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猫先生?

    血のように赤く

    骨のように白く

    孤独のように赤く

    沈黙のように白く

    獣の神経のように赤く

    神の心臓のように白く

    溶け出す憎悪のように赤く

    瞬神夜一冻てつく伤叹のように白く

    夜を食む影のように赤く

    月を抜く吐息のように

    白く辉き赤く散る

    像血一样殷红,

    像骨头一样苍白,

    像孤独一样鲜红,

    像沉默那样惨白,

    像野兽神经那样艳红,

    像神的心脏一般的雪白,

    像溶解出来的憎恶一般鲜红,

    像冰冻的感叹一样的雪白,

    像吞噬夜晚的影子那样鲜红,

    像穿月亮的叹息那样,

    雪白光辉,鲜红散尽....

    ——四枫院夜一

    “平子他们还好吗?”小次郎问道。(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K文学网)

    “好得不得了。”蒲原喜助说道:“哎呀,不知不觉,天黑了啊。”

    “真的吗?”小次郎推开窗看道:“时间过得还真快呢。”

    “铁斋,为什么不提醒我们?”蒲原喜助对着门外说道。

    “不是店长你吩咐的不要打扰你吗?”握菱铁斋问道。

    “如此说来,倒是我自己的错了。”蒲原喜助展开扇子说道。

    “夜一大人呢?”小次郎关上窗问道。

    “出去玩了,大概马上就要回来了吧。”蒲原喜助看着空空的茶壶说道:“再泡壶茶,铁斋。”

    “好的,店长。”握菱铁斋走进屋说道。

    “不介意我在你这暂住吧?”小次郎试探道。

    “好久不见啊,小次郎。”一只黑猫跳进屋说道。

    “是啊。”小次郎看着被蒲原喜助抱住的黑猫说道。

    “来来来...举高高...”蒲原喜助举起黑猫说道。

    “如此说来,你准备在这长住了?”黑猫问道。

    “差不多吧,其实...我是在等那边的消息。”小次郎说道。

    “知道怎么做了吧,喜助。”黑猫跳上桌子说道。

    “正好我要去尸魂界进货,先失陪了。”蒲原喜助收起扇子说道。

    “你比白哉那家伙有趣多了。”黑猫扑向小次郎说道。

    “注意份,夜一大人。”小次郎侧闪道。

    “手不错嘛,小次郎。”黑猫蓄势再扑道。

    “如果你只有这么点水平,”小次郎向后平移道:“那么我只能说你变弱了,夜一大人。”

    “口气不小嘛,”黑猫搔了搔爪子道:“不跟你玩了。”

    “是我冒犯了,夜一大人。”小次郎歉意道。

    “没什么,”黑猫转走出屋子道:“一起来吃饭吧。”

    “好的,猫‘先生’。”小次郎跟上去说道。

    “快点让开,大哥。”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游子。”一护看着匆忙跑过的妹妹问道。

    “别挡道。”一护的另一个妹妹夏梨推着病人冲过来说道。

    “怎...怎么这么慌乱啊!”一护说道。

    “车祸!那边的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游子指着门口说道。

    “车祸?”一护说道。

    “啊啊?”一个大叔的声音说道:“我刚才不是说过要四台的吗?这件难道就那么难搞定吗?去跟你们院长说,就说是黑崎要求的,这样的话,就不会有问题的...”

    “老...老爸...”一护看着大叔对着话筒吼道。

    “可恶!这些小职员就只会推脱...”大叔重重地挂掉电话道。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一护问道。

    “没有啦!你给我窝在角落里,别碍手碍脚就可以了。”大叔说道。

    “啊啊啊...”

    “又来了一个重患吗?”大叔冲出房间问道。

    “恩...”游子无奈地说道。

    “一护!来帮忙把这家伙抬近来。”大叔叫道。

    “茶渡...?”一护看着被自己父亲搀扶着的来人,说道。

    “唔...一护。”茶渡应道。

    “呜哇...好重的伤...”游子脱掉茶渡的外衣说道。

    “真是严重啊,就好像被火烧伤一样。而且伤口还不断流出血液。”大叔拿着手电筒照着伤口道:“你暂时不要乱动!”

    “不必了!”茶渡穿上衣服说道:“我...我...已经没事了...”

