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七年之殇

    想保护的东西不同,

    y  y  y  y  y

    y  y  y  y  y        那么其相对的争议也会有所不同,

    y  y  y  y  y

    y  y  y  y  y        就是这么回事。手机轻松阅读:wαр.⑴⑹kxs.Com整理

    y  y  y  y  y

    y  y  y  y  y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y  y  y  y  y

    y  y  y  y  y        当你知道了的那天,

    y  y  y  y  y

    y  y  y  y  y        你就能能够了解自己真正想要保护的东西是什么了。

    y  y  y  y  y

    y  y  y  y  y        ——石田宗弦

    y  y  y  y  y

    y  y  y  y  y        所谓的“灭却师”,就是指具有能感应“虚”存在能力的人类。他们为了消灭“虚”而自发地进行修炼。在战斗中,灭却师利用从汲取大气中的灵力所形成的弓箭来杀虚。只不过现在这一群体已经几乎灭绝,因为200年前尸魂界决定要剔除这个群体。因为灭却师与死神有着几点非常明显的区别。死神是利用体内的灵力,灭却师却是从外界摄取灵力。在战斗方面,灭却师主张将虚彻底毁灭,而非像死神那样选择净化它。至此,灭却师的这一做法直接影响了现世与尸魂界之间的平衡,并且极有可能最终导致两个世界的毁灭。因此死神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命与利益,决定与灭却师之间展开战斗。那场战争是十分惨烈的,最终以死神获得了胜利,而失败的灭却师将永远受到死神的监视和限制。这一结果也导致了灭却师对死神的强烈敌意。根据正式的记载,石田宗弦是当今最后一位配有灭却师标志与资格的灭却师。

    y  y  y  y  y

    y  y  y  y  y        “爷爷,为什么你每个月都要到这里来啊。”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孩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因为爷爷必须到这里来啊。”石田宗弦说道:“你练的怎么样啊,有没有偷懒啊,雨龙?”

    y  y  y  y  y

    y  y  y  y  y        “才没有呢,爷爷你看,我已经学会如何开弓了。”石田雨龙作出一个左右开弓的姿势,隐约间能够看到蓝色的灵子正在他的手掌聚集。

    y  y  y  y  y

    y  y  y  y  y        “干得不错,雨龙。你知道对爷爷来说,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吗?”石田宗弦看着努力维持开弓的雨龙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我不行了,爷爷。”石田雨龙垂下手臂失落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不要急,慢慢来。”石田宗弦安慰道:“还没成功怎么就可以轻易放弃呢?”

    y  y  y  y  y

    y  y  y  y  y        “为什么爸爸不想当灭却师,为什么他只想到赚钱?”石田雨龙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因为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想不想当灭却师呢?”石田宗弦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想。”石田雨龙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那么就让爷爷看看属于你的弧雀吧(弧雀:用大气中的灵子聚集起来形成弓,灭却师的专署武器)。”石田宗弦鼓励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为什么他总是这样的,当灭却师有什么不好?”长大了些的石田雨龙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你已经不再称之为父亲了?”石田宗弦叹气道:“你这孩子。”

    y  y  y  y  y

    y  y  y  y  y        “他不配成为我的父亲,”石田雨龙说道:“一个连灭却师能力都可以随意舍去的男人,如何配称为我的父亲?”

    y  y  y  y  y

    y  y  y  y  y        “你啊,”石田宗弦看着眼前逐渐长大的孙子,说道:“把这个东西收下吧,给你的生礼物。”

    y  y  y  y  y

    y  y  y  y  y        “生礼物?”石田雨龙接过朴素的盒子,打开道:“这是手?”

