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划地为牢

    背负うは大なり,

    それでも笑う者でありたい。(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

    背负的东西尽管很大,

    去依然幻想着以笑者自居。

    ——浮竹十四郎

    “...那...那种灵压...”伊势七绪惊恐的说道。

    “不必害怕啦,七绪...没是的...”京乐水抱住伊势七绪安慰道:“...看来山老头似乎很愤怒啊...”

    “果然是...总队长的...”伊势七绪说道。

    “是啊...看来...事变得很不一般...”京乐水抄起酒坛说道:“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出去一下...”

    “知道了,”伊势七绪关切道:“小心点。”

    “有七绪的祝福...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呢?”京乐水喝了口酒说道:“...希望还来得及...”

    “...这...难道老师真的已经忍无可忍了吗?”浮竹十四郎神严肃道:“清音、仙太郎,我有事出去下。”

    “知道了,队长。”小椿仙太郎大着嗓门回答道。

    “喂,你这个只会乱吠的猴子,队长又不是听不见,喊那么大声做什么。”虎彻清音大声叫道。

    “你说谁啊,你自己的嗓门很小么?”小椿仙太郎嘀咕道。

    “好啦好啦,我真的得赶过去了。”浮竹十四郎紧张的说道:“你们千万别跟过来!”

    “老夫是该称赞你的勇气,还是该惋惜你的无知呢?”山本元柳斋提着流刃若火向小次郎所站的地方走来道,不远处正躺着生死不明的更木剑八。

    “真不愧是总队长,”小次郎鼓了鼓掌说道:“完全是场压倒的胜利呢!”

    “对于这种野兽般的撕杀,老夫早就厌倦了。”山本元柳斋说道:“拔刀吧,旅祸。”

    “如果我想说不呢?”小次郎说道。

    “那么你将没有机会再握刀了,”山本元柳斋瞬间冲到小次郎的面前,一刀砍下道。

    “还真是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啊,”小次郎闪到一边说道:“真是凌厉的刀法。”

    “敢于在老夫面前不拔刀者,你是第一个,”山本元柳斋再次横刀斩道:“也将是最后一个。”

    “没办法了,老人家的盛相邀,”小次郎出刀格挡住道:“想要拒绝,都找不到借口呢!”

    “你手上的只怕不是浅打吧,”山本元柳斋突然收回攻势说道。

    “我从来没说过它是浅打啊,”小次郎举起手中的刀说道:“可是人们总是误认为它的真实。”

    “不论是浅打也好...伪装成浅打的斩魄刀也好...”山本元柳斋突然出刀道:“怠忽正义之人,老夫是不会宽恕的。”

    “我难道没说过吗?”小次郎握刀迎了上去道:“我...讨厌正义!”

    “在剑术方面,你确实是个天才。”山本元柳斋双手握刀斩飞小次郎说道:“但是死神的战斗...是比拼灵压!”

    “切,”小次郎挣扎着从废墟里站了起来:“双手剑道吗?”

    “到此为止了,旅祸,”山本元柳斋出刀冲过来说道:“流刃若火第一式——拂斩!”

    “竟然用这么暴力的招事对待一介副队长,”京乐水手持双刀挡住道:“未免太掉份了吧,山老头。”

    “京乐队长?”小次郎看着站在前面的人说道:“多谢了。”

    “啊...不用客气...”京乐水说道:“对了,我说你,为什么来了这么久都不去找我喝酒啊?”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山本元柳斋收回刀恼怒道:“水?”

    “当然清楚...山老头,”京乐水压了压帽檐道:“已经够了...”

    “老夫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来提醒!”山本元柳斋训斥道。

    “要不这样,让我陪他喝喝酒总行了吧?”京乐水说道。

    “...既然这样...那么你们就好好喝个痛快吧...”山本元柳斋拣起衣服说道:“算你走运...小鬼!”

    “怎么了?”浮竹十四郎看着满地狼迹说道:“我来晚了吗?”

    “不算太晚,山老头刚刚走而已。”京乐水举起一碗碟子说道。

    “还真是个让人猜不透的老人呢!”小次郎喝着酒说道:“难道京乐你出门都带碟子的吗?”

    “这不是为了你才多带的嘛!”京乐水说道:“毕竟...我们有很长时间没有一起喝过酒了...”

    “那边躺着的...是更木队长?”浮竹十四郎吃惊道。

    “山老头下手有些重,”京乐水说道:“幸好那家伙体不错,死不了。”

    “没有呼叫四番队吗?”浮竹十四郎关心道。

    “已经有主管人员赶过来了呀,”京乐水指着天空模糊的影说道:“看...”

