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兵戎相见(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我含泪答应着,又把她抱回了刑侦大队。后来,我跟李晓明的爸爸商量,咱们收养下这个孩子吧,她是那么可,却又是那么不幸。李晓明他爸爸毫不犹豫地同意了,还说,咱有一个儿子,再要上个女儿,就儿女双全了。从此以后,我们就把他当作亲生女儿一样,对外就称是双胞胎,我们给她母,父,她快乐地长到今天。”

    潘东升已经听得泪盈眶,他绪激动地说:“子芳,你是世上最伟大的母亲,最高尚的女,我真的很感动。”

    “可是现在,别有用心的人将事的真相告诉了李晓莉,她已经离家出走了,我应该怎么办啊?”刘子芳靠在潘东升宽厚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

    “别着急,别着急啊,我相信,李晓莉会回来的,会回来的。”潘东升掏出手绢,为刘子芳擦着泪水,说。

    “老潘啊,我知道我不应该来找你,让你为我担心,可是,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能听我诉说的人了。”刘子芳抬起头来,深地看着潘东升,说。

    潘东升温存地抚摸着刘子芳的肩膀,说:“子芳啊,你不来找我,才是大错特错了,你说是不是?”

    刘子芳听罢,没有说话,只是含泪点了点头。

    “你要想开些,我觉得,李晓莉走不远,她在你的关心教育下,成长为一个懂事的孩子,她一定会明辨是非,克服心理障碍,重新回到你的边的。”潘东升自信地说。

    “一定会吗?”刘子芳问。

    潘东升紧紧地拉着刘子芳的手,说:“我相信,一定。”

    刘子芳听到这话,终于不能自已了,她趴在肩膀上,忘地说:“老潘——”

    潘东升的眼泪也不自地流下来了,他一把将刘子芳拥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久久不语了。

    第六节臭味相投晚上,赵立昆应宋来平之约来到了一家豪华酒店的小单间里,按照事先约定,这是只有两个人的宴会,或者说是两个人的密谈。现在,服务员上了酒菜,就退出了,宋来平和赵立昆相向而坐,举杯同饮。

    “来平,我总在担心,你早晚会出事。”赵立昆喝下了杯中酒,忧心忡忡地说。

    “出事?能出什么事?”宋来平听罢,不以为然地说,“来,喝酒。”

    赵立昆叹口气,说:“不喝了,酒对我的教训太大了。”

    “那事都过去七八年了,你还放在心里啊?”宋来平执意为赵立昆倒满酒,说。

    “现在啊,我越来越觉得,我那一步我走错了。”赵立昆抬起头来,眼里流露出悔不当初的神,说。

    “走错了?不会吧?”宋来平眉毛一挑,说。

    “我就是走错了那一步。”赵立昆将杯子狠狠地砸到桌子,说。

    宋来平吃惊地看着赵立昆,而他的思绪已经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夜晚。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变故,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一切。那个晚上,也是宋来平与赵立昆,也是喝了过多的酒,赵立昆驾车送宋来平回家。但是,家没到,就发生了本应该发生的事。

    “喝得太多了。”当时,赵立昆努力地睁着醉意蒙眬的眼睛,说。

    宋来平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他看了赵立昆一眼,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不多。”

    “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赵立昆死死地抓着方向盘,说。

    “我也是。”宋来平打了响亮的酒嗝,说。

    这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马路上车辆稀少,又加之喝了酒,赵立昆的车开得飞快,风驰电掣一般。车子开到一个狭小的路口,突然,一名中年妇女骑车横过马路,赵立昆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近在咫尺了。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车子冲向了中年妇女。赵立昆这才踩下了刹车,伴随着刹车声,车子撞向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惨叫一声,躺在地上,顿时血流满面。赵立昆大惊失色,酒却醒了大半,他不顾一切地从驾驶室跳下来,跑向了中年妇女。

    “怎么样?”宋来平也跑过来,问。

    “死了。”赵立昆抱起中年妇女,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说。

    “死了?怎么办?”宋来平顿时束手无策了。

    赵立昆双眼失神地说:“酒后驾车撞死了人,完了,我全完了。”

