜一吃惊的问道。

    “没什么,”阿散井恋次说道:“只是心不再...迷惑罢了...”

    ********************************************************

    “打扰了...白哉大人...时间到了,还请您为前往双殛做一下准备。”一位老者站在屋外说道。

    “...知道了...”朽木白哉关上里屋的门说道:“我走了...绯真...”

    “唔噢噢噢噢噢,这下真是不好办了啊!”场铁左卫门跪在门口说道:“真是对不起啦,队长!小辈我蹲在马桶上不小心大睡了一场...实在是万分抱歉....”

    “没关系...老夫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狛村左阵说道。

    “...呃...是吗...”场铁左卫门抬起头说道。

    “...你不必为老夫如此费心的...铁左卫门。”狛村左阵说道:“你是不是在担心老夫会对这场处刑心有顾虑?因为担心,所以才故意晚到,好让老夫有充分的思考时间?”

    “...不...不是那个样子的...”场铁左卫门底气不足道。

    “不用担心,老夫从未动摇过。”狛村左阵说道。

    “原来队长...早就...”场铁左卫门说道。

    “只有回报元柳斋大人的恩义...才能带动老夫的一切啊!”狛村左阵说道:“大人收留了因为躯和外貌都受尽排斥的吾辈,为了报答大人的如此大恩,吾辈宁可粉碎骨也不足兮。因此老夫从未有过疑惑...如果大人说是,那么即便是死也必然是是!”

    “队长...”场铁左卫门看着意志坚定的狛村左阵说道。

    “你怎么来了,东仙?”狛村左阵关心道:“伤都好了么?”

    “不算太重...”东仙要说道:“让你费心了,狛村。”

    “真是麻烦死了...太麻烦了...一下又是旅祸,一下又是什么杀人案件,光是这些就让人够烦的了。”大前田不停的吃着油煎饼说道:“现在竟然又出现了竟然为一个不起眼的死刑是对还是错而大闹分歧...这些都是上头决定好的,有什么好谈的呀。你说是不是啊,队长,他们是不是蠢的可以呀!”

    “...无聊,事的是非与对错,我不感兴趣。我所拥有的只是为护廷十三番队队长的使命与矜持而已,而任何胆敢阻挡我者,都将是我的敌人。”碎蜂说道:“是敌则尽杀之,仅此而已。”

    “...喝,是么?”大前田说道。

    “你也不例外大前田,别忘记了自己的立场。”碎蜂说道:“敢于阻挡我的道路,那么我就连你也一起杀掉!”

    “嘿...是么...”大前田抓起一把油煎饼塞进嘴里说道:“我会铭记于心的。”

    ********************************************************

    “请...请您收回自己的刀...啊...”一位队员请求道:“拜托了...请您住手啊...副队长大人!”

    “我说过了,让开!”阿散井恋次一刀劈碎对方的浅打说道。

    “...为什么...恋次先生...为什么...”理吉看着自己被砍断的浅打说道。

    “...抱歉。”阿散井恋次说道。

    “你要到哪里去啊,恋次?”朽木白哉出现在阿散井恋次的面前说道。

    “...我要去把露琪亚...给救出来!”阿散井恋次持刀指着朽木白哉说道。

    “不行,”朽木白哉说道。

    “我要去,”阿散井恋次冲向朽木白哉说道:“无论如何您都不打算让路,是么?”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朽木白哉瞬到阿散井恋次的后,一刀刺道。

    “我看的见了...朽木队长...你那把剑已经...杀不死我了...”阿散井恋次侧闪道。

    “看你如此饶舌...你到底在得意什么?”朽木白哉解放千本樱说道:“凭你那点实力,就认为已经凌驾于我的剑之上了?”

    “我说过,你那把剑已经杀不死了我。”阿散井恋次甩出尾丸说道:“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当上了副队长。”

    “...在未说言灵的况下就解放斩魄刀...难道说你...”朽木白哉吃惊道。

    “在进入十三番队之前,您就是我唯一想要超越的目标...现在,就让我来超越您吧,朽木队长!”阿散井恋次说道:“卍解——狒狒王蛇尾丸!”

    “已经学会卍解了...”朽木白哉赞赏道。

    “...我再说一遍,我要去救露琪亚!”阿散井恋次说道。

    “我应该说过同样的话,我不会再说第二遍的。”朽木白哉说道。

    “如果说什么都不让我过去的话,那么我就砍了你再继续!”阿散井恋次指挥着狒狒王蛇尾丸冲向朽木白哉道。

    “不可能的...就凭你,连让我单腿跪地的能耐都没有。”朽木白哉用千本樱接下攻势说道。

    “别太自大了...”阿散井恋次看着朽木白哉单腿跪地道:“我会打倒你的,揭开序幕吧,来场属于你我的战斗!”

    “拉开序幕吗?”朽木白哉起说道:“好吧...那么拉开这场序幕的人——将是我!”

    “我好像说过了吧,你的剑已经杀不死我了啊!”阿散井恋次指挥着狒狒王尾丸咬向朽木白哉道。

    “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朽木白哉奇异的收回千本樱,伸出左手说道。

    “连剑都不打算用了吗?”阿散井恋次恼怒道:“暴怒的支使着狒狒王蛇尾丸冲向每个角落!”

    “你真的很天真...我放出鬼道不是为了让你眼花,而是使你的卍解混乱。卍解的缺点就是灵压的比例巨大,以超越刀剑常识的形状与体魄,为了完全掌握其全部动作,有必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来不断修炼。”朽木白哉说教般的解释道:“对你来说,用卍解来进行战斗还是太早了,恋次!”

    “...那又怎么样?”阿散井恋次说道:“幸好我的斩魄刀已经够钝了...就算作不太灵活也无关紧要啊!”

    “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朽木白哉指着阿散井恋次说道:“乖乖的把剑放下才是正确的做法...我想你该不会是忘记了...我也是会卍解的。”

    “糟糕...”阿散井恋次挣扎道。

    “卍解——千本樱景严!”朽木白哉说道。随着刀渐渐没入地面,无数把斩魄刀从地面伸了出来,碎裂成樱花状,漫天飞舞着。

    “啊...”阿散井恋次全被砍中,痛苦道。

    “让我来告诉你...我和你的不同吧!”朽木白哉看着血模糊的阿散井恋次说道:“是级别...猴子捞月,眼睛所看到的,不过是月亮在水中的倒影罢了。你的尖牙,永远...都无法伸向我!”

    “...还没有结束...”阿散井恋次挣扎着站了起来说道。

    “不要动...”朽木白哉警告道。

    “我还能...继续战斗!”阿散井恋次用斩魄刀支持着体说道。

    “你...难道没有听到吗?”朽木白哉用缚道锁住阿散井恋次说道:“我说了,不要动。”

    “当然要动了...”阿散井恋次挣扎道。

    “...什么?”朽木白咂说道。

    “发过誓了...”阿散井恋次挣脱道。

    “发誓吗?”朽木白哉问道:“...跟谁?”

    “谁都没有...”阿散井恋次举刀砍向朽木白哉道:“只有自己跟灵魂!”

    可惜,却不想斩魄刀因为没有灵力支撑而碎裂了。

    “可恶...”阿散井恋次一下子,瘫倒在地道。

    “干得漂亮...”朽木白哉看着近乎死人的阿散井恋次,扯下自己的围巾说道:“你的獠牙...确实已经伸向了我。”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