    y  y  y  y  y

    y  y  y  y  y        “是散灵手,”石田宗弦和蔼地说道:“灭却师的祖传宝物,有着高水准扩散灵子功能的手。只要戴上它灭却师就会被其强大的扩散力所妨碍,无法用灵子作出弓的形状。可是一旦在此状态下做出弓并保持七天七夜的话,就能迅速接近到灭却师之极的最大极限。不过它只能使用一次,一旦戴上后就不能再脱下来,因为灭却师在它的影响下其灵子收束力已经超越了其自的极限,太过旺盛的火焰最终会烧伤自,当它再次被解下时,佩带者将在瞬间得到绝大的力量,但在之后,也将失去其为灭却师的所有能力。所以千万记住,一但带上就别取下,除非是在你抱有必死之心时。”

    y  y  y  y  y

    y  y  y  y  y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够轻易给我啊,爷爷?”石田雨龙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如果你不收下,那爷爷送给谁去呢?”石田宗弦笑着说道。“当你决定带上它的时候,记住,别再犹豫。”

    y  y  y  y  y

    y  y  y  y  y        “知道了,爷爷。”石田雨龙抱着盒子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快跑,雨龙。”石田宗弦突然脸色凝重起来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为什么,爷爷?”石田雨龙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没时间解释了,快!”石田宗弦召出自己的弧雀,搭弓凝视前方道。

    y  y  y  y  y

    y  y  y  y  y        “爷爷,”石田雨龙看着突然出现在四周的五个大虚,叫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别乱动,雨龙,爷爷会保护你的。”石田宗弦一箭中大虚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可是被灵子箭中的大虚,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径直向雨龙抓去。

    y  y  y  y  y

    y  y  y  y  y        “超快速再生?”石田宗弦使用飞镰脚瞬到雨龙旁道:“这下麻烦了。”

    y  y  y  y  y

    y  y  y  y  y        “爷爷?”石田雨龙看着正在作战的石田宗弦,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别担心,很快就结束了。”石田宗弦一边开弓向大虚,一边对着联络器说道:“灭却师石田宗弦现向尸魂界请求援助,现世坐标:1026,2014出现五个大虚,望尸魂界速派人员前来。”

    y  y  y  y  y

    y  y  y  y  y        “他们会来吗?”石田雨龙问道:“那些死神。”

    y  y  y  y  y

    y  y  y  y  y        “会的。”石田宗弦努力保持着开弓放箭的动作,但体已经略微疲惫了。

    y  y  y  y  y

    y  y  y  y  y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虚的超快速再生渐渐不起作用。石田雨龙紧张的心也渐渐松了下来,但是石田宗弦却感觉自己的手臂越来越沉重,想要继续开弓却无法上弦。于是说道:“雨龙,爷爷再教你一个高级的术,叫作乱装天傀。”

    y  y  y  y  y

    y  y  y  y  y        “这个术有什么作用啊,爷爷?”石田雨龙看着石田宗弦那被灵力线拉扯着双手,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这个啊,是我们灭却师最顶级的术,将无数被缝合成线状的灵子捆接到无法动弹的部位使其像傀儡般强制作。”,石田宗弦和蔼地说道:“主要为因衰老而无法灵活摆动体但仍想战斗到底的灭却师而设计,是为了在体变成灰尘前能够不断的战斗而存在的最高战斗灵术,无论是断了的肌腱还是碎裂骨骼,在这法术面前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y  y  y  y  y

    y  y  y  y  y        “爷爷!”石田雨龙叫道。

    y  y  y  y  y

    y  y  y  y  y        “终于来了...啊!”石田宗弦看着凭空出现的穿界门,倒下了。

    y  y  y  y  y

    y  y  y  y  y        “爷爷!”石田雨龙没有在意支援的死神从旁走过,没有在意大虚与死神的惨叫,只是伏在那不再醒来的体上哭泣着。

    y  y  y  y  y

    y  y  y  y  y        “啊,多么美妙的一天啊!”十二番队队舍里传出这种声音。

    y  y  y  y  y

    y  y  y  y  y        “大人,外面五番队副队长求见。”十二番队队员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不见,没看见我的研究材料刚刚送来吗?”那个声音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您已经数次回绝了。”十二番队队员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说了不见,就是不见,别再让我重复第二遍。”那个声音不耐烦道:“音无,把器材准备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y  y  y  y  y

    y  y  y  y  y        “...你...不能这样....这里是十二番队...啊”十二番队的那个队员叫道。

    y  y  y  y  y

    y  y  y  y  y        “看来你确实很忙啊,涅队长。”小次郎走进来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你就是那个五番队的副队长?”涅茧利转过头说道:“逾越之人,难道不知道打扰伟大的研究是种可耻的行为吗?”

