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内斗

    降り频る太阳の鬣が

    薄氷に残る足迹を消してゆく

    欺かれるを恐れるな

    世界は既に欺きの上にある

    不断从天而降的太阳鬃毛,

    让薄冰所留下的足迹都逐渐消失了;

    不要害怕遭到欺骗,

    因为这世界本就建立在欺骗之上...

    ——番谷冬狮郎

    漫谈——醒来的一护...神激昂...

    “为什么...为什么要带我回来啊!”黑崎一护恼火道。(本书转载1⑹K文学网      www.⑴6kXS.cOМ)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夜一说道。

    “我当然清楚,”黑崎一护叫道:“难道为尊严而战也有错吗?”

    “不要太过自信了...以你现在的体根本就不可以进行战斗...”夜一说道:“如果不带你回来...当时在场的你不可能在朽木白哉的愤怒下活着...”

    “...我不管...”黑崎一护倔强道。

    “不要再给我无理取闹了,好不容易才愈合的伤口要是再被拉伤的话,这次行动将彻底的失败!”夜一放倒黑崎一护说道。

    “但是我能怎么办?”黑崎一护说道。

    “只要三天,我就能让你变得更强...你愿意尝试吗?”夜一问道。

    “看样子似乎没有其他办法了...”黑崎一护站起说道。

    “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所以尽管有些疼痛,但不得不去做。”夜一说道。

    “...好。”黑崎一护说道。

    “...先问你一下...有没有发现你的斩月是一把常时解放型斩魄刀?”夜一问道。

    “是么?”黑崎一护恍然大悟道:“我就说感觉和其他家伙的形状区别太大了...叫它的名字也不会变形...”

    “果然没有察觉到啊...那么你应该还不知道那把斩月还可以进行另一个状态的解放吧!”夜一说道。

    “什么?”黑崎一护吃惊道。

    “不止斩月...其实所有斩魄刀都可以进行两个阶段的解放...第一种被称之为始解,而第二种被称之为卍解,能够做到这两个阶段的解放是成为队长的必要条件之一。”夜一解释道。

    “必须...?”黑崎一护疑问道。

    “是呀,也就是说队长级别的人物除了某人以外,其他人都练成了卍解。”夜一说道。

    “那个人是谁?”黑崎一护好奇的问道。

    “十一番队队长...更木剑八。”夜一说道:“在尸魂界极其悠长的历史当中,别说是卍解,就连自己斩魄刀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居然可以当上队长。可见他的战斗能力与对此的执作,就连护庭十三番队都无法忽视啊!”

    “这么...恐怖?”黑崎一护拍拍脯松口气道:“还好我没有碰到过。”

    “处与始解状态和处与卍解状态的斩魄刀战斗力之差,虽然跟个人的资质以及斩魄刀的能力有所差距...但一般来说可以认为有五到十倍的提升。”夜一继续说道。

    “十...倍?”黑崎一护惊讶道。

    “很让人吃惊的上升率吧!”夜一说道:“别以为这种修炼是很容易的,从始解过度到卍解就算是有天赋的人,也需要数十年之久啊!”

    “等...等一下!”黑崎一护说道:“我哪里有那种时间去...”

    “需要花上数十年只是针对正经的修炼而言...但是我准备用速成的方法让你在三天之内学会卍解,虽然有很大的风险,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夜一说道。

    ********************************************************

    “吃吧,能够因为肚子饿而倒在地上,证明你也有灵力啊!”年幼的市丸银掏出干柿子说道。

    “...你也...”年幼的松本乱菊虚弱的说道。

    “恩,我也是啊!”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市丸银,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哦!”

    “...银...”松本乱菊睁开眼说道:“真是...奇怪的名字...”

    “终于睡醒了啊...松本!”番谷冬狮郎说道。

    “...队长...你一直在我房间里做什么?”松本乱菊捂紧衣服说道:“难道你有什么企图吗?”

    “笨蛋...职务室可不是你的房间...既然醒了就快点过来帮我整理下文件...我已经累死了。”番谷冬狮郎说道。

    “谁叫队长你自愿接管五番队的所有队务呢!”松本乱菊幸灾乐祸道。

    “罗嗦!快点拿这些到自己的桌子上去签字吧!”番谷冬狮郎说道。

    “...就只剩这些了?”松本乱菊看着薄薄的文件说道:“可是我明明记得当时还有很多的呀!”

    “说了叫你不要罗嗦了...快去办!”番谷冬狮郎喝了口茶道。

    “...我...看来睡了很长的时间啊!”松本乱菊说道。

    “...无所谓了,要是同辈和后辈吵成那样...换作谁都不会好过!”番谷冬狮郎说道。

    “...同辈...哦...队长,你真的认为...银...市丸队长他...”松本乱菊连忙改口道。

    “请...请恕本人失礼!”一个急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本人是十番队第七席竹添辛吉郎...请问番谷队长以及松本副队长有没有在里面?”

    “什么事?开门!”番谷冬狮郎说道。

    “是的,失礼了!”竹添辛吉郎推开门说道:“禀报两位大人...刚才收到来自各个牢房的看守的紧急报告——说是阿散井副队长、雏森副队长以及吉良副队长这三位...均从牢房中消失了!”

    ********************************************************

    “你还准备跟到什么时候呢,东仙队长?”小次郎转过说道:“努力隐藏着灵压并不是一名队长应该干的事吧!”

