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尖峰对决(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一节穷途末路突袭来得猝不及防,正在给盆花浇水的胡宗贵没有想到的是,给路涛和两名男子开了别墅有院门,自己就束手就擒了。

    “路涛,宋总在屋里呢。”当时,胡宗贵地给路涛他们开了门,说。

    路涛进得院门,笑地看着胡宗贵,说:“今天我不是找来宋总的,是来找你的。”

    “找我?你找我一个看门喂狗的老头干什么?”路涛的话显然出乎了胡宗贵的意料,他指了指自己的口,说。

    “你的任务不仅仅是看门喂狗吧?”路涛上下打量着胡宗贵,话里有话地说。

    胡宗贵听罢,心里自然是一惊,良久才说:“路涛,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问我吗?”路涛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几丝凶相,说。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胡宗贵使劲儿地摇着头,说。

    路涛没再言语,而向后的两名男子挥了挥手。两名男子一拥而上,将胡宗贵按倒在地了。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地上的胡宗贵拼命地挣扎着,喊叫着。

    路涛见状,从腰间掏出*来,对准了胡宗贵的脑袋,厉声道:“别喊,喊就打死你。”

    胡宗贵的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敢说,只是惊恐万状地看着黑洞油的*口。

    “待会儿,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否则,我就一*崩了你。”路涛恶狠狠地踢了胡宗贵一脚,说。

    “我什么也没干。”胡宗贵拧着脖子,说,“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好,有种的一会儿你也这么说。”路涛面目狰狞地笑了笑,说。

    “我什么也没干,到哪里我也是这么说。”胡宗贵委屈地说。

    路涛冲胡宗贵**的脸吐了口痰,然后对两个手下说:“把他捆起来。”

    两个手下唯命是从地将胡宗贵来了个五花大绑,然后推进了存放杂物的小屋里。

    “怎么,还不想说?”路涛跟进屋内,把玩着手*说。

    “我说过,我什么也没干。”胡宗贵用乞求的目光看着路涛,说,“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我实话对你说,你自从进了这个大院,你都干了什么,宋总都一清二楚,你不要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路涛点上支烟,抽了口,咬牙切齿地说。

    胡宗贵再次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路涛,我真的什么也没干,我就是喂狗喂鸟养花打扫院子。好兄弟,你放了我吧。”

    “好,嘴巴还硬。”路涛吐掉只抽了几口的烟,说。

    “我说的是实话。”胡宗贵坚持道。

    路涛终于失去了耐,扑上前去,打了胡宗贵一巴掌,说:“快说,是谁派你来的?”

    “是宋总让我来的。”胡宗贵毫不犹豫地说。

    “宋总让你来的 wwW.l6Kx  s.cоМ?”路涛反问道。

    胡宗贵点点头,说:“是啊。”

    “那么,我问问你。”路涛围着胡宗贵转了一圈儿,说,“除了喂狗喂鸟养花打扫院子,宋总还让你干什么?”

    “没有了。”胡宗贵连忙摇头说。

    “你这老不死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我给你直说了吧,是谁派你来监视宋总的?”路涛双目怒睁地看着胡宗贵,说。

    “没有啊,我没监视宋总啊。”胡宗贵听罢,惊慌失措地否认道。

    “宋总已经注意你好长时间了,或者说,自你进这个大门那天起,你在监视着宋总,当然,宋总的眼里也没放过你,说吧,是谁派你来的?”路涛一把扯住胡宗贵的左耳朵,说。

    胡宗贵龇牙咧嘴地说:“没人派我来啊,我没监视宋总啊。”

    路涛听罢,怒不可遏地向两名男青年挥了下手,高叫道:“来,给他点颜色看看。”

    两名男青年两次冲上前来,对胡宗贵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胡宗贵顿时口鼻出血,眼睛也睁不开了。

    “冤枉啊,冤枉啊。”胡宗贵央求道。

    “别叫!”路涛怒吼道。

    胡宗贵马上停止了喊叫,用**的眼睛看着路涛。

    “好,只要你不说,我就过五分钟打你一次,直到你说了为止。”路涛得意地笑了笑,说。

    “我要见宋总。”胡宗贵吐口血水,说。

    “想见宋总?”路涛反问道。

    “是。”胡宗贵说。

    “宋总会见你的,不过不是现在。”路涛回头看了眼门外的别墅,说。

    “那我在见章向河。”胡宗贵又说。

    “哈哈,他们两个都在,可是,你想见他们,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路涛不可一世地说。

