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决一死战(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与此同时,邱剑新与三名厨师已经赶到了西郊砖场,他们看到,砖厂烧砖取土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

    韩家乡他们来了没有?邱剑新与厨师们跳进了大坑里,警惕地四处寻找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孙照同与杨军他们跳下了出租车,纷纷掏出*来,向大坑走来。

    “邱哥,他们不会叫人来吧。”厨师甲手握菜刀,在原地转着圈儿,说。

    “叫什么人?叫多少人我都给他剁了。”邱剑新往菜刀上吐了口唾沫,又用衣袖擦拭着刀锋,说。

    “邱哥,他们是不是不来了?”厨师甲高举的菜刀放了下来,说。

    “不会,我觉得不会。”邱剑新抬头看着大坑上面,说,“再等等,我估计他们快来了。”

    邱剑新的话音刚落,孙照同与杨军他们就一个个地跳进了大坑。邱剑新与厨师们一愣,握紧了手中的菜刀。

    邱剑新?孙照同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邱剑新,不顿感意外。

    “别动,动我就打死你。”孙照同两脚站稳,用*对准邱剑新,说。

    韩家乡果然搬了救兵,而且还是马大刚的人,这也大大出乎了邱剑新的预料。自从立志痛改前非,重新做人,邱剑新就一直在躲着他们,没想到,他们在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见面了。

    “孙照同,有种的你就**吧。”邱剑新面无惧色,说。

    “邱剑新啊,咱们是老相识了,不必这样,你说呢?”孙照同将*掖进怀里。说,“你给我的这三个弟兄道个歉,我就放过你。”

    “道歉?他们应该向我道歉。”邱剑新毫不领,说。

    “邱剑新啊,我听说你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是,你必须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孙照同面无表,说。

    “对,你得问问孙哥同意不同意。”一直躲在孙照同后的韩家乡伸出头来,说。

    “孙照同,你少来这一,你有种,你就**打死我。”邱剑新眼冒怒火,说。

    “**?”孙照同听罢,嘿嘿一笑,说,“你现在就是想死也没那么容易,来,给我上,先扒了他的皮。”

    孙照同的话音一落,杨军与猴子等就一哄而上,双方扭打在了一起。显然,孙照同在人数上占了绝对优势,不多会儿,邱剑新他们就被按在了地上,个个鼻口蹿血,动弹不得了。

    “跟我叫板,后果很严重啊。”孙照同用*指着邱剑新的脑袋,说:“来,叫我声爷,我就饶你一命。”

    邱剑新使劲拧着脖子,吐口血水,说:“能让我叫爷的人都死了,你有本事你杀了我!”

    “哟,嘴还硬,是那个娘儿们所长教你的吧?”杨军走过来,扯住邱剑新的头发,说。

    邱剑新与杨军怒目相视,杨军猛地踢了邱剑新一脚,说:“叫还是不叫?”

    “有种的你打死我。”邱剑新怒目标圆睁,说。

    就在这时,刘子芳与叶玉清等干警赶到了大坑,向下望去。

    “不许动,放下凶器!”刘子芳持*大喊道。

    邱剑新抬头看着威风凛凛的刘子芳,含泪哭喊道:“刘所长!”

    “放下凶器!”刘子芳再次命令道。

    孙照同与杨军站着不动,猴子偷偷地将猎*丢到了地上。

    刘子芳向叶玉清使了个眼色,先后跳下了大坑。

    “带走。”刘子芳命令道。

    蓦地,孙照同掏出了无声*,对准了刘子芳,说:“都给我退下去。”

    刘子芳与孙照同持*对视着,双方各不相让。

    “孙照同,你今天是跑不掉了,放下武器。”刘子芳义正词严地说。

    “刘子芳,谢谢你还记得我,今天我就是死,也要带上你。”孙照同举*的手动了动,说。

    “别说梦话了。”刘子芳目光如炬,说。

    孙照同突然意识到,面对刘子芳,他跑是跑不掉了,这个时候,他想到了死,但是,他不想自己死,他要带着死对头刘子芳一起死。这样,他死也瞑目了。孙照同这么想着,扣着扳机的手指慢慢地用了力。

    “刘所长!”邱剑新始终注意着孙照同扣着扳机的手指,见状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到了刘子芳的前。