    y  y  y  y  y

    y  y  y  y  y        “我倒觉得你此时的行为更为可耻,解剖一个将死之人,是一位队长应该做的事?”小次郎看着被绑在手术台的老人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我做什么,不做什么,似乎还轮不到一个连斩魄刀都没有的副队长来说明。”涅茧利挖苦道,副队长三个咬得很重。

    y  y  y  y  y

    y  y  y  y  y        “滥用私权,好使自己能够顺利的完成惨无人道的研究,这种灭绝人的实验果然只有涅队长才能做得出来啊!”小次郎讽刺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你知道的太多了,本来只是想擒下你,但是看来我得好好地教训下你才行。”涅茧利拔出斩魄刀说道:“张开你的爪子吧,疋杀地藏。”

    y  y  y  y  y

    y  y  y  y  y        “哦,已经准备灭口了吗?”小次郎看着涅茧利手中冒着毒烟的斩魄刀笑道。

    y  y  y  y  y

    y  y  y  y  y        “音无,”涅茧利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小次郎看着冲过来当饵的女副官,只是笑了笑,一刀砍过去道:“对我来说,这种低级的苦计是没用结果的哦,涅队长。”

    y  y  y  y  y

    y  y  y  y  y        “废物。”涅茧利看着被砍翻在地的涅音无,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就这么对自己的副官,你果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变态啊。”小次郎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你是在怜惜她么?”涅茧利用脚踩了踩倒地不起的涅音无,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你不觉得自己像只小丑么?”小次郎收刀归鞘道:“岩流一式——崩山。”

    y  y  y  y  y

    y  y  y  y  y        “...什么...”涅茧利吃惊地拖着音无闪到一边,看着自己被岩浆吞噬的左半边躯体,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好了,这个老头我带走了。”小次郎抱起手术台上的老人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怎么...可能?”涅茧利看着自己单手单脚,惊讶地说道:“一个连始解都不会的副队长,居然弄得我如此狼狈?”

    y  y  y  y  y

    y  y  y  y  y        “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涅队长。”小次郎摆了摆手离开道:“我劝你别再乱动哦,会死的。”

    y  y  y  y  y

    y  y  y  y  y        “下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涅茧利看着小次郎离开的影,咬牙咧齿道:“还不快起来,装什么死啊,音无?”

    y  y  y  y  y

    y  y  y  y  y        “谢谢您,大人。”涅音无看着涅茧利为了救自己而损失的手脚,歉意地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重新制作一个你的话,会很麻烦的。”涅茧利说道,“还不快去拿东西?”

    y  y  y  y  y

    y  y  y  y  y        “是,大人。”涅音无起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为什么....要救...我?”石田宗弦吃力地睁开眼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不为什么,你有什么遗愿吗?”小次郎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只是...放不下...我的孙子...”石田宗弦看着小次郎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他叫什么?”小次郎把石田宗弦轻放到一棵大树下,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石田...雨龙...”石田宗弦拉着小次郎的手说道:“....如果...你有机会...去现世的话...叫他...别去恨...死神...”

    y  y  y  y  y

    y  y  y  y  y        “你呢,老人家?”小次郎看着面前快断气的石田宗弦问道。

    y  y  y  y  y

    y  y  y  y  y        “...石...田...宗...弦...”石田宗弦松开手,笑着说道。

    y  y  y  y  y

    y  y  y  y  y        “一路走好啊。”小次郎把石田宗弦埋在树下说道:“灭却师。”

    y  y  y  y  y

    y  y  y  y  y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之剑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