    “酒喝完了怎么办?”小次郎说道。

    “去买,”京乐水说道:“你不必担心这个啦...”

    “那你认为我该担心什么?”小次郎笑着问道。

    “你现在的份呀...”京乐水说道:“毕竟...你现在可是尸魂界的头等要犯呢!”

    “我犯了什么?”小次郎看着渐渐变空的酒坛说道。

    “窃取一等报资料三份...”浮竹十四郎说道:“协助朽木露琪亚隐藏现世...公然向诸位队长拔刀...以及堕落为旅祸...”

    “还真是罪大恶极了,”小次郎站起来说道:“如果你们想要抓我的话,就赶快阻止我...逃跑吧!”

    “那么...抱歉了...”浮竹十四郎拔出刀说道。

    “酒...喝完了...”京乐水晃了晃空坛子说道:“哎...哪怕有一滴也好啊...”

    “不知道两位方不方便我和他单独谈谈呢?”卯之花烈神严肃的走过来说道。

    “既然是老前辈的请求...那么我哪敢找什么借口来推脱啊!”京乐水拍了拍浮竹十四郎的肩膀说道:“来吧,不要打搅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你这话说的...”浮竹十四郎说道。

    “没有关系...”卯之花烈微笑着说道:“我怎么会因为酒醉之言而随意动怒呢?”

    说完,京乐水带着尴尬的表跟着浮竹十四郎走到了一边。

    “更木他怎么样了?”小次郎开口问道。

    “肋骨断了八根...赃物几乎被烧毁...不过万幸没有生命危险...”卯之花烈说道:“只不过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他...”小次郎说道:“不然...”

    “...你赢了,”卯之花烈简短的说道。

    “什么?”小次郎说道。

    “你我的赌注...你赢了...”卯之花烈再次重复道。

    “是嘛?我的胡乱猜测果然中了啊,”小次郎说道:“还真是好运呢!”

    “抱歉...打扰两位了...”京乐水抱住两个大酒坛说道:“山老头刚派人送过来的。”

    “他...这是什么意思?”小次郎问道:“难道真打算让我喝个痛快?”

    “显然是这样的,”京乐水把一坛酒递给小次郎说道:“要不要一起来上一杯呢,卯之花队长?”

    “我等下还要进行手术,先失陪了,诸位。”卯之花烈转说道。

    “看来...我被总队长划地为牢了呢!”小次郎看看清澈的酒水说道。

    “不要说得那么沮丧嘛,喝酒难道不好吗?”京乐水说道。

    “浮竹队长呢?”小次郎问道。

    “哦,他呀。正打算去看他两位副官...据说刚刚他的两位副官偷偷的跟踪山老头,被吓昏过去了。”京乐水没好气的说道:“一个老人有什么好偷窥的?真是品位不一般呢!”

    “我看显然是他们想跟踪自家队长...不小心撞见了...”小次郎说道。

    “说得也是呢...喝吧...”京乐水举起酒碟说道:“不醉不休...”

    “是啊...不醉不休...”小次郎嘴角微翘道。

    ********************************************************

    “...处刑就在明天了啊...”朽木露琪亚想道:“...对了...明天在处刑之前...试着请求把一护他们全送回现世好了...相信以朽木家族罪人的份...那么一点点小任或许能够被接受吧...”

    “...白哉...不得了了...朽木露琪亚的行刑....”浮竹十四郎冲到六番队队舍叫住正在赏花的朽木白哉说道。

    “我早就听到了...方才里庭队的也到我这里传讯了...”朽木白哉说道。

    “是么...那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浮竹十四郎说道。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朽木白哉问道。

    “你在说什么?”浮竹十四郎难以置信道。

    “处刑的期更改为明天...如果这是中央的意思,那么我就顺从这个安排,仅此而已啊!”朽木白哉拂袖离开道:“提醒你一句,今后少为一些无聊的话题而打搅我的兴致。你想要和京乐队长去拯救谁与我无关...但请注意自己的言行...失陪了...”

    “...你...你少给我开玩笑了!”浮竹十四郎拉住朽木白哉的袖子,激动的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说出这种话来...到了明天正午你的妹妹就会被...咳...咳...咳...”

    “...不要慌了...为长辈的你又不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失去部下...多一个或两个又有什么关系呢?”朽木白哉挣脱道:“...反正那个是我家族里的人...就算是死亡或者被杀都与你无关...从此还请谨慎行事,切记不可轻狂而为...另外,提醒一声...先照顾好自己吧...”

    “........”浮竹十四郎放任朽木白哉渐渐远去,而内心却无法平静下来。

    “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海燕...”浮竹十四郎想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