    “立昆,你混到刑侦大队副大队的位置上不容易啊。”宋来平急得团团转,说。

    “可是现在,毁于一旦了。”赵立昆已经是万念俱灰,蹲在地上,垂头丧气地说。

    “不,你不能毁。”宋来平一把将赵立昆拉起来,说。

    “不毁也得毁了。”赵立昆无助地看着宋来平,说。

    “立昆,你不是说你马上就要扶正了吗?”宋来平拼命地摇晃着赵立昆的肩膀,说。

    “还想那个干什么,出了这事儿,我这个位置都保不住了。”赵立昆几乎要哭了,他知道,他混到这个位置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立昆,都是我的事,是我让你喝了这么多酒。”宋来平后悔莫及地说。

    赵立昆摇摇头,说:“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

    “这样吧,你快走,这个罪名我替你顶着。”宋来平左思右想,终于下定了决心,说。

    “不行,我不能连累你。”赵立昆推辞道。

    “这叫什么连累,我本来就什么都不是,而你混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了。”宋来平紧紧地拥抱了一下赵立昆,说,“你快走吧,你走后,我马上报警。”

    赵立昆站起来,犹豫着没动。

    “立昆,快走!”宋来平大吼道,“你快走!”

    赵立昆终于动心了,感激地看着宋来平说:“来平,你……”

    “我是自愿的,与你无关。”宋来平斩钉截铁地说。

    赵立昆低下头来,泪流两行。

    “快走吧”宋来平一把推开赵立昆,说。.电脑看小说访问WWW.16Kxs.coM

    就这样,赵立昆边走边回头,不愿地离开了现场。宋来平顶替了赵立昆,受到了*律的制裁,而他们的关系由此变得非同寻常,成了铁哥们。

    “往事不堪回首啊。”想起当年的一幕,赵立昆不感慨万端,说。

    “发这么多感慨干什么?你现在不是风得意吗?你不但当上了刑侦大队的队长,后来又荣升为分局的副局长,你有官运啊。”宋来平若的所思地看着赵立昆,说。

    “没有你替我顶着,我就没有今天了。”赵立昆心有余悸地说。

    “立昆,我们兄弟一场,能为你做点事,我真的很高兴。”宋来平淡然一笑,说。

    “你的谊我会铭记在心的,可是,你的现在让我无*接受。”赵立昆端起酒杯,想了想又放下了,说。

    “不会吧?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宋来平露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

    “作为兄弟,我真心地奉劝你一句,你好自为之吧,我这是为你好啊。”赵立昆喝口酒店,说。

    “我从来没干对不起你的事。”宋来平干掉一杯,说,“我问心无愧啊。”

    赵立昆不满地看着宋来平,说:“只对得起我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呢?”宋来平没好气地放下酒杯,说。

    赵立昆指了指自己的口,说:“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那是,来,喝酒吧,说那么多过去的事干什么?”宋来平摇晃着脑袋,说。

    赵立昆一听,无奈地说:“喝就喝吧,我今天可是坐出租车来的。”

    “好,喝。”宋来平拿起酒瓶,说。

    这场只有两个人的宴会结束得并不晚,而且两个人的酒量都非常大,所以,这次他们并没有喝醉。出了酒店门口,赵立昆刚要抬的,宋来平已经将车开了过来。

    “还是坐我的车吧。”宋来平摇下车玻璃,说。

    “别了,安全第一。”赵立昆摆摆手,说。

    宋来平停下车,打开车门,将赵立昆推进了车里,说:“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这点酒,没事。”

    “来平,慢点,慢点,这车一快啊,我心里就难受。”赵立昆系上安全带,说。

    “没事,我开车你就放心吧。”宋来平说。

    “来平,我有句话始终想给你说,却总也张不开口啊。”赵立昆侧看着宋来平,说。

    “什么事?你说就是。”宋来平语气轻松地说。

    “你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早晚要翻车的。”赵立昆神严肃地说。

    宋来平笑了笑,说:“良药苦口,我注意就是了。”

    “是兄弟我才给你说这些话。”赵立昆目视前方,说。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宋来平说。

    “你说你知道我对你好?”赵立昆似乎不相信宋来平的话,反问道。

    “知道,我心里有数。”宋来平说。

    “你心里有数,可我心里没数啊,我每天都在为你提心吊胆。”赵立昆摇开车玻璃,透了口气,说,“答应我,你一定要听我的”。

    “是,我答应你。”宋来平说。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