    “宋总——章主任——”胡宗贵突然大声呼叫起来。

    “喊吧,他们是听不到的。”路涛饶有兴趣地看着胡宗贵,说。

    是的,无论胡宗贵怎么喊,宋来平与章向河都是听不到的,尽管关押胡宗贵的小屋离别墅客厅不过十多米,但是,此时此刻,客厅的房门紧闭,宋来平和章向河面色沉地坐在沙发里,正讨论着他们不愿看到的事

    “孙照同他们的事已经很严重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章向河侧目而视,说。

    “你不是让苏康桥去打听消息了吗?”宋来平做作镇静地说,“等苏康桥回来再说吧。”

    “我觉得,事很麻烦。”章向河垂头丧气地说。

    “是啊,我也认为很麻烦,可是现在,我们急不得。”宋来平目光疑重地说。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章向河迅速走到门前,说:“肯定是苏康桥回来了。”

    章向河说着就开了客厅的门,果然是苏康桥。

    “什么况?”章向河迫不及待地问。

    “人确实是刘子芳他们抓的,杨军和猴子在东山派出所,正被提审。”苏康桥急急地说。

    “刘子芳?”章向河一听,顿时大怒道,“她活够了!”

    “这个刘子芳看来是想跟咱掰到底了。”宋来平看章向河,又看苏康桥,说。

    “宋总,我带人去砸了东山派出所,把杨军他们抢回来。”章向河不假思索地说。

    “我说章向河啊,你怎么说话还跟孩子一样啊?”宋来平心存不满地说,“派出所你是能砸得了,但是,你这是去送死。”

    “可是,我们也不能在这儿等死啊。”章向河显然已经沉不住气,说。

    宋来平听罢,走到章向河的跟前,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听我的,没那么严重。”

    “苏康桥,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回去吧。”章向河看了苏康桥一眼,说。

    “是。”苏康桥说完,就退了出去。

    “不能小视啊,宋总。”看着苏康桥的背景,章向河忧心如焚地说。

    “不能小视,也不能如临大敌,乱了方寸。”宋来平重新坐进沙发里,说。

    “我早就说孙照同他们肯定要出事,我要把他们这群鸟放了,您不让,现在倒好,杨军和猴子一交代,什么都完了。”章向河继续说道。

    宋来平浓眉紧皱,半晌不语。

    “我也早就说过,他们是不会听您的话的。”章向河补充说。

    “你就那么听我的话吗?”听到这里,宋来平蓦地拍了下茶几,冷冷地问。

    “是的,宋总。”章向河俯首帖耳地说。

    “你再说一遍。”宋来平双眼直章向河,说。

    宋来平这是怎么了?他发现了什么吗?章向河愣了会儿,说:“宋总,您这是怎么了?”

    “章向河啊,你聪明过人,我这是怎么了,我想你是知道的。”宋来平沉着脸说。

    章向河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宋来平眉毛一挑,若有所思地问。

    章向河正要解释什么,宋来平的手机响了起来,宋来平马上接听了电话。

    “宋总,我是路涛。”电话的路涛说。

    “怎么样?”宋来平走到窗前,小声问。

    “他什么也不说。”路涛说。

    宋来平回头看了章向河,说:“把他带到我这儿来。”

    “是。”路涛回答道。

    很快,在章向河惊讶的目光中,路涛等将胡宗贵押进了客厅。

    “跪下!”路涛将胡宗贵一脚踹倒在地,说。

    “宋总,我真的什么也没干。”胡宗贵抬眼看着宋来平,说。

    宋来平笑着说:⑴⑹χS℃ò○М“是吗?”

    “是的,宋总。”胡宗贵信誓旦旦地说。

    “小章啊,这个人一直在监视着我,你看怎么办啊?”宋来平将目光转向章向河,说。

    章向河沉稳地坐在沙发里,一言不发。

    “章哥,宋总问你话呢。”路涛走到章向河跟前,说。

    章向河听罢,猛地站了起来。

    “坐下。”路涛迅速将*口对准章向河,命令道。

    “胡宗贵,我问你,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宋来平眼露凶光,问。

    “没有,没有啊,宋总,我什么也没干。”胡宗贵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说。

    宋来平迈着四方步,走到胡宗贵的跟前,说:“看着我的眼睛,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胡宗贵不说话,眼睛更是不敢与宋来平对视了。

    “你不想说是吗?”宋来平问。

    胡宗贵的嘴张了张,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的章向河。章向河迅速回过头去。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