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困兽犹斗(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东方远行 书名:女派出所长
    李晓莉说完就走开了,章向河紧紧地跟在她后,说:“是这样,你在海龙市的让我一个朋友给你妈妈捎了件东西,人家去东山派出所没有找到你妈妈,就到这里找你了。”

    “我捎来的东西?什么东西?”李晓莉边走边将信将疑地问。

    “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海产品吧?你妈妈喜欢吃虾仁是不是?”章向河摇摇头,说。

    “是啊。”李晓莉说。

    两人说着,就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口,章向河指着咖啡店,说:“快点吧,那个朋友在里面等着呢。”

    李晓莉就这样被章向河拉进咖啡厅,来到一个小单间里,这个时候,已经有宋来平在此等候了。

    “请坐。”宋来平指了指他对面的空座位,亲切地说。

    “这就是从海龙市来的张叔叔。”章向河介绍道。

    李晓莉看了看宋来平,犹豫着说:“张叔叔好。”

    “李晓莉,你妈妈好最近吗?”宋来平为李晓莉倒上一杯咖啡,说。

    “好。”李晓莉说。

    “她对你好吗?”宋来平又问。

    “当然好了,我是她女儿,她能对我不好?”李晓莉警惕地注视着宋来平,说。

    “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想把一件事告诉你。”宋来平独自喝口咖啡,说。

    李晓莉听罢,心里顿时一惊,说:“什么事?”

    宋来平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递给李晓莉,说:“你先看看这张照片。”

    这是一张一家三口照,一对年轻夫妇和他们三岁的女儿。

    “张叔叔,你让我看这个干什么?我捎的东西呢?快给我,我要走了。”李晓莉看过照片后,不满地说。

    “李晓莉,你仔细看看,中间那个小女孩子是谁?”宋来平不得不提示道。

    李晓莉再次看了看照片,说:“她怎么像我小时候?”

    “不是像,就是你。”宋来平笑着说。

    “那这两个大人是谁?”如附云雾之中的李晓莉问。

    “这还用问吗?你的爸爸妈妈啊?”宋来平神认真地说。

    “我爸爸妈妈?”李晓莉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说,“我爸爸抓坏人的时候牺牲了,我妈妈是刘子芳,你搞没搞错?”

    “我没有搞错。李先锋和刘子芳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的亲生父母早就死了。”宋来平不紧不慢地说。

    李晓莉听罢,吃惊地看着宋来平,说:“你胡说。”

    “不是我胡说,十多年前你的亲生父母从事毒品生意,刘子芳装成买主打入他们内部,在后来里应外合的围剿中,刘子芳**打死了你的父亲,又与其他警察一起活捉了你的母亲。”宋来平慢慢站起来,说。

    “这不可能。”李晓莉惊恐万状地说。

    “这不是可能,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和你的亲生父母是朋友,这照片就是你过三周岁生的时候,他们送给我的。”宋来平围着李晓莉了转了一圈儿,说,“再后来,你的亲生母亲被判了死刑,也*毙了,刘子芳和李先锋就收养了你。”

    李晓莉也站起来,高喊道:“胡说,你胡说!”

    “李晓莉啊,这张照片你拿着,回去问问刘子芳,看她怎么对你讲。”未了,宋来平心平气和地说。

    李晓莉有些蒙了,拿起照片就不顾一切地跑出了咖啡厅。她要回家,她要当面向妈妈刘子芳问个清楚。

    宋来平和章向河目送李晓莉出了咖啡厅,止住有几丝得意从脸上划过。

    “这下够刘子芳忙一阵子了。”宋来平品口咖啡,说。

    “宋总,看来只有你能对付了刘子芳。”章向河马上奉承道。

    “她不让我过好,她也别想好。”宋来平咬牙切齿地说,“好,咱们忙咱们的吧。”

    此时的刘子芳显然不会知道,一颗炸弹已经向她的头上飞来。她坐在餐桌前,不停地看表。时间已经不早,李晓莉早就应该到家了。她找出电话本,给班主任顾老师打了电话。

    “顾老师啊,我是李晓莉的妈妈刘子芳,学校今天下午放学后有活动吗?”刘子芳急切地问。

    “没有啊,怎么了?”电话里的顾老师说。

    “李晓莉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刘子芳已经是焦虑万分,说。

    “李晓莉是不是到同学家去了?”顾老师说。

    刘子芳想了想,说:“有可能,好,顾老师,我再等等。”

    刘子芳放下了电话,仍然没有感觉到一场大难就要降临了。她觉得,李晓莉肯定是到同学家串门去了。

    李晓莉出了咖啡厅,就手拿照片急急地向家里走去,她的脸上已经有泪水流下来,而她耳边回响着宋来平的声音:李先锋和刘子芳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的亲生父母早就死了。十多年前,你的亲生父母从事毒品生意,刘子芳装成买主打入他们内部,在后来里应外合的围剿中,刘子芳**打死了你的父亲,又与其他警察一起活捉了你的母亲。再后来,你的亲生母亲被判了死刑,也*毙了,刘子芳和李先锋就收养了你。

    家终于到了,李晓莉重重的脚步声在传达着她内心的恐惧与愤激。屋里的刘子芳听到脚步声,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了李晓莉,连忙开了门。

    “晓莉,你怎么才回来,急死妈妈了。”刘子芳说。

    李晓莉看也没看刘子芳,将书包扔到沙发里,坐进沙发里,不说话,只是任泪水尽地流。

    “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妈妈。”不知真相的刘子芳坐在李晓莉边,为她擦着泪,说。

    李晓莉没好气地拿掉刘子芳,说:“你根本就不是我妈妈!”

