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殇

    届かぬ牙に火を灯す

    あの星を见ずに?むように

    この喉を裂い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于遥不可及的獠牙上点燃火焰,

    是避免看见那些星星,

    也是为了避免发出撕心的狂叫,

    野狗的格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

    我讨厌自己,

    只会对着星星吼叫,

    却没有胆子试图跳上去抓住它...

    ――阿散井恋次

    “你怎么啦,夜一?”蒲原喜助笑着说道:“难道是快要下雨了吗?来,我特意为你准备了新鲜的牛。(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

    “不要再演戏了,喜助。你应该很清楚,对吧?”黑猫抬头望着天空说道:“他们,已经来。”

    “那件事...你是要先说,还是等喝完牛再来谈呢?”蒲原喜助严肃地说道。

    “我看不如边吃边谈吧!”小次郎拿着面包说道。

    “不知你意下如何呢?”蒲原喜助对着黑猫晃了晃牛瓶说道。

    “我有理由拒绝么?”黑猫幽雅的转进屋道。

    “大哥,你又在偷偷地装剩菜剩饭了!”游子说道。

    “这是我的宵夜,要知道正值青期的人是很会吃的。”一护盛着饭菜说道。

    “要是变胖了,我可不管喔!”游子说道。

    “知道啦,我会注意的。”一护端着饭菜上楼道,刚进房门,就开口道:“喂,露琪亚,吃晚饭咯!”

    没人回答。

    “哎呀,那家伙又跑哪去了?”一护把饭菜放到桌子说道。

    可是他根本没注意到桌子边上有一个信封写道:

    这阵子多谢你的照顾。

    ――朽木露琪亚留

    “背面配合度113!神经结合率88.5!不会吧...她的体里面真得装有义骸啊,我还以为影象厅的报靠不住呢!”一位站在电线秆上的死神看着底下奔跑的少女,说道。“朽木露琪亚...我找到你咯!”

    “...我是不是...呆在这太久了...?”朽木露琪亚喃喃道。

    “是的,其实你自己很清楚嘛!”站在电线秆上的死神拔出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幸好你呆在这里够久,你才能活得这么长啊!露琪亚。”

    “...你是...恋次...阿散井恋次吗?”朽木露琪亚停住脚步问道。

    “才过了短短两个月不到,就连我的声音也忘记了吗,露琪亚?”阿散井恋次一刀砍在露琪亚面前,说道。

    “你....”朽木露琪亚结巴道。

    “快说吧,露琪亚,抢走你能力的人在哪里?”阿散井恋次抗着刀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虽然我的体是义骸,但不代表我的力量被抢走了啊...”朽木露琪亚说道。“更别提抢走我力量的是个人了...”

    “就是个人类!不然你不可能做出如此像人类的表!”阿散井恋次对着朽木露琪亚后的死神说道:“我说的对吧,朽木队长。”

    “...白哉...大哥...”朽木露琪亚转说道。

    “露琪亚...把死神的能力转让给人类是重罪...不交给刑军执行,而派出我们两位出面,已经算是相当的仁慈了。”朽木白哉冷淡地说道。

    “还不快点告诉我们那个抓到你,被夺走你力量的家伙?”阿散井恋次一刀砍向朽木露琪亚说道,“别再袒护他了!”

    朽木露琪亚连忙矮一闪,右脸被刀尖划破。

    “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刚才跟现在这一次,并不是你自己躲避的,而是我让你躲过的!”阿散井恋次说道:“下一次...你就死定了。”

    “两个手握兵器的大男人,居然要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这让我看不下去了!”一发灵力箭带着声音向阿散井恋次,阿散井恋次连忙侧一躲。