    孙照同的*响了,邱剑新倒在血泊中。混乱之中,孙照同与杨军他们跳上大坑,夺路而逃。

    “一个不能让他们跑了!”刘子芳高声喊道。

    几乎在孙照同他们跳上大坑的同时,苗长安与防暴警察赶到,并将他们团团包围了。

    孙照同感觉到,他们已经插翅难飞了,绝望中的他紧握无声手*,瞄准了刘子芳,再次**。苗长安眼明手快,举*击,孙照同应声倒地,一*毙命。接着,杨军、猴子、韩家乡等先后被抓获了。

    这时,人们才将目光投向了大坑里,邱剑新部中*,已经奄奄一息了。

    “邱剑新,邱剑新你醒醒。”刘子芳抱着邱剑新,歇斯底里地说。

    邱剑新努力地睁开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刘所长,我……”

    “快送医院。”苗长安跳进(电脑小说站  http://www.16kxs.com)大坑,向干警们命令道。

    众警抬着邱剑新离去。

    就这样,杨军他们被押回了分局,邱剑新被送进了医院手术室。

    一名护士从手术里走出来,苗长安与刘子芳等围了上去。

    “怎么样,护士?”刘子芳双手冰凉,问。

    “病人的手术很顺利,他流血过多,需要大量的血浆,但是,他的血型是稀的血型,血库里已经没有了。”护士摘下口罩,心急如焚地说。

    “什么血型?”刘子芳关切地问,“我们可以献血啊。”

    “AB型RH。”护士说。

    这是一个稀有的血型,在场的人都不是。这时,苗长安走过来,说:“护士,我是AB型RH血,抽我的吧。”

    “苗局,你不行。”刘子芳按下了苗长安手胳膊,说。

    “我怎么不行呢?”苗长安不为所动,说。

    “局长,你年纪了大了,体也不是很好啊。”刘子芳劝说道。

    “没事,我说没事就没事,护士,别听他们的,抽我的吧。”苗长安坚持道。

    护士犹豫了下,说:“好,您跟我来吧。”

    苗长安的血很快就输到了邱剑新的血管里,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邱剑新的命保住了。

    第五节刨根问底第二天一上班,刘子芳就安排人员对杨军等人进行审讯,然后就上了楼,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发现,已经有人在等待着她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立昆的妻子鲁院长。

    “哟,嫂子,你怎么来了,快坐。”刘子芳自然不会想到鲁院长会出现在她门前,心里不一愣,说。

    鲁院长回过头来,看了刘子芳一眼,冷冷地不说话。鲁院长的冷漠态度让刘子芳有些纳闷,她开了房门,并在地为鲁院长倒上了一杯茶水。

    “我不喝。”鲁院长坐进沙里,终于说话了。

    刘子芳不解地看着鲁院长,说:“嫂子,你这是怎么了?好像跟谁生气似的。”

    “刘子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鲁院长白了刘子芳一眼,心里还暗暗地骂了一句,说。

    这正是刘子芳想问鲁院长的话,现在,从鲁院长的表上来看,刘子芳已经意识到要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发生了。

    “不知道,有什么事,你说。”刘子芳坐在办公桌前,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说。

    “你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好不好?”鲁院长不想跟刘子芳拐弯抹角,就直截了当地说。

    刘子芳听罢,心里一紧,她不明白,鲁院长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嫂子,你说什么?我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刘子芳一脸无辜地说。

    鲁院长不好气地换了个坐着的姿势,说:“你别装糊涂。我觉得,这种事不是你应该干出来的。”

    “你能说明白些吗?”刘子芳越听越搞不明白鲁院长的意思,就问。

    鲁院长不想再与刘子芳饶舌,就从挎包里拿出照片,扔给了刘子芳,说:“你还装什么糊涂,你自己看看吧。”

    出人意料的是,刘子芳拿过照片,翻看了几张,竟然笑了。

    “刘子芳,你?”鲁院长不被刘子芳的笑容惊呆了,不可思议地问。

    “嫂子,你被人利用了。”刘子芳坐到鲁院长边,拉起了她的手,说。

    鲁院长想挣脱开刘子芳的手,想了想,又放弃了,将信将疑地说:“什么?我被人利用了?你给我解释一下好吗?”

    刘子芳松开了鲁院长的手,起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拿出照片,递给鲁院长,说:“你看看这些照片吧,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鲁院长接过照片翻看着,然后拿回自己带来的照片对比着,良久不语。

    “嫂子,我相信你能看得出来,这是同一个在电脑上制作的,你看看背景,再看看人物,他只是将头部换了换。”刘子芳拿起两张照片,对比了一下,说。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