    “李晓莉,你胡说些什么?我不是你妈妈?谁是你妈妈?”刘子芳顿感五雷轰顶,惊慌失措地说。

    李晓莉将照片扔给刘子芳,说:“你自己看吧。”

    这张照片对刘子芳来说,显然不是陌生的,当年搜查毒犯家的时候,许多人都见过这张照片。

    “李晓莉,这是谁给你的?”刘子芳接过照片,看过后吃惊地说。

    “这个你别管,你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是不是你**打死的?我的亲生母亲是不是你抓的?”李晓莉的绪已经失去控制,疯也似的说。

    “这怎么可能,晓莉,你别听别人瞎说。”刘子芳努力使自己保持冷静,耐心地劝说道。

    “我恨你!你不要再理我!”李晓莉暴跳如雷,说。

    “晓莉……”刘子芳终于支撑不住了,差点晕厥过去。(电  脑阅 读 w w  w .1   6   kxs  . Com)

    李晓莉恶狠狠地看了刘子芳一眼,起去了自己的房间,并锁上了房门。刘子芳追过去,门却再也打不开了。

    刘子芳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保守了十几年秘密被无地解开了。那么,是谁向李晓莉提供了这张照片?他又是什么目的?在事实面前,她又怎么能向李晓莉自圆其说?

    “晓莉,这是没有的事,你听妈妈给你解释。”刘子芳站在门外,泪水潸然而下,有气无力地说。

    “我不听!”李晓莉在房间里大叫道。

    这个晚上成了刘子芳一生最难度过的一个晚上,她独自躺在*上,想了很多,也哭了好长时间。直到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就是这一睡,李晓莉悄无声息地逃离了家门。

    “晓莉啊,到点了,该起*了。”早晨起来,刘子芳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看着李晓莉的房门,大声喊道。

    见没有动静,刘子芳走到李晓莉的房间门口。她发现房间虚掩着门,就抬手推开了。这个时候,李晓莉已经没有了踪影。

    刘子芳惊恐万状地跑回门厅,一眼就看到了餐桌上的纸条:妈妈,我最后再喊你一次妈妈,我走了,我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李晓莉。

    刘子芳拿起纸条,瘫软在地了。

    第五节忍无可忍自乐乐餐馆开张以来,生意还不错,这让邱剑新和林静楠十分高兴。今天是星期天,生意更好,他们有些合不上嘴了。晚上,大家正在忙碌着,韩家乡与两个手下王云开及朱东广大摇大摆地进得门来。

    “老板,上菜。”三个人齐刷刷地坐在餐桌前,韩家乡高声叫道。

    林静楠心惊跳地看着邱剑新,不说话。

    “林静楠,老样子,上菜吧。”邱剑新强压怒火,说。

    韩家乡他们已经成为乐乐餐馆的常客,但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付过钱。林静楠不愿地走进了厨房。

    菜很快就上齐了,韩家乡他们也很快就酒足饭饱了,韩家乡自鸣得意地对朱东广及王云开说:“怎么样?跟着你韩哥,有吃又有喝。”

    这话说得没错,朱东广连忙说:“是,谢谢韩哥。”

    “不用谢,上次我在夜总会看中的那个小妹子还在那儿吗?”韩家乡面红耳赤地挥挥手,说。

    “在。”王云开连忙说。

    韩家乡站起来,拍打着圆圆的肚子,说:“好,走,找她去。”

    三个人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乐乐餐馆,林静楠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对邱剑新说:“邱剑新,吃饭不给钱,他们这是第五次了,这样下去,我们不得赔死。”

    为了不辜负刘子芳的期望,邱剑新已经学会了忍耐,他摇了摇头,说:“没办法啊,这种人你有什么办法?你要是向他们要钱,就得打仗啊。”

    邱剑新的话音未落,厨师甲就大厨房里冲了出来,挥了挥手中的刀,说:“邱哥,我真想砍了他们。”

    “不,不能,刘所长怎么给我们说的,我们不能再让她失望。”邱剑新连忙握住了厨师甲的手,说。

    “可他们也太过分了。”厨师甲气呼呼地说。

    “兄弟,再忍忍,啊?”邱剑新安慰道。

    厨师甲摇摇头,走回了厨房,而就在这时,厨师乙又持刀跑了出来,不顾邱剑新的阻拦,挥刀冲出了餐馆。

    “我杀了你们!”马路上,厨师乙高声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女派出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