    “为尸魂界的叛徒,你有何资格来指责我的对与错?”东仙要说道:“看来你堕落了,佐佐木。”

    “是么?”小次郎说道:“说实话,我从不赞同你那虚伪的正义呢!”

    “鸣叫吧——清虫!”东仙要拔出刀说道。

    “一言不合便解放斩魄刀,你还真是虚伪的很呢!”小次郎说道:“也罢,就陪你玩玩吧。”

    “我个人的虚伪与否并不是一介叛徒能够了解的,”东仙要挥舞着清虫说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很危险,佐佐木,但我未曾想到你这样的叛徒居然会成为旅祸的领袖。”

    “危险?”小次郎懒散道:“我哪点像犯了罪的人?你这种描述可是相当的不准确哦!”

    “私自潜入尸魂界,非法的对中央四十六室进行窥视,难道你还不知错吗?”东仙要一刀砍道。

    “不知道东仙队长你对于四十六室外面的结界,准备给予何种解释呢?”小次郎反问道。

    “原来你在这啊!”一个狂妄而又兴奋的躯横在小次郎的面前说道。

    “你就好了?”小次郎略微吃惊道。

    “刚刚才睡醒,”更木剑八伸出舌头说道:“要不要做个运动呢?”

    “快让开,更木!”东仙要说道。

    “难道我没跟你说过,老子说话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插嘴吗?”更木剑八回一刀砍去。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木?”东仙要后退几步道。

    “我当然知道,但是看起来你不怎么了解啊!”更木剑八拔出刀说道:“少在那唧唧歪歪了,快放马过来吧!”

    “哦,阿剑似乎很开心的样子。阿佐,我们到这边来看吧,别打扰他了喔!”草鹿八千流突然说道。

    “擅自闯入我的战斗,还真拿你们没办法呢!”小次郎收刀归鞘说道:“对了,八千流,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那个...其实只是无意中撞到的哦!”草鹿八千流说道:“阿剑一直都很想念你呢,阿佐!”

    “被一个大男人惦记着,可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小次郎说道:“说起来,你家阿剑还真是相当的有趣的人啊!”

    “你不但无礼,居然还出言挑衅!”东仙要说道:“看来你不光是尊严...连理智都一起丧失掉了啊!”

    “理智?”更木剑八说道:“我可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曾拥有过啊!”

    “你太傲慢了,更木剑八!”一个头带铁盔的人走了过来说道。

    “哎,又来了一个!”更木剑八兴奋道:“两个人一块上吧...刚好当作睡醒之后的运动!”

    “...竟然还敢说出如此大话...所以老夫才说尔是太过于傲慢了啊!”狛村左阵拔出刀说道。

    “...光是拔出刀就可以使地面开裂,很有气势嘛!”更木剑八称赞道。

    “清虫二式——红飞蝗!”东仙要跳上空中说道。

    “结束了...即便是更木剑八也不可能在老夫和东仙连手之下...存活...”狛村左阵看着四处倒塌的房屋说道。

    “...什么嘛?以为这就算完了?”更木剑八拔出插在上的倒刺说道:“收回前言,照这样的水平...别说了运动了,只怕想把睡意打消都很难!没办法,我只好尽快结束掉这场无趣的战斗了。”

    “什么?”东仙要吃惊道。

    “不要为了这点小事,让我有机可乘嘛!”更木剑八一刀砍飞东仙要道。

    “东仙!”狛村左阵扭过头望道。

    “也包括你这个笨蛋呢!”更木剑八一刀斩飞狛村左阵说道:“居然在战斗中分心,这像什么话啊!就凭你们这点本事居然敢在我面前摆队长架子?快站起来啊,还没死不是吗?要死也得死出个队长样啊,起码让我看下你们的卍解吧!”

    “...少自傲了,老夫怎么可能对你这样的叛徒使用卍解呢...”狛村左阵狡辩道。

    “我来吧...”东仙要站起说道:“要成为护廷十三番队的队长有三种方法:第一种就是三名以上的队长监督之下进行队首选拔试练而获取资格;第二种就是得到六名以上的队长推荐,并获得剩下七名队长中的三名以上的认同;而最后一种则是在二百名以上的队员面前,以一对一的方式击败当代队长。”

    “这我早就知道啊,那有怎么样呢?”更木剑八说道。

    “...我在更木剑八你杀死第十一番队队长的那一刻起,就有有一种近似不安的感觉——这个男人是野兽,以暴力为粮食而不断寻找着战斗的乐趣,是不同于我们的存在。不能再让他呆在这里,否则总有一天这个男人会毁掉整个尸魂界的平衡。而事实是现在你居然因为只是想寻找战斗的快感,而与昔的同僚刀兵相见,这一切只不过是希望追求更刺激的争斗。”东仙要滔滔不绝道:“我说得对吗,更木剑八?”

    “...叽叽喳喳吵死了...你只不是想说明自己是正义的使者,做的事都是对的,不是吗?”更木剑八没好气的说道:“还真是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你既然看我不顺眼,那么就快点把我杀了不就得了?”

    “不对,我不是说我看你不顺眼。”东仙要说道:“我是说我无法原谅你...无法原谅你的一切言行!我虽对你无仇无恨,但是为了正义,这别无它法!卍解——阎魔蟋蟀。”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