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那纠缠不清的爱

    你总是不曾告之去向的离我而去,

    为什么?

    只在这时,这样想,

    你那虚伪而又真实的笑容...

    你到底想我怎样?

    你想要去哪里,想成为什么,

    只是因为害怕被

    就一次,让我捉住也好...

    和你相遇那天是你的生

    即使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吧!

    就是讨厌这种地方,

    你的坏习惯,

    就像冬天里的花火...

    你想去哪儿,想成为什么?

    捡起路边的流浪猫,然后又扔掉,

    不能拥抱就不拥抱?

    对不起,

    请别把我当成傻子一样...

    就让我再问你一次,

    你想去哪儿,想成为什么,

    只是因为害怕被

    拜托了,就一次,让我捉住也好。(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cOm(1⑹κxS.СOM.文.學網)

    难道我们的

    只能像冬天里的花火吗...

    ——松本乱菊

    “你们俩果然是在一起的啊...和我想象的一样,只有吉良的房门是从外面打开的。”番谷冬狮郎说道:“如果你想偷偷的放他走,那也未免做的太不精明了,市丸!”

    “...什么啊...你把话说得好奇怪哟...”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我可是特意为了让你察觉到,才这么做的呀。”

    “...幸亏能够赶在雏森前面...在她到这之前...”番谷冬狮郎拔出刀说道:“我会宰了你!”

    “可不能太过得意呢...”市丸银说道:“你看...”

    “...雏森...”番谷冬狮郎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收回刀说道。

    “...终于找到你了...”雏森桃拔出刀说道。

    “住手...雏森...他不是你能对付的...快退下!”番谷冬狮郎担心道。

    “你...是蓝染队长的仇人!”雏森桃把刀架在番谷冬狮郎的脖子上说道:“...我...”

    “...雏森...”番谷冬狮郎吃惊道:“怎么可能?”

    “蓝染...队长的遗书清楚的写着...今晚,我成功的把他叫到东大圣壁的前方了,我必须得阻止他的计划得逞。到时如果他仍然不肯让步的话,那么我只能与之刀兵相见了。可是万一我死了,雏森君,还请你代替我向他讨伐好吗?这就是我的最后愿望...不是以五番队队长的份...而是一个男人最后的...请...求...”雏森桃哭泣的说道:“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这真的是蓝染队长的笔迹啊!”

    “笨蛋雏森...你动脑子好好想想啊...因为自己的死了而请求你代替他来打?你觉得蓝染那家伙像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吗?”番谷冬狮郎恼火道:“我认识的蓝染...即不是一个会前往没有胜算的战斗白痴...也不是一个喜欢叫自己部下善后的懦夫啊!”

    “可是...那些字迹都在上面啊!”雏森桃举刀砍向番谷冬狮郎叫道:“...我是不会看错的啊!”“你真是...傻得无药可救啊!”番谷冬狮郎看着在一旁笑的市丸银说道。

    “我...到底怎么办...才好...”雏森桃突然丢掉刀,坐在地上痛哭道。

    “原来...连这也是你的诡计之一吧...市丸!”番谷冬狮郎愤怒的拔出刀冲向市丸银道。

    “哎呀呀...你真是的,居然把一介弱女子搞得坐地痛哭...”市丸银笑眯眯的侧躲道:“还真是冷血啊!”

    “你究竟有何种目的?”番谷冬狮郎挥刀砍道:“光是蓝染还不够...连雏森她也不放过吗?”

    “...哦...我真得不懂你在说什么耶...”市丸银无辜的说道:“无理由的指责我...无理由的屡次威胁我...无理由的向我拔刀...难道我就真的那么...好欺负么?”

    “我说过...如果敢伤害雏森的话...我会宰了你的...”番谷冬狮郎杀气磅礴道。

    “不行呢...第十番队队长...如果你要是在这种地方解放刀的话...那么只能由我来阻止你呢!”市丸银把手放在神枪上说道。

    “...市...市丸队长...”吉良井鹤愁苦的说道。

    “你快到后面去吧...井鹤...”市丸银扭头说道:“你不是...还不想死么?”

    “...别说笑了,光退后是不行的。”番谷冬狮郎暴怒的说道:“你快滚吧,吉良...就算跑到我们从你的视线中消失了也不要止步...只要你还呆在这方圆三里之内...我可没有把握不把你牵扯进来!”

    “好狂妄的口气哟...”市丸银说道:“可惜...年纪不够呢!”

    “端坐于霜天吧——冰轮丸!”番谷冬狮郎挥舞着变成冰龙的斩魄刀说道。

    “哎呀呀...真是相当的有气势呢!”市丸银躲过一条直冲向自己的冰柱说道。

    “你完了...市丸...”番谷冬狮郎出现在市丸银的背后,只见市丸银的半边体开始逐渐被冰住了。

    “杀他——神枪...”市丸银从腋下伸出神枪说道:“你可要注意哦...如果自己躲过了...那么她可就没命了...”