    “我还真不喜欢看到...这个样子...”石田雨龙说道。

    “...你是谁啊!”阿散井恋次带着怒意问道。

    “...我只是她的同学...一个讨厌死神的家伙...”石田雨龙说道。

    “...石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朽木露琪亚问道。

    “这只是纯粹的巧合,我不是担心你,真的要说的话...我半夜突然很想去24小时营业的向葵牌裁缝分店,可惜这附近只有那么一家,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你少在那罗利八嗦了,眼睛猴。”阿散井恋次不满道:“我倒是问你,你是什么人啊!算了,反正我是要宰了你的,你回不回答都无所谓了。”

    “慢着...恋次...跟他无关啊!”朽木露琪亚叫道。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朽木露琪亚的同学,不过很讨厌死神。”石田雨龙说道。

    “这样根本就算不上回答!”阿散井恋次说道。

    “我叫石田雨龙,请多多指教。”石田雨龙用包满绷带的手顶了顶自己的眼镜说道。

    “...啊...干嘛突然又说了啊!”阿散井恋次不解道。

    “没什么,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起码也得报上名来吧。”石田雨龙自信道:“就算你是死神,至少也该让你知道是被谁打败的!”

    “...决定了...我要宰了你!”阿散井恋次恼火道。

    “不要啊,恋次!”朽木露琪亚制止道。

    ********************************************************

    “啊,露琪亚这家伙是不是打算不回来了,都已经2点了啊!”一护看着面前的马桶说道。

    “呃.....”

    “既然不想回来也好,我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个觉了。”一护舒服地说道。

    “呃....呃....呃....”

    “呜哇,这是什么声音,怎么了?”一护吓到连忙系上裤子道。

    “呃....呃....呃....”

    “好像是从马桶后面传来的,”一护矮下子望道:“咦,是魂吗?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啊?是你新培养出的兴趣吗?我还真是羡慕你有各种兴趣啊!”

    “哎呀,真伤脑筋呢!”魂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一护。”

    “不...不必客气。”一护捏着鼻子说道。

    “从那个位置是看不见进来的人是谁,只能凭声音来辨别是不是你!”魂说道。

    “哦,那真是辛苦你了。”一护继续捏着鼻子说道。

    “就是啊...可把我整惨了...在我遇到你之前...我陪你老爸上了三次小号和两次大号呢...就在你刚来的五分钟前,你老爸才上完一次大...”魂说道。

    “怪不得这么臭啊...这种事应该早点说嘛!”一护用空气清新剂喷洒着魂上道。

    “你这是做什么,你这就是对长期忍受煎熬的朋友所应有的招呼吗?”魂说道。

    “少罗嗦,臭死啦!”一护说道:“谁是你这只厕所狮子(魂所在的布娃娃是个狮子)的朋友!对了,你怎么会被绑在那种地方?”

    “那还用得着说吗?”魂说道:“在这广阔的宇宙当中,能对我做出这种事的,非大姐姐莫属了!”

    “是吗?”一护说道。

    “对了,一护!”魂向一护扑过来道:“大姐姐她,大姐姐她不好了!”

    “我不是说过别过来吗?臭死了!”一护拍飞魂道。

    “你快看桌子的那封留言啊,难道你一直没注意到吗?”魂努力爬上桌子道。

    “这...这是什么啊...”一护拿起信封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那是她的留言啊!”魂怀抱双臂说道:“大姐姐她抛弃我们走掉了!”

    “她走了,为什么啊?就这样一句话都没说,走掉了?”一护叫道。

    “吵死啦,我怎么知道?”魂哭泣道:“我每次都跟大姐姐一块出去的,可是她不声不响地走掉了,我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啊!”

    “可恶,到头来唯一的线索还是这封信,我来看看。”一护拆开信封道。

    “啊,居然在出门之前,还不忘卖弄下小聪明,真不愧是大姐姐啊!”魂看着需要解迷的信件,说道。

    “什么嘛,...因为...某...种...原...因...我...必须...离开了...”一护念道:“别找我...也不用为我担心...这封信看完之后就烧掉它....然后尽可能的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吧!”

