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决一死战(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第一节摩拳擦掌自从与宋来平和好如初,孙照同以及杨军猴子似乎感到轻松了许多,霸占了天都洗浴中心,他们的经济来源也不再是问题。所以,他们的生活水平一下子提高了许多,虽然不能像以在世的时候比,但是,他们有饭吃,有酒喝,甚至是有小妹泡了。当然,他们泡小妹也不想花钱,就像韩家乡他们到乐乐餐馆吃饭喝酒不花钱一样。现在,在水城市一家中档的夜总会包房里,孙照同与杨军及猴子正在搂着小妹们唱歌。这家夜总会是孙照同带领杨军他们新年扩展的地盘。

    杨军是喜欢唱歌的人,尽管他的音调会忽高忽低,像是在坐过山车。他刚刚点了一曲《江湖行》,序曲还没放完,手机却响了。

    电话是韩家乡打来的,杨军接听完手机,《江湖行》已经放完了。

    “什么事啊?”孙照同看着有些意犹未尽的杨军,问。

    “韩家乡这小子非要来见咱们,说有急事。”杨军将一个小妹紧紧地搂在怀里,说。

    “急事?”孙照同喝了口啤酒,说,“他没说什么事吗?”

    “没有,好像是他们让人打了。”杨军心不在焉地说。

    “让人打了,谁打的?”孙照同关心地问,“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是谁干的?是不是冲我们来的?”

    “这个也没说,孙哥,你说得对,打狗还得看看主人是谁呢,我也觉得,这事儿是不是有人冲着你来的?”杨军添油加醋地说。

    孙照同举起啤酒瓶,喝了一干二净,说:“这不是小事,把韩家乡叫来问问。”

    “好,我这就给韩家乡打电话。”杨军说。

    杨军给韩家乡打来的电话的时候,他正和王云开及朱东广在马路上闲逛着。而他们之所以闲逛,既是无所事事,也是没有心思。邱剑新终于忍无可忍,向他下了战书,是韩家乡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感觉,他绝不是韩家乡及那几个厨师的对手,决战就在明天,他必须求助于孙照同他们,否则,他将一败涂地。所以,他就给杨军打了手机,并谎称他们挨了打,请求帮忙。没想到的是,杨军这么快就有了回话。韩家乡看了眼电话号码,兴奋地接了电话。

    “韩家乡吗?”电话里的杨军说。

    尽管杨军并不在边,韩家乡还是露出一副媚态,说:“杨哥啊,是我。”

    “我把你们挨打的事给孙哥说了。”杨军说。

    “孙哥怎么说”杨军一听,马上急切地问道。

    “孙哥让你们马上过来。”杨军说。

    “好,杨哥,我马上就去。什么地方?”韩家乡忙不迭地问。

    杨军就把夜总会的地址和房间号告诉了韩家乡,并让他们快去,越快越好。

    韩家乡扣上电话,韩家乡先把王云开叫到边,然后就冷不丁地朝王云开猛击一拳。王云开毫无防备,被打倒在地,嘴角出血了。韩家乡得意地笑着。

    “韩哥,你这是怎么了?干吗打我?”王云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擦着嘴角上的血,说。

    朱东广也不知道韩家乡这是怎么了,就凑上前来看个究竟。

    “韩哥,你干吗这是?”朱东广看看嘴角冒血的王云开,又看看得意洋洋的韩家乡,疑惑不解地说。

    韩家乡又笑了笑,又朝朱东广打了一拳,朱东广随之应声倒地。

    “待会儿你们两个再打我。”韩家乡看了看已经发红的拳头,说。

    朱东广抚摸着被韩家乡打肿的脸,说:“韩哥,你疯了?”

    “我没疯,我问你,明天上午九点咱们干什么来着?”韩家乡晃动着拳头,说。

    “去西郊砖场打架啊,教训一下那小子。”王云开咧着疼痛难忍的嘴角,说。

    “对,我看得出来,那个邱剑新,加上他的三个厨师,以前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不是省油的灯,咱们几个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韩家乡递给王云开及朱东广一人一支烟,双分别给他们点上,说。

    朱东广抽口烟,说:“韩哥,我也觉得咱们不一定是对手,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去了,这有什么。”

    “放,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韩家乡不服输地说,“不去?以后咱们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去,咱们就可能成为手下败将,咱们手里没家伙啊。那怎么办?”朱东广急得抓耳挠腮地说。

    “你看看你们这个熊样,去了也就是送死。”韩家乡有些丧气地说,“我就是想让孙哥、杨哥帮帮咱们,可他们一般不可能出面,只有咱们挨了打才有可能。”