    “说什么傻话啊!流这么多血怎么可能会不要紧啊!”大叔说道。

    “砰...”茶渡没走几步,晕倒了。

    “你看吧,真是逞强。”大叔说道:“快去准备铺,游子。”

    “你感觉到了吗?”一护走进房间问道。

    “那当然。就算我人在这里,都感觉出来了。”朽木露琪亚坐在上说道:“虽然从鹦鹉上没什么发觉,但是茶渡的伤口明显散发出虚的味道。”

    “我这就去追他。”一护说道。

    “大哥,老爸叫你下来帮忙!”游子在楼下喊道。

    “我没空啊!”一护叫道。

    “老爸说你必须得下来,不然人手不够啊!”游子说道。

    “真是的,你一个人搞得定么?”一护说道。

    “没问题的。”朽木露琪亚跳出窗说道。

    “放下我,你一个人逃跑吧,大哥哥。”鹦鹉说道。

    “没事的,我一定会救你的母亲。”茶渡提着鸟笼奔跑道。

    “可是,你上的伤。”鹦鹉说道。

    “那点小伤,算不上什么。”茶渡说道。

    “别跑,茶渡!”朽木露琪亚看着前面奔跑的人影说道。

    “好棒的味道...!”一个险的声音说道。

    朽木露琪亚赶紧侧,闪开。

    “你上发出的气味很棒,就让我把你的灵魂吃掉吧!”追逐茶渡的虚说道。“我是君临者!是血的面具万象、振翼,冠有人类之名的东西阿,真理与节制,仅以爪立于不知罪的梦壁上——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朽木露琪亚说道。

    随着吟唱落下,从朽木露琪亚的掌心喷出一团火球击中了虚的头部。

    “不会吧...毫无损伤?”朽木露琪亚看着灰尘散尽的战果,说道。

    “嘿嘿...我知道那是什么法术...那是死神的...怪不得你如此美味!”虚说道。“我啊,曾经吃掉了两位前来让那小鬼成佛的死神呢...真是太美味了!”

    “你说的小鬼是附在鹦鹉上的灵吗?”朽木露琪亚问道。

    “没错,看你一直追着那小鬼跑。”虚说道:“只要你乖乖就范,我就告诉你。”

    “什么声音啊?”茶渡问道。

    “她被攻击了!”鹦鹉说道。“刚才一直在追我们的大姐姐啊!她被原本追杀我们的攻击了!”

    “你待在这里...”茶渡放下鸟笼说道:“我要去救她!”

    “不...不行啊!大叔,太危险了。”鹦鹉激动地说道。

    “死神都是如此差劲的吗?”虚嘲笑道:“把你的那件人皮脱掉如何?”

    “又陷入困境了,朽木?”小次郎慢慢地走过来说道。

    “...看你样子,似乎也是死神啊!”虚扭头过去说道:“你是来帮她的吗?今天究竟是什么子啊,老天实在太眷顾我了,这么多美味...”

    “确实很眷顾你呢。”小次郎收刀说道:“记住,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自大只会招来死亡。”

    “佐佐木前辈...”朽木露琪亚看着被斩成两半的虚,说道。

    “别谢我。”小次郎说道:“我只是感觉了这家伙的灵压,就出来溜溜,想不到居然碰上了。”

    “结束了吗?”茶渡提着鸟笼跑来问道:“他说感觉不到那家伙的存在了!”

    “...我来晚了吗?”一护跑过来问道。

    “把他魂葬掉吧。”小次郎说道:“少年。”

    “我都说了别叫我少年,我叫黑崎一护。”一护说道。

    “...一护,你在和谁说话?”茶渡问道:“幽灵吗?”

    “但是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少年。”小次郎离开道:“一个连刀都无法握紧的少年...”

    “可恶...”一护气愤道。

    “...他...还是那么的...冷漠...”朽木露琪亚喃喃道。

    “还有救吗?”一护问道。

    “没办法了,因果之锁早就被砍断了...时间又过了这么长...果然只能魂葬了。”朽木露琪亚收回输向鹦鹉的灵力道。

    “那么...再见了...勇一...”茶渡打开笼子道。

    “...再见了...大叔...”鹦鹉说道:“谢谢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