    “你还不懂吗?”魂说道。

    “啊..结果还是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啊!”一护说道。“懂什么?”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与尸魂界之间发生了很重要的事!”魂说道。“而她为了不连累到其他人,所以一个人独自去承担,实在是太伟大了,大姐姐。”

    “你不在那瞎猜了,如今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呆在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一护说道。

    “一护。”魂说道。

    “我们走,魂。”一护说道。“我要变成死神把露琪亚追回来。”

    “什么?”魂说道。

    “啊,对了,没有露琪亚的手我没办法变成死神,这该怎么办才好?”一护搔着头发说道。

    “晚上好,看来你们似乎需要帮助啊!”蒲原喜助说道:“说吧,这算是我重大客户的事,我就特许她先赊帐吧!”

    “赊帐一词,用在这可不恰当哦,蒲原。”小次郎站在窗口说道:“要知道,你可以收过钱的。”

    “哈哈,最近记忆不大好啊!”蒲原喜助说道。

    “还在犹豫什么了,一护,你不是打算去救露琪亚的吗?”小次郎说道。

    ********************************************************

    “你看吧,我早就说过了。”阿散井恋次抗着刀得意的看着地上的人,说道。

    “咳呵...咳呵...”石田雨龙趴在地上挣扎着,腰部被砍中的地方,正渗透着血迹。

    “看你如此的痛苦,我就补上最后一刀吧!”阿散井恋次举着刀说道:“记住,打败你的人是阿散井恋次,请多指教!”

    随着刀落下,却被莫名的东西格挡住。阿散井恋次连忙问道:“你又是什么东西?”

    “黑崎一护...就是要打败你的人,请多指教!”一护举着刀说道。

    “你是谁啊,隶属哪个番队的...那是什么?”阿散井恋次吃惊道:“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斩魄刀?”

    “怎么,这个真的很大吗?”一护抗着刀说道。“跟露琪亚的比起来是大了点,话说,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比它更大的呢!”

    “一护....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过来啊!”朽木露琪亚说道。

    “...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从露琪亚上夺走灵力的人啊!”阿散井恋次说道。

    “是又怎么样?”一护说道。

    “那就杀了你!”阿散井恋次提刀说道。

    “...黑崎...一护...”朽木白哉说道。

    “你真的有把握吗,蒲原?”小次郎问道。

    “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判断吗,佐佐木?”蒲原喜助说道。

    “拿别人的生命去作筹码,你还真是冷血!”小次郎说道。

    “莫非你生怜惜之心了,我看佐佐木也不是个心的人啊!居然会关心那个少年?”蒲原喜助说道。

    “那倒不是,我只担心那小子的父亲,相信你跟他应该认识吧!”小次郎说道:“最高档的义骸,可真是位老顾客了啊!”

    “很久以前的事啦,难道你怕吗?”蒲原喜助压低帽檐说道。

    “即便是面对蓝染,我也未曾有过一丝怯意。”小次郎不满道:“我只是提醒你凡事都要把握分寸,蒲原。”

    “比如?”蒲原喜助说道。

    “你看,那小子估计要被废了...”小次郎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护说道:“白哉还真是下手重啊!”

    “看出来了,”蒲原喜助说道。“别冲动。”

    “那是不可能的。”小次郎摆了摆手道。

    “你知道那个后果吗?”蒲原喜助说道:“你我可都是尸魂界通缉的要犯哦!”

    “放心,我自有主张。”小次郎说道。

    “真是迟钝,连倒下去都是那么慢!”朽木白哉说道。

    “白哉大哥...”朽木露琪亚说道。

    “怎么了,恋次?”朽木白哉问道。

    “没事,像他这种角色,我自己就能搞定,根本不需要队长出手嘛!”阿散井恋次说道。

    “你别这么说,如果我总是在一旁观战,手脚也会变得迟钝的。”朽木白哉说道。

    “一护!”朽木露琪亚跑向一护倒地的位置说道。

    “我来,”阿散井恋次抓住朽木露琪亚说道。

    “放开我,恋次!”朽木露琪亚挣扎道。

    “你在说什么啊,你难道要为一个即将死去的小鬼而加重自己的罪行吗?”阿散井恋次说道。

    “那有怎样?一护是因我而死的,我会跑到因我而死的人边,这有错吗?”朽木露琪亚叫道。“就算我的罪会因此而加重,也不会后悔!”