    “你这是苦计啊。”朱东广听罢,恍然大悟地说。

    韩家乡指着自己的眼睛,对朱东广说:“来,往这里打。”

    不管怎么说,韩家乡是个小头目,朱东广犹豫了下,不轻不重地打了一拳。韩家乡见状,飞起一脚踢在朱东广的脸上。这下,朱东广真急了,马上奋力还击,一击重拳打青了韩家乡的眼眶。

    “你还真打?”韩家乡揉着眼眶,说。

    “你让打的。”朱东广有些害怕地说。

    “好了,走吧,孙哥等着咱们呢。”韩家乡说。

    韩家乡就这么带领王云开与朱东广赶往了夜总,并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孙照同的房间。

    “孙哥。”进得门来,韩家乡故意露出一副惨相,说。

    猴子看看韩家乡他们,冲小妹们挥挥手,说:“你们出去吧。”

    小妹们惊恐万状地鱼贯而出,孙照同看着韩家乡他们狼狈不堪的样子,说:“这是怎么回事?”

    “让人打的。”韩家乡捂着红肿的眼眶,说。

    “谁打的?”孙照同一听,眉毛都竖起来了,说。

    “我们到一个小餐馆吃饭,老板多收了我们的钱,我们和他理论,他们就打了我们。”韩家乡说出了一路想好的谎话。

    “真的?”杨军似乎不信,问。

    “真的,杨哥,我们还坏了规矩。”韩家乡可怜巴巴地说。

    “坏了规矩?什么规矩?”杨军又问。

    “你不是不让我们在外面随便提孙哥吗?”韩家乡几乎要哭了,说。

    “是啊,我是说过。”杨军说。

    “可是,我们被他们打得实在受不了,就提了孙哥。”韩家乡说。

    杨军听罢,看了孙照同一眼,说:“提了孙哥管事吧?”

    “不提还好,一提他们反倒更凶了,还说……”韩家乡说到这里,看看孙照同,言又止了。

    “还说什么?照实说。”孙照同一拍桌子,命令道。

    “还说……还说孙照同算个,我玩社会的时候,他还穿露裆裤呢。你把他叫来,他也得喊我爷。”韩家乡故作点点战战兢兢地说。

    孙照同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腾的下站起来,狂叫道:“这个人在哪里,我找他去。”

    “孙哥,他还约你明天到西郊砖场,比试比试,还说……”韩家乡火上浇油地说。

    “还说什么?”孙照同已经怒不可遏了,问。

    “谁不来谁就是王八养的。”韩家乡不假思索地说。

    “这个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孙哥,明天我去,也叫他知道咱们是干什么的。”杨军义愤填膺地说。

    “好,都去,我也去,这是和咱叫板呢。”孙照同咬牙切齿地说。

    “带家伙吗?”杨军试探着。

    “都带上,他们肯定有所准备。”孙照同从腰间掏出*来,说,“明天,就得靠这个说话了。”

    第二节神秘出现李晓莉早晨起得很早,十多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别人家睡觉,所以就睡得特别不安生,时睡时醒。当然,睡不着觉的时候,她也想了许多,思来想去,她就是没有想到回家。这个家,李晓莉是永远也不想回了。

    在贾慧家吃了早饭,李晓莉就与贾慧一起出了门,去上学。但是现在,李晓莉学也不想上了,就对贾慧说:“贾慧,你先去学校,我回家拿点东西再去。”

    贾慧不知李晓莉是在说谎,就说:“好,再见。”

    告别了贾慧,李晓莉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走着,走到一家报摊前,她买了一份报纸,倚在栏杆上看着。先前,李晓莉并不喜欢看报纸,不过现在,她无所事事,就翻阅报纸解闷了。很快,李晓莉看到了一则招聘启事:本公司招聘会计、文秘、电工、后勤人员多名,包吃包住,月薪一千元。

    李晓莉看罢,心里顿时一亮,她决定去这家公司应聘,工资是多少,她并不关心,她关心的是包吃包住,这样,她可以永远不回那个家了。李晓莉想到这里,将报纸塞进包里,向公共汽车站走去。

    李晓莉上了通往这家公司的公共汽车,坐了几站后,她下了车,又走了两条马路,招聘的公司水城市东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现在她的面前。李晓莉走到门口,看了看,向里走去。在院子里,她看到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应聘者请到二楼人事部。李晓莉站了会儿,就与三三两两的应聘者一起上了楼。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