    “...雏...”番谷冬狮郎在空中翻滚了几圈,看着冲向伏地痛哭的雏森桃说道。

    “她没命了呢...”市丸银轻巧的说道。

    “未必呢!”松本乱菊横刀挡住神枪的攻势说道。

    “...松本?”番谷冬狮郎调整形说道。

    “...非常地抱歉,因为在返回队舍的途中感觉到了冰轮丸的灵压...所以...还请你把刀收回去吧...市丸队长...不然的话...”松本乱菊说道:“你现在的对手...将是我!”

    “我还能有选择吗?”市丸银笑眯眯的收回神枪,转说道:“你要是晚一点出现...多好啊...”

    “站住...市丸!”番谷冬狮郎叫道。

    “与其过来追我...倒不如尽全力照顾好五番队副队长...”市丸银说道:“可别又看丢了喔!”

    “禀告两位大人...殛囚的处刑期将被再次更改...处刑的期最终定在...距离现在18小时之后!”里庭队队员说道。

    “队长...这是...”松本乱菊说道。

    “这是中央四十六室的最终决定...以后将不会再有变更...小的先告退了!”里庭队队员说道。

    “先把雏森送到四番队吧!”番谷冬狮郎说道。

    “好的,队长。”松本乱菊抱起已经昏迷的雏森桃说道。

    ********************************************************

    “...这是...”狛村左阵按住肩膀上的伤口,回过头说道。

    “啊...看来...似乎来了个狠角色啊!”更木剑八朝着那边望去。

    “你们在看什么?”山本元柳斋突然出现在两人的中间说道:“老夫难道没有告戒过,队长之间是不许私斗的吗?”

    “山本...总队长...”狛村左阵吃惊道。

    “你也耐不住寂寞了...是吗?”更木剑八随便的说道:“山老头?”

    “老夫活了这么多年,何谈耐不住寂寞...”山本元柳斋威严的说道:“退下吧,狛村。”

    “总队长...更木他...东仙...”狛村左阵说道。

    “同样的话,老夫不想再说第二遍。”山本元柳斋说道。

    “怎么,难道你准备跟我撕杀啊?”更木剑八挑衅道。

    “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处!”山本元柳斋对着扛起东仙的狛村左阵说道。

    “知道了,”狛村左阵应了一声。

    “真是让人期待的战斗啊!”更木剑八兴奋道。

    “期待?”山本元柳斋脱下衣服说道:“怠忽正义之人,老夫是不会宽恕的。”

    “哇...想不到老头居然生得这一腱子啊!”更木剑八说道:“来吧,开打吧,别说什么正义不正义了。”

    “世间万象皆化为尘土——流刃若火!”山本元柳斋从拐杖中拔出刀说道,顿时烈火熊熊的连站在远处观看的小次郎都能感觉那种把一切燃尽的气势。

    “真是...太让人兴奋。”更木剑八取下眼罩狂笑道:“这样的话,即使用尽全力也不会后悔啊!”“老夫曾念你是可造之材,故不断容忍你的种种荒唐行为...想不到老夫的一时慈悲,却为尸魂界带来了如此后果,真让人痛心不已!”山本元柳斋教育道。

    “哎,我就是讨厌你们这些人。”更木剑八说道:“砍人嘛,需要理由吗?”

    “也罢...如此,再说下去也无任何意义了...”山本元柳斋握住流刃若火说道:“就让老夫好好教你,怎么砍人吧!”

    ********************************************************“...错不了...这是他的灵压!”阿散井恋次看着四周封死的通道说道。

    “什么?”夜一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人影说道。

    “...还以为在这种隐蔽的地方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就是...你的斩魄刀的本体啊!”阿散井恋次走了过来说道:“躲在这里偷偷的进行着卍解训练...似乎有趣的嘛,有没有让我也参加的想法呢?”

    “...恋次?”黑崎一护看着来人吃惊道。

    “我猜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吧?”阿散井恋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因为没有多少时间了,而我又希望能有个集中锻炼的场所。”

    “没有...多少时间了...?”黑崎一护不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对啊...你应该不会知道的...露琪亚的处刑时间又再次变更了...”阿散井恋次说道。

    “你说什么?”黑崎一护问道。

    “新的处刑期将在...明天的正午!”阿散井恋次说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依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把露琪亚救出来,所以我才找到了这里。”

    “你是怎么突破结界的?”夜一问道。

    “结界?没有啊,我完全看不到一丝结界的存在。”阿散井恋次说道:“放心吧,我是不打算妨碍你的修行的。我其实也修炼到具象化这一步了,距离卍解只剩那么一点点。所以,我这边就随便开始了!”

    “...明...明天...这怎么可以....”夜一说道:“照...这样的进度...根本就无法达到卍...”

    “你怎么能这样呢?”黑崎一护打断道:“提出这场修炼的...不正是你吗?”

    “可是,一护!”夜一说道:“要是到明天还没完成卍解的话...”

    “...我不是在问没有变到的后果!”黑崎一护抄起一把刀砍向斩月大叔说道:“如果是期限变成了明天,那么只要在今天摆平了,不就没事了吗?”

    “...你在说什么...”深处忏罪宫深处的朽木露琪亚不敢相信的问道。

    “难道您还没有听清楚吗?”里庭队队员说道:“那么我为了您再重复一遍吧...由于种种原因,故决定朽木露琪亚小姐的处刑程再次变更...最终处刑期将定于——明天正午!”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