    “你一定要过来吗?”朽木白哉说道:“到这个小鬼边上来?”

    “大哥...”朽木露琪亚叫道。

    “其实我知道...这个小鬼跟他非常的像!”朽木白哉说道。

    “反正都已经死了...还说什么像不像...”朽木露琪亚绝望道。

    “...我说...你们不要趁我没知觉的时候...聊天!”一护抓住白哉的裤腿说道。

    “...一护...”朽木露琪亚叫道。

    “放手,小鬼。”朽木白哉说道。

    “我听不见,看着我说话。”一护说道。

    “是吗?”朽木白哉转挥刀道:“看来你的手,是不打算要了。”

    “居然威胁一个将死之人,这就是贵族的作风吗?”小次郎拖着一护向边上闪道。

    “佐...佐木副队长!”朽木白哉说道。

    “啊,我已经不是什么副队长了”小次郎放下一护,指了指左手空挡的位置说道:“难道你们还没发现吗?”

    “也对,区区一介尸魂界的通缉犯,居然不乖乖地躲得远远的。”朽木白哉说道:“这真是无知的可悲!”

    “其实也是没办法,我看不下去了。”小次郎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你早早地带露琪亚回去,我或许就不必出面了。但是你的所作所为,我看不...下去了!”

    “那么,就如那小鬼那般,倒在这里吧!”朽木白哉出刀砍道。

    “你的速度――太慢!”小次郎轻轻侧说道:“还能更快吗?”

    “如你所愿!”朽木白哉加快速度说道。

    “看来,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小次郎握着刀说道:“回去吧,白哉,在我没打算杀掉你之前。”

    “狂妄。”朽木白哉摸了摸被擦破脸角的地方说道。

    “好久不见啊,朽木家主。”蒲原喜助说道。

    “今天是什么子,居然连你也出现了,看来刑军果然是群废物!”朽木白哉说道。

    “队长,他难是?”阿散井恋次说道。

    “闭嘴,恋次!”朽木白哉不满道。

    “你难道打算同时挑战两位队长级别的,朽木家主?”蒲原喜助说道。

    “我劝你还是见好收好,早点带露琪亚回去复命吧。”小次郎收刀归鞘道。

    “怎么可以抛弃露琪亚呢!”一护挣扎道。

    “没你事了,一护!”小次郎闪到一护边踢了一脚说道。

    “也罢,我就不再对他下手。”朽木白哉说道。“刚才的那两刀,已经把他的魄椎和锁结完全破坏了,再过不到半个时辰他就会死去。就算能够侥幸活下去,他的力量也会尽失,别说是死神的能力了,连灵力都会消失耗尽。恋次!”

    “是。”阿散井恋次说道。

    “开门。”朽木白哉说道。

    当他们走进门之后,朽木白哉开口道:“对于今的耻辱,来我必会双倍奉还,佐佐木小次郎!”

    “我期待你的表现,朽木白哉。”小次郎说道。

    “哎呀,似乎下雨了呢!”蒲原喜助抬起头说道。

    “我相信你早有准备对吧。”小次郎踢了踢一护说道:“这家伙昏过去了。”

    “没死,就已经是个奇迹了。”蒲原喜助抽出一把伞道。

    “是啊,你居然也愿意出面,真是奇迹。”小次郎说道。

    “快帮忙吧,时间不多了。”蒲原喜助低头看了看说道。

    “用不着你提醒。”小次郎耸了耸肩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